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引航人手記》第18章 金木犀與薰衣草

慣看春秋 | 2021-02-23 21:25:11


彼界的奇妙名字不少。

最早開始,引航人還是會老實地給自己取個像是人名的名字。比如安潔、比如雷德、比如諾曼。

但是隨著時間過去,彼界出現了一批號稱「活出自我」的新型命名主義──雖然說在狹義上來看,整個彼界也沒有活著的生物就是。

這些崇尚新型主義的引航人們專門就取些奇妙的名字,越是新奇越好。

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這種命名方法;更多的是以簡單的植物、動物等為名。

再加上引航人是個龐大的組織,大部分引航人熟悉的人往往也是同屆學員。因此在取名上,會有同屆學員名字形式類似的情況發生。

一頭金色頭髮的青年站在一棟大樓前,正在盯著天空發呆。

青年名為金木犀。

待在現界已經有大約三年左右的時間,金木犀想著想要趁年底時回彼界一趟。

不過一邊這麼想著,青年卻在準備回程時,收到了來自紀錄部門的訊息。

於是青年便在這棟大樓前等待。

「──咦?你怎麼在這裡?」

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

青年轉過頭去,看見一個有著淡紫色長髮的女子正往這走了過來。

「‧‧‧‧‧‧妳好。」青年愣了一會,只說了這一句。

「你好啊。」

女子倒是大方地打了聲招呼,在青年身旁停下,說:

「真巧呢。你也是來這裡出任務的?」

「嗯。」

青年簡短應道。

眼前這名女子,叫做薰衣草──這個名字是在學院時,同學們對於那頭明顯的紫髮所給出的綽號。

女子在知道之後,很高興地收下這個稱號。而後他們這一屆的取名習慣就變成植物了。

但雖然是同屆,青年其實也很少與這名個性外向的女子交流。

「我也一樣。」

女子說:「該不會記錄部門那邊又把任務發布給不同人了吧?」

「那‧‧‧‧‧‧不然任務就讓妳來完成好了?反正我本來就打算先回彼界的。」

「咦?你認真的嗎?」女子說:「在這種情況扔下女性一個人回去也太失禮了吧?」

「呃,是這樣嗎?抱歉。」

「當然啦。」女子說:「反正都來了,就一起把工作做完再回去吧。」

「嗯。」

兩人便結伴走進大樓。

經過入口,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是寬敞的大廳,以及相當先進的入口檢測設備。

雖說再怎麼先進的儀器在沒有現出實體的引航人面前都只能算是裝飾品,但這樣的大陣仗仍然讓兩人看傻了眼。

「這個大樓‧‧‧‧‧‧該不會。」女子喃喃:「是那種吧?那種住著一大堆富豪的超高級大樓。」

「不知道啊。」青年皺眉說道:「話說妳有看過紀錄部門傳來的資料嗎?」

「有稍微看過。」女子,薰衣草說:「好像是一個科學家?還是醫生來著?」

「應該都算吧。」青年,金木犀說:「認真想的話,覺得這個人也是挺慘的。」

女子看了看四周,向青年詢問道:

「那‧‧‧‧‧‧就走吧?」

「嗯。」

兩人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

現界已經不是第一次把科技發展到極高、然後再把整個文明搞砸了。

透過零散的歷史文件記錄,人類認為他們的科技與文明受到多次的衝擊而毀滅。

為了能夠確保自己不會再一次次簡單的意外當中失去自己的生命。人類開始研發如何將自己的「靈魂」上傳至雲端系統;然後再透過新的義體將記憶下載至新身體、以便持續生活。

住在市區高級大樓頂樓的男子,便是嘗試發展這項科技的先驅者。

實際上,他已經快要成功了。

透過了無數次的數據分析、模擬、以及白老鼠實驗。

身為博士的男子正準備進入最後一個檢驗階段──那就是臨床實驗。

此時,男子正在自家的實驗室,確認器材、儀器等是否有異常,並進行最後準備。

雖然將「靈魂」上傳或是下載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但是由於各種基於人道的原因,現今的社會還沒有辦法完全理解並認可這種行為。

部分宗教人士甚至認為男子是「瘋狂、不可理喻」的危險人士。

男子對此說法嗤之以鼻。

能夠接受基改食品、施打藥物的肉品。卻對一個真正能夠造福人類的技術處處抵制?

男子只想要一拳打在那些自以為道德聖人的傢伙們臉上。

於是,男子為了完成自己的研究,只能用一個方法。

──他決定讓自己成為靈魂被上傳的第一個對象,也就是把自己當成臨床實驗的第一個實驗者。

這也危險,但男子已經無計可施。

更何況,風險往往伴隨著機會。

男子在最後一次確認過所有設備之後,便躺在手術台上。

接下來所有的手術都會由他之前寫的程式自動進行。

就在此時,門口傳來聲音。

「‧‧‧‧‧‧?」

男子疑惑地坐起,走向大門。

大門並沒有異狀。

「難道是我聽錯了嗎?」

男子喃喃,望向四周。

外邊的天氣是陰天,感覺快要下雨了。

男子皺眉,將打開的窗戶關起。

要是因為下雨,窗戶卻還沒關就糟了。

男子把窗戶關上後,回到實驗室裡。

再次躺上手術台,男子這次相當快速地完成了所有操作。

隨著麻醉劑打入體內,男子的意識也慢慢模糊──。

陷入昏迷的男子無法注意周遭發生的事情。

而接在自己頭上的裝置,如果依照他的預想和推論,將會把自己大腦當中的資料化為程式碼、接著上傳到預設好的檔案資料夾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男子漸漸地清醒過來。

沒有辦法動。

男子試著眨了眨眼,但是沒有任何反應,眼前還是一片黑暗。

『‧‧‧‧‧‧怎麼回事?』

男子這麼想,想要開口。

但是也沒有反應。

慢慢地,視野清晰起來。

男子發現自己好像是飄浮在半空中。

眼前,是一個躺在手術台上的男子。

仔細一瞧,那不就是自己嗎?

「成‧‧‧‧‧‧成功了?」

男子喃喃,但隨即又感到不對勁。

如果成功的話,理論上他應該要能夠操控實驗室裡的設備,或是只要一個想法,就能擺弄這室內的燈光才對。

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生,男子好像就只是呆在原地,甚麼都做不了。

「到底是‧‧‧‧‧‧。」

男子感到不安。

「──嚴格來講,應該算是成功吧。」

一個男子聲音突兀響起。

男子轉過頭去,剛好看見兩個人正站在門口邊,富有興致地看著室內的一切。

一男一女。

「你們是誰?」男子問。

「金木犀。」青年說。

「薰衣草。」女子笑著說。

兩人往男子方向走去,在男子的身體旁停下。

「應該說,如果只是單純把靈魂與身體分開的話。你已經做到了。」

金木犀說:「但是如果是要儲存靈魂的話,恐怕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你們到底是誰?」

男子問道:「我可不相信死神的說法。我是無神論者。」

「你不相信那是你的事。跟我沒關係。」

青年說:「我們是引航人。而你,就在剛才成功地分離身體與靈魂,技術上來說,已經算是死了。」

「所以,我們現在要將你移往彼界,行政部門。」

女子開口,說:「好可惜呢。感覺這個科技再過不久應該會真的實現吧。」

「你們是說我失敗了?」

男子不可置信地說:「這怎麼可能?明明已經驗證過那麼多次了!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那也沒辦法啊。」薰衣草說:「至少就目前而言,比我們還要上面的存在認為這個科技是『不應該存在』的吧。」

「妳是說,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你們是宗教團體嗎?」

男子說:「開甚麼玩笑?你們是說我的命運都被什麼神明給決定好了嗎!」

「當然不是,事情不是這樣運作的。」

青年說:「如果你不是堅持要持續這個實驗的話,應該大有可為吧。生命軌跡感覺也可以持續很久。」

「還有,我們才不是宗教團體。」

金木犀搖搖頭,說:「我們是一年四季全年無休的公務人員。」

「這個說法挺好,聽誰說的?」

女子問。

「之前聽安潔學姊她說的。」

「真的假的。」薰衣草苦笑:「學姊她還真的什麼都敢講啊。」

男子看著眼前這兩個人還聊上了,打算直接離開這裡。

無奈,男子完全無法移動半步。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男子大吼。

「放心好了。」金木犀說:「比你還要更不甘心的人在彼界到處都是。希望你在那邊可以找到知己。」

說完,青年手一揮,將男子送進彼界通道。

室內突然安靜下來。

「‧‧‧‧‧‧金木犀。」

過了一段時間,女子開口。

「怎麼了?」

青年望向女子,問道。

「你覺得,有沒有可能‧‧‧‧‧‧」

薰衣草說:「未來,當這樣的科技真的普及之後,彼界的靈魂會越來越少吧?」

「雖然現在這個實驗失敗了。但是以現界的發展,可能再過個一兩百年,就會有成功的案例也說不一定。」

聽完女子的話。青年想了想,然後點頭,說:

「的確有可能‧‧‧‧‧‧等到那一天,就是不再需要引航人的日子了吧。」

金木犀說:「這麼一想,其實覺得未來還挺有意思的。」

「嘛,這些也是我們暫時不用去關心的事情。」

女子搖了搖頭,說。

兩人再度陷入沉默。

最後,女子望向青年,開口:

「‧‧‧‧‧‧回彼界喝一杯?我請你。」

「‧‧‧‧‧‧嗯。」

兩人踏上回歸路途。

18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