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存在的月光:從死亡開始的哈利波特奇幻之旅》十九、留堂與禁閉

冰瑤 | 2021-08-23 18:00:05 | 巴幣 2 | 人氣 52

連載中哈利波特
資料夾簡介
一句話簡介 哈利波特圓夢作品 穿越主角與HP主角們都有自己的故事 主角在與劇情人物的互動中阻止了命定的悲劇亦得到了治癒與成長 刻在靈魂上的傷終得撫癒

十九、留堂與禁閉
 
──這份殘酷的真實,就當是我對您關照的回禮吧。
 
赫奇帕奇們簇擁著向外移動,最後一位學生踏出門後,石內卜自教室內室走出來。
「打掃乾淨,我會檢查。」石內卜端著一張冰冷的撲克臉,語氣冷淡,接著坐在講台上批閱起作業。
 
達安娜來回弄溼著抹布擦拭工作台、清理粉末噴濺、撿拾掉在地上的藥材。
……好像沒有掃帚拖把……地面要怎麼清?
 
「叩叩。」當達安娜正納悶時,門口傳來兩聲輕輕的敲門聲,門外是一位高挑成熟的女孩子,繫著綠色的領帶。
 
「進來。」石內卜頭也不抬的說道。只見女學生悄悄的、不動聲色地避開達安娜走路動線,走到石內卜身邊低聲的詢問些什麼。
「你繼續打掃,等我回來。」石內卜很快的收拾好東西對達安娜說,帶著女學生離室,揮了揮魔杖關上門。
 
……上鎖了。石內卜走後,達安娜試探性地推了推門,我怎麼一點也不意外呢。
沒了石內卜的督場,達安娜索性也不中規中矩的打掃了,清潔了雙手,達安娜掏出外袍裡的魔杖。
 
「……我想想……清理一新。滅滅淨。」達安娜回想著課本裡清潔咒與除垢咒的咒語,突然出現一股旋風襲捲了整間教室,除了受咒語保護的設備與標本,所有的東西全部東倒西歪。
 
……我這是用基礎清潔咒(清理一新、滅滅淨),做出哆哆潔(強力除垢咒)的效果了?達安娜看著手邊宛如新織的抹布,有些傻眼,掌中的鳳凰魔杖輕輕躍動著,好似邀功一般。
 
輕盈躍動的感觸彷彿一隻小鳥真的在磨蹭了自己的指尖,令達安娜不禁會心一笑。然而下個瞬間,達安娜便抱頭苦惱了----
 
椅子姑且不論,龐大笨重的工作台怎麼歸位啊?
達安娜只能深深慶幸:「幸好魔藥教室的設施有魔咒保護,不然牆櫃上的標本就是我的下場了!」
 
先把倒地的椅子扶起來吧!不然連路都沒有了。
達安娜開始一張椅子一張椅子的扶起,撿起落地的書包。
……幸好裡面沒有墨水瓶。墨水瓶早已與大釜一同壯烈犧牲了,檢查了書包裡物品的情況後達安娜鬆了一口氣。
 
……不過被清潔咒捲飛的墨水瓶會污染環境嗎?還是會污染後自動清潔?或是飛濺後立刻被清理?達安娜邊想著疑問邊檢查著四周。
 
咦?在一片被魔咒守護的壁櫃中,只有一處矮櫃的門被掀開了。
意思是這裡物品的價值,並不足以施以魔咒保護嗎?那麼我看看也沒關係吧?
矮櫃中是幾本進階魔藥調配學,其中一本記載了大量筆記。
 
此書為混血王子所有
 
達安娜眨眨眼,混血王子?哈利波特六年級的外掛?既得寶藏,豈有不伸手拿取之理!
……不過……畢竟這不屬於我,而且如果命運真會如期發展,哈利最好還是能在六年級時拿到此書……複製成雙……不行,我從來沒施展過,不能保證效果……立刻請家裡寄進階魔藥調配學來……
 
達安娜想起了威農和佩妮最後的拒絕姿態。
 
……六年級時如果順利通關普等巫測,還是需要一本新的呢,畢竟這本書的事最好還是保密。如果告訴皅瑪因為這次炸大釜我需要新書,他會告訴我郵購管道嗎?
達安娜把書收入背包後關好矮櫃。
真的不行就只能玩命苦抄了,爭取在期末前把書歸位吧。
 
「好了,現在我該拿你們怎麼辦呢?」整理好周遭的達安娜拍拍手轉向面對橫七豎八的工作台。
 
只能試試飄浮咒了。
 
……只是飄浮咒,一年級年初的難度,應該沒問題吧?
 
「羽咖癲啦唯啊薩。」達安娜指著最靠近的工作台小聲唸道,想著只要桌子能稍微離地一些自己便能移動。
事實證明,達安娜果然還是太天真了----
 
所有的桌子如同氫氣球般,全部飄向天花板。
 
「……」
「…………」
「………………」
 
「砰!」突然傳來門打開的聲音,達安娜猛然回頭。
 
「!」
 
就在達安娜分神的剎那,四面八方飄浮的桌子們重回萬有引力的懷抱猛然下墜,背靠矮櫃的達安娜無處可避──
 
「!!」
 
危機感使得百骸九竅裡的魔力湧動──
 
「!!!」
 
「呼呼移!盔甲護身!」石內卜格外咬(咬)字(牙)清(切)晰(齒)的施咒聲響起,所有的桌子瞬間歸位。
 
「咳咳……」解除了危機的達安娜,咳著嗽順著差點就岔了的氣,鮮紅的鼻血滴落在地上,宛如小小鮮花盛開。
 
「嘖。」石內卜咂嘴一聲,粗魯的塞了一瓶藥給達安娜,「喝下去!」
 
達安娜看著似乎向後移了幾寸的石內卜眨了眨眼,低頭看著掌心小小的水晶藥瓶,以及瓶中桃紅色剔透的液體。
 
……這是什麼作用的魔藥?調理魔力的?治傷的?為什麼石內卜教授能隨手就掏出一瓶給我?石內卜教授總是貼身帶著魔藥嗎?
達安娜打量著石內卜很長很長但其實還算貼身、大約是為了方便調製魔藥而做成窄袖的黑色曳地斗篷,真心的感到不可思議。
 
「嬌貴的伊諾特小姐難道還需要他卑微的教授手把手的哺餵嗎?」石內卜語帶不耐的催促道,達安娜連忙拔開瓶蓋將藥一口灌下。
 
「──!」
 
一股腥辣嗆鼻的氣味直衝腦門,接著宛如烈酒餘韻般擴散至整個口鼻腔與舌根,達安娜眼前一陣發黑。真的是令人去世(物理)的刺激性氣味啊,達安娜扶著桌子想辦法緩過勁。
 
「你的禁閉是每週五晚上七點半,我的辦公室,今天開始。你可以走了。」不等達安娜恢復,石內卜揮揮手如趕蒼蠅般將達安娜驅離。
 
「……」
達安娜知道自己應該道謝,然而望向石內卜不願再被打擾又不耐煩的姿態,達安娜張了張口卻說不出口,只得悄悄地行了一禮後退出教室。
 
 
「……」
走出教室轉角的陰影處,達安娜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來回踱步徘徊。
 
﹏﹏﹏﹏﹏☉(盯…
「?」
 
「……請問?」
「……我……我就想問……啊!血!醫療翼!」
達安娜愣了一下,這才想起自己的鼻血。
「謝謝你的關心,不過石內卜教授已經幫我治療過了。」
「嗒。」
「……」
「……」
「喔,就是還有點鼻血,沒事的。」
「是……是嗎……那麼你捏住這裡……呃……這是麻瓜的止血方法……」
 
「……」
被一個比自己年幼的小男孩教導常識是什麼感覺呢,達安娜感到非常奇妙。
 
「好喔,這樣啊。對了,你想問什麼?」
「喔……我想問你留堂還好嗎……聽說石內卜教授會吸人血,還會製作標本……」
「噗。就算要吸血或製作標本魔藥,也輪不到我呀,我又不是什麼神奇生物。你看,我的鼻血不是好端端的在這嗎?」
石內卜教授的吸血鬼巫婆形象也太深入人心了!
 
「……你都不會害怕嗎?」
「怕標本嗎?還是魔藥?且不說以虐殺為目的的無謂殺生,魔藥材的處理和標本的製作都是必要的生存之爭。就如同猛獅獵兔、飛鷹捕魚、穴獾食蟲、毒蛇吞鼠,牆上的標本與餐桌上的膳食本質上是一樣的存(屍)在(體)呀。人類獵捕採集必需之物,經過專家調和烹煮,最後成為支持我們生存的良藥。我覺得我們該心存感激而非恐懼喔。」
「是……是嗎……那麼你沒事就好,我先回去了。」
 
「……」
我說了什麼可怕的事嗎?達安娜望著一溜煙跑走了的背影,疑惑的歪歪頭。
 
 
吃過晚飯後,達安娜順利的透過皅瑪得知郵購方法,還附贈了一疊郵購目錄。
差五分七點半,達安娜依循畫像們的指示來到了梅杜莎畫像前。
 
「喔,又見面了親愛的。」梅杜莎嫵媚的說道,「來禁閉的嗎?你可打破最快進石內卜辦公室的新生紀錄了。」
「謝謝您白天的指路,女士。很慚愧在下仍為不成熟而無知的求學新生……」
「你知道就好,苦艾液。還不快進去。」身後忽然傳來低沉的聲音,達安娜嚇了一跳。梅杜莎愉快的眨眼,掩唇輕笑,蛇髮舞動著,門輕聲的開了,露出裡面辦公室的樣貌。
 
「這桶蛞蝓的處理就歸你了,不准戴手套。」
「……」
 
看著桶內滿滿蠕動著蛞蝓,達安娜頭皮發麻。抓起一隻放到工作台上,雖然腦中浮現了課本上的處理步驟,卻不知該如何下手。
 
「怎麼?不是應當感激,不應恐懼嗎?長久墊底小姐?」
原來你當時在聽呀!話說你這樣,不是更像倒掛洞頂的蝙蝠了嗎?聽力靈敏、晝伏暗處。
 
達安娜看著冷眼旁觀的石內卜,心一橫直接下刀,從開始時的不適,到最後習慣熟練。
 
「嗯。」石內卜檢查完後冷淡的用鼻子哼了一聲。
 
「……」
四目相接,沒有石內卜下一道指示的室內一陣尷尬的沉默。
「最左邊第二層沒有標籤的標本是什麼?」我到底在說什麼啦!耐不住尷尬的達安娜脫口問道後在內心裡尖叫。
「黑沙鼠的肺,模樣幾乎長得和人類的肺一樣吧。」石內卜嘴角勾起露出一絲扭曲的微笑,「你喝的那瓶藥裡也有添加。」
 
達安娜歪了歪頭,不太理解石內卜的話外之意。想了想,達安娜就地禱告感謝哀悼起黑沙鼠。
「……你在做什麼?」
「您不是提醒我應當感激嗎?啊!」
達安娜走到石內卜面前重新禱告,如果說之前之舉是因為不清楚石內卜要求的試探,這次就純屬故意了。
「您是想說真正要感謝的是您,對吧?」
 
「看來誇下海口的長久墊底小姐其實也不如何嘛。」石內卜嘴角抽搐的瞪著達安娜,最後抱胸說道。
「畢竟我只是個小小的、無知的普通新生嘛。更何況巫師們不也忌憚阿瓦達索命嗎……」
達安娜小聲嘀咕道,下個瞬間,石內卜突然揪緊達安娜的衣領,把達安娜壓制在牆壁上──
 
「你從哪裡知道那個咒語的?老實招來!」
 
石內卜厲聲喝道,周身氣勢駭人,達安娜幾乎喘不過氣,同時,房內的玻璃全部破碎,碎片射向石內卜的後心。
 
「──!」
達安娜瞪大了眼睛,眸中佈滿了恐懼。
石內卜魔杖一揮,辦公室立刻恢復原樣。
 
「咳……咳咳……哈……哈……」
被放開的達安娜劇烈咳嗽著喘氣,癱軟在地,渾身止不住顫抖。
 
「說吧,別以為這樣就能逃過一劫。或者,你想嘗嘗我的手段?」石內卜的聲音恢復了低沉,漫不經心的倚在牆邊。
 
「……」
極度的恐懼過後,達安娜反而心火起,怒火旺盛到連達安娜都訝異。
 
原來自己內心仍有這麼多能量嗎?
 
「我曾有個自幼一同成長的同類。」達安娜低垂下頭,刻意不壓抑自己話音裡的顫抖,讓自己的回答顯得更加可信。
「他一直作著同樣的一個夢,」達安娜努力的回想著當時哈利以佛地魔角度重溫往昔的震撼劇情。
「一個男人說,『跑!』」達安娜刻意頓了一頓,「『快走!是他!我來拖住他!』
接著是女人的哀求聲,『別動他!殺了我吧,殺了我代替他——求求你了!發發慈悲!發發慈悲!別動他!求你了……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再來就是阿瓦達索命,夢境在一片綠光中結束。」
是的,哈利如夢般的童年就如此被擊碎了,達安娜在心中如此嘆道。接下來的現實寒冷刺骨,一個孩童要的關愛太多,多得威農佩妮給不起,哈利因此痛苦,徳思禮也不得解脫。
 
室內陷入了冗沉的寂默。石內卜神色不明的看著達安娜許久、許久,最後擺了擺手。
 
「你可以走了,出去。」
 
合上辦公室的門,陰影中,達安娜背向辦公室。
 
如果真的有命運、事態真如我曾窺探過那般,或遲或早,石內卜會知道真相的。
 
當你知曉這是莉莉最後的遺言,知道莉莉當年曾因此折棄傲骨匍伏於地哀求,你會如何反應呢?
 
當初閱讀哈利波特時,親世代達安娜最敬佩莉莉、最同情路平,最能共情的,卻是石內卜。
然而雖然不完全無辜,當年備受霸凌之受的石內卜,現在卻親自釀造著霸凌的胚床,達安娜當初多有共鳴感,現在就多不能諒解。
 
莉莉的遺言,這份殘酷的真實,就當是我對您關照的回禮吧。
 
黑暗之中,達安娜唇邊揚起一抹淺淡而冰冷的笑容,如同晶瑩而佈滿荊棘的,小小冰雪玫瑰。
 

Q&A魔咒講座:
 
Q:被清潔咒捲飛的墨水瓶會污染環境嗎?還是會污染後自動清潔?或是飛濺後立刻被清理?
A:不一定,要看魔咒持續時間與墨水飛濺的時間,三種情況都可能發生。在自動清潔的情況下會連紙上的字跡一同清理,達安娜會收穫一疊白紙與空白課本,而且清潔咒非惡咒而無解咒,在此情況下為不可逆反應。所以達安娜,還是慶幸吧!
 
Q:如果達安娜不是用飄浮咒而改用呼呼移或浮浮.殭屍行……
A:呼呼移會導致桌子大洗牌,浮浮.殭屍行會讓桌子們在教室內瘋狂鼠竄。
 
Q:達安娜的魔杖在邀功什麼呢?
A:鳳凰尾羽將達安娜暴動而多餘的魔力轉化為加強魔咒的力量了,因此魔咒沒出現額外的效果,如:爆炸(如果魔咒效果規模出乎意料不算的話)。
 
Q:石內卜為何反應這麼大?
A:因為不赦咒一般書籍不會記載具體咒語,即使達安娜猛到一到校就翻遍圖書館內一般區域的書也不會知曉,這不是區區一個普通新生會知道的事。
 
下回  禁閉之後
純潔的生命總是首當其衝的獵物。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