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三十四章 掌管色慾的魔女

丹雀 | 2021-04-10 20:56:06 | 巴幣 6 | 人氣 107







  「等等,月桂葉,這場比賽交給我。」一名穿著白色襯衫外加深色西裝外套的男子,站在練習室的門口。

  「吳玖栖老師?」我訝異地看著突然到訪的人,不自覺地加上了稱謂。學生會長則是主動退開決鬥的位置。

  奇怪?他們的關係不是很差,為什麼會長如此順從吳玖栖的話?

  我腦海中立即浮現「尊師重道」這四個字,也只有這樣的理由能夠說明眼前的狀況。

  「哎呀!你們要更換人選嗎?雖然我比較喜歡這位美麗的小姑娘,不過如果是老師級別的對手也不錯,這樣就能適時的補充失去的戰力了。」狩獵者一派輕鬆的說,彷彿不管是誰當她的對手都不是問題。

  我望著吳玖栖走向決鬥的位置,他臉上的表情比起平時嚴肅了不少,也許是面對狩獵者的關係,又或者有其他的原因,完全感受不到那歡樂的氛圍。

  「好了,來決鬥吧,色慾!」吳玖栖將牌組放入決鬥盤中,眼神堅定的對著狩獵者說道。

  在聽到「色慾」這詞的瞬間,狩獵者瞇起雙眼散發出前所未有的殺氣,從原本魅力十足的美女轉變成冷酷無情的殺手,直瞪著前方的吳玖栖。

  「我將手中的『墮天使 艾德阿拉葉』與『墮天使 史佩露比亞』送入墓地,從手中特殊召喚『墮天使 莫斯提馬 (ATK/2600),接著發動魔法卡『墮天使的戒壇』將墓地的『墮天使 史佩露比亞 (ATK/2900)』特殊召喚到場上,然後此怪獸從墓地特召時,可以再從墓地特殊召喚一體天使族怪獸。」

  一瞬間就召喚了三體攻擊力超過2000分的上級怪獸,這樣的實力不要說那些被控制的天使團成員,連之前遇到的狩獵者也無法比擬。

  難道說吳玖栖知道對方的實力,所以才代替會長決鬥?

  「這不是他出戰的原因。」學生會長用著平靜的語氣說:「雖然我的實力確實不如他,不過他會堅持決鬥的理由,應該是別件事。」

  「我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狩獵者將唯一的手牌放入決鬥盤的插槽,然後對著吳玖栖說:「好了,你也要使用那種牌和我決鬥嗎?你們所謂的『動漫牌』。」

  從敵人口中聽到關鍵字,吳玖栖仍不為所動的從決鬥盤抽了一張牌,反而是觀眾席的會長低聲的說:「看來『動漫牌』還是無法成為有效的威脅,至於『衍生牌』和『自創卡』已經沒有差異了。」

  「咦?這話怎麼說?」我困惑的問道。

  難道對方知道那些牌,就等於失去原本的作用?可是「動漫牌」不是因為其複雜性和不斷創新而無法輕易被破解嗎?

  「妳還記得雲霞對抗狩獵者的決鬥吧?」會長見我點頭後,便繼續往下說:「『未聞花名』算是完整性極高的動漫牌組,不過卻在當時陷入了苦戰。也就是說,如果『動漫牌』連狩獵者都無法輕易打敗,那麼之後對抗『那人』時,不就沒有任何勝算可言。」

  「啊!」見我領悟問題所在,她便指著前方正在決鬥的吳玖栖說:「知道這一點後,他才會主動挑戰狩獵者,藉此確認『動漫牌』還有多少的勝算,並重新制定與規劃未來的走向。」

  「原來是這樣……」平常總是嘻皮笑臉的吳玖栖,現在卻是以E班導師的身份與狩獵者決鬥,為了獲得能戰勝那人的數據,也是為了保護我們的安全。

  「我從手中召喚『雷姆 (ATK/1700)』並發動效果從牌堆將『拉姆 (ATK/DEF 1500/1600)』加入手中。」

  「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死神的宣告 (自創卡)』,支付1500分生命值,怪獸發動的效果無效並破壞。」

  「既然如此,我從手中將『帕克』送入墓地並發動效果,從墓地將一名『從零開始』的成員特殊召喚到場上。」

  場上再度出現右眼被瀏海掩蓋的水藍色瞳孔的女僕,並再次發動能力將牌堆的雙胞胎姊姊「拉姆」加入持有者的手中。

  「戰鬥階段,我用『雷姆 (ATK/1700)』攻擊『墮天使 莫斯提馬 (ATK/2600)』,傷害計算階段時發動手中『拉姆』的效果,將此卡送入墓地,以場上一名『從零開始』為對象,回合結束前與此對象戰鬥的敵方成員其攻擊數值加到我方身上。」

  「有這樣的效果卻不攻擊2900分的『墮天使 史佩露比亞』,不愧是導師級別。」狩獵者誇獎著對方,但吳玖栖完全無視於她,在場上覆蓋兩張牌後,便結束了回合。

  「丹楓,那名狩獵者說的是什麼意思?」夏婉芸困惑的轉頭對著我問道。

  我趕緊解釋說:「雖然『墮天使 史佩露比亞』的攻擊力很高,但是『墮天使 莫斯提馬』的第二個效果是可以支付生命值發動墓地的魔法或陷阱卡,所以就算打倒了『墮天使 史佩露比亞』,下回合對方仍可以使用墓地的『墮天使的戒壇』將其復活到場上。」

  「原來如此,所以導師才會這麼做。」夏婉芸點頭表示了解,便繼續觀望接下來的發展。
  狩獵者 生命值4800分/手牌0蓋牌0‖吳玖栖 生命值8000分/手牌2蓋牌2
  「抽牌,直接進入戰鬥階段,我用『墮天使 史佩露比亞 (ATK/2900)』攻擊『雷姆(ATK/17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破壞對方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怪獸。」

  「沒想到是這張卡,連鎖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將『墮天使 特斯卡特利波卡』送入墓地,場上的『墮天使』不會被戰鬥或卡片效果破壞。」

  「這樣的話,我也要進行連鎖發動覆蓋的速攻魔法卡『吾之所愛』,以場上一名表側表示的『從零開始』成員為對象,此回合該成員不會被戰鬥或卡片效果破壞。」

  「就算不會被戰鬥破壞,還是會受到傷害。『墮天使 艾德阿拉葉(ATK/2300)』繼續攻擊『雷姆 (ATK/1700)』。」狩獵者進行一波攻擊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導師、吳玖栖導師!我們可以把『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當作班上的代表牌嗎?」

  「當然可以,你們還缺幾張?我去找A班的馮雪莉導師拿些回來。」

  「目前只有我們有,年瓏、方証岳和杜威都沒有的樣子……」

  「玟霖、妳忘了杜威說的嗎?他不是說就算給他,他也只會當備牌。」

  「就算當備牌也沒關係,因為那是班上的代表牌。」

  「好了,總之我先去拿4張回來。」

  「咦?4張?」

  「是阿!畢竟我也是E班的成員。」
  「抽牌!從手中召喚協調成員『幼年 雷姆 (ATK/800)』,接著將場上的協調成員與4星的『雷姆』進行調星同步召喚7星『嫁妝 雷姆 (ATK/2600)』。這張卡同步召喚成功時,可以從手牌或墓地特殊召喚一名等級4以下的魔法使族,但該回合玩家只能特殊召喚魔法使族的成員。」

  「好美……」望向穿著露肩的白色婚紗、手裡拿著捧花的水藍髮色的少女,所有人的目光在那瞬間全被她吸引住,就連名為「色慾」的魔女也流露出感嘆的神情。

  吳玖栖從墓地特殊召喚「雷姆」,並從牌堆將第二張『拉姆』加入手中後,開口說道:「戰鬥階段,我用『嫁妝 雷姆 (ATK/2600)』攻擊『墮天使 艾德阿拉葉 (ATK/2300)』,接著用『雷姆(ATK/1700)』攻擊『墮天使 史佩露比亞 (ATK/2900)』,並發動手中『拉姆』的效果提升『雷姆』的攻擊力。」

  場上的主導權由原先的狩獵者轉變成吳玖栖,吳玖栖在場上覆蓋一張牌後,便結束了回合。

  回合結束時,「嫁妝 雷姆」依照自己場上的魔法使族的數量回復600分生命值。

  狩獵者 生命值2800分/手牌0蓋牌0‖吳玖栖 生命值7400分/手牌1蓋牌1
  不管是場上或手牌都是0的情況下,狩獵者始終保持著沉穩的態度,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抽牌,發動魔法卡『墮天使的追放』從牌堆將一張『墮天使』之名的卡加入手中。」狩獵者將第二張「墮天使的戒壇」拿到手中,並立刻發動卡片的效果將墓地的「墮天使 莫斯提馬」特殊召喚到場上

  「發動『墮天使 莫斯提馬』的第二個效果,支付1000分生命值,將墓地的魔法卡『墮天使的戒壇』送回牌組並發動此卡的效果,把墓地的『墮天使 史佩露比亞(ATK/2900)』特殊召喚到場上。」

  由於「墮天使的戒壇」送回牌堆的後續動作,讓「墮天使 史佩露比亞」的效果錯失時機無法發動,所以墓地的「墮天使 艾德阿拉葉」沒辦法特殊召喚到場上。

  看著狩獵者只用了一張牌,場上再度出現兩體2000分的上級怪獸,這就是她為什麼態度如此從容的原因。

  「戰鬥階段,我用『墮天使 史佩露比亞 (ATK/2900)』攻擊『嫁妝 雷姆 (ATK/26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和睦使者』,這回合我方怪獸不會受到戰鬥破壞及傷害。」

  「哎呀!被你躲過一劫了。這樣我直接結束這回合。」
  「吳玖栖導師,你知道玟霖他們一直不使用『那些牌』決鬥的原因嗎?」

  「他們曾對我說,因為難得在這個世界,所以才會用原本就喜歡的牌組進行決鬥。」

  「是這樣說沒錯,但是導師也發現了吧?他們從來沒有在學院裡贏過任何一名其他班級的學生。」

  「因為他們使用的牌,很特別……」

  也因為這樣,他們再也不敢認真決鬥,更不敢將那副牌拿出來,因為如果連自己最喜歡的另一副牌都輸給了對方,那麼自己還有什麼理由存在。
  「輪到我了,抽牌!」吳玖栖連看一眼抽的牌都沒有,就直接將手中的牌放到決鬥盤上。

  「什麼!」這樣的驚人之舉,我和夏婉芸全看傻了眼。

  「我從手中召喚『艾蜜莉雅 (ATK/1500)』,這張卡依照雙方場上的成員屬性,獲得相對應的效果。」

  同伴愈多,這張卡所能發揮的能力就愈為強大,不過場上的屬性只有「水」和「闇」,這兩種屬性剛好沒有被包括在內,所以「艾蜜莉雅」目前沒有任何的額外能力。

  「戰鬥階段,我用『嫁妝 雷姆 (ATK/2600)』攻擊『墮天使 莫斯提馬 (ATK/2600)』,並且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魔法師之圓』,雙方用魔法使族發動攻擊時可發動,雙方從牌堆將一體攻擊力2000分以下的魔法使族特殊召喚到場上。」

  狩獵者的牌組全是由天使族組成,唯一非天使族的怪獸卡只有「墮天使 瑪莉」。

  「我從牌堆特殊召喚光屬性的『貝蒂 (ATK/1800)』,此時『艾蜜莉雅』的攻擊力提高500分。」

  戰鬥繼續的情況下,因雙方的攻擊力相當而各自退場,不過吳玖栖並沒有因此結束回合,反而繼續說:「我用『艾蜜莉雅 (ATK/2000)』攻擊『墮天使 史佩露比亞 (ATK/2900)』。」

  「發動手中的速攻魔法卡『虛榮巨影』,怪獸攻擊時,在戰鬥階段結束前,選擇場上一體怪獸攻擊力提高1000分。」吳玖栖將對方場上剩餘的墮天使退場後,便讓「貝蒂」直接攻擊玩家,贏得了勝利。
  狩獵者 生命值0分/手牌0蓋牌0‖吳玖栖 生命值7400分/手牌1蓋牌1
  「就算你打敗了我也沒用的,因為『那一位』已經要復活了。」狩獵者將最後一句話說完後,除了她身上穿的深黑色禮服外,整個人化成了黑灰色的粉塵並消散開來。

  「就算那位復活了又如何?我的每一位學生都能夠戰勝他!」吳玖栖帥氣地留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練習室。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覺得好帥啊啊!!
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完全想像的出他們戰鬥的畫面////
2021-04-12 11:25:15
丹雀
謝謝,我一直很怕寫不出之前的感覺。
2021-04-12 22:40:3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