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十六章Cradle⑦

| 2021-09-22 08:00:06 | 巴幣 1214 | 人氣 128

連載中【連載】生存界限
資料夾簡介
在毀滅後重建的世界,人們活在「拉比尼斯」這一怪物的威脅中。儘管有三名擁有特殊能力的青少年挺身阻擋,人們卻是依賴、厭惡、懼怕、覬覦他們的能力⋯⋯

  「我畫了很久耶!」

  「呃⋯⋯對⋯⋯對不起?」

  「對不起有什麼用!爸爸說過,要是道歉能了事,人就不會發動戰爭了!」

  天夜氣急敗壞地丟下畫紙,然後學狩刀把手插進溪水中,扛起一片水花。

  「唔噢!」

  「去死去死去死——!」

  「喂喂喂,等一下!沒有人這樣⋯⋯!」

  天夜的攻擊沒有結束,他反覆掀起水花,往狩刀身上潑去,使狩刀不斷後退。

  「可惡,臭小子⋯⋯你別得意!」

  這下狩刀也被激起鬥爭心,他勾起嘴角的弧線,看準空檔,掀起水花回擊。

  「噗哇!」

  然後正中天夜的顏面。

  「咳咳⋯⋯!」

  「哼哼,攻擊要瞄準要害,你還太嫩了!」

  說完,又是一擊直擊顏面的水花攻擊。

  「唔哇!」

  這次因為直撲而來的水花力道,加上天夜腳一滑,整個人摔進水裡,現在真的是濕到無以復加了。

  「知道厲害了吧!哈哈哈哈哈!」

  「⋯⋯⋯⋯」

  天夜坐在溪中,看著狩刀那副狂妄而且幼稚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一肚子火。就這樣結束,他實在不甘心。

  於是他順手抓住溪中的石頭,悄悄發動能力。

  「咦⋯⋯」

  那一瞬間,狩刀感覺到腳邊的水流頓時改變,突然扯著他的腳,攪亂他的平衡。

  「呃⋯⋯哇啊!」

  結果腳一滑,就這麼腳朝天,一屁股摔進水裡了。

  「痛⋯⋯!」

  背脊撞上溪裡的小石,讓狩刀痛得反射性翻過身子,臉卻剛好埋進水裡,喝了一大口水,更嗆進肺部。

  「唔⋯⋯咳咳!」

  那副滑稽的模樣,讓天夜總算覺得自己出了一口惡氣,坐在溪中一邊捧腹大笑,雙腳一邊開心地踏著水。

  「哈哈哈哈哈!你活該!」

  狼狽的狩刀見天夜幸災樂禍,先是覺得一陣不悅,漸漸的卻變成了釋懷。最後跟著天夜一起大笑。

  「呵⋯⋯哈哈哈哈!」

  兩人就這麼坐在溪裡,痛快地笑著。

  「怎麼樣?好玩嗎?」

  笑了一會兒,狩刀調整了坐姿,用濕透的衣袖擦著臉,同時開口:

  「這樣我們也能算是朋友了。」

  「咦?」

  「有人告訴過我,在一起開心,想跟他一直相處下去的人,就能算是朋友。」

  狩刀將手靠在膝蓋上。

  「我願意交你這個朋友。至於你願不願意,就看你怎麼想了。」

  「看我⋯⋯怎麼想⋯⋯」

  天夜低下頭,思索著狩刀的話。

  「意思是,由我決定嗎?」

  「是啊。」

  「⋯⋯我沒做過決定。」

  「凡事都有第一次,只要你願意,不論什麼事都能嘗試。」

  「是⋯⋯這樣嗎?」

  「那當然。」

  狩刀說著,從水裡起身,並將天夜拉起。

  「世界很大,你所知道的世界,並不是全部。隨著年齡增長,世界會擴大。面對未知的世界,你可以接納、可以學習、可以反抗、可以拒絕,只要你想,你甚至可以創造自己的世界。」

  「⋯⋯我聽不懂。」

  「嗯——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狩刀尷尬地笑道。

  天夜見狀,也跟著笑了。

  「什麼跟什麼,你這個人真奇怪。」

  見天夜再度露出笑容,狩刀的表情跟著放鬆。

  「天夜。」他用溫柔的嗓音開口:「接下來你會學習到許多事,當中不一定全是些好事。當你遇到不合理的事物,你必須有反抗的勇氣。如果你不知道該怎麼辦,你可以再來找我。」

  說完,狩刀往回走,拿起自己的外套等物,就要離開。

  這時候——

  「找到你了!」

  映良從樹林中衝出來,指著狩刀就大罵:

  「還敢給我偷懶!嫌一年半時間太快是不是!」

  「唔喔!」

  「快跟我走!你今天有六十公分高的文件要簽!還有九份文件等著你做!」

  映良說著,扭著狩刀的耳朵,將人拖著走。

  「再簽下去,我的手就要斷掉了啦!現在耳朵也要被扯掉了!所以你拿我的章隨便蓋一蓋就好了啦!」

  「你這是問題發言!月影規定公文都要手簽!快跟我回去!」

  「做法有夠原始⋯⋯痛!不——要——拉——了!」

  隨著兩人的聲音遠去,他們的身影也消失在樹林中,留下天夜一個人還站在溪裡。

  他一愣一愣地眨著眼,幾秒後終於回過神來,想起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我的暑假作業!」



  「好了啦,我自己走!不要再拉我了!」

  遠離小溪後,在狩刀的抱怨之下,映良終於鬆開他的耳朵,嘴上卻不饒人,繼續嘮叨。

  「我們不是說好不要輕舉妄動嗎!你剛才在幹嘛?沒看到那個小鬼後面的人一直瞪著你啊!」

  「看到了啊。但那又怎樣?哼。」

  「你現在是在幼稚什麼意思啊?莫名其妙。算我拜託你,要做什麼之前,先跟我商量好不好?」

  「這不重要啦。」

  「什麼不重要⋯⋯我——」

  「欸欸,我跟你說,我找到能讓老頭子同意我管這件事的材料了。」

  不等映良說完,狩刀直接打斷他的話,勾著他的肩,悄聲在耳邊說道:

  「那個報告上說的事是真的。我剛才在樹上看到那孩子的確有某種能力。」

  聽見這句話,映良突然忘了還想抱怨什麼,一頭栽進狩刀的話題。

  「你是說⋯⋯人體實驗的結果?」

  狩刀點了點頭,繼續說:

  「只要我說,把人救出來之後,可以把他們納為月影的戰力,老頭子一定會授權給我處理。」

  但這句話映良卻聽得啞口無言。

  「⋯⋯你又來了,就會虧待自己。」

  之所以沒頭沒腦說出這句話,是因為映良聽得出來,狩刀壓根不打算把那些實驗體納入月影戰力,只是想以此當籌碼,獲得授權處理此事。事後當他放跑實驗體,一定免不了引人撻伐。

  他這些年就是這麼走過來的。

  「我才沒有虧待自己,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就是說你做事都虧待自己啦。唉⋯⋯」

  映良嘆了一口大氣,同時撥開狩刀放在肩上的手。

  誰知道,才剛撥下來,狩刀又搭了上去。

  「你別碰我啦,走開。」

  「幹嘛這麼冷淡?我這樣勾肩搭背很難得耶。平常你碰我的時候,不是都說我不近人情,不給你碰嗎?現在我主動碰你了,怎麼換你抱怨?你還真難伺候。」

  「因為你只是想把我弄濕!走開啦!」

  「這跟你上次拿水管噴我相比,根本是小巫見大巫吧?而且現在天氣這麼熱,你反而應該感謝我替你降溫吧?」

  「誰要感謝你。」映良這次直接拍開狩刀的手說道:「而且你也太會記仇了。受不了⋯⋯」

  「這樣不好嗎?你們不是都說我像個機器人?『記仇』可是擁有人性的起點。你應該鼓勵我多記仇。」

「什麼歪理⋯⋯」

  映良知道,身邊這個人是月影鼎鼎大名的『獵神機器』,跟他出過任務的人都曉得,他拿起槍來的眼神真的就像機器一樣冰冷。哪天傳出冷血機器開槍打人,他們也不意外。

  但映良不得不說,狩刀最近確實多了一分溫暖。

  雖然是往不好的方面發展的溫暖。



【待續】


後記:
朋友看完之後,跟我說:「這兩個人給我原地gay婚。」
雖然事到如今了,我是不是應該多加個「BL向」的標籤XDDDDD
大家好,中秋節月餅快樂,我是阿悠。
最近在籌備新的番外篇,但不是閃光向,算是過去篇的一環。
計畫是想在拯救祐離開研究所的同時短期連載。
⋯⋯嗯,希望我不是自掘墳墓。

創作回應

字不夠
加油~
2021-09-22 13:06:17
嗚嗚嗚,謝謝你QAQ
2021-09-22 14:55: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