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三十二章 天使墮落

丹雀 | 2021-03-27 21:43:55 | 巴幣 1006 | 人氣 96





  在米俐偽裝成被狩獵者控制的情況下與其戰鬥的我,因雲霞指出的疑點讓我和學生會成員的北策得知,此次從北部戰鬥學院而來的天使團,已經遭受狩獵者的控制並襲向學院最強代表等人。

  當我們趕到現場時,戰況已接近尾聲,但是在對戰人數上少一名的情況下,只能祈禱有援軍能適時趕到。

  與狩獵者或受控制者決鬥後,會消耗大量的精神力,所以戰敗的一方會直接處於昏迷狀態,另一方則是非常疲憊不堪,沒辦法連續進行下一場決鬥。

  北策的對手沒有上次使用「光道、影依」牌組的夏瑋雄來的強,不過他並沒有立刻分出勝負,很明顯是在拖延時間。

  只是對方完全不在意生命值的多寡,在使用「墮天使 伊休妲姆」的效果支付生命值後,便因生命值剛好歸零而戰敗。

  北策只好從決鬥場上退了下來,他瞥了我一眼後,看向學生會長靜靜的等待指示。

  銀色長髮的少女沒有多說什麼,示意北策先去休息,畢竟剛結束決鬥的人,最需要的就是恢復到平常的狀態。

  「接下來妳們要派誰出場呢?我們這邊的人選可是就定位囉!」性感的女老師俏皮的說,完全掌握了現場的主導權。

  「在推派下一名代表前,先告訴我北部地區的戰鬥學院都被你們侵略了?」會長並沒有被對方牽著走,反而打算奪回主導權。

  「無可奉告。」對方將塗著紅色指甲油的食指貼在嘴唇上,隨後嫵媚的說:「A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秘密能讓女人更有魅力)

  從對話來看對方不打算多說些什麼,現在只能和天使團的成員決鬥了。

  我往前走了幾步,後頭的會長則是咬緊唇舌,明顯是在糾結,不過依照目前的戰力來說,在不清楚援軍是何人之前,最後的狩獵者只能交給會長。

  「可以的。」我大步向前來到指定的位置,將手中的牌組放入決鬥盤中,在彼此眼神相交會的瞬間同時說道:「決鬥!」

  「我從手中召喚『光天使 翼 (ATK/1200)』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再從手中特殊召喚『光天使秤 (ATK/1500)』,另外這張卡的效果一樣從手中特殊召喚一體『光天使 書 (DEF/1400)』到場上。」

  雖然知道對方的水準非常高,不過一瞬間就召喚了三體怪獸,那身黃色的學院制服和我們的標準真的是一樣嗎?

  「所有學院的標準都是一樣的沒有例外,另外這種展開對於我們C班的學生來說也做得到。」像是摸透我的想法,學生會長在一旁肯定的說。

  心中的疑問獲得答案是不錯,不過這前後都有壓迫感的情況下,我好想趕快結束這場決鬥。

  「我將場上三體光屬性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102光天使 榮光之環 (ATK/2500)』,接著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那就輪到我了,抽牌!」一開始就是攻擊力2000分以上的強力怪獸,看來我也要奮力一搏才行。

  「從手中召喚『櫻之宮莓香 (ATK/1800)』,接著發動裝備魔法卡『工作用的白色大腿襪』提高成員的攻擊力1000分。」這樣一來攻擊力就超過對方的怪獸了。

  「竟然用動漫卡應戰。」學生會長與性感女老師同時說道,不過前者是用很無奈的語氣,後者則是非常開心的樣子,兩人的反差極大。

  沒辦法,我現在也只能用這副牌,不過比起一開始我現在用的很順手,也解鎖了許多卡片。

  「戰鬥階段,我用『櫻之宮莓香 (ATK/2800)』攻擊『NO.102光天使 榮光之環 (ATK/2500)』,『櫻之宮莓香』在攻擊時攻擊力會在上升500分。」

  「發動速攻魔法卡『RUM─急速渾沌』,將場上的『NO.102光天使 榮光之環』進行混沌超量召喚『CNO.102光墮天使 貴族惡魔 (ATK/2900)』。」原本的超量怪獸變換了新的姿態,攻擊力也有所提高,若「櫻之宮莓香」本身沒有提高攻擊力的效果,就只能取消攻擊宣言。

  在攻擊依舊進行下,對方發動了「CNO.102光墮天使 貴族惡魔」的怪獸效果,將兩個疊加素材移除,無效此次的卡片破壞。

  「這樣的話,我覆蓋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
  夏曈 生命值7400分/手牌0蓋牌1‖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3蓋牌1
  「抽牌。」原本是打算利用對方從手中特殊召喚怪獸時藉此抽牌,沒想到對方單是用裝備魔法卡就解除了劣勢。

  只是那張怪獸有個致命性的弱點。

  「戰鬥階段,『CNO.102光墮天使 貴族惡魔 (ATK/2900)』攻擊『櫻之宮莓香 (ATK/2800)』。此時『櫻之宮莓香』會因為自身效果降低500分的攻擊力。」

  「這種事情我不知道遇到多少次了,所以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麻冬的反擊』,場上的『調教咖啡廳』成員被對方選擇為攻擊對象時,除外對方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成員。」

  由於不是破壞而是直接移除於遊戲外,所以「CNO.102光墮天使 貴族惡魔」的怪獸效果沒辦法發動。

  「別以為這樣就能躲過,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奇蹟光臨』將除外的一體天使族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CNO.102光墮天使 貴族惡魔 (ATK/2900)』再度攻擊『櫻之宮莓香 (ATK/2800)』。」

  這一次丹楓沒有可以進行防禦的卡片,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代表卡送入墓地。

  已經預測對方會使用的戰術還是碰巧,對於丹楓來說這些都不重要,因為她一臉開心的從牌組抽了一張牌,還不時「嘻嘻」的笑了兩聲。

  見紅髮少女開始有異常的舉動,用手托著臉頰的女老師納悶的說:「這就是『憤怒』警惕這間學院E班學生的原因嗎?」

  「她只是『發作』而已,你們那位在意的不會是這件事才對。」學生會長開口表示,彷彿E班學生的風格和習慣,她都瞭若指掌。

  「我召喚『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 (ATK/1800)』,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再從手中表側攻擊表示或裏側守備表示特殊召喚一名『調教咖啡廳』的成員。」

  穿著白色短袖制服和黑色長褲的金髮男子立即把一名正在哭泣的金色雙馬尾少女拖了出來。

  「我特殊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日向夏帆 (ATK/1000)』,接著進行調星同步召喚8星『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2600)』。當『哭哭的日向夏帆』從場上被送入墓地時,可以支付500分生命值,當作裝備卡使用。」

  「就算如此,攻擊力還是贏不過『CNO.102光墮天使 貴族惡魔 (ATK/2900)』。」

  「別急、我還沒說完,將裝備中的『哭哭的日向夏帆』送入墓地,可以將墓地一張裝備卡給予此卡裝備的成員使用,所以我將裝備魔法卡『工作用的白色大腿襪』裝備在『工作中的日向夏帆』身上,並且再提高成員1000分的攻擊力。」

  「接著可不是進入戰鬥階段喔!」丹楓開心的笑著說:「從剛才副會長和北策的決鬥中,我發現『誠實』好像是妳們的必備牌,所以我要再從手中發動裝備魔法卡『調教咖啡廳開播時間』,這張卡只能在場上存在一張,裝備成員一回一次不會被卡片或戰鬥破壞,另外這張卡被破壞送墓時,可以選場上一名『調教咖啡廳』成員裝備,但一回合僅限一次。」

  「原來如此,利用同步成員的能力將自身裝備卡和對方的成員破壞,現在就只剩下要選擇攻擊力還是防禦了。」學生會長一下子就看破丹楓的戰術,明明是第一次才見到的卡片,卻能清楚的分析與應用。

  「俗話說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我發動『工作中的日向夏帆』的效果將裝備卡『調教咖啡廳開播時間』送入墓地,破壞對方場上的『CNO.102光墮天使 貴族惡魔』。」

  由於卡片是送入墓地而不是破壞,所以「調教咖啡廳開播時間」沒辦法發動效果再度回到場上。

  丹楓用「工作中的日向夏帆」直接攻擊玩家後,便結束了回合。
  夏曈 生命值3800分/手牌1蓋牌0‖丹楓 生命值6900分/手牌1蓋牌0
  對手緊握著「誠實」,原打算再將對方一軍,沒想到會被識破。

  因為「光天使」主要是消耗手中的牌進行特殊召喚的快攻方式,此舉反而讓自己陷入困境之中。

  現在只能利用手中的「誠實」先將棘手的同步怪獸破壞才行。

  「抽牌。召喚『光天使 杖 (ATK/1800)』並發動效果,從牌堆將此卡名以外的『光天使』加入手中。」對方將「光天使翼 (ATK/DEF 1200/1800)」加入手中後,便利用「誠實」的效果,將丹楓場上的同步怪獸戰鬥破壞並送入墓地。

  「輪到我了,抽牌。」丹楓依舊維持著高亢的心情,從手中將一張牌放到決鬥盤上說:「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櫻之宮莓香 (ATK/1800)』,這張卡依照場上『調教咖啡廳』成員的數量每有一位就增加100分攻擊力。接著再發動裝備卡『女僕頭飾』,當裝備成員被戰鬥或效果破壞時,在回合結束前特殊召喚到場。」

  雙方的手牌、場上的卡片數量,用一隻手就能數完。在這種面對一旦對手拿到能召喚強力怪獸就幾乎分出勝負的場合,她竟然還能如此享受。

  明明自己才是狩獵者,才是帶給人們恐懼的一方,如今卻被對方這樣的異常心態而感到害怕。

  沒有絲毫的畏懼,戰敗的後果和獲勝的影響,她完全不在乎,只是單純享受這場決鬥帶來的樂趣,就好比是真正的決鬥玩家。

  這才是「憤怒」有所顧忌的地方,因為永遠也無法推斷出對方的下一步,就算安排再多的計謀都是徒勞無功,所以他才會將那人安插進這間學院,每天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不停地改變自己的方針,直到自己也融為一體時,才能完成真正的侵略與復活。

  「戰鬥階段,我用『哭哭的櫻之宮莓香 (ATK/1900)』攻擊『光天使 杖 (ATK/1800)』結束這回合。」
  夏曈 生命值3700分/手牌1蓋牌0‖丹楓 生命值5100分/手牌0蓋牌0
  「抽牌,召喚『光天使 翼 (ATK/1200)』接著從手中特殊召喚『光天使劍 (DEF/1000)』,將場上兩體天使族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階級4『妖精啦啦隊女孩 (ATK/1900)』。」

  雖然對方的超量怪獸與我方的成員攻擊力相當,不過……

  「發動『妖精啦啦隊女孩』的怪獸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從牌組抽一張牌。」對方立刻將剛抽到的牌放進決鬥盤說道:「發動魔法卡『RUM─巴利安之力』將場上的『妖精啦啦隊女孩』進行混沌超量召喚『CX黑暗妖精啦啦隊女孩 (ATK/2500)』。」

  明明抽中這張牌的機率非常渺茫,卻有股一定會抽到它的預感出現,莫非這也是因為她的關係。

  「純屬巧合,雖然想這樣說,不過也許是她們的牌組在回應著自己的主人。」對於狩獵者的訝異,學生會長反而平淡的說出自己的看法。

  「戰鬥階段,『CX黑暗妖精啦啦隊女孩(ATK/2500)』攻擊『哭哭的櫻之宮莓香 (ATK/1900)』。」

  回合結束時,由於裝備卡的關係,「哭哭的櫻之宮莓香」再度回到了場上。

  「這樣就輪到我了,抽牌!召喚『秋月紅葉 (ATK/1600)』並發動效果,一回一次從牌組將一名『調教咖啡廳』成員加入手中。」丹楓將店長「提諾 (ATK/DEF 1700/500)」從牌堆拿了出來後,開心的說:「將場上的『哭哭的櫻之宮莓香』與『秋月紅葉』進行調星同步召喚8星『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 (ATK/2300)』。」

  「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的效果是依據墓地的「調教咖啡廳」成員數,每有一位就提高100分攻擊力,現在丹楓的墓地共有6位成員,所以攻擊力提高600分。

  「戰鬥階段,『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 (ATK/2900)』攻擊『CX黑暗妖精啦啦隊女孩 (ATK/2500)』,結束這回合。」
  夏曈 生命值3300分/手牌0蓋牌0‖丹楓 生命值5100分/手牌1蓋牌0
  「抽牌。這……」不知道是牌組在向她抗議,還是因為他們的強求,她看著手上寫著「墮天使 迪賽亞 (ATK/3000)」的高等怪獸,雖然是張可以反敗為勝的卡片,不過現在卻是最不想抽到的牌。

  沒有可以進行防禦或展開的情況下,她只好什麼都不做的直接結束自己的回合。

  輪到對方的回合,丹楓立刻召喚新的成員「日向夏帆 (ATK/1600)」與「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 (ATK/2900)」直接攻擊玩家後,丹楓便贏得勝利。
  夏曈 生命值0分/手牌1蓋牌0‖丹楓 生命值5100分/手牌1蓋牌0
  享受完決鬥的過程後,原本一臉滿足的丹楓忽然想起什麼,緊張的轉頭對著自家會長說:「怎麼辦……我忘記要拖延時間了。」

  會長莞爾一笑,比起一開始嚴肅的神情,現在猶如是慈母在看著女兒做錯事後,不但沒有責怪,反而溫柔的說:「沒事的,支援已經來了。」

  「碰──」

  這時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打開。

  就如同會長所說,來的人正是自從那時候就消失無蹤的情侶檔──方証岳與夏婉芸。

  「咦?耶?你們……」我還在消化會長難得一見的舉動時,再度被突然到訪的兩人給嚇了一跳。

  「聽說狩獵者出現了!」方証岳二話不說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在他轉頭確認狩獵者時,後方的那人立刻揍了他腹部一拳。

  「証岳不要一直盯著對方看,很沒有禮貌的。」夏婉芸「親切」的拍了拍他的背,好心的說。

  一旁看傻的我,清楚的知道方証岳連對手是誰都還不知道,怎麼會一直盯著那位身材姣好的狩獵者。

  「丹楓,所以我們的對手是誰?」此時的方証岳緊閉著眼向我……身旁的會長問道。

  「……對手是天使團。」我無奈的表示。

  「什麼!妳是說頭上戴著圓環的光圈,背上有對潔白的翅膀,裹著純白的披紗與充滿智慧和典雅般容貌的那個天使?」方証岳驚訝地反問,依舊緊閉著雙眼。

  你不會自己確認嗎?

  雖然想這樣說,我還是搖了搖頭,然後想到對方看不見後,才趕緊說:「對、不對,她們是從北部戰鬥學院而來的社團,都是人類不是什麼奇幻種族。」

  方証岳露出失望的表情,開口說:「真可惜,還想說到了『這裡』會遇見奇幻種族,不過幸好我遇見了心中的天使。」

  明明看不見人,方証岳卻緊緊抱著一旁的夏婉芸,讓我很想一腳把他踹飛出去,要不是他是目前唯二的支援者,我才勉強忍住這股衝動。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