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界戰爭第二部-47

健開皇帝 | 2021-06-15 22:44:43 | 巴幣 316 | 人氣 352

連載中異界戰爭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異界戰爭的第二部,講述著海盜傑克與寧靜洋戰爭的故事。

        同一時間,在卡瑪港口的講臺上。

        海巡的寧靜洋艦隊總司令與其他高層正在模擬總統將在數日後到場的歡迎儀式,當演練告一段落後總司令下了臺,大家從服務生那接過飲用水與毛巾,他從容地與旁人說說笑笑。

        這時那位提供飲水的服務生從帽簷下露出目光,身穿海巡的橘色制服,但是手腕上卻刺著十字神聖圖騰,他帶著自己手上的參毒飲用水與含毒毛巾走上前去想遞給司令官。

        本來,只要把這些交出去,目標就必死無疑。―――他絕不會、也不能錯失這一次的機會。

        正當他漫步朝著目標漸漸接近時,突然一道黑影從天而降,把他從場內給抓走了,過程無聲無息,甚至誰也沒能發現。

        而渾然不知的總司令還在找水與毛巾,這時李加珈主動給寧靜洋司令遞上了。

        「司令,這裡。」

        「喔!原來是盧先生的部下………呵呵,果然是美女呢。」

        「哪裡,司令過譽了。」李佳珈禮貌地笑了。

        雖然她本人這麼說,但是一身黑色的西裝加窄裙與黑絲襪高跟鞋,以上種種搭配她長直黑髮與苗條修長的身材,與李佳珈本人形成了一種文靜的美。這樣的她一個淡淡的微笑應該可以迷倒一票男性吧?

        不過,真實的她大概只有熟悉她的人才清楚。

        「司令,我還有急事,先離開了。」李佳珈禮貌地低頭告別,轉過身去,這時她眼中恢復了冷酷的一面。

        ……………

        「啊啊!」

        「啊什麼?你可是觸犯了國安法及資訊安全等嚴重法律。」葉建星毫不留情地把那位服務生甩在地上。

        這裡是一個毫無人煙的空巷,平時這裡就很冷清了,而如今所有人都去參加祭典了,這裡更不會有人來。

        為了避免引起騷動,葉建星使用了從筱燕教官那學來的麒麟門身法,電光一閃的瞬間將目標給擄走了。葉建星折了一下拳頭,發出咯咯聲。

        那位服務生連滾帶爬的站起來,從袖子中伸出袖劍。

        「喔喔!是刺客教條的武器嗎?」

        「哈哈哈!」

        葉建星熟練地從身後抽出伸縮警棍,一下敲掉了對方的袖劍,賞給對方臉部一個肘擊,再抬起膝蓋頂了對方的肚子。

        這些都是在訓練時期,筱燕教官親自教導葉建星的麒麟門武技。聽說神州大陸的麒麟門作為天元宗三大門派之一,與其他兩大門派不同,完全不靠法具,而是注重於武者的自行發功。

        也因此再結合了臺灣從舊世界學來的格鬥技,吃了這一連串後,對方也在一瞬間就被葉建星給擊敗。

        那個傢伙是刺客的同夥,他無力的倒在了地上。葉建星伸手將對方的領子拎起,說:「竄改排班表的是你對吧?在間諜中也只有你能做到。」

        潛入卡瑪島上的教會間諜不只是刺客一個人,這點盧政一早就預料到了。但是說要能夠做到潛入海巡分屬,並取得趁機竄改排班表的機會,那絕非是一般外國間諜能行的。

        「為什麼這麼做?你不是個臺灣人嗎?」葉建星質問。

        沒錯!眼前的這個人是在913事件中與全國一起穿越到異世界的臺灣民眾之一,是中華民國的國民。也因此,葉建星更不明白他協助教會的理由是什麼?

        「動手、動手啊!」這時,這個傢伙開始歇斯底里地大叫。而為了讓他安分點,葉建星在使出一記頭槌,直接撞在對方的鼻樑上。

        看著對方鼻青臉腫,葉建星說:「要知道,我們SPF和警察可不一樣,動用私刑在某些情況下也是受許可的。」

        「幹去死,我不會背叛主神!」

        「………那就沒辦法了。」葉建星舉起伸縮警棍,打算用暴力私刑打到這傢伙招出來。

        反正SPF在國內有著不受憲法約束的獨立執行能力,雖然被批評是黑箱,但為了國家的安全,這種必要之惡是無法避免的。

        正當警棍要揮下去時,李佳珈出現在巷子口。

        「還沒好嗎?」

        「才正要開始。」葉建星警棍還沒揮下去。他將那位間諜架起來,面對著李佳嘉,他抬起頭看見了這位美人。

        李佳珈雙手環抱在胸前,雙眼直釘著間諜。用一副顯得十分高傲並冰冷的語氣開口問道:「你知道我有方法讓你說吧?」

        「洗衣板、飛機場、平底鍋,胸長大點再來吧!」

        ………哇靠!這傢伙還真敢說啊!居然嘲笑她的胸部,難道不知道這會有什麼下場嗎?

        果然,李佳珈額頭上爆起青筋。怒火中燒的她直接抬腿一踢,黑色高跟鞋的鞋尖直接命中對方身為男人的弱點。接著就是超響亮的哀鳴聲,以及似乎什麼爆掉了的直觀感覺。

        ………那一下後應該碎了吧?―――葉建星這麼想著。

        「我還是少廢話了。」稍微冷靜下來的李佳珈拿出了她的專用SPF一級戰術魔杖,抵著因爆蛋而口吐白沫的間諜胸口。

        【觀心術!】在戰術魔杖的尖端發出光芒。

        透過了這個魔法,李佳珈能夠看見這位間諜的一小段人生或者說過去。但也只能看隨機的一小段而已,目前是他接受刺客的洗禮,加入刺客團的一幕。

        ………為什麼他會想加入教會的陣營?甚至反過來威脅自己的故鄉呢?―――李佳珈還不明白。

        就在這時,那個刺客好像要講解相關策略部分了,李佳珈集中注意。不過在這個時候,刺客卻拿出了在場每人各一杯的不明飲料?這個是?

        突然,四周變成了一片黑暗,李佳珈也回到了現實。

        「喂喂?這傢伙怎麼突然吐血死了啊?」當李佳珈施法後,葉建星突然發現這傢伙正在七竅出血。怎麼這麼突然,不一會兒就吐血而亡了。

        「會不會是妳的絕子絕孫踢威力太猛了?」

        「你白癡嗎,怎麼可能?」李佳珈擦拭掉了額頭上了冷汗。她說:「這傢伙事前喝了設計好的毒水,若是行動失敗就自我了斷,免得形跡敗露。」

        「所以,妳的魔法也沒轍了?」

        「我只能喚醒活人的記憶,死了就不行了。」李佳珈滿懷遺憾地收回魔杖。

        在這裡之前,他們已經提醒海巡署的官兵突擊同夥的巢穴,確認同夥被抓完了,但果然也都是些沒價值的棄子,什麼重要情報都沒有………果然有益的情報都集中在間諜團隊中心的教會刺客身上。

        目前在島上的間諜是全死了,但是我方也沒能得到什麼有用的高價性質情報。

        李建星放下間諜的遺體,說:「還是不知道他為何背叛?現在就只能看盧哥那邊順不順利了。」



        祭典外頭的人們正在放鞭炮,在教堂中,與鞭炮聲同時響起的是槍聲。

        手持PPSh-41衝鋒槍的盧政一持槍朝著刺客掃射,而刺客與其他聖城的傢伙們不同,他深知槍械的威力,所以識相地躲在柱子後。

        「這樣好嗎?你不是不是需要活捉我?」他亮出飛刀,

        「你不必擔心。」盧政一踏著教堂中的長板椅,繼續向對方射擊。

        而刺客透過敏捷的身法從石柱後繞過,盧政一連開了幾槍,同時刺客丟來飛刀,飛刀與子彈在宮中相撞擦出火光。

        刺客跳上梁柱,如在樹林中的叢林鳥獸般,輕而易舉的飛躍在教堂的橫梁中,任憑盧政一怎麼開槍都沒能擊中。

        ………子彈有限,要冷靜!盧政一深呼吸。

        突然,那道身影急轉彎出現在盧政一身後,盧政一立刻以槍托反擊,還是被袖劍劃傷了一點。不過盧政一及時抓住對方的手腕,並以PPSh-41衝鋒槍格擋住對方的短劍。

        雙方的力氣相互抗衡。在這種強況下,盧政一還是沒取得什麼優勢。他抵擋著刺客的劍,瞪著兜帽下隱藏著的雙目。

        「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我是主神最忠誠的僕人………」刺客也在和他比拚角力,說:「我們從不諱言犧牲,因為正是犧牲讓主神的正義得以伸張。」

        「別開玩笑了,你們犧牲掉的人可太多了。」盧政一怒斥著。

        短劍在PPSh-41衝鋒槍的槍身上擦出火光。盧政一趁機扣下板機,子彈打穿了刺客的肩膀。刺客斥痛得向後退,手向肩上一按,看起來滿是出血。

        「啊啊!」

        「………」

        盧政一也沒好到哪去,剛剛被袖劍給劃傷了,他摀著腹部左側,那裡正慢慢的滲出血來。

        刺客踉蹌的向後退,轉身往出口跑去。盧政一想起身阻止,但是這時卻有一個人影已經阻擋在刺客前面了。

        刺客止步,他喘著氣看著阻擋他路的人。那是一個穿著清涼夏裝的少女………或者說年輕女性。

        盧天馨握著水槍,在她身後還有水龍頭溢滿後在地上擴散的自來水。

        「天馨?」看到妹妹出現,盧政一很驚訝。而負傷的刺客情況更加不妙,如今腹背受敵,他只能手持著短劍與之對峙。

        「喂!」盧天馨發聲了。

        這時,在她身後那溢滿出來的自來水在她的魔法作用下,主動向盧天馨的頭上聚集。慢慢的,慢慢的,變成一個巨大的整體。

        「我說過了吧!………我要復仇。」這時,在天馨眼中出現了憤怒。

        刺客後退了一步。難道說,自己殺了她的什麼人嗎?―――不對啊!自己和她是今天才認識的。

        天馨舉起水槍,槍口朝著刺客。這時,隨著水元素魔法的定型,在她頭上的水團凝聚成了一隻鯊魚的模樣。

        「我要為我的鯊鯊復仇!―――看我的【鯊魚飛彈!】去吧!」

        她扣下板機,但卻沒有水從槍口中射出。因為頭上的水鯊魚在此刻變成一顆噴水式飛彈,朝著刺客飛來。

        想必刺客怎樣也想不到,最後是失手於一場為娃娃的復仇吧?

        最後,整間教堂被爆發的水流給撐破了。

創作回應

景恩
有本土臺灣人被傳教成功....這讓我想到之前奧姆真理教在俄軍也有信徒,還讓他們的人到俄軍基地巡禮,雖然很離奇但這種事真的有過就是了
2021-06-16 10:05:49
健開皇帝
嘿!好久沒看到你了。
2021-06-16 10:16:57
景恩
因為隔壁的迷走雲豹不錯看,而且也在構思接下來要怎麼寫
2021-06-16 10:31:31
健開皇帝
我也覺得很有意思,謝謝。
2021-06-16 10:34:28
a2310395
感覺和2009美軍基地槍擊案很像,畢竟任何組織都是由人組成,其中一定有禁不起金錢利益誘惑的、認同其他激進理念信仰的、對現有環境體制不滿的、自身家庭或人際關系出問題的,這些只能大部份防堵沒辦法100%避免
2021-06-16 10:55:24
健開皇帝
好的
2021-06-16 12:56:44
000
去看了一下關於聯邦制的架構, 異世界 適合這個 這個社會體制嗎 , 不過在看的時候, 再過去民國 大陸時期, 這個構想 就已經存在了 關於中華聯邦 這個體制 構想 在國父反對於 中國北伐 結束情況下, 就走路到歷史了 雖說近代還是有人在 在提倡者, 不過基本上好像都沒有人 有太大反應, 應該說中華民族 好像對 這個制度 都很反感, 特別是關於政治那些了。
2021-06-16 19:43:55
健開皇帝
你好像同篇文發了兩遍
2021-06-16 19:45:39
ZXC09755
高自主的聯邦制就是分封制的改版,只是沒辦法很直白的傳給後代。
2021-06-16 20:02: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