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小說】明夢啟示錄< 81-3 海神職涯苦短 >

Komi | 2021-07-31 09:43:53 | 巴幣 46 | 人氣 142







    阿七隨手一揮,收起托盤--真是世間至奇至怪之事,托盤被抹除了。

    沙彌的咒符,不是拿來驅趕邪怪的嗎?同樣是抵禦怪物、抵禦異形,在阿七這裡卻失效了。是,鐵定是的,彩瀨光夫教了阿七反制卍符的方法。

    如果異形是惡鬼修羅,永世不得超生,那阿七這般玩弄人心的怪物,為什麼有資格成為討伐者,主持正義......。阿七代表正派出戰,不必受罰;他挺身袒護妹妹,卻得背負罪名。

    嗔恚的毒焰轟地急竄,燒著福本身心,他被擺了一道,討伐者就是至善,異形就是極惡,結果居然有異形打破規矩,所謂公理、正義,不過虛言妄語。他還信以為真,卻沒想到善惡涇渭分明,是世界故意呈現給他的假象,他投射了錯誤的期待。

    世界矇騙了他,讚揚著良善信條的他,原來活在虛幻泡影之中。

    「我很好騙,是嗎?」福本喉嚨深處發抖。

    爸媽許諾過會對狗狗不離不棄,光夫講說頭腦裡植入小人偶對他身體有助益;愛犬因為他們在賭氣延誤病情,光夫更搞得他腦門欲裂。一次兩次三次,身邊的人說謊成性,偏偏他個性憨厚樸實,鼻子被牽著走。

    「誰騙你了?你不要輸不起就口不擇言!」阿七喊道。

    「你,你少囉嗦。」福本如同喝醉,眼珠胡亂瀏覽,視線對上魚群下方站著的音羽,手指著她道:「妳、妳竟敢模仿我的魚,妳偷我靈感、偷我的法術,妳當自己是誰!」

    福本若里志錯認音羽為阿七,右手噴騰道道光絲,光絲捲纏成束,鯉魚薙刀再現塵寰。刀柄佈滿海綿狀凹洞,這缺一角,那欠一塊。福本曾用這把薙刀打退絆,似乎是力量不完整的緣故,使薙刀不成形,握柄呈現玳瑁色。他丟出刀,刀尖正好抵住那隻海龜的龜殼,斜斜地朝音羽拋射。

    「哥?怎麼回事,喂......」

    阿七乘著鯉魚搭建的飛毯,甩紫緞帶捆音羽的腰,拉上魚毯,公主抱她入懷中。「福本若里志,有你這樣對待親妹妹的哥哥嗎?」阿七發自內心憤怒。這福本認不得妹妹,理智果然斷線了。

    音羽驚慌失措,說:「你幹嘛呀,阿七?多此一舉!救了我,我就會原諒你嗎?放我下來......」

    薙刀迅雷般直墜地面,可憐的烏龜被推著往下飛馳,最終胸甲撞到七百貨門牆與土地的接縫。

    牆腳泛起芋頭紫的霧幕,絲絲交融成巨流,它像一坨鮮奶油、太妃糖醬,黏黏稠稠,漸漸合併為人形,雕塑出健壯的體格。一個十公尺高的巨人,方頭、長耳,生有八臂,跨離門牆,腳掌步步移動,土石震盪。

    百貨地下室的平台,吸收了各挑戰者的異力,接著儲存,作為備用武器。只要建築外部遭受異形攻擊,就會啟動防禦機制,排出儲存的異力。「刀打到巨人守衛,算你走運,福本。」阿七心想。

    細細長長的紅橘異力束飛快旋轉成小風暴,異力相聚,包纏福本下半身。這團糾結的異力被窩陸續浮出半月鱗片與扁尾鰭,他宛若套上人魚尾巴,風暴旋臂閃著雷電,福本雙眼放白光,吼嘯著。

    再說急降的飛機雲,終於碰了地,分作三陣散去。另二人尚在討論此地是何處以及怎麼和音羽會合。圓香取回空火炬,碎步探索著,瞧見一塑膠袋平放磚地,想說舉手之勞,撿起它找垃圾桶丟。

    「這裡真的很髒呢,香子。」

    瘦高男人自背後出現,接走了塑膠袋。

    是她爹。

    「喔,我認得,那男生是妳朋友,想必女孩子也是吧?」

    光夫掃視玲與芽羽,兩人臉孔皆掛著驚愕,腳步定住。

    「爸,我的卷經幡捲成一顆球了!有頭鯨魚困在球裡......」

    「別急。正常現象。」光夫折著拇指,手掌平推,豎掌,四指逆時針一轉,天頂懸浮的球體越縮越小,小得由於白鯨的體積,無法再縮,球傳出「嗚嗚」的風浪聲,最後一聲洩了氣的「嘶--」,球扁掉,掉回地上,還原成布匹,橫跨他的前臂披著。

    「『包覆法』,討伐者的基本技能之一。怪物進了球體,就像蒼蠅誤入豬籠草,球體內壁分解怪物後,自行回復。牠已經被消化了,妳看。」光夫攤開布條讓圓香確認,白鯨果真不在了。他捲著布,將邊角順得整整齊齊。

    福本若里志哀鳴不止,齒縫沁出白電,開了又合,似在咕囔。「你們這群不識好歹的暴徒!我是海神......」

    紫色巨人伸長手臂,左手托著他頭,右手攥住拖著條雲絲的魚尾,一拔,福本即被拉出魚尾形異力團。巨掌捧著福本輕輕放下,阿七抬起福本兩腋,半拖半扛地移他回平地,福本全身的重量傾倒在阿七身上,顏面仰天。七扶福本上戶外座椅,固定他手腳。「異力侵蝕的幸好只是局部。如若放任他在市中心亂闖,這傢伙早就全身魚化了--變成、變成魚頭人身的怪胎。」

    老爺車直抵七百貨廣場,車門甫開,焦心的芽羽步伐似風,見了音羽,一個箭步過去抱緊她。「姐!哥哥他......他好嗎?」

    「做了心肺復甦術。來了挺多人。芽羽,我、我不叫魚怪來的話,哥就不會出事。我不要他死掉......」音羽邊說邊落淚。

     芽羽讓音羽趴著她肩膀,音羽抽抽噎噎,淚水很快浸溼芽羽肩頭的衣服布料。森永玲借手帕給芽羽,並自告奮勇幫忙通知福本的家人。

    黑衣警察到場蒐證,拍攝鯉魚怪物。異形肆虐,他們依照程序出面關切,阿七則向準備接續處理魚怪的討伐者簡單描述情況。福本忽暈忽醒,後來真的昏迷了,經過急救,由醫護人員擔進救護車。

    光夫牽著女兒,跟阿七閒聊幾句。「看吧,我叫你爭取時間,你偏要按自己意思辦事,福本家大哥的命不保,你和那女孩的感情勢必告吹。」

    「老師,這是福本的問題!當初您在他腦子放小人,壓制他異力,就是告誡他別再亂變怪物的意思,他簡直是那種冥頑不靈的病患,傷口縫好了,卻硬是要做劇烈運動......責任不該由我承擔,該檢討的是福本!」

    「好,等福本醒了,你找他理論去。」光夫的臉平靜無波。「我挺想見證的,你所謂兼顧愛情、事業的權宜之計,可以運作多久。啊,你也不必自責啦,我知道你在悔過。」他拍了拍阿七的肩表示打氣。

    老婦錦江頂著頭花白的蓬髮,天色漸晚,地平線蔓延著蓮蓉黃的霞光,魚怪的恐懼餘波盪漾,她走不了直線,踉踉蹌蹌,晃進廣場。「天啊,天,我可總算尋著你了!哈哈.......」錦江見了光夫的尊容,急切地想抓住光夫兩臂,竟「咚」地跪了下去。「老太太,您別這樣了,我不是天,只是普通人類。」光夫面露為難地拉她起身。

    「婆婆,我送您回家吧。」音羽整理了情緒,向錦江說。

    圓香道:「可是妳......」

    「沒差,有我父母在呢,他們會到病房照顧哥哥。我現在很難跟我哥待在同一個房間,我該回去了。」

    阿七像想起某事。「音羽,妳不用擔心啦,福本還沒滿十四歲,不會面臨刑責。」
搭著錦江單肩的音羽轉頭。

    「呃,阿七,我覺得我們暫時不要聯絡比較好。」音羽面如死灰,眼珠仍帶血絲。悲傷沖去她紅潤氣色,她無力回應阿七的熱情。阿七殷殷期盼的臉轉為落寞。

***

    光夫的車沿著道路南下,穿透夜晚街燈的柔波。城市下起了毛毛雨。後座的圓香思考羊皮紙上的圖像,大魚的尾巴與肚子都有頭緒了,唯獨不知魚頭的正確位置。她倚著車窗,電子燦光混雜著廉價油墨印刷圖片的牌樓群變換著色彩,車子開過她前天與音羽他們行經的那排食棧。小棧仍在高架鐵軌下,她數過一根一根柱子。「爸,前天那高架橋下,有好多魚形狀的異形。」

    「香子,有橋的地方就有異形,橋連接天涯海角,他們利用橋的路線網分布全國。但是,有橋的地方同時有著討伐者,異形和討伐者,搭不同班電車到定點後,就各憑本事。」

    雨線輕濺四面窗戶,凌亂的水滴,任性地在玻璃畫出彎曲鬆散的線,宛若海水細沫構成的波紋。雨聲仍躁,這輛車像浸泡進淺灘的水,試試水溫。水的流動,時間的流動,兩者本質裡有一丁點對應。光夫漫溯時間之海。

    一個瘦癯的男孩,孤零零地盯著同儕。這群頑童的雙手競相變出大怪獸,又叫又跳。那時異形跟討伐者的分際線還很曖昧,人只有會用異力和不會用異力的差別。

    「嘿,我能......」

    「喔!你這手腳慢半拍的小不點兒,拜託就別攪局了。你說,你會變什麼?」小胖弟別過身,讓他瞧瞧自己製造的大白鯊。

    男孩看看左手,又看右手,不知所措。經驗告訴他,他的異力又細又薄弱。

    「我懂了,他可以變烏龜,因為他就是烏龜啊!咿嘻嘻.......」

    男孩老是出糗。刺耳的笑聲使他更加封閉自我,變得卑微懦弱,畏縮不前。老師開導他道:「走得慢沒關係,早點出發,你就能和其他人同時抵達。」

    早點出發。對,早點預備就好。




下一集


替阿七默哀,嗯福本暴走在情理之中,只是咱們音羽心裡的陰影一時半刻散不走。接下來的劇情嘛,可能就比較玄幻一點,因為有引用古老神話(當然還在製作中)。



81 種瓜得瓜,那......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雖然阿光先生的計畫正式要他拖延,但這種突發狀況也很讓阿光先生苦惱吧ww
走得慢沒關係,只要提早準備就能與其他人一樣能抵達嗎...有種被療癒的感覺,一步步走上阿爾卑斯山山頂,大家一起享受美好的風景吧~(人 •͈ᴗ•͈)
2021-07-31 11:19:40
Komi
阿光沒有要讓阿七拖延啦,相反地,他想讓阿七速戰速決(詳見81-1話)總之最後能夠登上雪山之巔就好(阿光迎風而立)
2021-07-31 12:35:4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