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HP同人(BG)【如果哈莉波特是羅曼史 】Ch6.魁地奇搜捕手

夏小靈Youko | 2021-06-11 20:51:14 | 巴幣 18 | 人氣 214


近全員性轉的子世代《哈利波特》 魔法世界將會變得如何呢?
# The Girl Who Lived
重頭開始閱讀本書→港口鑰

卷一第六章、魁地奇搜捕手

哈莉在下午三點左右與蘿妮一起到海格的獵場小屋。她們整整在那待到將近晚餐時刻,才回到城堡用餐。週五晚上的饗宴彷彿是要犒賞教職員與學生們一周以來的辛勞似的,總是特別地豐盛。

然而哈莉卻明顯地心不在焉。

她在思考著關於剛才在海格桌上無意瞧見的那一角被撕下的報紙剪片……

哈莉清楚看見了上頭寫著713號金庫闖空事件的追蹤報導與古靈閣對此所發出的聲明。

關於七月三十一日古靈閣非法闖入事件,調查尚在持續進行中。普遍認為是不知名的黑巫師所為。

古靈閣妖精於今日再度重申未被盜走任何物品。事實上,遭闖入的地下金庫於當日早些時候便已提領一空。

古靈閣妖精發言人於今日午後發出聲明:金庫內所存放之物為何,無可奉告,呼籲外界勿干預此事為佳。


當時她馬上對海格提起了這個話題,但是他的眼神閃躲,不敢直視哈莉,支支吾吾地轉移了話題到蘿妮的馴龍人二哥,查理上。

為何不能向她透漏?那天海格確實從713號金庫取出了東西,到底那是什麼珍稀古怪的物件?又或者是價值連城的稀世寶物?

從那天海格拿著的小包來看,它應該不會太大。

哈莉從口袋裡掏出了海格給她們的岩皮餅,估量了下大小,然後下了個推論:最起碼,那個神祕兮兮的物件要跟岩皮餅差不多大。

如果是黑巫師也想要竊取,想必是被施有稀有魔法的一個寶貝。

推論到此為止,蘿妮便打斷了哈莉的思路--她以為哈莉是在擔心待會的禁閉,因此開口說了幾句安慰哈莉。

弗雷和喬治也加入了慰問的行列,給哈莉說起了他們曾經被斯內普罰過的各種古怪項目,希望提供哈莉一些心理建設。

他們不愧為全校最調皮的衛斯理孿生,果然閱歷豐富,前前後後已經給哈莉說了好幾十種關禁閉的處罰方式。

「噢!還有像是挑出腐爛的弗洛伯毛蟲。」喬治說。

「不用手套。」弗雷補充。

「對,但很快斯內普就不再罰我們做這個了。」

「在他發現我們根本不會害怕那些蟲子之後。」

「說起來真是令人煩悶,他之後都罰我們做一些只會耗費時間體力的無聊事。」喬治抱怨。

「但我們致力於把這些枯燥乏味的處罰變得有趣。」弗雷又說,朝哈莉眨了眨眼:「有次斯內普讓我們不用魔法掃四樓廁所,我們邊刷著馬桶,邊讓掃帚和刷子在一旁跳舞。」

「然後碰巧斯內普走進來撞了見……」喬治接續說道。

「喬治立刻告訴他:我們正在練習符咒學的考試項目,教授。」弗雷說,「接著我對他說:我們也能讓它們給你跳一段舞,教授。」

喬治聳肩:「然後我們就被罰再去掃三樓廁所了。」

「有什麼都能問我們,可以提供你一些有趣的建議。像是如何迅速又不無聊地完成斯內普的交辦事項。」弗雷說道。

「畢竟我們被斯內普關了無數次禁閉了。」喬治補充。

晚上八點,哈莉準時來到地窖報到。她敲了敲門板,沒聽見任何人答應,便徑自推開門走進去。斯內普正在辦公桌專注地振筆書寫著。

「斯內普教授,我是來關禁閉的。」哈莉說道。

斯內普頭抬也沒抬,用平板板的低沉語調說:「把桌上的藥瓶全部洗淨擦乾。」

哈莉視線隨之看向一張擺滿了數十個髒藥瓶的桌子,朝斯內普應了聲好,便動身去照辦。

她發現一切所需的工具都被擺在桌上了,包括清潔用的刷具與擦拭用的乾淨軟布等。

約莫半小時後,她拿著一籃籃刷洗乾淨的藥瓶放回到那張大桌上,準備開始擦拭。

「我今天下午去找了海格,他說確實有把信交到您手裡。」哈莉雙手片刻沒停下來地動作著,勤快地拭乾藥瓶殘餘的水滴,一邊自然地開口說道。她抬眸望向斯內普,瞧見他沒有任何反應。

「先生,您在寫些什麼呢?」哈莉一邊擦拭著瓶身邊問道,給彼此找了個很好的新話題。

斯內普顯然不想理會她,聞若未聞。

哈莉也毫不介意,徑自又接話說道:「我在想,平時這些瑣事都是由您來做嗎?這真的有些折騰人。」

「別煩我,波特。否則我保證不止這個月,整整一學期這些折騰人的事都將由你代勞。」斯內普略顯不耐地拖長語調說道。

「我很樂意,先生。」哈莉說道,她發覺斯內普終於抬起頭來,古怪地朝她看了一眼。

哈莉迎著他的目光解釋道:「全校七年級都由您來指導,想必每天都有很多工作得忙,如果還得做這些事您會累壞的。」

斯內普蹙緊著眉,冷漠地盯著她,輕吐道:「既然你這麼多愁善感又多管閒事,波特小姐,那麼這學期所有雜事都交給你來做。」

哈莉笑著回應:「好的,先生。」

斯內普低頭繼續做著他的事,但那雙眉明顯又糾得更緊了。

哈莉沒有察覺這些,只是徑自嘰哩呱啦地開始說起今天下午的事情--

哈莉從今早海格給她寄信、她和蘿妮在下午三點一起到海格的小屋赴約給斯內普說起。

海格一見到蘿妮那頭紅髮立刻就認出她也是個衛斯理,開始對她們說起了那對雙胞胎是如何調皮而讓他頭痛不已,特別是他們老愛偷闖進禁林,驅趕這對兄弟總讓海格得費很大工夫和心力。

「先生,禁林裡有什麼呢?」哈莉朝斯內普問道,「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

斯內普彷彿充耳未聞,而哈莉也不太在意地繼續說著:「我認為禁止我們做任何事前,必須充分讓我們明白原因,否則我們一定會更好奇的,我完全能理解弗雷和喬治的想法。」

哈莉又給斯內普說起他在海格的桌上看見的報紙碎片,關於古靈閣713號金庫闖空事件,與她的推理。

「先生,您一定知道裡面是什麼吧?海格一直神秘兮兮的不願透漏給我。」

斯內普依然沒有答腔。

哈莉很快地把所有藥瓶都擦過一遍。確保上頭沒有殘餘任何髒污與水份後,斯內普便讓她回去宿舍。

「先生,還有什麼事是我能幫忙的嗎?」哈莉看著未曾停筆的斯內普,問道。

「有。」斯內普沉沉地低語:「你唯一能幫我的就是儘快滾回你的寢室,波特小姐。」

「晚安,先生,早點休息。」臨走前哈莉說。

接下來每一次的禁閉,哈莉都會滔滔不絕地給斯內普說她當天發生的事。他嘗試過阻止,甚至威脅嚇阻,然而幾次下來都未果,後來便懶得理她了,任由她嘰哩呱啦地在地窖裡喋喋不休。

哈莉的敘述滿富抑揚頓挫,讓人特別無法忽視不去聽見。而每說到精彩處,她還得要極其生動地竭盡全力還原當事人的表情與口吻。

週一,她一邊將纈草 (Valerian)的枝部與根部挑開來,一邊給他說了今天的藥草學、魔法史課堂教了些什麼、發生了什麼,這陣子奈威又鬧了哪些笑話,以及她在圖書館讀了哪些書本、書裡頭又寫了些什麼……

週二,她戴著防護手套邊收集著斑地芒分泌物,一邊給他說起關於她在變形術上的大突破。她如何依照赫敏尼奧的建議在課後紮實地下功夫練習,終於在今天的課堂間做出了不下於赫敏尼奧的成果。對此麥格教授不絕口地稱讚她的勤勉向學,甚至拿她當榜樣來勉勵其他同學。

「先生,您在變形學上有沒有什麼建議?」哈莉問,但沒得到任何回應,她於是接著分享了今天符咒學課堂間的趣事,西莫斐尼干已經第三次造成爆炸了。

「如果有天他把自己眉毛也燒了,我一點也不會奇怪。」哈莉咯咯笑著說。

週三的地窖特別安靜,斯內普擰起眉正想為哈莉的遲到再給葛來芬多扣上五分,忽想起了她說過這天夜裡有天文學的課程,無法過來關禁閉。斯內普莫名煩躁地批改著作業,過於寂靜的環境反讓他一下有些不適應。

週四,哈莉在整理分裝風乾完成的蕁麻,並將已經挑去枯黃葉片的新鮮蕁麻捆綁成束懸掛到通風處。這天她顯得不太愉快,向他抱怨著黑魔法防禦課程已經連兩週沒有新進度了,無法深入學習這門科目讓她感到擔憂而煩惱不已。

「我很擔心五年後,我該如何面對我的O.W.L.s測驗。」哈莉難得心事重重地皺著小臉,「或許我能給評審老師寫一篇《吸血鬼如何嚇壞我的黑魔法防禦老師》。」

「或許奎若教授在透過這種方式培育出吸血鬼專家,好讓霍格沃茲的學生們未來能為他進一步研究新的吸血鬼防禦法。」哈莉說著抬頭看向斯內普,意外察覺他眉眼間閃過一絲絲不同於往的神情。

哈莉驚喜地問道:「您在笑嗎,教授?」

「不,我沒有。專心做你的工作,波特。」斯內普說道,他看見哈莉顯得不太相信,又說:「我會檢查你捆綁的方式做得對不對。」

哈莉看上去對此頗有信心:「當然,一把不超過五枝,先生。我也把不健康的葉子都仔細挑除掉了。」

後來有天,哈莉喜憂參半地告訴斯內普,她們從這週四起,下午都得和史萊哲林一起上飛行課了。她訴說著自己對於必須和馬爾福一同上課的不滿,以及如何地擔心自己會在馬爾福面前出糗。

「您記得第一次上飛行課的情形嗎?那是怎樣的呢?」哈莉問,依舊沒得到任何回應。

隔天中午,當斯內普一走進大廳就聽見了那個惱人的格蘭傑在大聲朗誦著《魁地奇溯源》--不管是過去或現在,這本書都是如此地受四肢發達的葛來芬多們熱烈歡迎,他們總愛滔滔不絕地聚在一塊兒討論這本書的內容,嗓門總大得能讓周圍的人都清楚聽見,這讓他不可避免地也被迫認識到一些書中內容。

他跨步走向葛來芬多的長桌,一把抽起格蘭傑手中那本皺巴巴的《魁地奇溯源》,凜著嗓說道:「學生不被允許把圖書館的書帶到大廳邊吃邊讀。葛來芬多被扣掉五分,這本書由我保管。」

當然,哈莉在那之後也曾試圖從他手上討回被沒收的書本。

「先生,我想來拿回《魁地奇溯源》。」哈莉朝著正在批閱論文的斯內普說道,後者頭抬也沒抬地回應:「如果我沒記錯,我應該是從格蘭傑手中沒收的書,波特。」

「我不記得有那條規定,先生。」哈莉又說。

斯內普從書桌抬起了頭,瞪著她:「我已經建議平斯夫人加入這條新規定了。你可以離開了,波特。」

平斯夫人是霍格沃茲的圖書館管理員,愛書如命,她向來特別寶貝館內的每一本書籍。哈莉從高年級生那兒得知,曾有學生不小心在書頁上頭塗鴉,書本立刻化為瘋狂的野獸死命地咬他的手……沒有受傷,但是挺疼的。還有學生曾在用餐時翻倒了番茄湯在書本上頭,書本立刻跳起來把湯全部潑灑回那學生身上,伴隨著平斯夫人的怒吼與威嚇聲,那本書在大廳中整整責罵了他半個小時之久。

霍格沃茲圖書館藏的每一本書上都施有防護魔法,一些珍貴書籍更是會被額外加上特殊的追蹤魔法。這能讓平斯夫人追蹤每本書的書況,並且能正確地追查到毀損書籍的元兇,進而向其索取相關賠償。

因此斯內普的說法完全讓哈莉無法懷疑其真實性,哈莉甚至覺得,若非斯內普現在才提出,平斯夫人或許老早就想這麼做了。

當週四的晚上八點,哈莉幾乎是蹦蹦跳跳地進地窖,興奮地告訴斯內普自己成了葛來芬多新的魁地奇搜捕手。

……是的,他在這天稍早前就聽說了。

由於這件事的特殊性,麥格教授知會了校長與其他三位院長,甚至幾位教職員,好讓他們對此事預先有個了解,避免他們日後看見波特拿著一根掃帚在校園裡閒晃會太過大驚小怪。(一年級生不被允許自行攜帶飛天掃帚到校)。

對於這個消息,弗立維教授開心地咧著嘴笑,芽菜教授也抿著嘴角表示樂見其成。畢竟哈莉成績優異,沒有教授不喜歡她,因此他們全都為她的發展感到開心。

在這情況下,只有斯內普率先出聲表示不贊同:「我反對,校長。我不認為一年級新生適合魁地奇,特別我聽說搜捕手是最危險的一個位置。」

「是的,是的,我聽說了你昨天從赫敏尼奧格蘭傑手中沒收了一本《魁地奇溯源》,想必你對魁地奇已有相當的認識,賽弗勒斯。」鄧不利多打趣地說道。

「校長……」斯內普蹙著眉想再說些什麼,但鄧不利多打斷他:「我理解你的擔憂,賽弗勒斯,但你不能否認她在這方面的天賦,就像她父親。不過時間的早晚,她終究會踏上這條路的,她骨子裡頭流著這樣的血。」

「沒有學生會在魁地奇遭受太嚴重的損傷,賽弗勒斯。」麥格安撫地說道。

「是的,由你來說這句話實在再適合不過了,麥格教授。」斯內普意有所指,饒富深意地瞅著麥格,後者頓時語塞,她過去在七年級的一場魁地奇球賽中被史萊哲林一位犯規的球員摔斷了好幾根肋骨並造成腦震盪,導至她往後都無法再參加任何魁地奇球賽。

「是否加入魁地奇球隊,最終決定權還是在當事人身上。麥格教授不過看出了她的過人天賦而向我提出破例擢選一年級生的請求,我並未覺得有何不妥,賽弗勒斯。」鄧不利多說。

會議結束後,弗立維臨走前安慰斯內普:「我聽說了波特小姐在魔藥學也有傑出的表現,你一定很珍視她,別太過擔心了。」

斯內普嘲諷地扯動唇角:「你誤會了,我只是擔心她會因此沉浸在與眾不同的優越感,導致她太過傲慢自大--就像她爸一樣。」

弗立維笑道:「在這一點上,我倒是不擔心,她的好學與謙遜和莉莉一樣,在她身上可以說是兼具了父母的優點。」

斯內普沉默了半晌,隨即甩著黑袍轉身離去。

回憶到此中斷,此時哈莉正在聒噪地給斯內普說著她破例成為魁地奇搜捕手的來龍去脈。

她剛給斯內普說完奈威是怎麼騎著失控的飛天掃帚橫衝直撞,在空中九彎十八拐,最後從二十英尺高的空中墜下,摔斷了手腕。胡奇夫人帶著奈威到醫療翼,臨走前要所有人待在原地等候,一旦擅自使用飛天掃帚就是退學處分。

胡奇夫人走後,馬爾福笑得猖狂,當著所有人面大聲羞辱奈威。哈莉接著模仿起當時的馬爾福──她俯身拾起奈威落下的記憶球,朝著史萊哲林的學生們舉起手中的球,謔笑道:「唷!是那個傻子隆巴頓的奶奶寄給他的,好讓他忘記帶腦的時候能適時提醒他。」

「你的手沒在做事,波特。閉上聒噪的嘴做你該做的。」斯內普埋首於桌案,冷不防地提醒。

哈莉原本正極力還原馬爾福的動作姿態,聞言只得乖乖收斂,繼續手邊的作業。但那兩瓣粉唇半點沒有要消停的意思,繼續聒噪蠕動:「接著我嚴正地告訴馬爾福說:『拿過來,馬爾福,那不是你的東西。』」

明知道斯內普不會抬頭看她,但在描述這段時,哈莉仍保持說書人的高度敬業態度,聲色俱佳地用臉部演繹出正氣凜然。

「『我想把它藏起來讓隆巴頓自己去找。或許放到一棵樹上,你們覺得如何?』馬爾福說道。」哈莉此時語氣輕挑,活脫脫詮釋了馬爾福的嘴臉與說話方式。

「未經許可擅自拿走他人物品,這就是你引以為傲的教養嗎,馬爾福?你管這叫『比其他巫師家族好上許多』?我說。

如果斯內普有抬頭看見,就會發現她一路下來像是人格分裂似地不斷轉換神態。一會兒勾起邪佞笑容,一會兒又換回自己的表情──

『拿走?不,我才不屑這破玩意兒,不過是好心幫他從地上撿起來,換個地方擺而已。』她跳上自己的掃帚,說道:『你想要?自己過來拿,聖人波特。』接著一鼓作氣飛到一棵橡樹的樹梢旁。

我立刻抓起自己的掃帚。這時,赫敏尼奧朝著我大喊:『不行!哈莉!你也聽見胡奇夫人說了,要被退學的!』」

斯內普聽聞及此,擰起劍眉。……他還是第一次贊同那個格蘭傑的話。

然而哈莉沒有留意到斯內普的細微表情變化,沉浸在說書表演的樂趣中:

「我沒有辦法阻止自己的身體跳上掃帚,我告訴他:『抱歉,赫敏尼奧。』接著我便咻地飛向馬爾福,那種感覺很奇妙,就好像我能隨心所欲控制自己飛往何處,甚至要比走路簡單多了……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哈莉言及此,一臉心馳神往。

她又接著道:「那一刻,我聽見大家在為我鼓掌歡呼,女孩們尖叫著,聽見蘿妮敬佩地朝我高聲大喊著。我看見馬爾福有一瞬間露出驚慌失措的臉。

然後我說:『信守你的承諾,馬爾福,現在,把它給我。』

猜猜怎麼回事?馬爾福不打算守信,我早該料到她是這種人。

『我說了什麼?波特,我說自己過來拿。』她說著把手上的記憶球用力往下一扔。

在我意識過來時,自己已經飛向急速墜落的球,當時,我腦中唯一的念頭就是:抓住它!

然後我就抓住它了,在離地一英尺高時抓到了它。

──接下來的事你都知道了,麥格教授趕到,也是在那時候,我才知道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好事。她氣得全身顫抖,卻又一臉的驚訝。」

斯內普執著鵝毛筆的手頓了頓──俯衝五十英尺抓住一顆球,稍有不慎就是要摔斷脖子──這些細節他早在麥格向鄧不利多舉薦哈莉的時候就聽說了。

當時麥格激動得如獲至寶,目光灼灼閃爍著,還到處給人津津樂道這個不要命的愚蠢事蹟。

然而,不論是當時,還是現在聽到,都只讓他覺得愚蠢至極,更讓他回想起那個自大、傲慢、可恨的詹姆波特。

是的……四肢發達,如魚得水的飛行能力,還有虛榮自大的個性──她果真是他的女兒。

接著哈莉叨叨絮絮說了什麼,他壓根沒聽見,直到他聽見她問道:「麥格教授說我爸爸是出色的魁地奇追捕手,先生,您認識我爸爸對吧?」

「您有看過他打魁──」

斯內普倏地截斷她的話,語音毫無溫度:「明天起你的禁閉會是掃廁所,波特小姐。」他惡狠狠瞪著她:「現在,你可以走了。」

哈莉愣了下,看向手邊未完成的工作,不解地開口:「但我還沒──」

斯內普冷冷打斷:「我說,出去。」

「我……」哈莉想再說些什麼,但看了眼明顯無意理會她的斯內普,只得硬生生把話吞回去,囁嚅道:「晚安,教授。」

離開地窖後,哈莉努力地回想自己到底哪裡犯了錯,卻百思不得其解。然後她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想法:難道是因為斯內普討厭爸爸嗎?

她記憶中,每次提到自己爸爸,斯內普都顯得極度不悅。

哈莉不知道自己怎麼回到葛萊芬多塔的,甚至一直要到蘿妮搖醒正躺在床上思考的她時,她也沒有想起今晚要和馬爾福決鬥的事。

「十一點半了,哈莉。」蘿妮低聲說,「我們該走了!」

哈莉起初還一臉茫然,直到她腦子恢復運作,回想了下剛才蘿妮一直在旁邊聒噪著些什麼計策,這才回憶起午夜決鬥這樁麻煩事。

哈莉實在沒有心情去赴這個約,然而蘿妮萬分堅持,深怕會落下「膽小怕事,不敢決鬥」的話柄,死活都要拉著哈莉赴約。

無奈之下,兩人換上長袍抓起魔杖後,便悄悄地打算溜出葛萊芬多塔。

卻不想,在離開公共休息室前撞上不速之客,一道計畫之外的聲音低低響起:「我不敢相信,你竟然真的這麼做,哈莉。」

哈莉雖只聞其聲還未見人,但頭已經開始隱隱痛了起來。
蘿妮翻了一個大白眼,與哈莉一同雙雙轉身,對上那個逐漸從暗處現身的人。

是赫敏尼奧。
他穿著水藍色睡袍,站在扶手椅旁,此時正蹙緊眉,一臉的不贊同:「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哈莉……」他別有意味地看了眼蘿妮,接著對哈莉說道:「一定是有人教壞了你。」

「……你!」蘿妮一時語塞,氣急敗壞朝他吼道:「不干你的事!滾回去睡覺!」

赫敏尼奧聞言瞅向蘿妮,也不惱怒,彷彿在面對一隻潑辣的小貓似的,不慍不火說道:「至於你,我會把這件事告訴你的級長哥哥珀西,我想他絕不會置之不管。」

見老水火不容又要吵起來的兩人,哈莉失去勸阻的耐心,逕自默默推開胖夫人的肖像走了出去。兩人見狀一時間也忘了拌嘴,連忙追了上去,其間赫敏尼奧不忘繼續細碎叨嚷著:「哈莉,難道你一點兒也不在乎葛萊芬多嗎?我以為你也和我一樣,不想讓史萊哲林再蟬聯學院杯。記得我們從麥教授、芽菜教授、弗立維教授那兒得到的分數嗎?要是被飛七抓住,這一切就全都白費了!」

哈莉吁了口氣,平靜地對赫敏尼奧說道:「聽著,我不會讓我們被飛七被抓住,但要是你繼續吵鬧把飛七引來,我可就不敢保證了。」

赫敏尼奧呵地輕笑了聲:「『我們』?不,我可不陪你們胡鬧。等你們明天搭火車回家時,好好想一下我說的話。這真是太……」他欲言又止,邊轉身回向胖夫人肖像:「算了,我不說了,我要回去我的寢──」

話未盡,赫敏尼奧結舌無語地看著面前的門扇,畫中人早已不知去向。

「什麼!?」他不敢置信地叫了聲,「這種事怎麼可以發生!?這太不負責任了,我現在要怎麼回去!?」

蘿妮一臉幸災樂禍說道:「哦,那是你的問題,我們要走了,祝你好運。」

「我要和你們一起去。」赫敏尼奧說。

蘿妮瞪大了眼,極度地排斥:「不,不准你跟來!」

「你認為我會笨到站在這裡,等飛七正好過來把我抓住嗎?我要跟著你們!而如果他發現我們三個,我就可以把實情托盤而出,說我阻止過你們。而──」

「噓──!」哈莉嚴厲地打斷他們:「閉嘴,你們兩個!如果你們再吵鬧著把飛七引來,我就丟下你們自己走了。」

蘿妮和赫敏尼奧倏然噤聲,老實地跟上準備離去的哈莉。

他們心驚膽跳地走過一條條走廊,拜赫敏尼奧所賜,每當要拐彎或是一點點風吹草動,他都會神經兮兮地出聲喝阻哈莉和蘿妮,一路下來哈莉被他嚇到了不下十次。

萬幸的是他們一路上什麼人也沒撞上,安全地抵達獎品陳列室。

夜晚的霍格沃茲別有一種沉寂老舊的味道,月光安靜地灑落在室內,悄悄地給安放於水晶玻璃櫃中熠熠生輝的獎盃、獎牌添上了道暗藍色調的柔光。

但三人沒有閒情逸致欣賞那些獎賞,他們小心翼翼地貼著牆移動,緊盯著房間的兩道門,隨時準備對付突然闖進來的馬爾福。

但隨著時間滴答流逝,別說馬爾福了,連一個幽靈也沒見著。

「她遲到了。或許她因為害怕,不敢來。」蘿妮低聲說,語音中有些得意。

「噓!」赫敏尼奧突然制止蘿妮,這回她不開心了,忍不住回嘴:「你又來了!一路上神經兮兮的,拜託你消停一會──」

言未盡,這時隔壁傳來清楚的人聲:「到處聞聞,親愛的,他們可能就躲在某個角落。」

是飛七,顯然他正在和拿樂絲太太說話,聽起來是朝他們所在位置走過來了。

三人嚇得跳了起來。

哈莉在這瞬間明白了一切,也明白馬爾福背後玩的是什麼小心機。
她很快地冷靜下來,揮動魔杖示意另兩人跟著自己走。

三人悄無聲息地往另一扇遠離飛七的門走去,才剛剛拐過一個轉角,他們便聽見飛七走進了獎品陳列室,若剛才動作稍有晚了半秒,他們就被飛七逮個正著了,三人都意識到這點,膽戰心驚地落下了冷汗。

赫敏尼奧呼吸急促了起來,神情顯得十分焦急;蘿妮一臉要完,生無可戀的地吞了口唾沫;哈莉聽見自己心臟撲通撲通狂跳的聲音。

接著靜謐的獎品陳列室內響起飛七那粗嘎的鴨嗓,他低聲嘟噥著:「他們就在這裡的什麼地方……八成是躲起來了。」

哈莉深吸了口氣,讓自己稍微冷靜下來後,轉向兩人朝他們比出噤聲的手勢,然後用魔杖示意兩人跟著她走。

他們躡手躡腳地沿著一道擺滿盔甲的長廊走,行走間可以聽見飛七離他們越來越近了。終於在拿樂斯太太喵地叫了一聲後,哈莉下定決心似地喊了一聲:「快跑!」

三人頭也不回地順著走廊拚盡全力的狂奔,無暇去環顧後頭飛七追上了沒,只是一股腦兒地彎彎繞繞過一根又一根的石柱,跑過一道又一道的長廊。哈莉跑在最前頭,後頭兩人一個勁兒地跟著她跑,根本沒人有餘力去留意該往哪裡跑、現在在哪裡,他們腦子一片空白,全憑直覺和本能在逃命。

等到意識過來後,三人已經站在走廊的盡頭。他們靠著牆壁氣喘吁吁,休息片刻後,哈莉邊喘著氣說道:「我想,我們已經把他甩掉了。」

赫敏尼奧喘著粗氣說:「我就說了……別來……我是不是……告訴過你們……」

哈莉為他此時還想著這件事不禁感到好笑。

赫敏尼奧說道:「馬爾福騙了你們,她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赴約,飛七不可能這麼湊巧過來,他很確定我們就在獎品陳列室裡,馬爾福提前向他透露了消息。」

蘿妮簡直不敢置信地瞇起眼:「你是指……這是馬爾福設的陷阱?」她憤怒地低吼:「我真不敢相信,她真是我見過最無恥的人……」

「我也是在剛才意識到這個,我該猜到她的為人的,從不講信用。」哈莉說。

「我們趕快回去葛萊芬多塔吧!」蘿妮說。

赫敏尼奧贊同地點點頭。

而正當三人準備返回,卻聽見了逐漸逼近的腳步聲,他們頓時停下了腳邊動作,互相確認了眼神,然後幾乎是默契十足地同時決定要躲進盡頭的那扇門。

蘿妮手忙腳亂地推門,發現門是鎖著的,用哭腔嗚咽著:「完了完了,這次我們死定了……」

哈莉動作俐落地掏出魔杖,對著門鎖低語:「Alohomora

咖噠一聲,鎖被解開,門應聲開了一道小縫。三人二話不說地擠進門,接著迅速地把門關上反鎖,之後仍然不敢鬆懈,三顆頭顱緊緊貼在門板上,專注聆聽著外頭的動靜。

「我們應該安全了,他以為這扇門是鎖著的。」哈莉低聲說道,她發現蘿妮一直在扯她的衣袖,不耐地轉向她:「怎麼?」

只見蘿妮哭喪著臉,看著他們身後。

哈莉轉過身,清楚地看見了讓蘿妮恐懼的源頭。與此同時,赫敏尼奧也轉頭,三人在那瞬間呆愣住。

也是在這一瞬間,哈莉想起來他們在哪裡了──就是開學宴上被嚴正警告過的四樓禁止進入的走廊。那時鄧不利多是怎麼說的?對了,他說:「如果不想死得很難看,千萬不要進入四樓右邊的走廊」……

要怎樣才能死得很難看?哈莉現在終於明白怎麼個死法,因為他們面前是一隻怪物般的三頭犬,牠們大得幾乎要塞不進這個空間裡,三個大頭頂著天花板,龐大身軀緊捱著地,三雙黑黝黝凶神惡煞的大眼睛正瞪著他們。

哈莉見過狗生氣的樣子,而從牠們正呲著尖牙,抽動著鼻子來看,牠們應該是生氣了……

才思及此處,一聲聲震耳欲聾的吼叫聲嚇得哈莉連忙擰開門把,拉著兩人急忙往外飛竄。

慘死還是飛七?她選擇飛七!

猛地甩上門,他們一回到走廊就開始狂奔,跑得比剛才躲避飛七追捕時還要快。在受到生命威脅的驚嚇後,他們早已顧不上飛七,腦子裡頭就只有一條很簡單的信念──逃離怪物,越快越好!

他們一路未停地狂奔回到八樓胖夫人的肖像前,方才敢停下腳步。

「你們都上哪兒去了?」胖夫人問道。

「別問了!豬鼻子!豬鼻子!快讓我們進去!」蘿妮急不可遏地邊喘邊說。

三人都滿頭大汗,臉紅氣喘地跌跌撞撞進公共休息室,全身癱軟倒進扶手椅。

「他們到底在想什麼?把一隻怪物關在學校裡?」蘿妮氣惱地說:「難道他們想害學生被怪物咬死嗎?」

赫敏尼奧翻了個白眼,經歷完生死關頭,他又恢復了往常愛叨念的習性:「你是笨蛋嗎?你剛才沒看見牠站在什麼上面?」

哈莉問:「你看見什麼了?」

「牠站在一個活板門上,顯然是在看守著什麼。」赫敏尼奧說完,忿忿地起身:「希望你們記取今天的教訓,我們差點被咬死──或者更糟,被學校開除。如果你們不介意,我要回去睡了。」

蘿妮瞪著他的背影,一臉無語:「不是他自己要跟來的嗎?早就說不讓他跟,自己死皮賴臉跟過來。現在倒好,還成了我們硬拉上他?」

哈莉沒有理會蘿妮,逕自陷入沉思──

海格說過,713金庫裡的那個東西是極高機密。如果要藏東西,除了霍格沃茲以外,最安全的地方就只有古靈閣。

好了……
她想,她已經離謎底揭曉越來越接近了。



作者的話

本章的封面是史萊哲林的搜捕手,跩哥靠關係進隊前的搜捕手,算是龍套
不過這顏質說是史萊哲林院草我都信
google關鍵字slytherin seeker 一定出現 first year
看來大家都在搜尋演員是誰LOL


呼嚕粉前往上一章目錄港口鑰 幻影顯形至下一章





作者其他著作:




創作回應

冰·幻影
我需要後續,作者你還在嗎?
2021-09-16 02:16:4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