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小說】明夢啟示錄< 81-1 一舉收網 >

Komi | 2021-07-17 10:10:49 | 巴幣 48 | 人氣 170




前情提要: 66話69話


跑過去,

跑過去......

喝光了江海湖澤後,

夸父們才想起沒留隔日糧,

火紅的太陽卻遠在天邊。




    說姓名不重要吧,地位顯赫的人叫頭銜還順口,留下的僅有頭銜;說姓名重要吧,沒姓名,刻墓碑的師傅可傷腦筋了。當姓名勾搭上頭銜,分兩種情形:感覺是他應得的,或出人意表的。美生奈七海明顯屬於後者。

    「一個異形當討伐者?阿七,你抱討伐者的大腿抱得太故意了。」福本暗諷阿七是馬屁精,異形與討伐者世代相爭,卻為了搏討伐者歡心捨棄自尊。再說,哪有討伐者部隊接納異形的道理?怕不是一登門表達加入大家庭的意願,先被受理機關活逮,關進異形牢獄。

    阿七敞開皮革證件夾,給福本看個詳細。「原廠認證,福本。討伐者證。」福本驚惶了,不一會兒顯露無解的表情,憤怒從中而生。「好孩子建設公司總得招募一點會用異力的人,否則多吃虧啊!扛著槍砲彈藥又非長久之計,於是有了我們,異形生力軍。」

    福本喝道:「放屁!討伐者?你才幾歲?」

    「今年十四。我有特殊許可的。自嘆弗如嗎?」

    只大一歲,竟敢囂張無度。福本咬牙再運水帶,此法乃是他根據千理府先生的口授而體悟的。他倆受困七百貨頂層之際,千理府開示,異力是將幻想實體化的神奇魔力,操縱異力的人所能變出的,不僅限於同種事物;依此邏輯,福本應該可嘗試變化魚以外的事物。福本想到水流,空中便自然而然形塑條清水紐帶。

    他全力趕赴七百貨,雙足莫名增加了飛行能力,沿路擺尾的巨魚,牠們那像是摶泥捏成的鱗與肉,烙印福本眼底。換句話說,他再次能夠看見異力怪物了。

    福本和千理府屢遭阿七攔截,是否表示阿七志在捉拿他倆,回去好孩子公司交差、領賞?

    音羽親耳聽了阿七自曝身分,內心對他行為的動機頓有多重判釋。阿七看管過魚怪,為魚的身體沖水......她漸漸不能招架有如凶猛的浪濤一般翻騰而來的資訊,老天,她天真地把她的第二生命--異形魚,交由她自以為信得過的人手上,底細不就全暴露給對方了?他,阿七是討伐者,伺機接近她這異形。時隔多年,突現於她面前,表示欲與她交好,美其名為「愛」,可能都是手段,為奪得魚的齷齪手段。

    她尖聲道:「阿七,你騙我!你這無良之輩!哥,打贏他,打贏阿七,讓他嚐嚐教訓的滋味!」

    「好,哥哥替妳討公道!」福本若里志反手抓起空氣,再造一條清水紐帶,紐帶柔中帶剛,彎折作座座山頭,連綿不休繞進阿七守備的半徑。阿七只一跳,將手伸平,清水帶子受到內功推移似的,拉直不再靠近阿七。

    「哎,感情歸感情,事業歸事業。音羽,我跟妳談戀愛時,那魚是附加的......」阿七身側平攤的紐帶上緣,冒出小人偶、日輪、牲畜等樣貌的浮雕,如佛寺欄楯。福本驚覺水逐漸浸染粉紅,主控權落到阿七手中,他吃力地與阿七搶著綾帶。「縱然運使異力造怪物是違法的,但我們由於業務需求,可以免責。會議室裡招待不周,沒以真身面見你,我加倍奉還。而且,我的異力不限額度。」

    片晌,一桃紅鱗鯉魚急速向福本衝撞,福本空中翻個筋斗,迴避肥魚,未料他的足弓欲回蹬,魚趁其不備,大搖大擺直取。福本忙舉掌凝聚清水,魚頭受到水碰擊,而後退離了福本一寸遠。他是既愕然又嗔怒,阿七這三腳貓,也配搬演鯉魚......魚的神態,確實與他妹妹製作的相仿。

    阿七在替音羽滌洗鯉魚怪物之時,就已掌握了牠們的構造。以異力製造怪物的第一要素,即是腦海有完整的怪物影像。作為異形中的佼佼者,阿七能將影像即時轉化為物體,通常異形得等待異力凝成預定的形體,但他不需苦站。

    保險起見,他以精油瓶做試驗,阿七一步步引導音羽,令她把瓶子想像成魚,空間充滿的異力隨之纏繞瓶身;兩隻魚,一紅一黃,恰巧給阿七參考--畢竟初次挑戰變化魚類,累積的樣本數愈多,他變的怪物愈貼近原作。

    音羽外表雖是粗線條,可她絕不輕易向外人展示鯉魚飛起騰躍的姿勢,憑藉此策,阿七方能親睹並仿製魚兒游曳,且入木三分。

    福本號令水帶縛住粉紅鯉魚的肚腹,穩固底盤,一拉,魚毅力驚人,綾帶繞的圈反倒解鬆,使牠脫困。福本化條肺魚應急,肺魚和鯉魚相接,兩張嘴互相啃咬。阿七道:「喲,康復的狀況挺不錯嘛,魚男福本,都做回你的老本行了。但是,你可別志得意滿。」

    兩魚纏鬥得不分伯仲,為避免被殃及,福本連連後退。他的左肩胛忽掃到硬物,少頃,觸發八、九個飛碟狀漩渦開啟,有金紅水墨斑點錦鯉依序出陣。

    「到了可不是?」

    較低處,炭黑的河魚成群結隊蜂擁成一股湧流,接續不斷往前增補,福本背後,十六方位皆有不同於自己捏塑的魚據守,猶如已游了一段。

    福本家的小漁工與美生奈七海串通,欺騙那名自以為是的大叔,大叔傻傻地將庫存的、音羽交待日後留著對付財閥的異形魚送往出山口。山口水潭正中有座大盂,不說,還真看不透這盂具備傳送生物跟無生物的功能,通道口便位於盂底。

    魚兵士被盂傳輸往吉倉中心街道,徘徊一日,全身淋了雨後,體格增強得十分健壯;牠們回應阿七的召集,皆俱到齊。

    手邊有從音羽那「借調」的魚、音羽姐妹合力造的倉庫裡的魚,再加阿七自己仿作的魚,執掌這三類魚,才夠應付福本這多變的傢伙--福本異力要澎湃起來,即使是阿七也回天乏術。

    福本極難連結「阿七」與「討伐者」兩者,阿七矢志除去千理府,這點倒千真萬確。
他越發找不著討伐者的可取之處。學期初,福本大力支持好孩子公司。他知禮、守法,隨同主流聲音譴責異形妨害社會安寧。

    可是,他所信奉的,和他是不上不下的異力使用者此一事實相互牴觸,福本順應天性、發揮才能造魚的欲望漸增。好孩子公司等於掐住他的氣管、奪走氧氣,福本厭棄任人擺布。

    他拔回的水帶內,肺魚呈現噴發的狀態暴湧而出,阿七的鯉魚移位合成弧牆補漏,牽制肺魚。比拼臂力當時,阿七自福本那扯得半截水紐帶,紐帶的裂口忽固化,連帶後面的轉成紫緞帶。「我聽了你的事蹟,你曾擊敗絆,那個強悍的異形。肺魚棲身泥地,四年不吃不喝,也許死,也許雨季來臨又是條好漢;但你,五年來既沒閉關,又沒什麼長進。」

    異力千變萬化,敵手會如何應用它,實難預測。阿七其實暗暗緊張,福本又操弄水帶,又使水帶承載魚隻;他想賭,賭福本因為他的激將露出馬腳,福本還不熟練。原本取自音羽之手的鯉魚群,底下的雲彩已消散,鯉魚怪的性質改變了。

    阿七掛念起魚,他不是主人,牠們若不受控,可會釀成無力挽回的災難。他抬起手,手指根部戴著的麻花編織環,牽著祖母綠吊墜,吊墜蓋著他掌心的黑洞,那雖可吸收異力,但要及時收回鯉魚還是太勉強了。

    佩戴石頭辟邪,一個古老但能給予心裡依靠的做法。

    「能量石,蘊藏太古以來地殼的搏動,吸納岩層變遷的記憶,待溫度、壓力合宜,就凝固成了結晶。礦物有疏通人經脈的功效之類的,姑且當作民俗解釋吧。能量能量,放射線的能量高,能量過量了,致命。不過,這是塊祖母綠,不是鐳,你大可放鬆戴著,鐳沉積在人體裡會讓骨骼病變,祖母綠嘛......我套用那些宣傳『能量石』、『幸運石』的翹楚下的註解,它能夠安定心神。」

    阿七的精神導師的餽贈,祖母綠,親手交予他那天,七的心情直衝雲霄,自己備受崇敬的偶像重視,他的喜悅竟足以令他忽略兩手被「開掘」出的黑洞--用架設定點的手術刀切割的兩個洞,同時能吸取與反射異力,是人體實驗成功的首例。

    鯉魚......他不求音羽諒解,只盼她理解用意。

    龍鯉夾著肺魚貼身游移,頭接尾、鰭接鰭,牢固的陣形把肺魚定於內中。福本左手欲解救肺魚,指尖彷若附著隱形絲線,牠駝著的背被提高一丁點;福本右手半開釋放水泉,水泉末稍有一肺魚直向阿七俯衝,怎料阿七面前展開張黃紙,魚頭輕碰紙竟像被黏住。牠抽動,卻整身沾黏黃紙,捲成活脫脫的德國螺旋香腸。

    肺魚奮力突進只在紙上拉出凹陷,紙朝內包覆魚,阿七掌處的紫緞帶飛立起,綑綁黃油紙。紙面伊始可見圓頭戳弄的形狀,七一凝定力氣,頑強的動物便絕了氣。

    福本匆匆收功,力道後勁之猛烈震盪他前半截手臂,銳利的痛由關節傳達,他暗思道若施力不當,不只是拉傷肌腱,那餘勁能使骨頭脫臼。

    盤伺的花錦鯉,五彩墨斑仿朵朵的浮萍游轉,企圖卡死福本左手導引的魚將士。池魚滑溜的背肉眼可辨,擠成團坨擦身打架。

    當前光景是某幫魚爭著活,對照旱季卻困於狹窄漥洞的魚,一隻隻乾燥的背脊顫巍巍的景貌,牽動他這愛魚人士的惻隱之心。福本誓言搶救他的魚兄弟,以解燃眉之急。先提,再提,再提,進不去出不來。

    既然戰場是七百貨,該時段按理是顧客來訪的尖峰期,他倆以外的人聲、殘影,福本卻沒捕獲。

    「我早早疏散了人群,專為你我挪了座格鬥場。七百貨依傍海而建,一側坡較緩,一側較陡,後面連接著廣闊平臺,你能無後顧之憂地跟我打的原因,是由於我們在平臺。莫忘百貨本體位處海崖,飛得太高、太遠,小心有落海危機。」

    阿七本就計畫將福本引至地盤,再撒網關住他。今日福本送上門,如有神助。

    細聽阿七的警告,福本省悟剎那,與眾肺魚鼻尖攀升的身子,又誤觸不明物--堅韌如脹飽的氣球,竟是冰白漩渦。福本遭捲入,天空開敞一洞,他掉出來。

    他預想自己臨著的,是青金藍的廣袤大海,萬千風浪吟嘯待命要撲噬他,現況來個急轉彎,大海變岩地,他將投入熟悉的陸域的懷抱。福本眼神右飄,鯉魚以多欺少肺魚的兵陣卻已跳到數尺之外。「你把我扔來這,死阿七--!」

    「為什麼不直接轉移到海去?」成熟男性的問話聲,如叩耳膜。

    能量可轉換成光和熱,而聲波是傳遞能量的方式,那麼,他接收的,不過是能量不同的表現形態。他仰目而視,依經驗僅會有音訊受傳輸,這次映現的,竟是近乎不透明的、還原度高的影像。

    他老師彩瀨光夫戰中若欲傳訊,必用口傳,分秒不差直達雙耳,今日進化為影音同步。訊息的發送端、老師的背後,是否聯繫著恆河沙數的能量?

    黑西裝、紅領帶,剪裁俐落的長褲。光夫交叉著兩臂。「福本若里志的魚並沒有進駐海的上空,守備空虛,你轉移他過去還比較省時。」

    阿七不由得推演,福本自天間的洞急速墜落,身體底面朝著湛藍泛黑的海洋,尖喊代替全部言詞。景外,音羽聲聲斷腸地淚訴著:「哥!阿七,你有必要害我哥哥的性命嗎?」海裡有五艘好孩子公司的潛水艇守候,福本墜海,隨艇人員即刻進行處置。

    而實際情形,福本於錯落排列的漩渦間穿梭,剛剛不明所以從渦洞飛出,又被另個吸納進,他像乒乓球四處彈,吸力牽拽身與背,真想簡要地形容的話--這整骨工程整得太過頭了。

    旁觀的音羽叫罵道:「沒天理,他這樣對待你!阿七,我哥要是因你送命,我第一個找你拿性命賠......」

    「老師,我想最小化跟音羽的衝突。」阿七內心平和。

    飄著的光夫,姿態忽左忽右,兩腳彷彿套著溜冰鞋。「為了顧及你在意的人,時間拖延得更久,不僅空耗體力,亦會給戰局插入不可預知的變數。」

    「我控制得了,隨機應變就是。」阿七粗略盯著來回飛射的福本,那簡直可譬喻為流星。

    「我不鼓勵江心補漏。」光夫否定他道。炯亮眼神探著的平臺,似真有一水波寧和的江流,平靜駛著的烏篷船乍時傾斜,整艘隱沒進江水。

    「機會教育你一下,阿七。就算用草料和木板填補漏洞,結構已不是最初的了,防護效果大打折扣,水照滲不誤。趁早防治吧,等漏洞擴張、情勢宣告危急再補救,你的佈局就付諸東流了。」

    師徒周遭的背景漫進闃黑,當光夫提起船的比喻,船沉落,他倆好似也下沉至江底,可這不是江是黢黑的虛擬海水,蝴蝶魚悠然游過。闃黑裡唯獨一圓形視窗放著微光,其內映著福本飛馳的側身。「我會盡力走向顧全雙方的選項。」

    「哼,選項......有是有,可就你的條件而言,想解鎖那條路也是艱辛。」

    光夫的全像暫且隱藏。傳送門間福本體認到須先擊毀一扇門,撥開空隙,掌緣水帶增寬,化為拳頭重捶門框。這門和其他門略有不同,它的門框較厚,孔隙窄上許多。

    他來回爬升、驟降、爬升......的循環,無論頭朝下俯衝,抑或往上直進,這扇銅錢外型的門總在偏僻的一方。吸力不足的瑕疵品,福本想,轉機來了,他自身躍進某扇不常接觸的門,出來時顯示他的嗅覺靈敏,右手邊即是銅錢門。

    門框不具傳送功能,福本設門框為箭靶,拳頭瞄門框--此巨物,水不像水,拳頭不像拳頭,夾攜萬鈞之力,捶得門框乃至傳送門整體屢冒電絲,土崩瓦解。

    「阿七,你害得我腦充血--」






81 種瓜得瓜,那......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對音羽來說,這次小七的行為傷透了她的心,雖然知道他不是正人君子,不過深愛音羽的他為什麼會這麼做讓人摸不透...(小七的魅力被降低了不少,也許是阿光先生的光很耀眼w
2021-07-17 13:23:28
Komi
具體的原因後面會提到,不過他想先擋住福本是真的,畢竟福本會用異力,是好孩子建設公司與小七的敵人。
2021-07-17 13:29:57
大漠倉鼠
夸父的故事結局是夸父找來后羿(X
2021-07-18 07:45:58
Komi
送來定情物,皆大歡喜(X
2021-07-18 10:31:2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原來是速戰速決...謝謝指引(ˊ•‿•)
2021-07-31 12:39:09
Komi
不客氣~
2021-07-31 13:52: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