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戰爭領主時代】【航向熱那亞的劫難船】敘事詩.獅子騎士依凡.第二節

爺只是路過的 | 2020-12-21 02:21:31 | 巴幣 2 | 人氣 170



聖誕節快到了,在中央城大廣場以及主教座堂附近聚集的人潮,也因為節慶準備和市集擺攤的緣故,聚集得越來越多。對於口袋不深的吟遊詩人而言,這種人來人往的節慶時節,誠可謂賺一票過冬預算的大好機會。

在彩衣外圍披上厚重棉襖的吟遊詩人,已經端好了魯特琴,坐在廣場的聖誕樹下的長椅,調整琴弦。先前,他同樣是在這個廣場附近,被觀眾們嫌棄自己的表演,但這次可不一樣--他已經從不知打哪來的騎士詩人「克里登」傳授了一首新奇而且情節精采的敘事詩。再加上這幾天以來不斷嘗試做發聲的練習,他相信今天必定能夠一雪前恥。

詩人清了清喉嚨,引吭高歌:
「請讓我說一則
故事,一則關於
愛為何物的故事
在這個時代……」

「匡噹」還沒唱完一句,面前的碗裡便落下了一枚金幣。詩人錯愕的抬頭一看,發現面前站著先前曾打過照面,黑髮黑眸子的希臘商人。

「安安……安德羅尼克斯先生!」
詩人趕緊直起腰桿,坐起來向商人鞠了個大躬--面前的希臘人可是在自己不被眾人青睞的時候,大方投下10枚金幣的土豪--這還不是重點,這個商人的名氣在那之後便為自己帶來了一票圍觀者,可以說此人對吟遊詩人而言正是財神一般的存在。
「又見面了,詩人先生。」今天的安德羅換上了厚重的大衣,身旁則一如上次跟著數名護衛。

「我才是啊,安德羅先生,能再看到你真是太好了!」
詩人脫帽致意,感激的上前握手。
「來吧,請坐我旁邊,我來給您展現一下這幾天的練習成果。」

「可以的話,我想直接聽我還沒有機會聽完的那個片段呢。」
「您是指您上次離開前,騎士先生所唱到的片段嗎?」
「對的,『而我不配當一名騎士……』,記得是斷在這個段落。」
「這,稍微跳的有點多了呀……」詩人環顧周圍許多觀眾,他們都是生面孔,還沒有聽過詩歌的最前段,這讓詩人面有難色。

「就當是幫我個小忙吧,」安德羅笑著,又投入9枚金幣進碗哩,剛好湊齊10枚「好嗎?」
只見詩人連連點頭稱是,撥弄起琴弦:

「我的堂弟,我的血親
若如你這般深黯廉恥之重的人,都
不配被稱為騎士,那此世
便不再有值得被稱為騎士之人
克拉格南,毋需悔恨
你今日之所為,乃後世所有騎士之
楷模,且看我,依凡,你的堂兄
駕起這匹快馬,提起這桿長矛,將惡徒
艾克拉德,那渾身血紅的男人
一槍刺死!

我發誓,他血紅的鎧甲,將因為
他流淌遍地的鮮血,變得
比熟成的莓果更鮮紅
我發誓,他嘲笑你的舌頭,將因為
我削鐵如泥的配劍,而徹底被
割下,餵給野狗
我發誓,他滿懷惡念的頭顱,將因為
我奔若驚雷的一槍,而再也
不會回到他的脖頸上。

克拉格南,現在我要啟程,取下
艾克拉德,這愚蠢之徒的
首級,只因他曾經嘲笑
你,我的堂親,聖王亞瑟的
騎士,上帝虔誠的
僕人,你將會看到他死前
那驚惶的面孔,我發誓,因為在
我的疾馳之下,他
連收起那副蠢臉的時間,都
不配擁有,便永遠失去
他那塞滿稻草的腦袋
為我壯行,擺酒設宴,我
依凡,勇猛之人,在
旭日初升之時,出征
將在,夕陽西下之前
取其首級,凱旋歸來
用他的血,洗刷
你所蒙受的羞辱」

「很棒呢!」安德羅尼克斯輕輕拍手,微笑著「看來在那之後,你確實進步了。」

「哪裡哪裡!承蒙大人賞光了。」吟遊詩人靦腆地搔著頭。

「那麼,我接下來還要忙著打點前往外國的事務,」安德羅起身「詩人先生,我就先告辭了。」

「好,好的!祝您一路順風!有機會再來中央城時,請一定要再來看看我的表演!」

「好的,多謝!」安德羅爽朗的揮手道別,俊俏的外表與優雅的笑容引來了許多年輕女子的注目。

「佩德羅,」安德羅命令身旁的護衛「給我看現在在商行集結的報名者有誰。」
高大的護衛佩德羅將一紙名單遞出,安德羅尼克斯一目十行地迅速瀏覽上面的人員名稱。

「喔,詩人先生也來赴約了……」
眼光停在一串名字--克里登.德.托--安德羅尼克斯笑了起來。


創作回應

大風起兮裙飛揚
pass
獎勵:經驗值10點、一個碗
效果:可以用來乞討或者求打賞,除此之外就沒什麼了,你剛剛是不是對碗有了奇怪的期待?
2020-12-21 08:07:19
爺只是路過的
「嗯……」克里登仔細端詳這個碗——相當硬而厚的深色金屬碗,像是異國僧人托缽用的法器,除此之外沒什麼特別的。
於是克里登索性將奇怪的石頭丟進碗裡玩,卻發現碗口創造了巨大的回聲,將石頭發出的「哈雷路亞」大幅增大了音量。
「這次,即便是上帝,也一定能清楚聽到我的讚美了!」克里登用大概連在天上都能聽清楚的音量演奏著聖歌。
2020-12-21 10:36:51
大風起兮裙飛揚
恭喜兩等
2020-12-21 08:08: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