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艦これ二創】九十九島的時雨!(8) 夕立,我喜歡妳

河合艾梅莉 | 2021-01-18 08:44:02

連載中(二創)九十九島的時雨!
資料夾簡介
時雨走過的地方是由傷心堆積起來的,不過還好有她的陪伴才能撐下來...

◆封面圖由@ichigo、金永浩、河合艾梅莉共同持有版權。



坊之岬泊地內部一處。
重巡級改-米涅正在使用泊地配置的管線治療自己的傷勢,憑藉著吸收艦娘的殘骸,斷臂處發出陣陣的黑煙,一條白皙的手臂緩緩地長了回來,但仍極其軟嫩,彷彿輕輕一碰就會受傷似的。
「可惡……那個魚雷到底是什麼玩意……
她撫著肚子上的傷口,咬牙切齒。
即便她擁有極強的自我再生能力,但是『丙型回天魚雷』對她造成的傷害遠超出自我再生的範疇,當下就讓她完全失去戰鬥能力。
原本信誓旦旦的能拿下佐世保,沒想到卻栽了個跟斗。
但,也不能退縮,要是在這裡向其他深海棲姬求救,不僅會讓主人雷耶蒙羞,而且自己也別想晉升為棲姬級了。
「雷耶大人正在進攻舞鶴,我也得立功才行,下次,一定要將佐世保給解決掉!」
米涅眼中燃起熊熊的惡火。
午夜的佐世保鎮守府,隨著皎潔的月色灑落在醫務室裡,夕立悠悠的睜開雙眼,一個勁地坐起身子。
既然我在醫務室的話,就代表鎮守府沒被攻陷吧POI……」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夕立離開醫務室,往船塢的方向走去。
船塢裡,神州丸以及妖精們正忙碌地熬夜趕工維修著毀損的儀裝。
見到大家身上多或少都有受傷,而龍鳳原本白淨的臉蛋上也充斥著焦黑的污痕。
「夕立,你醒來了呀……」
「龍鳳,時雨呢……?」
「………」
龍鳳不說話,只是拉著夕立。
「夕立妳一定餓了吧?我們先去便利商店買點消夜吃吧~」
「POI?」
夕立不明所以,此時卻瞄見白露等人正在清理最上的艙門位置,以及將儀裝的備品打包裝箱。
「這、這是……」
龍鳳正想解釋的同時,剛好就看到時雨推著小推車從宿舍的方向走進了船塢,推車上頭的紙箱似乎是一堆日用品……
這下遲鈍連夕立也明白了。
「時雨!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大家都在清理最上姊的東西!」
「……」
時雨不做回答,只是沉悶的低著頭,一語不發的往前走。
「時雨!最上姊怎麼了!快告訴我啊!」
即便夕立在時雨的身後大吼,時雨仍沒停下,自顧的向前走,夕立立刻追了上去拉住了她的肩膀。
「時雨!快回答我啊!時雨!」
「……」
夕立瞥見了時雨沉悶的神情,明白了時雨怎麼樣也不可能跟她說,但當下還是拉住了她,接著回頭詢問龍鳳:
「龍鳳,最上姊到底怎麼了……」
「最、最上姊她……」
龍鳳悲傷地垂下眼簾,不忍繼續往下說。
此時,背對著夕立的時雨,淡淡的開口:
「沉了。」
「沉了……為什麼最上姊會沉!時雨妳說話啊!」
「……」
「別不說話啊!時雨!為什麼最上姊會沉!」
夕立拉著時雨的領子,歇斯底里的怒吼。
「最上姊為了保護大家,所以,捐軀了。」
「妳不是佐世保最強的艦娘時雨嗎!那為什麼還會變成這樣!」
「因為,輸了嘛……」
夕立緊揪住時雨的領口,盯著時雨的同時,她無法感受到時雨眼裡的溫度,只有冷冰冰的寒漠。
「為什麼妳能這麼冷靜……還能一臉從容地收拾最上姊的東西……」
「不然妳要我怎麼樣,除了接受現實以外,我有別的方法嗎?」
「可惡!!時雨妳這傢伙!都這個時候了,還一臉得意的樣子!」
夕立說完,眼角的淚水奪眶而出,猛然的一拳轟向時雨的臉頰。
「最上、最上姊可是死了啊!為什麼……妳還能這樣的態度……時雨!!」
啪!
「混帳!混帳!混帳!時雨妳這個混帳!什麼佐世保的時雨,只是個王八蛋!啊啊啊!!」
夕立騎在了時雨身上,左一拳、右一拳的不停的痛打著時雨的臉龐,而時雨,只是靜靜地躺在那兒,接受夕立從拳頭中的怒火和悲傷。
「不要再打了!夕立!真的……已經夠了……」
「龍鳳……」
臉頰滿是淚水的龍鳳,拉住了夕立的手腕,此時夕立這才認清現實。
「騙人、騙人……時雨妳快點跟我說是騙人的啊……嗚嗚嗚,我剛來到這裡的時候也只有最上姊願意關心我,我……我………嗚嗚嗚……最上姊……」
「打完了嗎?那我走了。」
時雨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站起身不願再多說什麼。
「時雨妳這王八蛋!為什麼沒能打倒米涅!!」
「好了啦!夕立,嗚嗚嗚……夠了……不要再吵了……」
龍鳳拉著夕立頹然跪倒在地,不停的哭泣著。
看著夕立痛心撕肺的怒吼,和不停啜泣的龍鳳,時雨只是默默地和白露將最上的遺物通通扔進了焚化爐。
但她眼裡卻充滿了凜冽的怒火,捏緊了雙拳……在內心發誓-
重巡級米涅,我一定、要殺了妳!
提督辦公室內,稍早前聽到了神州丸的通知而立刻趕到的早岐,除了做好要是潰敗時的第二據點撤退規劃,還做了物資流向的管控以利長期抗戰。
所幸這些計畫目前都還不需要付諸行動,看來已成功抵禦深海艦隊的攻勢。
而現在,早岐正看著夕張交上來的戰鬥報告。
「原來如此……最上她從容就義了嗎……」
「提督……我們,恐怕……無法抵擋下一波的攻勢了,大家,都快撐不住了,精神、和身體都到了極限……」
夕張沉痛地說完,早岐不疾不徐的拿出報告。
「關於這點,緊急修理的要求審核我會讓它通過的,屆時應該會發一些緊急修復水桶下來。」
「但是,即便是這樣我們也不足以將米涅打倒……」
「我知道,所以,妳的那個儀裝還可以再改良吧?我把一些經費撥過去給妳運用吧。
是……
另外,我也將只靠我們佐世保無法抵擋重巡級改的深海艦隊的這事報告上去了,軍部說再過一個禮拜,吳鎮守府的扶桑和山城就會過來支援了。
沒想到早岐的手腳如此之快的夕張眨了眨眼睛。
這是那個每天等下班的提督嗎?
「接著,夕張,盡速修好所有艦娘的儀裝,如果米涅如妳報告所稱,有自我再生的能力,我們能準備的時間也不會太多,她可能會在扶桑和山城趕來之前就再次襲來吧。」
「是!」
夕張向早岐行了一個軍禮,接著,早岐壓了壓頭上的帽子。
「總之夕張你這次做得很好了,統整的十分完美,下次的作戰,由妳全權指揮了,需要什麼儘管說。」
「提督……可是、是我害最上……」
不,這不是妳的責任,要是沒有最上,現在佐世保鎮守府已經沒有了,沒事的,一切結果都由我來承擔。
提督……
沒料到早岐會如此有幹勁,夕張有些反應不過來。
「總之最上的事,我很遺憾,抱歉啊,我只是個不中用的提督,除了幫妳們申請物資以外沒別的用處,要是妳們再被擊沉的話,我估計會被調職,所以,加油喔,夕張。」
果然,只在意會被調職的事情嗎……我居然還一瞬間對提督感到心動了!?明明提督已經有老婆和小孩了……我一定是太累了吧……
離開提督辦公室的夕張,站在門外搖了搖頭,又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夕張走後,早岐向著桌面嘆了口氣。
我如果不那麼說的話,夕張給自己的壓力會大到把自己壓垮吧……
……誰叫夕張這孩子平時這麼認真。
好了……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早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窗邊,從這時刻開始,他真正感覺到身為提督的沉重,絕不是每天等下班那麼簡單的事了。
「沒想到單單只是對抗重巡級改-米涅,壓力就會如此這麼沉重呢……舞鶴那名對抗雷耶的新米提督一直都面對這些壓力嗎,不、更甚於此吧,雷耶可是棲姬等級的怪物……」
就在他煩惱的同時,不知不覺已經天亮了,拂曉的曙光讓他感到刺眼的瞇了起來。
夕張在走廊上見到了鐵青著臉的時雨。
「時雨……妳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不重要,夕張,下次作戰,把那個儀裝交給我來使用吧……」
「那個儀裝是指……」
「對,丙型回天魚雷。」
時雨說完,夕張正視著她。
「妳知道那魚雷爆炸的威力讓最上一瞬間就被炸毀了嗎?」
「當然知道。」
「即便如此妳仍要配備上它嗎……」
「嗯,為了最上姊、以及大家,重巡級改-米涅就由我來擊沉。
雖然表情看不出來,但時雨顯然有些喪失理智,夕張嘆了口氣。
「我會想出一個能打倒米涅的方法,在這之前,別輕舉妄動,丙型回天魚雷也需要改良,絕對不可以給我擅自帶出去,知道嗎?」
「喔。」
時雨冷冰冰的應了一聲,夕張向著她的背影再度開口:
「妳這樣逞強的話、不光是最上,我想夕立也會很難過的,妳臉上的傷是被他打的吧?被這樣誤會不要緊嗎?」
「無所謂,要解開誤會的話,打倒米涅再說吧……我,確實什麼也沒做到,被夕立發怒也是應該的。」
時雨頭也不回地說完,就這麼離去,夕張也拿它沒辦法,只好抱著資料前往船塢。
「下次,必須將米涅打倒才行……」
夕張沉痛的抱緊懷中的資料,絞盡腦汁思考著感良丙型回天魚雷的對策。
不能再讓悲劇重演……
夕張回到自己的工作室內,看著丙型回天魚雷的設計圖。
「如果……有個方法將艦娘向後彈射,應該能避開最糟糕的結果。」
她將魚雷設計成前後兩段,只要前段爆炸,就會使後半內部的火藥向後噴發,即使會使魚雷本身變得更大,但這也是不得已為之。
不過這也不是很大的問題,畢竟如果是交給驅逐艦的時雨搭載,輕量型的艦娘或許可以進一步減少置重量,前面航程也可以由神州丸運送。
再來就是米涅那惱人的自我再生的問題了,最上已經用生命證明,丙型回天魚雷能夠一口氣將米涅打成重傷。
但重傷之前要如何牽制她不自我再生就是問題所在了,雖然戰鬥力不及雷耶,但米涅的戰鬥力也十分的蠻橫,讓一般艦娘去牽制她肯定不行的。
利用時雨和夕立夜戰的優勢,給米涅加上醒目的記號,讓大家朝她的方向砲擊以及雷擊的的話呢?
「啊……有了!」
夕張想到了什麼,立刻著手改裝時雨的砲擊裝備,同時也一邊進行測試丙型回天魚雷的逃生機構。
看著假人往後飛出,仍少了半邊身體,夕張臉色沉重。
「不行呢……即使成功逃出,也還有五成的機率被捲入爆炸。」
傍晚,夕立蹲在海灘上,默默地發著呆。
「……」
「呃……」
夕立看見了時雨的身影,和那天一樣,看著自己。
「夕立。」
「……」
這次換夕立不回她話了,時雨來到了她的身旁,撫著她的臉蛋。
「做什麼啦POI。」
夕立不悅的臉蛋,對於此時已經自願搭載丙型回天魚雷的時雨來說顯得無比可愛。
「夕立……我喜歡妳。」
「POI!?」
夕立傻愣了一下,接著滿臉通紅。
「妳、妳在說些什麼啊時雨!」
「我也喜歡大家。」
「是、是這樣子喔POI……」
時雨說完,夕立這才鬆了口氣,同時也覺得些許可惜……
「所以,這次,我絕對不會讓妳失望的。」
時雨陪伴著夕立一同望著夕陽,握著她的手,讓海風吹拂著她的秀髮。
時間推到兩日後,夕張沒夜沒日的趕工,經過反覆的測試推演,這才假定好米涅的討伐作戰,便將所有的艦娘找來作戰簡報室。
「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我們佐世保鎮守府正迎來前所未有的威脅,重巡級改米涅計畫拿下這裡,雖然她十分的強勁,但根據戰力推定,她本人仍說自己是屬於一般的深海棲艦,不是深海棲姬。
「嗚哇……那麼強的東西竟然還不是棲姬……」
白露垮著臉說完。
早岐接著拉下地圖,戰鬥簡報的例行公事還是得讓他來主導的。
「但是,她的戰鬥力也比雷耶低的許多,還不是無法戰勝的對手,現在雷耶正由舞鶴鎮守府的丹後提督來對抗,我們也得盡力阻擋米涅的攻勢。」
「這傢伙都這麼強了……雷耶到底該有多強……」
聽見江風苦著臉這麼說,時雨淡淡地開口:
「我完全無法想像有艦娘能勝過那個東西……」
「……」
時雨不會忘記的,那個雷耶一瞬間就將自己和夕立打倒,就像在玩耍一樣,臉上那充斥著嘲弄的怪物……
米涅比她好多了,還不至於無法戰勝。
「經過夕張的分析,米涅遭受攻擊後,自我再生能力便會啟動,可以在短時間修復較輕度的損傷。
但是,最上使用丙型回天魚雷後對她造成傷害後,即使是自我再生也無法及時復原,不過考量到丙型回天魚雷無法一口氣擊倒她,我們必須在使用丙型回天魚雷之前將她至少中破以上。
因此,夕張主導的作戰方案如下。
第一、夕張製作了特殊的燒夷彈,可以點燃她的身體,這樣可以讓大家對她造成更多的傷害,讓她疲於再生的同時夜戰中也會更加的耀眼,時雨,妳來點燃米涅。
「好的,請交給我。」
時雨立正後授命。
第二、在戰鬥中為了讓大家的命中率最大化,弱化她的再生能力,我需要一名勇於和米涅近距離扭打的艦娘,這是份艱難的工作,必須緊緊的牽制住米涅,也會遭受大家的炮擊和魚雷……有沒有艦娘願意自告奮勇的?
早岐目光掃視著各艦娘,此時夕立站了起來,眼裡充滿了怒火。
「提督,讓我來吧,我會死咬住她的POI……絕對不會讓她逃掉!」
「那夕立,就交給妳了。」
遵命POI!
第三、這是最重要的部分,在遭受大家的飽和打擊之後,時雨,最後的決戰就交給妳了,妳必須使出渾身解數,阻止米涅逃脫的同時,使用丙型回天魚雷一口氣擊毀她,這是只有神州丸和妳互相合作才能辦到的事。
時雨點了點頭。
「沒問題,提督。」
神州丸也立正授命。
「青葉和衣笠,以及千歲和千代田還有龍鳳會牽制住其他深海棲艦,剩下的就交給妳們了,白露型小隊。」
「「了解!」」
「那麼,作戰計畫到這邊,有人有疑問嗎?」
早岐等了五秒見無人回應,繼續開口:
那就解散吧。
大家向早岐行了軍禮後,他便準備收拾東西下班。
「時雨……」
剛剛作戰會議一結束,夕立馬上叫住了時雨,臉上流露著擔憂。
「時雨……不行!不可以用那個魚雷!」
「怎麼了,突然擔心我了起來,昨天不還是把我打的鼻青臉腫嗎?」
「對、對不起嘛,不過這是兩回事,用了那個的話,時雨會沉的,我才不要這樣……讓我搭載魚雷吧!」
「呵呵,沒想到夕立妳也會擔心我呢……」
「朋友互相擔心不是很正常的嗎POI?」
夕立眨著眼睛,不明所以,而時雨向著她微微一笑,連日來的相處,她對夕立保持著一股奇特的感覺。
望著夕立天真單純的可愛臉龐,時雨心中不由得有股力量支持著她。
或許自己會被捲進丙型回天魚雷的爆炸裡,但,那又怎麼樣?
或許,這就是最上姊的感覺吧……只要能保護所愛的人。
那麼,可能,自己和夕立說話的機會也只剩這麼一點點的時間了……
「大概,我對妳抱持著友情以外的其他感情呢,夕立。」
「POI?」
「啾。」
時雨輕輕地吻上夕立的臉頰,後者頓時滿臉通紅。
「POI!?時、時……時……」
夕立害羞地都快說不出話了,時雨向著她溫柔一笑。
「夕立,不喜歡嗎?」
「不、不……只是很害羞POI!」
看著夕立頭髮上的狗耳朵上下搖晃,顯然就是樂壞了,時雨溫和的微笑,摸了摸她的頭。
心中暗自說著。
夕立、我最喜歡妳了,如果能更早和妳相遇就好了。
但,看起來是沒這個機會了,最上姊的仇由我來做個了斷─
對不起,夕立。

後記A:
貴安,河合艾梅莉的說。最上的沉掉無疑對佐世保來說是個沉痛的打擊,尤其是開發出回天的夕張更是苛責自己,幸好早岐能適時的支撐她。而時雨最後也選擇了和最上一樣的道路甚至還跟夕立表白了,應該沒有插了什麼奇怪的旗吧?
然後是哭是笑,前傳都將在兩話結束,我們就好好的守護時雨他們吧。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
隨著一路陪伴大家的最上逝去,佐世保的大家們終於獲得了重整旗鼓的機會。
時雨和夕立兩人的過去也進入尾聲,佐世保的戰鬥將白熱化!迎來最後的挑戰!
那麼,老話一句,歡迎大家點讚分享,收藏並留言,您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原動力。
那麼我們下回
【九十九島的時雨!】
不見不散~

403 巴幣: 142
比乃江璃
黑獨角真的硬到靠杯呢,不過沒想到會是本作的頭目(找時間再來補好了,還好目前才8話
2021-01-18 12:59:57
河合艾梅莉
黑獨角真的很硬很噁心,不過卻不是棲姬級...

其實時雨這篇是前傳,本傳的回數有點多....
當作獨立的篇章來看我想也沒關係,這樣比較沒壓力[e19]
2021-01-18 13:03:4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沉重的時候,果然來一點柑橘氣味能舒緩壓力(?)
2021-01-18 18:34:47
河合艾梅莉
柑橘氣味清新芬芳,微甜但是不會太膩(*´∀`*)
2021-01-18 19:53:02
夜之使者零之月
之後時雨沒死,沒面目見最上姐,所以調職?
原來時雨夕立是兩情相悦的部份,怪得丹後級散佈器對時夕沒有效ww
2021-01-18 20:43:55
河合艾梅莉
之後時雨沒死,只剩下報完仇,最上姊還是回不來的空虛,夕張為了不讓她再觸景傷情才安排調職。

沒錯,雙犬是兩情相悅,所以本傳中她們才沒有被宇佐司撩,硬要說的話時雨性向是女女所以沒事,但夕立是雙性其實也是有機會受到丹後散佈器影響..等等丹後型散佈器是啥鬼啦www
2021-01-18 23:07:58
小柊(由良控)
方舟(碧藍):我也喜歡!(抱走時雨.夕立)
2021-01-18 21:45:26
河合艾梅莉
雙犬全都要
2021-01-18 23:08:22
一二三四
我一開始以為回天是指無力回天(雖然事實好像就是如此?),原來是扭轉戰局(天を回らし、戰局を逆転させる)…但據說操作極其困難,且成效不彰,真的是戰爭後期趕鴨子上架的自殺式打法啊(為最上上香
2021-01-18 23:52:37
河合艾梅莉
感謝原文解釋,感覺就是開發了奇怪的武器造成的悲劇,十分讓人難受
2021-01-19 00:21: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