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溫馨戀愛】出租女子高校生 (6) 委託人被綁架可以租JK嗎?

河合艾梅莉 | 2021-01-16 08:44:01

連載中出租女子高校生(完)
資料夾簡介
~`・д・)_ ♪歡迎出租女高中生小繪~`・д・)_ ♪(・∀・(・∀・(・∀・

◆封面圖版權由沐塘和河合艾梅莉所持有



這裡是市電的崇福寺站牌電停附近的貓貴族咖啡店。
店內一角的小桌,多繪里、八千穗以及若木,難得三人聚在一起。
來來~貓太妃~喵嗚~
多繪里正逗弄著趴在自己大腿的過膝襪上的虎斑貓。
她是隻母貓被取名為貓太妃,自從知道這隻被若木救下來的虎斑貓被貓貴族的老闆收養後,原本就很常來光顧的多繪里,最近前來的頻率更是增加不少。
今天周日,多繪里更是約八千穗和若木來貓貴族咖啡店,看看貓太妃。
估嘰咕嘰……
喵喵喵!
若木也試圖和貓太妃玩,卻被她施以恫嚇,從多繪里的雙腿上跳下,踏著優雅的步伐離開他們的座席。
貴生川同學真不受貓太妃喜歡呢。
八千穗苦笑看著懊惱的若木。
一定是若木生的一副壞人臉啦,連貓咪都感到害怕!
明明是我救她的啊……
首先若木你要改變你的表情,像這樣~
多繪里將若木的眼角拉下垂,調整他的嘴角強迫擠出笑容。
噗……
看著若木的表情不小心笑出來的八千穗連忙摀住嘴巴。
噗哈哈哈……
多繪里則是毫不避諱的笑了出來。
多繪里學姊妳只是在尋我開心吧……
若木無奈的把表情回復成原來的樣子。
哪有~我一直都是很認真的耶!噗噗~
我完全看不出來是這麼一回事就是了。
不然你要和貓店長玩嗎?他應該就不會跑掉了。
貓店長是隻肥肥的黑尾白貓,基本上任憑客人怎麼戳他都不會移動半分。
算了,我還是繼續念書好了。
若木語畢,就開始寫起考古題。
啊哈哈,若木不理我了,那我跟八千穗玩好了~
多繪里起身換到了八千穗旁邊的空位,輕輕靠在八千穗的肩膀上。
多、多繪里學姊!?
啊~八千穗的身體好香啊~
咦欸欸?沒有吧,很普通呀。
有哦有哦~八千穗真的很可愛呢。
不,可愛什麼的……倒是今天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多繪里學姊放下頭髮穿便服的樣子,感覺好成熟!好漂亮!
多繪里今天少見的沒有高中的制服,而是穿著今年初夏流行的淡色系洋裝,頭髮也沒有綁成雙馬尾,而是長長的放了下來。
至於八千穗則是穿著玉成高中的制服。
嗯?會嗎?沒有委託的話我還是都穿便服為主啦……啊,才剛說到,好像就有委託進來了。
多繪里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立刻點開畫面。
是什麼樣的委託呢?
八千穗看著盯著手機螢幕不發一語的多繪里好奇的問。
委託人說她好像被綁架了耶……
咦?綁架?真的是綁架嗎?
應該吧,委託人說的也不是很確定的樣子。
多繪里的視線看向了若木:
若木你怎麼看?
喔。
若木沒什麼情緒起伏的繼續寫考古題。
你那什麼反應啊?
沒啊,就報警吧,與我們無關。
不不,委託人肯定是因為警也報過了,手足無措才會來找JK小繪啊。
那啥理由啊……
多繪里學姊還有貴生川同學,你們先冷靜一點,先等我一下,我調查看看這個消息的真偽,很快就能知道了。
八千穗看著兩人好像快要吵起來,連忙打圓場,拿出她的平板收集資訊。
好,交給妳囉八千穗。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聽到多繪里這麼信賴自己,八千穗握了握拳,隨即沉溺於資訊海中。
過了約喝了半杯熱咖啡的時間後,八千穗抬起頭:
能公開求助的地方確實都有找到類似的發文,感覺不太像是惡作劇呢。然後長崎警局那邊也確實接到有人失蹤兩天的報案。
有報案卻還是失蹤了兩天,是找不到嗎?還是……
多繪里攪拌著剩下半杯的卡布其諾思考著。
失蹤的這兩人剛好是一男一女,聽說兩人關係很親密,警察那邊懷疑是私奔,並沒有很認真地看待這起報案,猜測只是逃家而已。
不過我覺得事情一定沒有這麼簡單,不然為什麼連出租JK的服務也都跑來利用了?委託人就算不是真的被綁架,肯定也是碰上了什麼麻煩。好,這委託我接了。
多繪里隨即回覆委託人。
『了解,請問妳知道妳現在在哪裡嗎?』
沒過幾秒,對面很快就回答了。
『不知道,似乎是一間廢棄廠房,我現在馬上把定位傳給妳……請妳趕快來救救我……』
委託人發送的位置是在長崎市的鍋冠山南側一點點的地方。
意外的沒有很遠嘛,不過那附近哪邊有工廠啊?
多繪里學姊,那附近我記得在山坡邊側有幾間倒閉的汽車修配廠,很有可能就在其中的廠房裡面。
八千穗身為在地的長崎人,自然是比大學才來到此處的多繪里清楚不少。
『請問除了知道是工廠外還有什麼其他特徵嗎?比如說看的到招牌什麼的?或是綁架犯有幾個人?』
『哈囉?濱口小姐?』
當多繪里想問更多的情報時,委託人濱口小姐就不再有任何反應了。
啊哩?她手機沒電了嗎?
也可能是被破壞了。
一直沒出聲的若木忽然說道,雖然他這麼說,但還是轉著手中的原子筆看著考題沒有抬頭。
被綁架了兩天,手機都沒被搜走,犯人大意了吧。
好,若木你也一起來吧!
這不是我們能插手的事情了,妳們還是趕快去報警比較妥當,先把這個座標給警方吧?
不是說了警察根本就不理啊。
那樣也不干我們的事。
若木你當真不來?
我下禮拜還有模擬考,沒空。
見到若木倔強的很,八千穗開口:
不如多繪里學姊,我跟妳一起去吧?
不行,八千穗留在這裡,要是有什麼更進一步的消息再連絡我。
多繪里學姊……我知道了,我會試著用其他方法弄到讓警方不得不正視這個事件的。
多繪里這時綁好雙馬尾後起身,有些苦惱的看著自己的裝扮。
好像來不及回去拿制服了……
她的視線瞄向了八千穗的身上。
八千穗妳的制服可以借我嗎?
咦?
於是多繪里拉著八千穗走去店裡面的化妝室。
不一會兒,換好裝的兩人走出來。
若木側眼瞄著換上玉成高中制服的多繪里走出咖啡店外,不理會八千穗擔憂的視線,繼續看書。
多繪里叫了一輛計程車來到鍋冠山南側的山坡地區塊,下車後尋找著適合關人的廠房。
地位應該是這附近沒錯啊……
她繞了十分鐘左右還是沒發現什麼,似乎是因為小山丘地形而有高低差讓人產生誤判。
不過八千穗的制服對我來說似乎有點小件了點呢……該不會是我最近長胖了吧……我明明沒吃很多啊奇怪……
現在穿著八千穗制服的多繪里,胸口緊緊的頗不舒服,她只好將領口兩顆扣子稍微解開。
搧風的同時她瞥見斜坡下方有一個發黃的招牌,上頭斑駁不堪的寫著【SWAN汽車修配】,顯然已經廢棄多時。

SWAN汽車修配   (取自GoogleMap)

唉呀,我想我找到囉。
多繪里隨即小心翼翼的從廢棄修配廠後方滑下斜坡。
接著她小心翼翼地從玻璃碎成網狀的窗戶往內窺看,馬上就見到有個女人被綁在柱子上,在地上有著疑似被砸壞的手機殘骸。
那個手機應該就是被綁架犯破壞的吧?因為掙脫了繩索所以拿出藏好的手機求救嗎?然後被綁架犯發現了嗎……
接著她又向四周窺視,確認沒見到綁架犯的身影後,小心翼翼地將門打開走進廢棄修配廠。
妳是濱口小姐吧?我來救妳了。
唔唔!?
濱口小姐雙手被往後綁在一根支撐機具的細鐵柱上,眼睛和嘴巴都被布摀著,雖然身上有穿著衣物,但是極為不整,顯然不是她自己穿上的。
多繪里先將她口中的布給解開,不過暫時沒有拿掉她遮眼布的意願。
妳、妳是誰!?
濱口小姐的聲音透露著無比的恐懼。
我是出租女子高校生小繪,濱口小姐委託的就是我喔。
是那個JK?沒想到妳真的來救我了……
濱口小姐一聽是多繪里,似乎鬆了一口氣。
這裡只有濱口小姐一個人嗎?據我所知妳不是跟男朋友私奔了嗎?
……我們是一起私奔了沒錯……可是阿廣他……嗚嗚嗚……
具濱口小姐所言,他們是從隔壁縣私奔來長崎的,當晚在港邊的水邊森公園休息的時候,突然被不明人士以棍棒攻擊,她男朋友阿廣貌似當場就倒地不起,隨後更是被直接被踢進了海中,而濱口小姐則是被抓來了這裡,已經被犯人侵犯兩天了。
總之,我們趕快離開這裡吧……唔,這個好緊,打不開……
綁著濱口小姐的麻繩異常的緊實,多繪里費了好一番功夫還是解不開。
打、打不開嗎……?
應該快了……要是有帶刀子之類的就好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這時修配廠外似乎傳來了動靜,是機車停好後熄火的聲音。
他、他回來了!妳快躲起來!
濱口小姐緊張地壓低聲音喊著。
啊……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男人打開側門走進來,他手上提著便利商店的塑膠袋,裡面貌似是酒跟簡便的下酒菜。
多繪里剛好側身躲進大型機具的背側。
我回來啦~有沒有想我啊~
綁架犯走到了被綁著的濱口小姐面前。
唔唔、唔唔!
濱口小姐的嘴布已經重新讓多繪里給綁好,綁架犯並沒有發現什麼異狀。
嗯嗯嗯~看來還是很有精神嘛,那我就放心了,那麼~今天要玩些什麼好呢~
唔!
綁架犯迅速的將濱口小姐身上的衣物褪去,用睥睨的眼神舔舐著她雪白的身體,雖然上面已經有了這幾日下來的污痕,但不影響其美麗。
一想到又要被這個男人粗暴的侵犯了,濱口小姐被眼罩遮住的雙眼流下了淚水。
可惡,怎麼辦?這樣下去濱口小姐又要……有什麼辦法有什麼辦法……要是有像竹劍的東西的話……
這麼一想的多繪里瞥見一旁地上有一根生鏽的鐵管。
那,我要進來了喔!
綁架犯興奮難耐的準備將他的分身刺入濱口小姐體內時-
還不住手!你這個變態!
多繪里雙手拿著生鏽的鐵管擺著架式,從大型機具側邊走了出來。
啊?妳是什麼東西?
我是,見義勇為路過的女高中生。
啥?
綁架犯雖然一臉困惑,但還是從地上抄起他的鐵棒,接著他看了看多繪里,目光很自然地移到了她那對巨大的胸部上。
齁齁~這奶子還真是讚啊~雖然我比較喜歡更成熟的女性,但是我還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幹那對大奶子了啊……
你這個變態……呀啊!
多繪里踩著劍道的步伐,利用步足,迅速移動到綁架犯的側邊。
面!
鏗鏘!
綁架犯見到多繪里發動攻擊,胡亂舉起舉起鐵棒揮舞,剛好將她的攻擊抵擋住,鐵管和鐵棒互擊的聲音迴盪在修配廠房。
而同時,多繪里手中早就鏽蝕的鐵管,經不了這樣的打擊,脆化碎落在地。
咦?
多繪里愣愣地看著手中剩下一節的鐵管,沒有了武器的她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根本不可能打贏成年男人,更何況男人手中還有武器。
嘿嘿嘿!
眼見綁架犯的鐵棒就是往多繪里的頭部一劈……
喝啊!
霎時,一個身影破窗而入,往綁架犯一個跨踢後靈巧地落在地面。
嗚哇!
綁架犯一個被踢飛,在地上滾了數圈,多繪里這才看清若木的背影。
多繪里學姊,妳沒事吧?
若、若木!?你怎麼……
沒錯,即時闖進的就是貴生川若木,他喘著大氣,並甩了甩頭上的汗水,看來是一路跑過來的樣子。
有話等等再談,先解決掉那個綁架犯吧。
咦?他還沒掛嗎?
多繪里說完,綁架犯就從地上爬起來。
臭小子!!!很痛欸!!!
若木看了看遭綁住且一絲不掛,身上充滿著傷痕和污漬的濱口小姐,再將目光定回綁架犯後說道:
看來你真的是個變態,我要下重手了!
若木語畢,壓低了身子,朝綁架犯衝了過去。
去死!
綁架犯的鐵棒朝若木大力揮下,不過被輕易躲開了,接著他的拳頭連續往綁架犯的頭部招呼下去,左右、左右、左右、左右……
若木上半身的肌肉流暢得隨著拳頭的節奏,左右搖擺,每一拳都充滿了爆發力。
「嗚哇……」
隨著綁架犯的臉不停地左右搖晃,在一旁的多繪理彷彿都能感覺到若木雙拳打擊的強勁力道。
「哼!」
一連串的連擊之後,若木猛的一個上鉤拳,瞬時傳來綁架犯下顎碎裂清脆的聲響……
最後若木拉住了綁架犯的頭顱,用膝蓋直接往臉部撞擊下去,頓時血沫四濺,綁架犯先是手中的鐵棒掉落在地,整個人也倒了下去。
……
突然回歸平靜,從若木闖進來到現在結束不過也才2分鐘的事情,這樣的展開讓多繪里呆愣在原地。
好了,沒事了,接下來把這傢伙綁在柱子上報警就行了。
若木隨手用綁架犯身上的衣服擦了擦拳頭上的血漬。
等等,他鼻樑被你打斷了吧?這樣放著不管會出人命的……
回過神的多繪里連忙說道。
喔。
趴嘰-
若木蹲下來將綁架犯的鼻樑喬正後,再一次將手擦乾淨。
……
這樣就好了吧?我們趕快離開這裡就不會被追究責任了。
不是啊,那濱口小姐怎麼辦?
喔。
若木這詞直接把綁架犯的上衣脫下來包在手上,拿著玻璃碎片割開綁住濱口小姐的麻繩。
多繪里也馬上替濱口小姐重新穿上衣物,正當多繪里想把濱口小姐的眼罩也取下的時候,若木搖了搖頭,連忙把她拉到一旁。
「學姊、妳是出租JK,不是執法人員,這種事可不能示人,快走吧。」
多繪里被若木這麼一說,才赫然想到這件事,便打消了將眼罩和手上的麻繩取下的念頭。
那個……不幫我把眼罩解開嗎……我要在這裡等嗎?要是他醒過來……
濱口小姐害怕的做出四處張望的動作,雖然她什麼也看不見。
對啊,把濱口小姐留在這裡,要是那個變態醒來怎麼辦?
多繪里也出聲幫腔。
喔。
若木朝著綁架犯的腹部和大腿又多補了幾腳,像在踢球一樣……完全沒有手下留情,接著綁在柱子上。
他醒不過來了,就算醒過來也掙脫不了的。
你還真能面不改色的這樣揍人啊……
是妳叫我用的耶。
真沒良心。
沒問題的,我沒有使用凶器,沒人知道是我打他的,多繪……小繪學姊妳會在意一個變態躺在醫院多久嗎?
雖然概念上不會在意,不過當場看到這個情況我還是會有點在意的。
喔。
雖然他真的很壞很變態,但你也不該這樣打他的。
「喔。」
下次要輕一點,輕一點!輕一點懂嗎?來,跟小繪姊姊唸一次。
喔。
你還『喔』啊!快唸。
多繪里雙手插著腰,散發著一股不容忤逆的氣息,發覺敷衍不過去,若木只好……
我下次打人會輕一點……
棒讀。
接著多繪里轉頭看向濱口小姐:
濱口小姐就在這邊等吧,在原地別亂跑喔,雖然沒把妳的眼罩拿下妳應該還很不安,但警察應該很快就來了,我的夥伴應該已經在網路上放出消息到警察不能無視的程度了,我和這傢伙會躲在附近等警察接走妳的。
好、好……
那就這樣啦。
啊、等,小繪同學,費用我之後會匯給妳的,我手邊的錢已經被這傢伙搶去花光了。
好~謝謝惠顧。
真的,真的非常謝謝你們!
蒙著眼的濱口小姐對著離去的多繪里和若木聲音離去的方向深深的鞠了躬。
過後長崎縣警很快的就來到了【SWAN汽車修配】,立即向濱口小姐了解了狀況。
濱口小姐一五一十的告知縣警。
包含她男朋友阿廣被害的事情,以及被囚禁這兩天遭到了數次的侵犯……最後也提到被小繪所救。
所以說,妳的意思是說,妳委託女高中生救了妳?
對,多虧了她。
這樣啊,我會寫下來當作參考的。
縣警結束完詢問,走到外邊和其他警員嚼舌根。
被害人說是被JK救了耶……
縣警看了看被毒打的綁架犯,接搖搖頭。
不可能……
這肯定是其他黑道幹的吧?一個JK可以把成年男人打到下巴脫臼、大腿骨折嗎?
難道是母猩猩嗎?
哈哈哈……
「穿著女高中生制服的筋肉壯漢嗎?哈哈哈哈。」
其他員警紛紛爆笑出聲,此時小隊長從搖了搖犯人口袋搜出來的物品。
看,一定是黑吃黑啦,那個犯人的口袋裡有不少毒品呢,大概是仇人幹的,總之,讓被害女子先用救護車送去醫院驗傷吧,她說她男朋友還被殺了啊。
唉,有得忙了,不只要調查殺人案件還要處理毒品流向嗎……
縣警聳聳肩,繼續處理相關事宜,但就是沒有人相信濱口小姐是被多繪里和若木所救的。
躺在救護車上的擔架,搖搖晃晃的前往醫院驗傷濱口小姐,正想著一些剛剛的事情。
沒想到真的是女高中生來救我了……明明報了警什麼的都沒用……
卻只是個女高中生就這樣跑來那樣的地方……不怕危險幫我……
為什麼他會這樣幫助我?我不就只是個委託人而已嗎?
出租女子高校生小繪,妳到底是什麼人……?
真希望有機會再當面感謝她,千言萬語真難以表示我的謝意啊……
要不是濱口小姐的手機已經被綁架犯破壞了,她現在可能已經打了五百字的感謝文在推特上謝謝多繪里了吧。
此時夜色已經壟罩了鍋冠山山腳的南山手地區。
多繪里確認了濱口小姐被救護車送走後,和若木兩人往市電的方向走著,下了山正經過大浦天主堂外邊的祈念坡上。
大浦天主堂貴為長崎天主教宗座聖殿,是早在十九世紀就建造的首批教堂之一,也是日本現存最古老的天主教建築物。而一旁的祈念坡據說是教徒在祈願時建造的石磚步道,現在卻是相對沒什麼人在走的一條幽靜的通路,昏黃的燈光下讓祈念坡的石磚路面和牆面看起來別有一番氣氛。

◆祈念坡   (2019.10拍攝)
多繪里學姊真是的,要是我沒趕到,都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哼,要不是那根爛鐵管,我也能制服那個變態啦。
多繪里不太開心的噘著嘴。
多繪里學姊要是再亂淌渾水我就不理妳了喔,不跟學姊好了。
又來了又來了~若木嘴巴上雖然這麼說,還是很黏學姊的對吧?
多繪里抱住若木的右手臂。
妳不要用胸部壓住我的手啦!妳走開!
若木脹紅著臉想將被兩團脂肪夾住的手臂抽回,結果反而被愈抱愈緊。
哎呀?害羞了害羞了~嘻嘻~
多繪里見到若木的反應愈是開心。
若木,要猜看我今天的內褲是什麼顏色嗎?
不要!
若木試圖抵抗多繪里的誘惑。
真無聊~那胸罩的顏色呢?要看嗎?
咕嚕-
若木吞了口口水。
吶,若木,看在你今天特地來救我的份上,真的、可以……給你一點獎勵,哦?
獎、獎勵?
若木困惑的望著仍吸附著自己的多繪里。
忽然被多繪里往旁邊一推,那裡剛好有個凹進去的ㄇ字牆面,接著她伸出雙手將若木壁咚。
多繪里學姊?妳、妳要做什麼?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給你獎勵呀~

後記A:
貴安,這裡是河合艾梅莉。隨著故事已經進展到了一半,劇情也進入了較為嚴肅事件的轉折點,就是當多繪里陷入危險的時候我們的傲嬌若木就會出現啦!嘴巴上說不要還是趕到現場,真的很傲嬌內。另外文末多繪里要給若木的獎勵,我想讀者應該聽到了熱車的聲音了……咳咳,總之我們下周再見囉,掰掰。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就算有監製,還好這次河合愛梅莉有按照筆記,沒寫歪啊……
看看上次的福利回……
扯遠了─
破窗而入的若木果然是最帥的哪!
接著就是,以本作的劇情長度,是該給讀者發發福利了!
至於是什麼樣的福利還請敬請期待。

444 巴幣: 346

創作回應

=W=
貓太妃...難道一個不小心就性轉了嗎
2021-01-16 18:46:37
河合艾梅莉
畢竟是母貓嘛,當然要換個名稱(X
2021-01-17 00:47:36
比乃江璃
貓太妃感覺真療癒,虎斑貓真的很黏人,我家這邊常會有一隻來到處撒嬌

沒想到第6話主體的委託會是綁架的環節,和前幾話的風格很不一樣呢,難道說這跟是和雙作者有關?
現在才在想AB後記的關聯,老實說還蠻困惑的
2021-01-17 20:55:12
河合艾梅莉
對對,虎斑貓超可愛的(・∀・)

大概就是這樣沒錯,我和金永浩老師會互相商量一些劇情上的東西,然後再開始寫這樣,綁架的部分基本上都是他的主意,所以妳會覺得風格不同應該也是因為這樣
2021-01-18 00:31:04
沐塘
獎勵獎勵~好振奮人心啊!是什麼獎勵呢?
2021-01-18 19:37:23
河合艾梅莉
應該是發生了這樣的事又那樣的事,嘿嘿嘿(・∀・)
2021-01-18 19:54:19
むら咲
本來以為綁匪要被小繪爆打一頓了,但是看到生鏽鐵管的敘述就覺得不太對勁,果然斷掉了啊啊!!!
若木英雄救美那段真的有帥到,嘴巴上說不要還是來了,真是傲嬌若木。

不知道有沒有綁匪強姦濱口小姐的車文,想想覺得很興奮(喂
2021-01-20 12:50:53
河合艾梅莉
為了讓若木表現,只好請鐵管先生捐軀了(咦

居然想看強姦文むら咲同學你484有點變態(冷汗
2021-01-20 13:14:3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穿著女高中生制服的筋肉壯漢XDD
雖然生鏽鐵管被打斷,幸好若木及時來救人了,要好好獎勵~ヾ(´∀`)ノ
貓太妃與貓店長什麼的,通通吸起來~(>////<)
搭配黃昏的祈念坡呀...感覺很浪漫
2021-03-10 21:06:11
河合艾梅莉
大概像海豚刑警那樣(X
拿起來看到是生鏽的就知道要斷了!!!
若木嘴巴上說要放生多繪里不管,結果還是去了,真是傲嬌
雙貓吸起來~
黃昏的祈念坡其實是致敬"來自繽紛世界的明日"
https://i.imgur.com/zZJ0wnD.jpg
2021-03-11 00:12:4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