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小說】明夢啟示錄< 81-2 認清本質,才能逃出生天 >

Komi | 2021-07-24 10:24:51 | 巴幣 146 | 人氣 122






    漩渦歸還寧靜予海面,螺旋無預警地復歸平淡。阿七踟躕不前以致分神,那面漩渦,由外而內漸進式地消退。一座鹹水湖的消退也是漸進的,湖的邊緣縮減、蒸發後殘餘的鹽顆粒鋪砌湖底地貌。

    失效的傳送門是口枯井,阿七腦中宇宙飄過星空、急流、紅岩盆地,他縱容被檢查程序標記的門,成為福本的突破口。他仗著門堪用所以便沿用......。

    福本操使水紐帶迎頭殺來,揮掃地磚,阿七向旁跳。「你真難伺候。」阿七逆勢翻躍,立足魚毯,張手,兩道鯉魚牆頓推往福本,福本的手形比做打太極樣,魚自動架高沿彩虹軌跡運行,景緻可比相機對準星斗的縮時攝影。

    密密麻麻的魚背間鑲嵌的肺魚,芝麻灰鱗片處忽分化出水滴形狀的瘤,吹氣球般膨脹,細看,那水滴瘤有背鰭、胸鰭、魚鱗。人云酵母菌是出芽繁衍,真是奇上加奇,福本的肺魚通曉出芽繁殖法,長成高度及膝的魚樹株,彈散分裂。

    新生的肺魚夾抄阿七,半秒前他猶揣摩戰術,空著的右手雖有「黑洞」,不過不能招搖;先用祖母綠,祖母綠濃縮的能量可聚成劍鋒,抵禦時可權且保持黑洞不張開。

    阿七手中石頭伸出光鋒,倏地橫向斬劈魚,魚塊連骨架切分散落。

    既粗且長的魚體盤結為團,厚片壓縮的肉餅,魚身擦磨著魚身,胸鰭搧打著胸鰭,擊迸著隆隆迴響的悶雷。兩隊魚勢均力敵,瞬時福本就判讀出情形,光憑水流沖不散魚團,手無論舉高多少次,都無濟於拔起卡住的肺魚。

    阿七逼問道:「你心裡踏實嗎,福本?踩在這上面踏實嗎?」

    藍雲飛曳,輕馳慢舞。柔蓬的雲彩騰了凹槽,供乘客站、坐,這捲雲馬不停蹄地緊隨魚尾蝶翼模樣的鰭,白雲、灰雲集體縮退,掠過陸路,七百貨的建築已在地平線那端。

    符籙叫喚的雲果然玄妙,承載雙人的重量卻不會塌,圓香扶著雲拱起的邊緣,一條扁平的鯰魚張嘴吞掉海鷗。

    「讓妳偵察,妳在看海洋生物捕食秀。」

    圓香初時不辨聲源,臉一轉,脖子驚愕得快扭傷。芽羽駕著朵山楂紅的雲,跟著藍雲,她跨腳,雲朵即降下排階梯,芽羽腳踩階梯登上玲他們的祥雲。「我說雲有載重限制吧......」圓香面色困窘。

    玲不想暫離絕佳的觀測位置,便以單筒望遠鏡的鏡筒代自己與芽羽握手,芽羽象徵性地握了一握。被和美生奈七海競技的姐姐丟下,不甘坐冷板凳的芽羽騰雲繞行附近。若能偷幾隻魚,削弱愛情騙子阿七的軍備,暗中協助姐姐,她這做妹妹的就為姐姐出了口氣;以及,倉庫失竊的魚怪,她說不定可在魚陣隊尋獲。芽羽怕寂寞,正好發現圓香二人乘著雲,便趕來搭順風車。

    「此言差矣,彩瀨,異形搭便車是聯絡感情啊。」玲的望遠鏡對準的灰白交互排砌的雲間,成群的鯪魚慢悠悠地航行著。

    圓香反駁芽羽道:「我、我不是偵察兵,我也沒有答應過誰什麼事......」

    「喔,那妳不就沒功用了?」

    不,我有、有用處。圓香望雲外定睛瞧,兩條鰻魚彼此追逐,即將追平,右邊那條正欲和左邊的打鬥,忽然卡關,誰也不能靠近誰一分一毫。

    作為率先覺察阿七存有異心的人,玲敵視阿七,芽羽更不用說。阿七搶了她的姐姐,她恨他入骨。「阿七謀取我姐的鯉魚,哪能有別的緣由?魚到手,他就所向披靡。」

    玲同圓香猜著鰻魚角力的勝負,表情正深思。「何以見得?」

    「他那種天生的弱者,他有魚,擊敗了公認的、實力不差的異形,才能克服卑懦。啐!區區阿七,也敢爭強好勝。」芽羽矮化阿七好讓內心舒坦,減緩憂懼。

    玲問:「阿七還在跟音羽打嗎?」

    「呵,那兩口子哪算打架,情侶失和吧......阿七的對手是我哥。我的雲繞過去巡視時,我哥用魚抗衡阿七,阿七的武器也是魚。現場變,現場打。好險我飛的路徑千迴百轉,他倆自顧不暇,顯然沒看見我。」

    玲豎起招風耳。

    圓香差點摔出飛天神雲,眼睜得晶晶亮:「阿七,和福本同學?天啦,事情發展成這地步!阿、阿七......好了,我沒事了。」

    「小呆子,喊什麼喊啊?三天兩頭打斷人!」

    對不起,對不起。圓香道。

    「兩邊武器都是魚。當異形役使的怪物性質相近、旗鼓相當,就會誘發『干涉』現象。魚怪本身帶著能量,能量則為驅動魚高速運動的關鍵,兩股能量相互干涉、抵銷,造成誰也不能前進,停滯原地。」玲動著腦。

    戰局緣側,胡桃色的一對香魚並駕齊驅,打平的時刻,鯉魚、肺魚不可用,突破現狀意謂奪得先機。福本漸感體力匱乏,靈光乍閃,異力的白霜結成隻香魚,阿七不落人後,效仿他做隻香魚。

    福本的香魚起初活蹦亂跳,任意飆馳,兩隻香魚距離漸近,動作變得單調,福本手掌漸漸無法催動魚;阿七表面滿不在乎,眼神堅毅,語調卻急壞了。

    「真會選時機,動不了......」

    心繫兄長的音羽,穩定掌勁嘗試隔空搬動鯉魚,鯉魚本歸她所有,再怎樣都該聽令。一下、兩下......鯉魚不認主人,依然故我。

    福本暗笑阿七終於要出醜了,卯足全力提著清水緞帶撲將來,霎時瞄到阿七手中掛的祖母綠。「怎麼?還戴能量石?你真夠迷信的。」

    水帶削斷繫著祖母綠的編繩,繩斷,石落。然而,阿七掌紋下行處扭開漆黑的洞,一把吸進水帶。

    他裝弱來誘敵。福本有所領悟,這廝手上的洞能吸走攻擊,難怪千理府打不中他。阿七翻轉手腕,掌背圓洞猛張,卻是射出一條清水帶子,帶子覆住福本的香魚的眼睛,推得魚墜落。

    阿七的手大有來頭,手心開了條通道至手背,這通道不一般,是沙漏型的,兩側寬而中間窄。它可把汲取的異力儲存於異度空間,待要用時再提領,但通道本身並未和手掌內部的血管組織處於同座空間。他的手,正反皆可吸能量,正反皆可釋放能量。

    「我想到法子了!方士,我們去找我哥,幫他解危。」芽羽豁然開朗。

    「萬一福本同學做的是錯的呢?他錯了,沒有人可以阻攔他了!」

    「閉嘴啦,彩瀨。」芽羽說。「阿七搞砸了我姐的計畫,搶我姐的魚,我哥哥替她出氣,何錯之有?妳不想踩進這灘汙泥,我自己去!」

    「好了,好了,妳是我們中唯一有能力變魚的人,省點口水省點力。」

    玲撤去鏡筒,全身貼滿月光石片的白鯨,鼓鰭滑翔,正是音羽異力脫離控制後再構築成的那頭。鯨怪亂衝胡撞,石片質地脆弱像隨時會剝落、扎人。「組構牠的異力大量卻無序。芽羽小姐,妳幫上忙之前,妳哥搞不好先被牠頂飛......」

    是戰場的方向。芽羽抱頭,苦思終得解方:「那塊包巾呀,小呆子,拿妳的包巾收伏牠!妳能收我的魚,就能收了牠。」

    「卷經幡?辦不到啦,我的布再長也沒牠的體長長。」

    正當圓香否決建議,布帛溜煙地跳起,舒展,快快地蔓延開來,捲成球形。球體彷若地球儀,每轉一周,便引陣陣勁風隨其繞出環的軌跡。

    障子窗的橫條豎條躍現球面,轉得令眾人眼花撩亂。白球挪開一洞口,鯨魚隨著風緩慢游進球體,掌舵的玲不及將雲調轉,雲朵便被淒飆颳入了布帛圓球。

    「你們這幫臭皮匠淨出包!我不坐了,不坐了......」

    芽羽生怕遭甩出藍雲。球內的彎道刻劃滿橫線縱線,三位乘客同狹長的格子疾行,白鯨在前,牠壯碩體型形成的淺影貼合格柵布幕,如浪如泡,飛浮而去。

    望著鯨魚昂起的尾部,玲苦中作樂道:「這貨肚裡存的龍涎香取之不竭,我們捕了牠,賣龍涎香發財如何?」

    「你剖開牠肚子之前,我就會先剖你的肚子,看看肚腸是不是黑的!江湖術士,你還有心耍嘴皮子?出了交通事故,我摔成肉泥,我請閻王也搗你做肉泥!」

    芽羽暗誦佛號,一路顛簸,這兒衝,那兒急降,腦殼兒昏昏脹脹,「暈機」了。

    「森永同學、芽羽小姐,不要這樣啦,是我不好......」

    圓香卻點燃芽羽的怒火。「對,妳該反省,反省自己的無用!妳可能幹了,一匹布把我們全包困著。噢,我沒講到精華,妳那支剩半截的寶劍保衛不了我們哦!」

    「不用劍不就得了。」圓香由包包一抽,將連著銀盆的鐵桿插進雲隙--那鐵桿,經由旋轉可分離為三段,她取的是最上端的一段,其餘兩段猶收納著。

    蓬軟的雲攀著鐵桿,重塑成長柄方向盤,騰移至雲頭。圓香抓附圓盤,玲欲攔她,他腳踏的雲叛逆地輸送他向後排,玲和芽羽同樣緘默,膝蓋疲軟,乾坐了事。

    圓香轉了盤,藍雲穿入右方岔路,她全心全意驅著雲,後座的異形倆靜觀布匹格紋變化,覺得屁股坐著的是輛超跑。

    俄而側邊有長方形開口,圓香駕雲由此飛離,留白鯨獨自兜轉。

    芽羽驚叫道:「彩瀨圓香!妳想殺人,我想活命啊......」

    森永玲若有所思,圓香曇花一現的舉措,不尋常到了極致。比他們仨低的空際,二道身影相對著挺立。是福本與阿七,他們抵達戰地了。

    香魚,身纏絳紫飄帶,微微張嘴,舌上安然擺著阿七遺落的祖母綠。福本、阿七二者大動干戈,拳腿相接,香魚隨從伶俐地下潛至下風處,口銜晶石,運來給阿七。

    「失而復得,福本,幸虧我的魚反應得快,再遲一步,我怕你承擔不起。」香魚任務告捷,阿七揮揮手,牠的胡瓜形身軀「咻」地淡出。

    外人看來這是場無意義的戰鬥,連阿七的老師也不贊同他。阿七背地打著算盤,只要魚怪繼續交相捆繞,福本是沒法幹番事業的,每次過招消耗福本的體能,福本變一條魚,狀態就下跌一層;直到福本不能再變了,勝利唾手可得。

    此法的優勢,在於讓福本積蘊的幻想逐批宣洩,若草草將其擊昏後安頓,無意識中福本的異力許會累積成巨型、更難以對付的怪物。

    「跟假阿七比劃了幾劍,他的能力是強奪對手的招式,將威力乘以倍數奉還,亦可勝任模仿對手兵器,例如野獸。阿七今兒個呼叫的魚怪,卻久久未與福本的魚分出高下,莫非那假阿七是虛張聲勢?還是,假的阿七才能放大攻擊,而本尊應敵的方法僅限模仿......」

    玲的腦瓜兒輸進新一輪的觀點,本想拉住芽羽,但芽羽道時間是金,磨磨蹭蹭的反失了先機。祥雲風馳而過,切入灰雲襯底的天空。福本一抬首,他二妹、同學阿玲和二愣子彩瀨圓香,全站在雲獨木舟上。「芽羽?你們怎麼......」

    芽羽靜心,雙手間氣流匯合成一鱔魚,那鱔魚帶茜紅斑紋,卻長出四條細腿。「別固執在魚身上了,哥,這給你!」她拋下鱔魚,福本伸手欲接,阿七反手吸走魚。「哼,四不像,何足為懼。」

    藍雲離去。

    「哥,你一定要贏他!」熱血沸騰的音羽嘶喊道。

    福本領悟了芽羽寄寓魚身的提示,趁阿七無暇鞏固群魚,先以食指令一條肺魚的上身掙脫,再藉意志喚了五條肺魚,全數與半脫困的肺魚合體。那魚頭生長出光亮的鹿角、威風的鬃毛,鼻帶著嘴拉伸,又長獠牙,兩道卷鬚盪悠悠的。

    魚身子愈拖愈長、愈長愈粗,黑鱗彷彿被清走了濁氣,換了身紅豔豔霓裳;鷹爪一撥,軟尾一舞,應聲脫離魚牢,牠羽化成了蛟龍,剎時,紅光普照。

    他尋思七百貨會議室,阿七滿手粉珠砲彈,劈啪彈得震天雷響,叮咚亂砸,讓千理府先生這等高手避之不及,他自己更是苦主。既然阿七能變個越橘模樣砲彈,他,福本何嘗不能?且讓他依樣畫葫蘆,即使不挫敗阿七也要打得阿七跪地求饒。

    福本轉念,複製別人武學貌似有點不道德,可阿七用模仿術痛宰過他與千理府,他還擊,理直氣壯。

    響板龍嘴吐出顆破布子,福本心底讚道:「成了。」

    「準備好了嗎?」

    光夫似幻似真的身影,又在阿七耳旁飛騰著。「照我跟你說的。」導師敬愛的臉龐,掃蕩了阿七的迷惘。

    火鍋餐會後,光夫授予阿七一本線裝圖譜,圖譜年代久遠。「我來給你的筆加些墨水。」書本過手,光夫老師笑瞇了眼說道。阿七閉關於書房,點檯燈,徹夜苦讀。此書記載了各種類別的龍,或倨傲吐霧,或盤據山頭,或呼引浪潮。阿七將龍形記入腦海,反覆想像,運用異力造神怪時,書上所繪能成為範本。

    不湊巧,福本看到了影像版光夫,積怨如山洪爆發。「這哪招?你給阿七出什麼主意啊,老賊!受死!」

    龍口吐的果實噴向光夫的透明全影,飛達前,阿七兩根手指一箝,竟夾住了破布子。

    「福本,你敢。」七的表情在顫,即便深知光夫是幻影,不可能為彈藥所傷,他守護老師的責任感仍驅使他阻擋凶器。

    光夫睜大眼。排練禦敵情況時,阿七總是以手中黑洞承接飛行物,這回徒手接「子彈」,說明膽量提升了。「哎喲,生死一瞬。小子,好好打仗!」左拐作閃躲樣的光夫,消失無蹤。

    紅龍的長鞭軀幹攪著魚陣,眾魚七顛八倒,龍鑿出一道道曲流,將魚分作兩座河岸。異力要臨摹神龍,難度甚於魚隻,因那是傳說生物,令其由抽象轉為具體,又無從參考活物。芽羽默禱戰略奏效。

    五魚合一,福本意在以量制勝,龍旋風式鑽破防線挺進。阿七吸氣,剎那雲霧飄捲,銘刻腦子的圖畫被他單掌轉換出來,正是赤紅的龍,儀態絲毫不遜於福本的,幸好有預習。

    「你變了龍又怎樣?還不是假貨!」

    福本憤怒至極,阿七模仿成癮,連飛龍亦難逃毒手,臨陣悟的新招,竟敢臉不紅氣不喘地奪去。龍口大敞,十顆二十顆破布子彈擺出陣仗,以阿七為標靶,當頭亂砸,孰料阿七面前張開了與破布子相當數量的洞,一顆破布子入一個洞,破布子進洞,好似蓮子回歸蓮蓬;只一眨眼,福本的彈藥全無--被阿七收了。

    烏雲籠蓋四野。兩頭龍相見,各自升高,龍嘴吐出水柱,水柱運著金魚。阿七道了聲:「花俏!」便扔三枚琥珀珠,圓珠穿透福本的龍的脖子,龍整隻倒下、爆炸、砰。

    「我閃得夠快了。」福本滿意於肺魚帶他避險的速度,自己毫髮未傷,一看,踩穩的卻非肺魚,而是......龍。

    龍身迅猛如電,宛若拋投出的標槍,平平地後退,龍鱗外滾湧著滔滔雲氣,粉紫相摻,蜷曲的雲絲染了多彩的一撇、兩撇,真個龍騰魚躍、雲舒霞捲的好即景。

    福本半面愁半面憂,心情是高速公路連環車禍--不忍卒睹,他經過了愈掉愈深的歷程,尤在他士氣如虹、即將為妹除害之際,老天降了一記大鐵鎚,非捶得他落地不可。

    秋刀魚撥雲而至,頭尖頂著福本,他抓一條,拋一條,才擺平秋刀魚伏兵,便又來了鉸口鯊,迎頭欲以牠的鼻子撞落福本。

    福本情急拋棄赤龍,上方有魚,貿然飛高,魚一隻推身體一次,根本還沒平衡就急墜了。他攀上鉸口鯊的背,吹指哨,肺魚搖擺尾巴接應,福本一跨,騎穩肺魚。

    他折手指,阿七所變的魚的種類超乎預估,阿七的拿手活絕不是幻化魚,前後卻變了七、八種,並且運用自如。

    據千理府之言,思維動得夠快才能達此境界;福本若處於最佳狀態,自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到達七八種魚的層級,好像也不必歷經千理府那嚴謹的想像過程。或者,他在睡夢中,異力稀哩呼嚕由雙手亂竄,異力自己組合,變的魚種,無窮無盡。

    然而,不完全發揮的異力,只准許福本轉化形體單純的魚,異力支持不了他轉化出三種以上的魚兵。福本試著做隻斑紋鬚鯊,但力量剛凝聚成魚的外型就潰散了。

    雲隙,小丑魚鑽進鑽出,蹦跳、彈躍;連斑斕的海龜也爬下晃晃腦袋。阿七變的魚,以及龍,顯示了每項「武器」的威力,其實比福本的來得強;他沒把魚吸進手掌,自然沒用到反射並增強異力的功能,也就是說,那魚力量有飛躍性的提升,是由於阿七本身的異力較豐沛所致。

    阿七保密了他的策略,雙掌移雲換霧,這條緩兵之計,令雙方兵力看似均等。站在第一現場的芽羽,將她兄長與阿七打平的景況告知玲,從而導致玲誤判情勢讓芽羽送魚,反使阿七捉住空隙,逆轉勝負,阿七順道揭露了實力的差距。

    從一腳踩著龍的那刻,福本如墜五里霧中,腦裡約略有個底--阿七到了雙龍對決的時間點,才將功力無保留地展現。魚的速度、雲的力道,不同以往。
「福本家的大兒子,這場熱帶淺海實境秀,你可要看好喔。」阿七精神抖擻的聲音,直直地穿進福本耳朵。

    福本緊扶魚背,忽然卻步,難道自己悟得馭龍術純屬僥倖?他停留在僅能造魚的階段,阿七卻連烏龜都拿得出手......。他抱著頭,狂烈地吼嚎起來,如有道穿心雷激發頭部痛覺神經。兩個壓制他的異力、阻斷思想與異力連結的土偶,正在他腦子裡興風作浪。

    一時半刻,翱翔的飛魚、奇豔的蝴蝶魚,鰻魚、金目鯛、月光魚......等,忽都隱形了,隔五秒再復原,牠們縟麗的身影閃爍不定,福本不知該怎麼閃,怎麼躲。

    話說祥雲上的三人深感生命安全之寶貴,識相地逃離暴風圈。玲不曉得自己和芽羽害慘了福本,計畫回去假日市集,他向來自愛,絕不隨意捲入他人的私鬥。彩瀨嘛......天空裡她認不得路,玲說他們跟丟了,多繞它個幾圈意思意思一下,完美。

    有條月光魚,頭昏昏腦暈暈,搖搖晃晃,朝著雲猛撞。芽羽慌道:「怎麼還有魚啊?不是被我哥制服了嗎?」

    「尚未較出輸贏。只能往這方面推論了。」玲道。他和芽羽交換,重抵舵手的位置,令雲升高讓道給月光魚,不料,蝰魚隨後而至,磨著尖牙,彗星般沿斜直線飛下。玲掌根壓著雲,催它快馬加鞭,藍雲與蝰魚競速,連帶颳起勁風,魚鍥而不捨的,間隔也越顯狹小。

    「嘿!我們還沒救音羽......」

    雲朵打散灰雲路障,起起伏伏、顛顛盪盪,玲擰著雲頭嵌的那截空火炬,硬是將雲導正,朝向雲海的漏洞飛騰去,意欲迫降。

    福本跨坐弓形背脊,眼眸黯然,除了手掌撫摸到的冷鱗尚可給他實在的感覺,提醒他還騎著魚,空中浮飄的有圓有扁的大魚,他幾乎看不見更無從閃避。可憎的小土偶凍結他的法力,一併廢了他對異力怪獸的視覺。

    他的肩膀屢屢被擦撞,肯定是魚怪了。被不知名的魚左推一下、右挑一下,真似顆曲棍球。

    「你的時限已至。」阿七音如洪鐘,聲聲催人。七沉了丹田,推送單掌,緋紅骨幹突破土壤抽高,越分越細,越聚越密,樹枝尖端捅穿肺魚肚皮,牠們一隻隻驚恐地空懸著。

    殘暴野蠻的珊瑚串著一樹鮮魚,缺口滴血,血淌骨枝。福本掃視這景況,他傾心的魚喪了命在支支椎刺上,稍定神......不對,那好像是他的家人啊。

    鰹助、鮨造、鮭子、阿爹、阿娘......他整個親族,腹背受劍,血腥地懸掛於珊瑚劍山。福本腦海閃過公雞摯友,遭屠夫凌遲致死的畫面。他比對,他的、他的家人不能是待宰羊羔,他已丟失得無東西可給出去了。

    他的保護欲被激起、他必須轉守為攻。福本估準時機,視力一瞬恢復,掂量魚身與魚身間的狹縫,跳下肺魚,潛近阿七。

    南河原寺,對抗異形的民間組織,裡頭的沙彌教過他結手印。那手印,其實是畫符號,算不上道地。他靠著畫卍字符,使怪物爆破,依此類推,它亦能殺傷阿七。

    福本兩腳如野兔撲躍,瞄著阿七鎖骨竭力畫出「卍」。本要炸他個屍骨無存,豈知阿七提手,指尖龍飛鳳舞揮毫,無一筆重複。

    「唉,想拿卍符打擊我,你真可愛啊,福本。這卍符,不說你不知道,研製它的開山老祖是彩瀨家。」

    福本雙眼呆楞。是他想的那個彩瀨?

    赭紅線條彎彎折折、交錯盤繞,圖形完成。「這個呢,叫吉祥結,可視為『卍』的進階版。」阿七的吉祥結就緒,濃霧群至,膠結成堅硬質料,竟變做一個放乾果零嘴的喜氣托盤,而吉祥結化為盤面的螺鈿圖騰。卍符碰了盤子,盡散作香灰。





補充說明,吉祥結又叫盤長,是佛教的圖騰之一。


前面出現的障子窗就是日式傳統紙窗,模樣有如經緯線。螺鈿(ㄉ一ㄢˋ)則是一種裝飾漆器的技法,意思是將貝殼鑲嵌在器皿的表面。



81 種瓜得瓜,那......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魚與魚之間的戰鬥,不知道為什麼也聯想到人與人之間的鬥爭,干擾這部分讓我也想到在勢均力敵的當下,人們也不會輕舉妄動發動攻擊。
吉祥節啊....學到了一課,謝謝komi~(人*´v`)(但芽羽給人的感覺挺尖銳的,也許長大後會和緩一些吧
2021-07-24 12:10:44
Komi
不客氣~其實音羽和芽羽的個性都滿凶悍的。總之戰術百百種,阿七在拖福本的時間,所以一直跟他糾纏。
2021-07-24 12:24:35
大漠倉鼠
雙魚勢均力敵的互鬥很精彩呢~
2021-07-24 12:30:08
Komi
謝謝倉鼠喜歡~魚的打鬥花了我不少心思
2021-07-24 12:57: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