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HP同人(BG)【如果哈莉波特是羅曼史 】Ch4.德瑞西拉.馬爾福

夏小靈Youko | 2021-05-27 22:15:29 | 巴幣 120 | 人氣 373


近全員性轉的子世代《哈利波特》 魔法世界將會變得如何呢?
# The Girl Who Lived
重頭開始閱讀本書→港口鑰
卷一第四章 德瑞西拉.馬爾福
宴會結束後,各個學院的級長帶領著新生們回到各自的宿舍。珀西帶著她們走了很長的一段路,爬了好幾層樓梯,最後穿越一道長廊來到盡頭,這裡掛著一幅很大的畫像,上面是一個粉色衣裝、福態臃腫的女人。
「口令?」那女人說道。
「龍渣。」珀西說,接著畫像朝前挪動,彷彿一扇門被人從裡頭拉開來,正邀請他們入內一般。
在穿越畫像後,他們來到一處舒適寬敞的圓形房間,裡頭擺放著好幾把紅色的絨布扶手椅、幾張桌子。牆壁有座火爐,它此時正啪嚓啪嚓地奮力燃燒著木柴,好讓整個屋子能保持暖烘烘的。
這裡讓哈莉感到很溫馨,就像一個家一樣。哈莉還留意到牆上有個佈告欄,上頭歪歪斜斜地張貼滿大小、顏色不一的便條紙,遠遠地隱約能看出有幾張是尋找失物的告示,因為哈利看見上頭附有物品的照片或塗鴉(哦,當然,它們都是會動的)。
珀西告訴大家這裡是葛來芬多交誼聽。他簡單介紹了環境後,大致地說明了寢室的規矩及宵禁時間,接著便指引了女孩們寢室的位置,然後他帶著男孩們往另一扇門離去。
哈莉和蘿妮被安排在同一間房。這裡非常寬敞,一間寢室總共能放下五張懸掛著暗紅色法蘭絲絨羅帳的大床。哈莉和蘿妮的床在靠近西側角落,和其他三張床拉開距離。她們的行李不知何時早已被送進來房裡,哈莉翻著皮箱查看著自己的每件物品是否有落下,確認無誤後,她脫下自己的斗篷,準備換上睡衣。
一日奔波折騰,因此所有人換上睡衣後便直接倒在床鋪上。
「今天的晚餐太豐盛了,對吧?真希望每天都能這樣……」蘿妮隔著床幔小聲對哈莉說,「走開,斑斑!它在啃我的床單!」
哈莉在不知不覺間睡了過去,睡夢中,哈莉隱約聽見蘿妮咕噥著要斑斑走開,然後下一秒,飛掠而逝的景色映入眼前,大片大片的茵茵翠綠在眼前飛快地流洩。她發現自己此時正站在霍格沃茲特快車的走廊靠窗邊,手裡頭正緊抓著皮箱的推桿。
火車咯登咯登的聲響伴隨著嘈雜的嘻笑打鬧與說話人聲一下子灌進耳朵,彷彿剛從片刻的恍神中回到現實世界。
腦中浮現了一些記憶──她想起了自己此行此舉的目的……接著她邁開步伐,往前行進著,每經過一間車廂便探視下裡面,像在找尋著什麼,接著她終於找到一間車廂,毫不遲疑地一把拉開車廂門,裡頭的兩人雙雙轉頭過來看向她。
她發覺自己的視線無法從一個男孩臉上移開,像是被膠水強力地黏住般。
然後心中源源不絕地湧出極度強烈的思念、激動、喜悅、悲傷……與很深很深的愛意。哈莉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她好想衝上前抱住他。她甚至必須極力地抑制住自己的情緒,讓自己看上去是平靜的。
男孩有著一頭過長的黑髮,正倚著窗。他身板乾瘦,手腳纖長。蒼白消瘦的臉上鷹勾般的鼻子,那雙幽黑空洞的雙眼正瞪視著她看……彷彿她是什麼不速之客。
「抱歉。」她聽見自己說道,並且正扯著禮貌的笑容:「我可以坐這裡嗎?其他車廂有點擠。」哈莉知道自己說了謊,腦子又開始源源地浮現未曾有過的記憶,那是她在來到這個車廂前的事,當時她正在自己堂哥詹姆的車廂裡,和另外一個英俊的男孩待一起。
「當然,別介意。」一道柔軟的女嗓響起,哈莉自然地將目光移到男孩的對面,這才瞧見車廂裡的另一人──那是個紅髮女孩,而哈莉見到她非但不意外,還對她感到很熟悉,彷彿也認識了很久。
莉莉,她的內心浮現了這個名字。
女孩長得漂亮,一雙杏眼和自己的極為相似。只不過她是翠綠色的瞳孔,而哈莉是海藍色的。
哈莉朝著她微笑後,視線再次移向男孩的臉,一邊順手將自己的皮箱與行李推進車廂。
男孩正厭惡地瞪著她,明目張膽的不歡迎。哈莉心知肚明他在不悅著什麼,因為她的闖入打斷了他和莉莉的獨處。
哈莉不以為意,甚至她想偷笑,但她憋著,表面上依舊是故作彬彬有禮的,選在紅髮女孩身側優雅地坐了下──她感到相當滿意,因為這個位置讓她可以清楚看見男孩的臉。
賽弗勒斯……賽弗勒斯……她在心裡不斷這麼喚著。
當哈莉再次睜開眼已是早晨,微光透過窗爬了進來,正巧灑落在她臉上。
她不太記得自己的夢境了,只覺得一夜間好像發生了很多事情。
她掀開棉被下了床,清醒後第一個念頭是:自己的床鋪實在是個絕佳位置!哈莉再也不用擔心沒有佩妮姨媽的搥門聲來叫她起床。今後的每日,晨曦都會如此溫柔地喚醒她。
這天早上沒課,但學生離開宿舍都必須遵守服儀規矩,因此哈莉給自己換上制服,披上斗篷,整裝完畢便踏出寢室。在她離開葛來芬多塔,推開胖女士畫像來到走廊後,不可避免地聽到了來自周遭的細碎耳語:
「看到了嗎?那就是哈莉耶塔.波特……」
「跟傳聞一樣,美得就像一幅畫……」
「我想看看她的疤痕,那在她的額頭上對吧?」
如同海格告訴她的,她在魔法世界非常有名氣,而她也從赫敏尼奧那得知,她的名字甚至被記載在許多書本中,如今她對自己的名氣開始稍微有點實際感受了。
她想,自己早晚得要習慣這一切……學生們喜歡緊緊跟著她,明目張膽地盯著她瞧。在往大廳的一路上,不斷有陌生人跟她打招呼,甚至她發現有幾個人會來回在她附近徘徊,每次經過她,都會眨巴著眼傻傻地對著她猛瞧。
哈莉先到大廳用早膳,隨後便到圖書館去。她打算找一些魔咒和魔藥學的進階書籍來閱讀──一年級指定課本裡頭的初級魔咒她幾乎都挺熟練了,魔藥學的課本也都已能倒背如流。
圖書館位於二樓,裡頭擺滿了成千上百個書架,目測最少數萬本以上的豐富藏書量讓哈莉一時驚得忘了呼吸,眼眸灼灼閃耀著興奮的火光。
「早安,哈莉。」一道清亮的男嗓在哈莉身後響起,哈莉回過頭來對上來者:「早安,赫敏尼奧。」
「你也來看書嗎?」他問。
「是啊。你起的真早。」她剛才沒有在大廳看到赫敏尼奧,想必是比她還要更早起先來到圖書館。
「是啊,睡不著,我很想趕快學到更多魔法。」他笑著說,然後問她:「你想找什麼書呢?」
哈莉記得他也是出身於麻瓜家庭,和她一樣在收到入學通知前對魔法世界一無所知。她完全能理解他的心情。
「一些關於魔咒和魔藥學的,我幾乎把清單裡的書讀透了,咒語也幾乎全都學會了。」哈莉說。
「我也是,那你大概會想要看看這個……」他帶她繞過一個又一個書架,走到中間靠右的一個書架前,哈莉瞧見這一區的書櫃上分類牌卡標寫著「咒語」二字。赫敏尼奧快速瀏覽了一翻後從書架上取下一本暗紅色厚厚的書,遞給哈莉,上面寫著《實用咒語與解咒大全》。
「我有這本書,我在麗痕書店時店員向我推薦的。它很實用,上面介紹了很多生活時常使用到的咒語。」他說。
哈莉試著翻閱了幾頁,發覺內容的確讓她很感興趣,她抬起臉揚起唇角朝他道謝。
赫敏尼奧似乎紅了臉,看上去有些窘迫,他聳肩,說道:「不謝。……對了,雖然你有了這本,我還是建議你要事先閱讀魔咒學指定用書的二到七級,但我猜圖書館裡不會有的,有些學生無法負擔書錢,大概會想從這裡借去上課。」
哈莉點點頭表示同意,接著又看向他手裡拿著的書本,好奇問:「你在讀什麼?」
「噢……」赫敏尼奧把手中的書本攤開來給她看,哈莉看見上面寫道:《被遺忘的古老魔法和咒語》、《十八世紀魔咒選》……
「最近有點好奇古代魔法。」他說。
「看起來挺有趣的,或許當你看完可以推薦一些書目給我。」她微笑。
他紅著臉朝她笑,說道:「沒問題。」
哈莉接著又問:「我在想,你昨天說的魔藥學推薦書,不知道這裡有沒有?」
「噢,對……」赫敏尼奧再次領著哈莉,彷彿他是圖書館的主人般,他走在哈莉的前頭,熟門熟路地指引她來到魔藥學的專區,彷彿已在這裏住了很久似的。赫敏尼奧滔滔不絕地給她推薦了幾本他翻閱過的,還告訴哈莉一個找書的小技巧──可以從著名的書籍中查閱該書的參考書目,通常也都會是相當值得一讀的好書。
他們接著一起待在圖書館裡閱讀各自有興趣的書本,度過了一個知性又充實的上午,約莫中午一點時,他們又一起到大廳準備用午餐。
當他們抵達時,蘿妮也在大廳裡,正在和喬治和弗雷玩鬧著。當她看到哈莉和赫敏尼奧一起走來,朝她雀躍地揮手:「哈莉!你去了哪?我一起床就沒看見你了。」
「圖書館。」哈莉微笑簡答。
蘿妮一看見赫敏尼奧,頓時卸下笑容,後者對此絲毫不以為意地入座。
蘿妮把哈莉拉到一旁,小聲問:「你和他一起?」
「是的,他人很好,還知道很多書本的事。」
蘿妮露出嫌棄的表情。
哈莉對她的表情視若未睹,逕自拉開一把椅子坐下來,給自已拿了一個窯烤麵包和兩片蜂蜜火腿。
中午的餐點和早餐一樣簡單,早上由於學生們可以在六點半至九點之間自由地到大廳用餐,菜色都是以耐保存、方便快速取用為主,哈莉今天早餐就吃了酥炸橄欖油番茄和柑橘果醬吐司。
喬治和弗雷好奇地問起了哈莉關於疤痕的問題,還有一些關於麻瓜世界的事情,他們顯然對於哈莉很感興趣。而一旁的蘿妮和赫敏尼奧也認真地聽著哈莉說話。
他們甚至也詢問了哈莉昨天在霍格沃茲特快車上找斯內普的原因,哈莉簡短地把對角巷那天海格和斯內普陪她一起採買課本和必需品的事告訴他們。
時間接近下午兩點時,葛來芬多的一年級生們陸續起身,準備前往城堡後邊的溫室上課--下午兩點開始,他們有一節草藥課,一週裡共有三堂,他們必須跟著芽菜教授學習藥草、蕈類的培育與應用。所幸哈莉已經把教科書記得滾瓜爛熟,因為這本《百種神奇藥草與蕈類》在魔藥學中也是極為重要的知識。所以藥草課對她而言不成問題,倒像是把書上讀到的理論付諸實踐。
而晚上他們有一堂魔法史的課程,是由幽靈的丙斯教授任教。他是唯一的一位幽靈老師。而不出哈莉所料,魔法史果然眾所歸望地被列入她最不喜歡的科目之一,丙斯教授用沒有高低起伏的聲調滔滔不絕地誦唸一個又一個人名,其他同學則忙不迭抄寫著一個又一個枯燥乏味的人名與時間點。
哈莉分神想像著未到來的魔咒課、魔藥學與黑魔法防禦課,它們會是何等精彩的課程呢?會以什麼樣的方式來上課呢?特別是黑魔法防禦課,幾乎全部的一年級生都引頸期盼著這門科目。
……然而到了週三,真正開始上這門課時,授課的奎若教授卻讓所有人大失所望。
除去整間教室散發出的濃濃大蒜味不說,奎若教授花了整整兩堂課在闡述吸血鬼,以及他在非洲與還魂殭屍搏鬥的事跡──大家都強烈懷疑其真實性,因為當西莫發問如何打敗還魂殭屍時,奎若教授漲紅著臉,含糊不清地聊起了天氣。在他的課堂,哈莉只了解到了奎若對吸血鬼的恐懼,而對其他的學識仍一無所知,顯然地,奎若不是個適合教書的料子,因為黑魔法防禦是得教導學生們正確地認識黑魔法生物,並能夠抵禦他們;而非學習沒頭沒腦地懼怕牠們。
當天晚餐時,當西莫和奈威再次聊起奎若的事,三年級的弗雷和喬治也湊過來加入話題,談論著他們嚴重懷疑奎若教授的紫色頭巾裡肯定也塞滿了大蒜──為了無時無刻都能驅走吸血鬼。他們還打賭著誰能成功讓奎若教授拿下頭巾,誰就贏了,哈莉、蘿妮和西莫聽了他們商討的每個策略後都咯咯笑得打顫。
麥格教授的變形學十分嚴苛,如她一絲不苟的外表,她對待學生們也是說一不二,公正不偏頗,即使身為葛來芬多的院長,她在評分方面總是有憑有據且審度得當。
她的教學進度規劃非常嚴謹,偏偏變形術是所有魔法當中最高深與艱難的一種,不像普通咒語,它必須經過反覆刻苦的練習,甚至也能說是需要一點天份……在這一點,就可以看出赫敏尼奧在變形學上的才華洋溢。
這門課裡,葛來芬多是和雷文克勞的學生一起上課的,而赫敏尼奧的傑出遠遠地超越了雷文克勞的學生們……對此,不難看出麥格教授頗為讚賞他。
哈莉學得其實不算太差,她是極有天賦的,再加上她超乎常人的記憶力,這讓她在大家忙著背誦艱深複雜的長篇變形筆記時,她早已在瞬間全記熟了。然而從未下過功夫練習變形術的她,起初也是跌跌撞撞,要在課堂中嘗試了好幾次才稍微有點像樣──把一根火柴變成針的雛型。(雖然還不及赫敏尼奧,他變形出來的針相當完美,麥教授甚至拿著他變出來的針給大家做為教學的展示,她強調著赫敏尼奧的針其中一頭比另一頭尖銳,這使它看起來與真實的針無異,教人難辨真偽。)
……蘿妮就不同了,她顯然還沒抓到要領,花了一整節課只讓火柴彎曲了一些。
「你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蘿妮不敢置信地看向哈莉和赫敏尼奧,哈莉朝她聳聳肩。
下課後,哈莉去請教了赫敏尼奧,他告訴她,自己是花了一點時間和功夫來練習基礎的變形術的。
看來自己也不能想著偷懶就隨便應付這門科目,得安排時間來練習變形術了……哈莉心想。
週五一早,哈莉又一次地在晨曦的微光爬到她臉上時清醒來。
又是六點。
時間還早,哈莉在公共休息室讀了好一會兒書本,等到時間接近了,才去叫醒蘿妮。蘿妮揉著惺忪睡眼問道:「現在是幾點?」
「七點四十。」哈莉回。
「七點四十!?那還好早……」蘿妮還在打著呵欠。
「不早了,我們還得換衣服然後去大廳吃點東西,準備上九點鐘的課。」
「好吧……」蘿妮起身下了床,「你幾時起來的?」
「六點。」
「六點!?這些時間裡你都做了些什麼?」蘿妮有點驚訝。
「閱讀,今天早上我們有兩堂魔藥學。」哈莉老早已經換好了制服,她現在正在為自己整理領結。
蘿妮聽完面露難色,那表示著她們即將面對那位陰森森如大蝙蝠般的斯內普教授,一個連喬治和弗雷都說不好對付的男人……蘿妮半點高興不起來了,即使哈莉從好幾天前就一直叨念著自己多麼期待這門課程。
「……好的。」蘿妮說道,吞了吞口水,接著她也下床開始換上制服。
大約十分鐘後,蘿妮急忙撅起課本和斑斑就要出發,哈莉倒是挺從容地對她說:「你忘了綴上名牌。」
「對……」蘿妮匆匆忙忙地正要放下手上的東西,見狀哈莉從長袍中掏出魔杖說道:「Accio(飛來)……」
接著蘿妮看見自己的名牌從雜亂的物品當中飛起,十分聽話地主動飛來哈莉的手上……
蘿妮看得目瞪口呆,哈莉察覺她的目光,淡淡說道:「試一下新學的咒語是否有效。還好我這週看過好幾次你的名牌,不然就不能用這個了。」
「天!你這一手太傑出了……」
「謝謝,我從赫敏尼奧推薦給我的咒語書裡學的。」
「你們兩個書蠹……我也要把這個咒語學起來,才不用到處找東西。」
「好啊,之後教你,現在我們先去大廳吃點東西。」
蘿妮表示同意地點點頭。
當她們抵達大廳,哈莉隨即瞧見了那名分院儀式上的鉑金髮女孩,馬爾福,她身旁跟了兩名其貌不揚的肥碩男孩,他們倆站在身材纖細的女孩身旁簡直就像兩堵肉牆。馬爾福的另一邊還跟著一名長相極為難看的女孩。哈莉記得金髮女孩的名字──德瑞西拉.馬爾福。哈莉在看她的時候,顯然馬爾福也看見哈莉了,然而讓哈莉有點意外的,她竟然直直地朝自己走來。
「這一週以來我聽了很多你的事,哈莉耶塔.波特……」馬爾福挑著細眉,扯著朱唇說。
舉手投足間散發出格格不入的氣息,彷彿全世界都配不上她似的,彷彿能夠與她交談、站在她身側都是一種她給予的施捨。
哈莉不太喜歡她散發出來的目中無人的高傲氣息,因此只是靜靜看著她,等她自己接話。
接著她聽見馬爾福又續說道:「我是德瑞西拉.馬爾福。」
她並沒有朝哈莉伸手,因此哈莉也不打算跟她握手,只是扯著淡笑,禮貌性地回應:「很高興認識你,馬爾福。」
馬爾福看上去並不是很在意哈莉的回覆,她此時正上下打量著蘿妮,眼露嫌棄,然後轉過來對哈莉說道:「我必須說,波特,你會發現有些巫師家族要比其他好上許多。你不會想跟錯誤的那一邊交朋友的……在這一點上,我可以幫助你。」她說著朝哈莉伸出手。
哈莉看向蘿妮--她正氣呼呼怒瞪著馬爾福。
接著哈莉對上馬爾福,微笑說道:「顯然地,我們對好的巫師家族有著不同的標準,我想我自己能分得清哪一邊才是壞的。」
馬爾福蒼白的臉頰染上緋紅,一半是羞惱,一半大概是氣壞的。她收回了自己懸在半空的手,然後瞇起那雙碧藍的雙眼,對著哈莉說道:「是了……如我爸爸所說,成天與海格那樣不三不四的下人還有窮得養不起小孩的衛斯理家廝混,你也不會是什麼值得深交的善類,波特。」
哈莉朝她微笑說道:「那你爸爸還有給你什麼建議嗎?或許他有叫你不要過度依賴安全毯毯?看來他沒有這麼做,或許他認為得再等你大一些。那麼他是否有教你清潔咒,好讓你在霍格沃茲能夠自己清洗你的安全毯毯?」
「如果他沒有,在這一點上我也可以幫助你──我會不少咒語。」哈莉聳肩。
蘿妮咯咯笑著,馬爾福一旁的兩個胖男孩也忍不住笑了起來,雙雙被她狠瞪了一眼才趕忙收斂。接著她轉過頭對哈莉說道:「是啊,好過一個沒爹沒娘的孤兒,是吧?你一定很羨慕對吧?」
哈莉聳肩:「我父母是死了,但我為身為他們的女兒感到驕傲,而我決定以我自身的言行舉止榮耀他們,或許這能給你作為一點參考,馬爾福。」
馬爾福收起笑容,連先前那種嘲諷的笑也不再,原本蒼白的臉蛋此時似乎又更加慘白了。她瞪著哈莉,用僅只彼此可聞的音量低聲說道:「很好,那我提醒你要小心不要和你爸媽一樣,一樣不知好歹丟了性命。」
那是非常惡毒的咒罵,一旁的蘿妮聽了瞪大了眼驚呼道:「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哈莉的父母犧牲了自己救了大家!」
哈莉拉住激動的蘿妮,馬爾福根本不理會她,逕自帶著她那一幫人走開。
在馬爾福快走到史萊哲林餐桌時,哈莉用整個餐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的音量喊道:「噢,我很抱歉不能當你的朋友,馬爾福。拜託可別寫信給你爸爸告狀好嗎?」
餐廳裡傳出此起彼落的低笑聲,甚至葛來芬多的學生們還在一旁為哈莉叫陣、拍手叫好。
馬爾福倏地停下腳步,她此時背對著哈莉,肩膀和身子正劇烈顫抖著,好像氣得不輕。
在哈莉入座後沒多久,這時貓頭鷹給大家送信來了,哈莉收到了一卷牛皮紙和幾封情書……一週以來她已經很習慣了。但自從她週三魯莽地打開一封吟誦信(reciter)後,她已經學會不再便宜行事,她永遠記得當她一無所知地拆開冒粉紅氣泡的信件,那封信凌空飄起優雅地自己攤開來,開始多愁善感地以豐富抑揚頓挫的語調,大聲朗讀向她示愛的露骨詩句……
整個大廳裡的人你看我、我看你,默默陪伴哈莉把信聽完。
主賓席位稀稀落落,只坐了幾位教師,不巧地,那當中就有斯內普教授。
但他看上去對著鬧劇絲毫不關心,逕自細嚼慢嚥著自己的早餐。
在約莫五分鐘的吟誦後,哈莉覺得像過了一世紀這麼久,信件終於來到結尾:
炙熱多情的愛
一個匿名的愛慕者。
感謝您選擇抒情詩人蘭斯,信件代寫代唸、匿名情書代唸、禮物代送,抒情詩人蘭斯是您的好朋友,丘比特禮品店,位於對角巷274號……
大廳裡一片鴉雀無聲,然後過了幾秒蘿妮首先打破這片尷尬,低呼了聲說:「哇……他有個很好的嗓音,抒情詩人蘭斯……對吧?」
接著弗雷和喬治幸災樂禍地咯咯笑著,說道:「這真是太天才了!」
「我們也能來開一間惡作劇信與整人禮品代送店。」弗雷說。
「等不及幫人代唸咆哮信了。」喬治說。
兩人托著下巴,一臉的心往神馳,彷彿正沉浸於腦中的藍圖構思。
哈莉不知道的是,他們在不久後的未來還真的這麼做了,也許是受到這次事件的激發。
總之,在如此經歷過後,哈莉對這些情書仍心有餘悸,她把那幾封冒著粉紅泡泡的信擱到一旁,選擇優先去閱讀牛皮紙的內容,認出上面潦草凌亂的字跡是海格的。
「海格。他希望我在下午三點去見他。」哈莉朝一臉好奇的蘿妮解釋道,「哦,他是霍格沃茲的獵場守門人,我跟你提過就是他來麻瓜世界通知我入學的。」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嗎?」蘿妮問。
「當然。」
哈莉按海格的要求給他一個回音,她在牛皮紙上面寫上了自己的答覆--將如期赴約,還會帶上一位新朋友一起前往。
接著她讓在一旁等候的貓頭鷹給海格送回信去。





下一章魔藥課
對了,哈莉的夢境會是一篇平行時空的番外故事《葛來芬多的王子》

給大家看看性轉的馬份(德瑞西拉)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