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引航人手記》第21章 引航人手記

慣看春秋 | 2021-02-26 23:17:29 | 巴幣 0 | 人氣 88


冬去春來。

雖然說是一年四季全年無休,引航人們也喜歡在年初時回到彼界,與其他的同事、朋友齊聚。

如今春天已至,引航人們也紛紛重新踏上前往現界工作的路途。

當然,這只是大部分的情況。

有些引航人偏偏就是等到大部分的引航人都重新工作後,才回來彼界休息。

比如經過了兩、三個月。重新回來彼界的雷德與妮娜。

自從上次兩人與安潔相遇,又過了三個月。

在這三個月內,兩人在現界持續著引航工作與指導。

走進酒吧,女子的心情顯然很好。

「喔,雷德。」

站在吧檯前面的酒保向兩人打了招呼:「還有新人小姐。」

「哼哼,酒保老大。」

女子坐下後,開口:「之後可不能再叫我新人小姐了呢,畢竟今天之後我就正式結束實習期啦。」

「真的?」

戴著單邊眼鏡的沉穩男子望向雷德,問道:「你認為她通過了?」

「大概吧,反正不讓她通過也只會在我旁邊一直吵而已。」

男子說:「至少經驗也累積不少了,之後就讓她自己去體會吧。」

「那真是值得慶賀。」

酒保說:「既然如此,今日便招待兩位一杯酒。有什麼想要喝的嗎?」

「好耶!還是酒保老大人最好了。」

女子說:「那麼我要一杯『晨光』。」

「『朝陽』,謝謝。」

「沒有問題。」

酒保這麼說,一邊拿出酒瓶,問道:

「話說,雷德先生。」

男子看向酒保。

「你已經工作至少九百年了對吧?」

「是啊,大概再七十年左右就滿一千年了。」

男子接過酒保遞來的酒杯,說:「時間過得很快。」

「甚麼?」女子一臉驚訝,問:「前輩你已經當引航人那麼久了嗎?」

「很驚訝嗎?」酒保問:「事實上雷德先生這一屆的引航人就是目前現役引航人當中除去傳奇引航人之外最為資深的一批。」

「而我們彼界也很久沒有看過這種狀況了。」

沉穩男子說:「根據以往,一屆之中能夠成為傳奇引航人的數字只有大約1%左右。這也是為什麼後來在審查引航人徵選資格時行政部門跟引航部門相當嚴格要求的原因。」

「早期很多引航人是因為對現界有眷戀或是其他理由,但因為記憶被抹去之後往往忘記那些讓他們對現界抱有執念的理由。而後非常多人會撐不住引航時的痛苦而選擇退役。」

酒保一邊擦著吧檯被水滴給沾濕的桌面,一邊說:

「所以到雷德先生這一屆,學員人數已經減少至大概20來個左右;但往往能成為傳奇引航人的也只有一、兩個。而雷德先生這一屆,就目前看起來的話可以擁有六名傳奇引航人,可以說是非常了不起的人數。」

「這還真得多謝安潔的主意。」

雷德說:「要不是那個女人說要取名,恐怕會有更多人挨不過這麼多年的痛苦。」

「這麼說起來,前輩你們還挺了不起啊。」

妮娜這麼說道。

雷德聳聳肩,勉強算是默認這件事情。

說他們這群人了不起不是不行,但就是千萬不能被安潔那個瘋女人聽見。

否則讓她成天得意洋洋地滿彼界到處張揚,那還得了?

說人人到,酒吧大門被打開,紮著馬尾的少女昂首闊步地走進來。

那個樣子,好像是國王巡視自己領地一樣,走的是一個六親不認的路線。

「搞甚麼?」

雷德雖說對少女類似行為見怪不怪,但還是這麼問道。

「搞甚麼?老哥啊。」

少女在男子身旁坐下,說:

「想來老哥自己沒有在記自己在彼界工作多久對吧?不過沒關係,我們當妹妹的呢,這種小事可是記得一清二楚。」

「我記得自己工作了多久好嗎。」雷德一臉嫌棄地說道:「我還跟其他人說千萬別提醒妳我們快工作超過一千年的事。」

「沒想到老哥你是這樣子看本小姐我,真是令人傷心落淚。」

安潔說:「難不成老哥你認為本小姐是那種會因為這種小事就四處宣揚自己的類型?」

「難道不是嗎?那妳現在在幹嘛?」

「本小姐是在跟全彼界宣揚老哥你要成為傳奇引航人呢。」

「我求妳滾行吧?」

「你讓我滾我就滾啊?」少女挑眉說道:「知不知道本小姐的人生處事原則就四個字──」

「落井下石,是是,我知道。妳九百多年前就跟我說過了。」

「可以啊,老哥。」少女故作驚訝道:「這都可以搶本小姐台詞了。」

「哼。」

雷德只是冷笑一聲,然後乾脆就不理會少女,自顧自地喝起酒來。

少女見狀,也沒有繼續纏著對方。而是轉了個對象,望向酒保,問道:

「酒保老大啊。」

「有何貴事?」

沉穩男子問道。

「我說啊,老大你看在咱們這麼多年交情的份上。能不能稍微透露一點關於我們未來要列進菜單裡的酒品內容來著?」

少女說:「本小姐希望調酒的顏色是紅色,或是粉紅色也成。行不行?」

「行。」酒保說:「反正我們還有時間討論。」

「酒保老大說話,一如概往地大氣。」

安潔說:「那本小姐再跟老大說啊,關於艾許那傢伙的顏色就搞成灰色好了。」

「灰色的調酒看起來是能喝的嗎?」

「這你就不知道了,酒保老大。」少女搖了搖手指,說:「老大你不知道啊,反正彼界這邊命又不值錢。很多引航人就是衝著新奇感跟犯難精神在生活的;來一個看起來會喝死人的玩意正中這些人下懷啊,老大你聽我的,包管大賺一筆。」

「行,我再考慮。」

男子隨意地回應道。

至於要不要這樣搞,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安潔了。隨便聽聽就成。

聽到酒保這樣回答,少女滿意地點點頭,好像這樣子就已經足夠了一樣。

於是少女將目標轉向第三位,也就是妮娜身上。

「新人小姐啊。」

「學姊,我叫妮娜。」

「那不重要。」少女擺擺手,說:「妳跟妳們那一期的學員有聯絡嗎?」

「其他學員嗎?」女子皺眉,想了想,說:「好像沒有啊。又不常遇到其他人。」

「這樣可不行啊。」

安潔說:「等到妳開始正式一人行動時,可要多多跟其他人交流才行。不然就會像大木頭一樣悽慘無比。」

「我又惹妳了?」

男子對於自己只是在旁邊喝個酒都要被惡意中傷感到不滿。

「有機會我會去找其他人的啦。」

妮娜說:「可是學姊你們是為什麼感情好像特別好啊?」

引航人的工作,要時常遇到同期是一件難事。

「大概是因為我們那時候的環境吧。」

少女說:「我們在實習的時候剛好遇到戰爭,所以有幾次是很多新人都聚在同一個地方。現代還是比較和平的。」

雷德聽著,點點頭認可對方的說法。

「原來如此。」妮娜說:「我就想說你們怎麼會熟成這樣。」

「各種層面來說都是相當幸運的一群人呢。」

酒保老大說道。

三人又聊了會,主要是安潔開口,其他兩人只是應和。

突然,大門口那邊傳來聲響。

「──喂!大新聞啊!」

一名引航人在門口大喊:「米拉回來彼界了!」

**

「欸?騙人的吧?」

安潔是三人之中第一個反應過來的,說道:「前輩姐姐?」

這個消息一出,原本還算是安靜的酒吧頓時騷動起來。

那名整整三百多年沒有回來的大前輩之一,竟然挑在今天重返彼界?

確實是大新聞。

「──謝謝通知啦,加油啊。」

接著,一個女子聲音響起。

有著一頭黑色及腰長髮的女子走進酒吧,在吧檯前坐下。

酒吧內頓時充滿著歡呼。

「是米拉前輩!活生生的米拉前輩!」

「笨蛋!哪有活生生的?我們全都死了好嗎?」

「女神!米拉前輩是我的女神!」

「你小子閃遠點!擋住我的視線了!」

吵鬧聲,然後接著傳來砸東西的聲音。

酒保嘆了一口氣,沒有東西被砸壞的日子又結束了。

女子聽到其他引航人的話,只是笑著向四周招手,然後開口:

「好久不見啊,給我一杯『卡洛斯』吧。」

「確實許久不見了,米拉小姐。」

酒保笑著回答,將酒杯推至女子面前說:「免費招待。」

「謝啦。」

女子接過杯子,看了眼其他人,說:「啊?安潔妳也在啊?」

「好久不見,前輩姐姐。」

少女向女子打招呼道。

「真的好久了呢,上次我們見面‧‧‧‧‧‧啊,大概五百多年前?就是我上次離開彼界那次吧?」

「是啊,時間過得真快。」

安潔笑著說道:「再不久我們也要像前輩姐姐一樣成為傳奇引航人了。」

「咦?是這樣嗎?」

女子嚇了一跳,望向男子,埋怨道:「你上次見面的時候怎麼沒說啊?」

「不是,這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男子辯駁。

「哈?這很重要好嗎?」

米拉說:「幹甚麼?你該不會是覺得我不會回來幫你慶祝吧?」

「不、不是那樣‧‧‧‧‧‧」

看著男子找著藉口的樣子,黑髮女子笑了,說:「放心啦,我才不是這麼小心眼的人。」

「辛苦了呢。」她說。

「‧‧‧‧‧‧不。」雷德說:「前輩才辛苦了。」

「我一點也不辛苦。」

米拉說:「對了,筆記本還在對吧。」

「是的。請問我什麼時候才能打開看?」

男子問。

「今天就可以喔。」女子相當隨意地回答。

「‧‧‧‧‧‧啥?」

「那麼驚訝幹嘛。」

女子說:「我的前輩‧‧‧‧‧‧他當年把筆記本給我的時候就說了。讓我有一天成為指導員的時候才能打開來看。」

「然後呢,等到哪一天我自己也成為了指導員或是傳奇引航人之後,再把筆記本交給下一位引航人。」

女子說完,喝了一口酒,說:「嘛,那手記還挺有趣的。你就自己看看吧。」

將酒喝盡之後,女子站起。

「這麼快就要走了?」酒保問。

「我還沒回報呢。」米拉回答:「而且我實在是太久沒回報了,再不去辦事處懷特會把我宰了。」

將幾張鈔票放在桌上,女子說:「他們幾個人今天的酒錢就我幫忙付了。」

「前輩姐姐威武。」安潔說道。

「前輩的前輩果然沒有食言。」妮娜如此評價。

只有男子靜靜看著黑髮女子。

「‧‧‧‧‧‧我很期待喔。」同樣望著男子,黑髮女子說:「希望有一天,即使在現界,也能聽見你的故事。」

「──可不要讓我失望啊,大木頭。」

說完,女子一撩長髮,長腿跨出,離開酒吧。

看著前輩的背影,男子喃喃:

「‧‧‧‧‧‧是。」

而後,男子自口袋中拿出筆記本,翻開。

**

在這麼多年以來,男子也曾想過這筆記本內有什麼內容。

也許是日記、也許是心得。

但當男子翻開後,發現事實距離他心中所想有那麼一點距離。

筆記本內,是大小不一、字跡也不盡相同的文字,有些話後還留下了名字:

『日出之時,以東方海岸線眺望最為合適。晨光。』

『我去看過了,其實也就那樣。朝陽。』

『現界的月亮,好像沒有詩裡寫得那般圓?』

『前輩說的詩,不知道是哪首?現界找不到了。王勇。』

『東方的玩意我不熟。安格。』

『有沒有人知道酒保老大叫甚麼來著?』

『我聽一個大前輩說過,但我不說。』

『不知道現界未來科技會變成怎麼樣。』

『你是指哪一次的科技?』

『事情糟心、人心糟心,沒點好事。只有酒能療癒我。』

『現界人起碼還能找對象,彼界人啥都不能幹。』

『爆炸吧現充。』

『在下打牌,彼界第一。』

‧‧‧‧‧‧各式各樣的留言,就這麼一個個寫在筆記本上,

雷德翻開有人寫字的最後一頁。出現在男子眼前的是細長、優美的字體。

上面寫著:

『現界美景眾多,有人、有酒,還有一個大木頭。實在有趣。米拉。』

看到這句話,雷德輕輕一笑。

從懷中掏出一枝筆,男子寫下一句話:

『米拉是我前輩,安潔是我小妹,妮娜是我後輩。怕不怕?雷德。』

男子寫完後,將筆記本闔上。然後遞給女子。

「拿去。妳也聽前輩說了吧。」

「給我真的沒問題嗎?」妮娜問道。

「不然我是可以給誰?」雷德哭笑不得,說:「等到哪一天出人頭地了,再交給下一位,可不要偷看啊。」

「是是,真是奇怪的規矩。」

女子將其收起。

男子站起。

「前輩?」女子問道。

「從今天起,妳就是一名正式的引航人了。」

雷德說:「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在不夜之中,聽見屬於妳的故事。」

「哎呀,看來老哥你終於要開始偉大的傳奇之旅了。」

安潔也站了起來,說道:「這種大事,不叫上本小姐怎麼行呢?」

「真的要一起?」男子問。

「那當然,咱倆約好的嘛。」

少女拍了拍男子肩膀,自言自語道:

「諸位不夜的朋友們,你們是否聽過那個傳奇引航人的故事?」

「那個彼界的大木頭,跟他美若天仙的摯友安潔。」

「他們行走現界,跨越每一座高山,渡過每一座湖泊。」

「他們是傳奇。」

說完之後,安潔看向酒保,說:

「那麼酒保老大,我們倆就先走一步啦。」

「不夜酒吧永遠歡迎兩位再次回到此地。」

男子說:「那麼,雷德先生、安潔小姐。一路順風。」

雷德與安潔便這樣踏出酒吧,消失在傳送通道內。

直到兩人消失,妮娜才將自己杯中的酒喝完,然後也起身。

「妳也要出發了嗎?」

酒保問道。

「是啊,連前輩都出發了嘛。」

女子說道:「那麼我也要跟那群前輩們看齊才行呢。」

聽到女子如此說道,酒保只是笑著回答:

「那麼,不夜酒吧期待著故事流傳的那一天。妮娜小姐。」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