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三十三章 遭受汙染的天體

丹雀 | 2021-04-03 21:26:59 | 巴幣 104 | 人氣 62






  在經過多次車輪戰後,原本人數較少的我方,由於方証岳與夏婉芸的到來,讓我們有足夠的戰力可以應付狩獵者和最後一名受控制的天使團成員。

  「好了,這裡就交給我吧!」方証岳向前踏出一步,後頭的夏婉芸卻抓住了他的手臂。

  我望著欲言又止的夏婉芸,然後對著方証岳說:「你有自信能打贏嗎?」

  回想之前,方証岳雖然贏過持有「蜂軍」的胡智壢,不過當時對方沒有任何防備,只想著不停猛攻才讓方証岳有反擊的機會。

  這一次狩獵者是有備而來,再加上對手不是C班而是更上一階的B班,面對這樣的實力,方証岳難道有其他的想法?

  「丹楓,我們是E班的學生,也是『不存在的班級』不是嗎?」方証岳苦笑地說。

  「是阿,你說的沒錯。」我拍了拍夏婉芸的肩膀,示意「放心、沒問題」後,她才勉強將手放開。

  方証岳來到指定位置後,對方早已等候多時,雙方從牌組抽出五張牌,並同時喊聲「決鬥」的瞬間,一場激烈的攻防戰就此展開。

  「我把手中的『天空使者傑拉迪亞斯』送入墓地,從牌堆將場地魔法卡『天空的聖域』加入手中。」對方立刻把檢索而來的場地卡發動,接著又從手中發動永續魔法卡「神之居城瓦爾哈拉」。

  「發動『神之居城瓦爾哈拉』的效果,一回一次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一體天使族,我特殊召喚『墮天使阿斯摩丟斯 (ATK/3000)』並發動效果,將牌堆的『墮天使艾德阿拉 (ATK/DEF 2300/2000)』送入墓地。」

  「第一回合就召喚攻擊力這麼高的怪獸!」夏婉芸訝異地看著對方場上那有著黑色羽翼的怪獸。

  不過真正棘手的是那位天使的另一個效果,當它被破壞的時候可以特殊召喚一體不受戰鬥破壞和一體不受效果破壞的代幣怪獸。

  「我在場上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對方直接將剩餘的兩張手牌蓋放到場上,和剛才使用「光天使」的對手一樣非常謹慎。

  「輪到我了,抽牌!」面對攻擊力如此高的怪獸,方証岳面不改色地從手牌將一張怪獸卡放到決鬥盤後說道:「我召喚『西蒙 LV3 (ATK/1200)』並發動效果,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時可以從牌堆將一張『核心鑽』加入手中。」

  「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神之恩惠』,每次我方抽牌的時候回復500分生命值。」

  除了場地卡的影響下,天使族怪獸所受到的戰鬥傷害變成0,現在為了「墮天使」的支付效果,所以預先恢復生命值。看來這位狩獵者並不是最近才控制天使團,而是準備就緒才採取行動。

  戰況愈來愈不利的情況下,方証岳只能繼續用著原本的戰術,將檢索的魔法卡發動。

  「場上存在『西蒙』的場合才能發動,從牌堆特殊召喚『顏面─螺巖(DEF/1500)』,接著發動『顏面─螺巖』的效果,解放此卡破壞對方場上的怪獸。」

  「發動『墮天使阿斯摩丟斯』的怪獸效果,特殊召喚『阿斯摩代幣(闇/5星/天使族/ATK/1800)』與『丟斯代幣(闇/3星/天使族/DEF/1200)』。」

  攻擊表示的代幣不會被效果破壞,而守備表示的代幣不會被戰鬥破壞,雖然攻擊力與守備力沒有很高,不過要在一回合同時破壞這兩個代幣,還是非常的困難。

  「從手中發動魔法卡『等級上升!』,將場上的『西蒙 LV3』提升至『西蒙 LV5 (ATK/2400)』,接著發動『西蒙 LV5』的成員效果,自己場上無『顏面─螺巖 (ATK/1500)』的場合,可以從手牌或墓地特殊召喚。」

  由於「顏面─螺巖」的效果是卡名一回一次,所以沒辦法再次解放自身。

  「再次發動魔法卡『地割』,破壞對方場上一體攻擊力最低的怪獸。」方証岳的這一手將不會被戰鬥破壞的「丟斯代幣」給破壞。

  「戰鬥階段,我用『西蒙 LV5 (ATK/2400)』攻擊『阿斯摩代幣 (ATK/1800)』,再用『顏面─螺巖 (ATK/1500)』直接攻擊玩家。進入主要階段二,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場上的「西蒙 LV5」由於戰鬥破壞對方的怪獸,在回合結束後變成「西蒙 LV7 (ATK/2800)」。
  秋曇華 生命值6500分/手牌0蓋牌1‖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2蓋牌2
  沒想到方証岳破解了對方的戰術外,還給予了對手生命值的傷害。

  「看來他又變得更厲害了……」夏婉芸看著方証岳,眼神充滿著崇拜卻也流露出一絲的落寞。

  「是呀,他真的很厲害,不過我相信妳可以追得上他的腳步。」我站在她的身旁如此的說,只見夏婉芸莞爾一笑的不停點頭。

  「抽牌。這時發動『神之恩惠』的效果回復500分生命值,接著從手中召喚『創造的代行者金星 (ATK/1600)』並發動效果,每支付500分生命值,可以從牌堆特殊召喚一體『神聖球體 (DEF/500)』。」

  對方完全沒有被方証岳的攻勢所影響,反而和上一回合一樣進行展開,就像是只會進行決鬥的人偶。

  「我支付1500分的生命值,特殊召喚三體『神聖球體 (DEF/500)』,接著將場上兩體2星的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神騎聖人馬 (ATK/2000)』,再將另外兩體光屬性怪獸進行連結召喚Link2『高能星星 (ATK/1400)』。」

  「原來如此,由於攻擊力贏不了我場上的『西蒙 LV7 (ATK/2800)』,所以利用超量怪獸的效果返回我的手牌。」方証岳看出對方的戰術,不過並沒有立刻做出回應。

  「戰鬥階段,『神騎聖人馬 (ATK/2000)』因『高能星星』的效果攻擊力提高500分,然後攻擊『西蒙 LV7 (ATK/2800)』。」

  「連鎖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巨神封印之矢』,以對方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一體怪獸為對象,其攻擊力變成0,且效果無效。」

  「又是這張牌!」這是我第三次見到這張牌,而且使用的人都是擁有動漫牌的人,要不是因為我沒辦法「使用」,不然我早就加了。

  「神騎聖人馬」是獸戰士族的怪獸,無法因場地卡「天空的聖域」的效果,將戰鬥傷害變成0,不過對方並沒有因此退縮,反而開口說:「『高能星星 (ATK/1900)』攻擊『顏面─螺巖 (ATK/1500)』,結束這回合。」

  「抽牌!」方証岳瞥了眼對方的蓋牌後說:「召喚『紅蓮團的庸子 (ATK/1800)』並發動效果,將這張卡變成守備表示,破壞對方場上的一張裏側表示的魔法或陷阱卡。」

  被破壞的是一直沒辦法發動的永續陷阱卡「奇蹟光臨」,在這張卡送入墓地後,對方場上就只剩下「高能星星」。

  「戰鬥階段,我用『西蒙 LV7 (ATK/2800)』攻擊『高能星星 (ATK/1900)』。」

  「發動『高能星星』的效果,這張卡被戰鬥或效果破壞時,從墓地將一體光屬性怪獸加入手中。」對方將「創造的代行者 金星」拿回手中後,方証岳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秋曇華 生命值3200分/手牌1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7600分/手牌2蓋牌1
  「看來只要場地卡存在,方証岳就很難削減對方的生命值。」從剛才到現在,不知道已經擊倒多少的怪獸,不過幾乎都是直接攻擊玩家才給予實質的傷害。

  「抽牌,發動『神之恩惠』的效果回復500分生命值。」對方看了手中的牌一眼後說:「召喚『神秘的代行者地球 (ATK/1000)』並發動效果,由於場上存在『天空的聖域』,所以將『主宰者赫貝里翁』代替『代行者』從牌堆加入手中。」

  「我將手中的『創造的代行者 金星』除外,特殊召喚『主宰者赫貝里翁 (ATK/270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將墓地一體『神聖球體』除外,破壞場上一張卡。」

  「糟了!由於場上存在『天空的聖域』,所以『主宰者赫貝里翁』的這個效果一回合可以使用兩次。」我的話一說完,夏婉芸立刻擔心的看向方証岳。

  對方選擇方証岳場上的「西蒙 LV7」作為對象的瞬間,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揚,然後開口說:「我等這個時候很久了,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不屈的靈魂』,場上存在『紅蓮團』或『大紅蓮團』的成員才能發動,對方發動破壞我方卡片的效果無效並破壞。」

  看著方証岳那張陷阱卡,我忽然想起他之前和夏婉芸的一戰中使用過,難怪他非常的有信心。

  對方場上只剩下攻擊力1000分的怪獸,而守備表示的「紅蓮團的庸子」其數值剛好也是1000分,她只好結束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由於「紅蓮團的庸子」因自身效果的關係,要在下一回合才能改變形式,所以方証岳從手牌召喚了新的成員上場。

  「我召喚『紅蓮團的卡米那 (ATK/1800)』並發動效果,從手牌特殊召喚『顏面─紅蓮 (ATK/1800)』,進入戰鬥階段,我用『紅蓮團的卡米那 (ATK/1800)』攻擊『神秘的代行者地球 (ATK/1000)』。」

  因為場地卡的緣故,「神秘的代行者 地球」被戰鬥破壞送入墓地並沒有造成傷害,但是在方証岳用另外兩位成員的直接攻擊下,對方還是輸了決鬥。
  秋曇華 生命值0分/手牌0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7600分/手牌1蓋牌0
  「看來使用『動漫牌』才能真正激發出E班學生的實力。」一直沒出聲的學生會長,見到方証岳也用「動漫牌」打贏天使團的成員,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當夏婉芸開心的整個人撲向方証岳的時候,那名性感女老師用著甜美的嗓音說:「哎呀!沒想到會全軍覆沒呢!」

  只因這一句話,讓原本要相擁的兩人,變成單方面的沙包,至於誰是沙包就不用多說了。

  「多說無益,讓我們開始吧。」銀色長髮的少女對著狩獵者說道。

  「呵呵、這麼迫不及待地想要變成我的俘虜呀!」狩獵者刻意整理了服裝儀容,還用手輕撥了烏黑亮麗的秀髮。

  當兩人走到指定位置要進行決鬥時,門口突然傳來了男子低沉的聲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