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存在的月光:從死亡開始的哈利波特奇幻之旅》十七、初次的變形課

冰瑤 | 2021-08-14 07:07:00 | 巴幣 2 | 人氣 67

連載中哈利波特
資料夾簡介
一句話簡介 哈利波特圓夢作品 穿越主角與HP主角們都有自己的故事 主角在與劇情人物的互動中阻止了命定的悲劇亦得到了治癒與成長 刻在靈魂上的傷終得撫癒

<一年級,初生之龍與賢者的魔法石>
十七、初次的變形課

──抽考課本是指哪裡到哪裡啊?課本這麼厚!

或許是陌生的環境使人警醒,總是艱難早起的達安娜,在鬧鐘響的前半個鐘頭就睜開了雙眼。

「哈……」打著哈欠的達安娜伸個懶腰關掉鬧鐘,撩起蚊帳,望向還透著朝露氣息的窗外深呼吸。
洗漱完畢後,穿著黑色寬鬆棉T與運動短褲的達安娜,看了看除了制式的黑色素麵工作袍、冬季斗篷及一頂黑色尖頂寬簷巫師帽外,鄧不利多依循慣例為自己添購的白襯衫、領帶、連帽背心,以及應自己要求改造的縫製了暗袋的百褶褲裙,在分院後,領帶與背心內襯已自動轉變了顏色,背心胸前也繡上了院徽。
嗯,果然偶爾便罷,作為長期的日常服還是習慣的舒服。達安娜穿上褲裙想道。不過這材質比看上去的還舒服透氣呀,不是尼龍材質吧……是魔法的功勞嗎?
簡單的梳了梳短髮、擦了點保養霜,達安娜不施粉黛便拿起前日晚上準備好的書包,就著窗外明媚的陽光再次溫習課文。

「早安,伊諾特。這麼早就開始用功了嗎?」
「早安,巴提。只是今天醒得比較早而已。」
在達安娜之後沒多久便起床的是皅瑪.巴提,仔細地梳理著烏黑秀髮,黛藍色的眼妝使雙目炯炯有神,嫣紅的唇色使得當戶理紅妝的皅瑪氣色亮了起來,眉心一點紅更是有著點睛的效果,青澀尚未長成的少女已初具風情。

「這是個明智的決定。今天的變形課和魔藥課都是要求比較高的課堂。」語罷,皅瑪走向柯拉的床邊搖了搖,「希爾,起床了!」
「再睡一會嘛。」模糊的語音自棉被裡傳來,柯拉像隻小貓一樣蜷曲在床裡磨蹭著。
「再不起床就要頂著素顏上學了。」
「啊,不要!」隨著皅瑪輕飄飄的一句話,柯拉立刻自床中彈跳起來。
「啊啊啊,巴提你怎麼不早點叫我啦,這不是來不及了嘛!啊啊啊,無法見人了啦。」

達安娜看向時針指著七的鬧鐘,不解的看著激動的柯拉。
「一、二年級的上課時間不是九點開始嗎?」重睡眠的達安娜,除非特殊情形,否則總是在出門前半小時內才起床,今天也只是想著不熟悉環境以及顧慮校園的廣闊才設早了些。

「早餐只供餐到八點。而且城堡裡一切的東西都是活的,這意味著你不能單單透過幾個地標就找到教室,樓梯們也不會總是通往你要去的地方。而如果不幸遇到皮皮鬼就更麻煩了,他總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妨礙學生們去做想做的事。」
「而且呀,」皅瑪小小的笑了一聲,「希爾每天總是要花上一小時化妝。」

「你剛來還不熟悉,今天就先跟著我們吧。」

……那是在幹什麼?
達安娜一行人在柯拉匆匆忙忙的完成打扮後,快步往一樓大廳移動。在將進入餐廳時,卻發現前方不遠處擁擠騷動著。
看出了達安娜無聲的疑問,皅瑪笑著說道,「你還不知道吧,大名鼎鼎的波特先生也是今年入學呢!大家都想一睹他的真容。」
「我我我,我看到了!他額頭上真的有一個閃電的疤痕,就在這裡。」柯拉在自己額頭上畫了個閃電,語氣興奮,「感覺超帥的!」

「是…是嗎……」不知道該作何反應的達安娜僵硬而含糊的回應著,在心中向為自己隱藏身份的鄧不利多致上深深的謝意。
「你不相信嗎?」柯拉不高興的插腰問道。
我沒有不相信,只是不感興趣而已……而且你閃電的方向畫錯了……
「……沒有,我只是肚子餓了。」
「是嗎?」柯拉為達安娜的不領情感到生氣,皅瑪笑著打圓場道,「我也肚子餓了,希爾你不餓嗎?」

霍格華茲的早餐十分豐盛,而且十分符合小孩子的口味。達安娜在甜甜的麥片上倒滿了牛奶,拿了點乳酪和夾滿肉片的三明治,看了看四周後,又拿了些生菜沙拉和蛋糕。
鄰近八點時,一大群貓頭鷹鋪天蓋地的飛了進來,口中塞滿炸雞塊的柯拉連忙護住自己的餐盤。
「每天的這個時候是郵件時間。所以如果不想在餐點裡看到貓頭鷹的羽毛,最好是早點吃完早餐。」
聞言,達安娜吃完最後一口蛋糕看向皅瑪,皅瑪的餐具早已整齊的擺放在一旁,正要攤開剛送到的早報閱讀。
「嗯?那是你的貓頭鷹嗎?」給完貓頭鷹五納特的皅瑪看著迎面飛來的雪梟。

海徳薇!達安娜伸手摸了摸海徳薇的羽毛,伸手要去解海徳薇爪上的字條卻被避開。
……?你只是在幫哈利送信前順道打個招呼嗎?達安娜伸手拿個三明治切碎後推到海徳薇面前。
海徳薇啄食了幾小口後啄啄達安娜的手鳴叫了一聲,然後伸出另一隻爪子。
……還有這種操作?達安娜順勢解下了信,拿了個淺碟子為海徳薇倒了點清水。

信上的字跡非常潦草零亂而且拼字錯誤百出。

親愛的迪安娜(拼寫錯誤):
我對我對你的傷害感到很抱歉。鄧不利多沒有告知我你的學院,如果你願意接受我的道歉(字跡暈開),今天下午三點來找我好嗎?請讓海徳薇給我一個回音。
信裡附的卡片是鄧不利多教授讓我轉交的,你只要在卡片上寫出你需要的東西我就會貓頭鷹你。

達安娜將卡片仔細收好,從書包裡找出墨水和羽毛筆,左手執筆在信的背面回信。

親愛的海格:
在你接受我的條件後,我就不再怪罪你了,謝謝你的卡片。
很不巧,我今天下午三點沒有空,希望你不會認為我沒誠意。
鄧不利多教授總是有他的道理,如果他沒有告訴你,那也許是因為不知道比較好。

達安娜想了想,在最後又補上一句:就如同四樓禁區成為禁區的理由一樣。

送走了海徳薇沒多久,皅瑪一邊介紹著教室位置,一邊帶著兩人走到變形學教室。達安娜他們抵達的有些早,教室裡稀稀落落的坐著一些學生。柯拉拉著皅瑪在一處兩人座位入座,達安娜則找了個可以看清黑板又不顯眼的角落。講台上有隻虎斑貓邊拍打著尾巴邊俯視著全場,達安娜偷偷的溜到旁邊想逗弄撫摸貓咪。

「啪。」貓尾不輕不重的拍在達安娜悄悄伸出的手背,皅瑪連忙拉住達安娜不安份的手,柯拉則躲在座位上偷笑。

喔,不能假裝不知情的擼教授貓了。達安娜遺憾的想著,回到座位上預習課本。「不知道化獸的感覺如何……」變形只能無限接近動物的外觀,身體基礎結構還是人類……雖然變形自由度比較高……達安娜回想起變成鳥類的夢,嘟囔道,「真想也變個試試……」

語音一落,達安娜感覺到貓咪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耳朵動了動。
啊,真的好可愛,想摸摸、想抱抱、想蹭蹭……呼嚕呼嚕呼嚕……
毛控達安娜心花怒放癡迷的凝視著貓咪,貓咪的尾巴拍了一下,比之前都大聲。

九點整點一過,教室門立刻關上,麥教授現身。
「變形術是你們在霍格沃茨課程中最複雜也是最危險的法術。」他說,「任何人要在我的課堂上調皮搗蛋,我就請他出去,永遠不準他再進來。我可是警告過你們了。」
接著,他把講桌變成了一頭豬,然後又變了回來。

悉悉窣窣的教室裡一下子肅靜。

「再看一次還是一樣的壯觀呀。」達安娜聽到隱隱約約有人耳語道,麥教授視線停在達安娜身上微微點頭。
「現在我們先複習一下之前的上課內容……」

教室裡一半以上的學生一臉菜色的翻著課本,有幾人還偷偷的在羊皮紙上快速的寫了些什麼,達安娜在筆記本上寫了一長串艱深複雜的筆記。
「那麼,把作業交上來吧,讓我們來看看這次誰能成功完成變形。」

變形術似乎比想像中還困難,在將火柴變成針的課題上,許多同學憋緊了氣用力施咒,直到快下課時,皅瑪和一位名為金坦的男學生才成功完成了變形。達安娜望著四周完全沒有成功預兆的同學,悄悄的把一盒繡花針藏起來,在紛雜的唸咒聲中開始練起還原咒。
第一聲還原咒咒語聲一出,走到教室後方的麥教授立刻自達安娜未察覺的角落看了過來。可能是因為不能大聲的唸咒,也可能是因為還原咒對掌握的技巧與理論理解的需求,比把火柴變成形狀相似的針還高,鄰近下課之時達安娜才成功的將一根針變回原形。

「那麼這次的功課是課本第三章關於縮小咒的論述,這個咒語很實用,希望你們能認真完成。」

下課後學生們三三兩兩的走出教室。
「伊諾特小姐。」麥教授喚住了達安娜。
「這是上堂課的作業題目,」麥教授遞給了達安娜一張紙條,「下堂課和這次的作業一起補交上來吧,有問題隨時可以來找我。」麥教授給了達安娜一張課綱,上面標注了教授的辦公室位置以及開放時間。

「好好加油吧。」麥教授輕拍達安娜的肩膀,在回收的火柴盒中拿起了一個,隱約能看到一根針尖露了出來。「西弗勒斯可是很嚴格的,好好表現。」


達安娜有些懵懂的走出教室,麥教授是在提醒我什麼嗎?
「嘿,這邊。」教室外皅瑪拉了達安娜一把,柯拉已不見蹤影。
「希爾和邊坑先走了。」看出達安娜的疑惑,皅瑪解釋道,「邊坑是高我們一學年的學姊,總是和我們的院花張秋形影不離。希爾和邊坑的母親們好像是同事,自幼便相識。」
達安娜點點頭表示明白,只要不會拋下願意為自己耽誤時間的人就好。腦中還在思索麥教授的言下之意的達安娜,對於希爾的人際關係和邊坑的私事並不是很關心。

「麥教授提醒我西弗勒斯很嚴格,是什麼意思呢?」
「應該只是讓你有個心理準備吧?下午的魔藥課老師就是西弗勒斯.石內卜教授,真的是為嚴格而冰冷的老師,上次上完課班上一堆人瑟瑟發抖呢,聽說哈利波特先生第一堂課一開始就被狠狠削了一頓……對了,葛萊芬多和史萊哲林是今天早上上魔藥,我們可以先去問問看情況……」


「情況我問到了。」餐桌上,皅瑪邊吃著麵包邊說道,四周的學生立刻圍了上來。「皅蒂說這次上課要做治疥瘡藥水,還有會抽考課本內容,要注意。最好多複習幾遍製作步驟,隆巴頓這次可被罵慘了。」

「背好製作步驟……背好製作步驟……」
「抽考課本是指哪裡到哪裡啊?課本這麼厚!」
「整本吧,感覺石內卜教授就是這樣的教授……」
「Nooooo......整本……這不是不可能的任務嗎……I give up! 我還是乖乖去背治疥瘡藥水吧……」

在哀鴻遍野之中,達安娜將盤中的牛排吃完。
……治疥瘡藥水的製作今天早上才又背了一遍,但是課本內容就沒那麼有把握了……尤其是那一長串的藥性與相性表……

在一群學生呼朋引伴的回宿舍拿書時,達安娜抱了抱自己的書包,拉了拉正在和同學們熱烈討論的皅瑪的衣角。
「一起到魔藥教室附近複習嗎?」「我要和杜平與布洛賀先回去一趟,你先走吧。」
與達安娜的邀請幾乎同時,皅瑪如此說道。

「欸?那個是誰呀?」
「我室友,安娜.伊諾特。不要叫人家那個啦。」
「這樣啊?完全沒印象。」
「說起來皅瑪你是怎麼成功變形的,教教我們訣竅吧……」

隨著交談聲的遠去,達安娜看著已空無一人的周遭,背起背包一個人去尋找教室。



皅瑪.巴提、莉莎.杜平、曼蒂.布洛賀是認真向學的好學生同伴
柯拉.希爾、毛莉.邊坑是交流美容打磨自己的同好
院花張秋文武雙全,與時尚消息靈通的毛莉.邊坑是互補的好室友
有個要好孿生姊妹在葛萊芬多的皅瑪,是眾人打聽葛萊芬多消息的熱門人選
領受皅瑪好意照拂的達安娜關鍵時刻被落下

下回  魔藥課與石內卜
為什麼不把這些都記下來?還等著我請嗎?
*
關於制服:
原著對制服的描述是
校服包括一件黑色素麵工作袍及一頂黑色尖頂帽。帽子很少會需要佩戴。校服上面不帶有用於區分學院的標準或者徽記,同時也沒有顏色差別。學生可以穿自己的襪子和鞋,長袍裡面除了內衣之外不會再穿其他的衣服。在冬天,學生可以加一件帶有銀扣的黑色冬用斗篷。此外,全部服裝均須綴有姓名標牌。(出自哈利波特維基
然而電影中外袍下有襯衫、領帶、褲/裙、背心,學院間制服也不一樣
作者喜歡長袍不分學院的一體感也喜歡電影中的制服設計,因此保留了兩方的設定,將會衝突的外袍內襯顏色與院徽移到背心上
私設是:石內卜學生時期之前確實是只穿長袍,但之後在哈利入學前的某個學年,有學生在長袍下穿了西裝後被紛紛效仿,最後成為校規外制服慣例。也就是,極端一點說,平日裡真正的制服只有那件袍子,只要有穿袍子即使裡面都沒穿也符合規定,只是沒有人這樣穿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