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存在的月光:從死亡開始的哈利波特奇幻之旅》十八、魔藥課與石內卜

冰瑤 | 2021-08-17 22:00:03 | 巴幣 2 | 人氣 44

連載中哈利波特
資料夾簡介
一句話簡介 哈利波特圓夢作品 穿越主角與HP主角們都有自己的故事 主角在與劇情人物的互動中阻止了命定的悲劇亦得到了治癒與成長 刻在靈魂上的傷終得撫癒

十八、魔藥課與石內卜

──為什麼不把這些都記下來?還等著我請嗎?

達安娜想起上課需要大釜,匆匆的回寢室一趟,又在地窖幽晃了一陣子,才在一位畫像上梅杜莎的指引下找到教室。

地下比城堡主樓還陰冷,沿牆擺放著玻璃罐,裡面浸泡了動物標本。
「大概跟魔藥原料大多需要低溫收藏有關?」提早了近一小時抵達的達安娜,索性在放好書包後,翻看著課本比對標本查看。
「……」
「嗯……原來像愉快紳士禮帽般的幽綠色澤是這樣啊……」達安娜在其旁註記#1E3124,墨綠。
嗯?這瓶沒有標籤欸?是什麼呢?看起來有點像肺……不,剛剛就有好幾瓶看起來跟以麻瓜界普遍認知外貌完全相佐的標本……

不知不覺,達安娜看完了最表層的標本,也開始有學生三三兩兩的進來了,不敢擅動標本也不想引人注目的達安娜連忙回座位。

……我好像……不小心坐錯邊了?
看到走道對側幾乎都是雷文克勞的學生,達安娜猶豫著是否換個鄰近皅瑪的座位。

然而皅瑪周遭熱鬧團團包圍的人群,以及熱烈討論著什麼的氣氛,總令達安娜覺得不好叨擾。

最後對側坐滿了,赫奇帕奇也進來了,飛揚的黑袍有力的翻飛,有著大大鷹勾鼻的高大巫師大步走入,教室門關上了,課程開始了。

石內卜拿起名冊,低沉而不帶一絲情感的聲音響起,開始點名。

……嗯……這音質……Bass?16.35-261.6 Hz,C0-C4。與石內卜教授那富有特色,且老實說……不怎麼符合主流審美觀的面貌相反,石內卜教授的聲音十分的優美悅耳──前提是忽略他音質裡冰冷無情的觸感。
不知道石內卜教授有沒有想過對莉莉阿姨唱情歌呢?聽著長長的唱名,達安娜漫無邊際的想著。

點完名的石內卜抬起頭來,烏黑的眸子冷漠、空洞,宛如兩條深不見底的隧道。

「你們到這裏來為的是學習這門魔藥配製的精密科學和嚴格工藝。」他開口說,說話的聲音幾乎比耳語略高一些,但人人都聽清了他說的每一個字。像麥教授一樣,石內卜教授也有不費吹灰之力能讓教室秩序井然的威懾力量。

「由於這裏沒有傻乎乎地揮動魔杖,所以你們中間有許多人不會相信這是魔法。我並不指望你們能真正領會那文火慢煨的大鍋冒著白煙、飄出陣陣清香的美妙所在,你們不會真正懂得流入人們血管的液體,令人心蕩神馳、意志迷離的那種神妙魔力……我可以教會你們怎樣提高聲望,釀造榮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須有一條,那就是你們不是我經常遇到的那種朽木腦袋才行。」

石內卜說完,兩眼緊盯著達安娜,毫不避諱的展現「就是因為你我才又多費唇舌一次」的態度。

「伊諾特。」石內卜輕聲喚道。「水仙根和苦艾的特性是什麼?」
結果大家複習了魔法藥劑與藥水半天,考的卻是千種神奇藥草及蕈類嗎!

石內卜的問題,充份反映出猜測考整本課本的學生是多麼天真。

達安娜腦中迅速略過兩本課本的內容,幸好石內卜對哈利的死亡三連問實在是太經典了,一飲生死水背後的寓意以及之後毛糞石的戲份令自己印象深刻,連帶的在預習時也對相關的資訊特別有記憶,達安娜順利的回答出了答案。

「嗯。」石內卜不置可否的放過達安娜,又挑了幾個明顯慌張心虛的學生狠狠打擊一番。

「為什麼不把這些都記下來?還等著我請嗎?」打擊完學生後公布答案的石內卜語帶不耐的說道。

伴隨著沙沙沙的筆記聲,石內卜點了一下黑板開始了課程,教室中沉穩的腳步聲迴盪。
「現在,兩兩一組,今天要熬製的是治疥瘡藥水。」

隨著石內卜的宣佈,四周的學生們立刻形成小圈子找尋搭檔,雷文克勞的學生更是迅速兩兩一隊就定位,像是早有準備。
不知是否錯覺,達安娜總覺得那姿態像是在拒絕與赫奇帕奇組隊一般。

很快,多餘的達安娜就被剩下來了。

……反正考試時或將來真正需要的時候也必須獨立作業。抱著大釜,達安娜打算悄悄地自己行動。

「我說了,是兩兩一組。」石內卜走到教室後方的角落揪出一組三人抱團的赫奇帕奇。
「可……可是……赫奇帕奇學生是奇數……」
教室後方的三人是兩個瘦瘦的男孩子,還有一個金色長髮編著兩股辮子的娃娃臉女孩。三人像小倉鼠般瑟瑟發抖的團聚在一起,略矮的小男孩縮瑟在女孩子的長袍之後,為首略高的男孩語音顫抖的回答石內卜的質問。

「哦──那恭喜你,雷文克勞也是奇數。」

石內卜拉長低沉的聲音輕聲的駁回男孩的申訴,女孩聞言望向達安娜,向前邁了一步卻立刻被男孩拉住。

「等等,漢娜,是我們先組好隊的,沒道理走的是你。」

聽到男孩這麼一說,躲在女孩背後的小男孩立刻掉起了金豆子。
「阿尼……」漢娜神情為難的撇了小男孩一眼,縮回了踏出去的腳。
沒等三人作出決定,石內卜自漢娜身後揪起了小男孩的衣領,向前拖到達安娜身邊。

……這麼不甘願嗎……達安娜望著兀自抹淚的小男孩。
還是別拆散情濃意蜜的同學了,我自己可以的。如果是過去,遇到如此不情不願的組員,達安娜總是會如此打圓場向老師說道。無他,只因心有不甘的組員最是麻煩,還不如沒有。

而這次,達安娜看著扔下男孩後大步流星回講台的黑色背影,明智的不把任何想法表露於臉上。
達安娜知道,石內卜教授如此行為絕不是出自於為了讓自己不落單或是合群之類的動機,而是不允許自己定下的規矩被隨意打破。

無規矩不成方圓嘛。達安娜想道,沒辦法,只能努力證明自己確實有成為搭檔的價值了。

「還在等什麼?開始動作了,現在。」
隨著石內卜一聲令下,旁觀著分組鬧劇的眾人紛紛七手八腳的支起大釜、按課文指示擺設工作台。

達安娜覷了仍沉浸在自己淚水中的男孩一眼,不熟練但正確的架設起大釜,正要取材料時才想起,自己沒有帶材料。

……大意了……可是以雷文克勞們的反應看來,教授並未事先通知實作課程要熬的藥劑,赫奇帕奇是怎麼知道要帶什麼材料的?難道魔藥課不僅是磨練魔藥才能課程,還是情報收集大考驗嗎?現在……我該怎麼辦?

正當達安娜為難之際,被苦惱中的達安娜拋諸腦後的小男孩遞出了一個小包裹。
「上、上次教授說要帶的……」
哦……原來有提示要帶的材料嗎……或許從原料推測出要熬製的藥劑也是石內卜教授的課題之一?
達安娜接過包裹,微笑點頭道,「謝謝你,幫大忙了。」
男孩支支吾吾的漲紅了臉、止住了淚,又縮回了角落。

……原來我的笑臉已經能止兒夜啼了嗎?達安娜摸摸自己的臉不解的想道,而後將一閃而過的疑問拋開,開始小心的處理起藥材。

「乾蕁麻……嗯……還差一毫克……」
「蛇毒牙……粉碎是要多細?1mm?喔,這個超過了……」
看著達安娜不知從何處變出了一把透明尺量著碎蛇牙的直徑,男孩絞著手指不知所措的望著工作台,似乎希望達安娜能教教他該怎麼處理其他的材料,卻不知從何下手、如何向旁若無人專心工作中的達安娜搭話。

「毒蛇牙要再小一半。我想如果你眼眶裡的珠子不是裝飾、頭皮下尚有內容物,就應該明白是粉碎不是切丁!」
「喔好,謝謝。」
「……」

手法生疏的達安娜,也許是因為查閱課本的時間較少,也許是因為與同樣生疏的同學相比,至少力氣比較大,又或許是因為沒有因為石內卜的威懾大幅影響了表現,而像其他組一樣領受長長的批評──達安娜專心到在當下甚至沒意識到解決了自己困惑的是石內卜,更沒看到鄰近的赫奇帕奇地上的下巴──即使在達安娜處理藥材時,組員沒有同時熬煮帶角蛞蝓,最後熬藥進度卻也與其他組差不多。

「……將帶角蛞蝓蒸煮熬爛至藍透明膏狀,再將乾蕁麻與毒蛇牙粉末倒入,順時針攪拌五圈後熄火,加入豪豬刺順時針攪拌兩圈使刺完全融化、大釜升起粉色煙霧。」
達安娜悄聲背誦著課文內容,以攪拌棒勺確認著帶角蛞蝓蒸煮情形,將乾蕁麻與粉末倒入攪拌。

達安娜可以隱約感受到,拌勺與大釜將一絲魔力引導出體外,隨著攪拌或包裹或融入釜中的藥劑。魔力波動是富有情緒和特性的,每個人甚至一個人不同時候發出的魔力,波動都有微妙的不同。被石內卜教授批評較少的組別,負責熬煮的都是情緒較平和,且波紋較綿長穩定的魔力持有者。

而自己的魔力波動──是全場學生中最洶湧澎湃暴動而不穩定的,即使達安娜自認自己現在心緒仍算平穩。

這就是治療師說的魔力不穩嗎?為什麼變形課上沒有這種感觸呢……達安娜回想著變形課施咒的觸感。
是因為魔杖嗎!魔杖有梳理引導魔力的功用,所以我並不覺得施咒困難,也沒有發覺大家魔力波紋的不同。

達安娜幾乎立刻便得出了答案,然而卻一點幫助也沒有。達安娜額角微微冒汗,艱難的控制著隨時瀕臨暴走的魔力,感到艱難的心情卻使得魔力更難以控制。

該怎麼辦……向教授求助……不行,且不說石內卜教授感覺就不是個會接受求助的教授,攪拌的過程中也不能停手……糟了!

就在達安娜分神思索解決方案的那剎那,魔力輸出功率高了一瞬,不穩定的藥劑打破了危險平衡──

放手拌勺、掃收筆記、抄起書包、攬過柔弱腰肢,達安娜敏捷向後一跳!

「砰!」「白癡!」
下個瞬間,大釜爆破,湯劑飛濺,幾乎同時,石內卜怒喝響起,揮動了白樺木魔杖。

「雷文克勞扣……」阻止了四射的大釜碎片和四濺的致疥瘡藥水的石內卜,憤怒的聲音在看到達安娜工作台上,被破碎墨水瓶中流出的墨水汙染的豪豬刺時,頓了一下。

「喔──本學年第一位炸大釜的雷文克勞,雷文克勞的長久墊底(long bottom)。安娜.伊諾特,恭喜你為自己贏得了整學年的禁閉。下課後留下來清潔教室,在我准許前不許你在我課堂上再熬煮藥劑!」
石內卜的聲音恢復了低滑輕柔,眼神中閃爍著明顯的惡意。接著,他將視線轉向還被達安娜摟著腰,又開始淚痕濕的男孩。
「赫奇帕奇扣兩分,為方列里先生只能為藥劑澆灌淚水的豐功偉業。」

達安娜緊抿著唇,快速清理著面目全非的工作台,並將方列里的書包遞給他,讓他把之前收回去的材料包裹再拿出來。
「你架大釜先蒸煮帶角蛞蝓。」由於石內卜教授的扣分與禁令,終於想起自己還有個搭檔的達安娜,快速的對方列里耳語道,一邊重新處理材料,有過一次經驗的達安娜加快了速度。

「嗚……」被嚇壞的方列里飲泣著,許久無法行動,處理好材料的達安娜只好協助他架好大釜。
「快呀,你想和我一樣被禁閉嗎?」不能熬藥的達安娜,架好大釜後看到方列里依舊沒有動作,用威脅刺激。

似乎是被禁閉刺激到了,方列里打了個寒顫,開始熬煮。無事可做的達安娜終於有空閒觀察四周,卻發現──

如果說之前雷文克勞的同學,看向自己的眼光是好奇客觀而不帶任何想法,現在的雷文克勞對自己簡直避之唯恐不及,彷彿只要靠近自己,就等於是朽木腦袋的同類。

──雷文克勞聰穎睿智,不被凡俗陳窠所限,擁有挖掘出真實的心,與勘破真理的眼……然而年僅十一二歲的孩子,哪來超脫凡俗窠臼的睿智,又哪來的挖掘勘破真實真理的心眼呢?

絕大部份的雷文克勞學生,都是生來擁有敏捷聰穎的頭腦,淺嚐過知識的甜美,因此有著相對明顯的向學心罷了。

這樣的雷文克勞,也許會接納稍微笨拙卻努力向學的同伴、會尊重只在某方面出類拔萃的同夥、會包容向學而有些獨特的同志,但絕對不會接受在課堂上惹出禍端、被老師斷定無能,他們的世界無法理解的存在。

執教幾載的石內卜訓斥前便預料到了,只是他毫、不、在、乎!甚至可以說是故意的!

在弱肉強食、能力與力量至上主義中長大的石內卜,認為這一切都理所當然。在一切都有合法理由的情況下,石內卜會竭盡所能的讓增添他麻煩、令他不痛快的人不痛快。

達安娜終於明白了麥教授的忠告:撇開陳年積怨與史萊哲林,石內卜是不折不扣的能力主義者。麥教授看穿了自己的保留──光憑那盒針,達安娜也從來不認為能瞞過。他體諒了自己不想引入注目的心情,並提點自己在魔藥課最好別故技重施。

只是萬萬沒想到,達安娜不但沒有藏拙的從容,甚至藏不了拙。

如果我在變形課上,沒有藏起提早太多就變形成功的針,這一切會不同嗎?
然而世上沒有後悔藥,達安娜知道無能的烙印已打上。如果自己善於交際便罷,不擅交友又被默認為有汙點的人隨意出頭引入注意,只會成為眾人的靶的。

石內卜身為教授的一句話,將達安娜未來七年的校園生活,塗抹上了一片漆黑。

下課前一刻,達安娜這組才匆匆交上了藥劑樣本,並且得了一個P。下課之後,雷文克勞一個不剩的離開了教室,幾位赫奇帕奇圍著方列里輕聲安慰著。

「阿尼其實沒有惡意的,你也知道,他和漢娜比較要好嘛。是石內卜教授硬要拉一個和雷文克勞剩下的湊,你才會被拖過去。」
「賈斯汀,別哭了,你也知道石內卜教授就是這樣,」後半段的話低聲到幾近耳語,「特別不講理。」
「可…可是……伊諾特就沒有被扣分……」
「才兩分而已,我今天丟豪豬刺時忘了熄火,被教授抓到就扣了三分。」
「說不定伊諾特和石內卜教授有交情,才沒被扣分……」
「那多不公平!沒想到伊諾特竟然是潛藏在雷文克勞的史萊哲林……」

喔,原來一堂魔藥課,我得罪了兩個學院嗎。

眉目清冷,眸中古井無波的達安娜,陰影中清淺溫婉微笑。



如果量化石內卜好感度小劇場:
量表:+-100
學生起始好感:-100
史萊哲林學生校正:好感度0以下,以1計算。
----開始上課----
波特!
波特:
(波特debuff發動,好感度-無限,所有好感值變更皆為負絕對值)
(莉莉之眼祝福發動,系統崩潰迴避)

提問,格蘭傑舉手
格蘭傑:
不是朽木腦袋,好感度+1
(疑似為波特解圍,葛萊芬多濾鏡on,波特之友濾鏡on)
狂妄自大,好感度-1000
死亡三連問
波特:
不認真、狂妄自大,好感度-10000-10000-10000
格蘭傑:
炫耀欲旺盛,好感度-1000-1000-1000

熬製魔藥
馬分:
盧修斯友情加分,好感度+20
合格的蒸煮帶角蛞蝓,好感度+30
好感度達標,解鎖稱號:疑似石內卜愛徒

下午課堂
達安娜:
延遲入學的麻煩,好感度-10
正確答題,好感度+1
虛心受教、不卑不亢、心無旁騖,好感度+2
沒被成功威嚇,好感度-1
炸大釜、巨大麻煩,好感度-5000
負好感度超出限額,觸發陷阱:石內卜的找碴
----
下回  留堂與禁閉
這份殘酷的真實,就當是我對您關照的回禮吧。
*
作者說明:
關於達安娜的魔力感知,並不是外掛。本文作者私設,雖然有擅長與否,魔力感知與看到幽靈、魔法同理,只要是具有魔力者皆能辦到。說極端點,只要夠敏銳、靜心、知曉訣竅,所有的巫師、啞炮都能辦到。文中所有的合格教師、正氣師、優秀的研究人員、在前線作戰的鳳凰會成員,都有一定的魔力感知能力。
當然,如果說以11歲小巫師的標準來衡量,達安娜的魔力認知確實算卓越。以近代霍格華茲學生來說,能以如此稚齡領略魔力感知大概也只有校長、瑞斗、石內卜、莉莉這些未入學便能依自身意願操控魔法的人。現任的霍格華茲學生中,連最傑出的妙麗都無法辦到,否則火車上也不會質疑榮恩唸的不是咒語了。
至於達安娜對魔力波紋的細膩感受,則與經歷過差點質變為默然者的魔力暴動經驗有關,在學習蛇語的過程中能透過爬說嘴微弱的波動理解意思的校長也能做到一樣的事,甚至更熟練,其他訓練有素的巫師也能在在體驗過類似體驗、接受相關的訓練後辦到
*教授們的經典開場基本沿用原著,唯石內卜說的「傻瓜笨蛋」個人覺得畫風不太搭(一點也不美>”<),因此以「榆木腦袋」和「朽木不可雕也」之意稍作更改。
*問題寓意:根據維多利亞花語,石內卜教授說的Asphodel實際上是一種形似水仙的百合花(Lily),它的花語是“我的悔恨追隨你至墳墓”;而wormwood意為“缺席”和“苦澀的悲傷”。石內卜教授這句話實際的意思是:“我對你母親的死感到非常悔恨。”
*雛菊、奶油、和陽光,把這隻傻乎乎的肥老鼠變黃。(榮恩在火車上示範的非正式變形咒)
由於電影有施咒光效,因此此文中設定為有效的亞咒語,就跟榮恩的吃蛞蝓吧也是有效咒語一樣w。
另 欲冷添冬衣的我的弟弟好像是重生的 中有相關描述:
「15世紀的妮可雷斯校長以變形術聞名,可是她最成功的卻是她的教育方式,通過簡單的思維引導,把抽象的魔法和最直接的感官聯繫起來,最成功的案例就是她教導了一個從來沒施出魔法的學生,那個學生後來成為了有名的巫師,是為數不多的後天易容馬格斯之一,法爾德·比戈寧。」
我很喜歡這個私設,本文中應該沒機會出場,在此介紹。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