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戰爭領主時代】【工作】凱因修斯競技場.中篇

爺只是路過的 | 2021-01-01 05:59:12 | 巴幣 102 | 人氣 104


「來,快請,坐坐坐坐。」
剛入夜不久,安德羅尼克斯抓著克里登的手來到鋪著華麗桌布的長餐桌旁,為他拉出一張同樣奢華,滿是雕飾的桃花心木椅子,按住肩膀要他入座。

「騎士先生,你今天的表現堪稱完美呀!不止是海選,連16強的選手也是一槍挑飛,各個都毫不留情地完全擊倒。依我看,你今年絕對能拚進決賽。」
安德羅坐到長桌的另一端,舉起銀製酒杯,向克里登敬酒。

「過譽,我實在沒有特別做甚麼,只是對手們的準備稍嫌不足罷了。」
克里登晃了晃擺在面前的銀酒杯,遲疑一會後還是決定喝下裏頭的酒。

面對對方狐疑的態度,安德羅露出有點尷尬的微笑,說:「你就別這麼謙虛了。如果這樣都不算是『特別做了甚麼』,那不就是在暗酸你的對手如同垃圾一樣嗎?」

克里登笑而不答,繫好餐巾、提起桌前刀叉,開始享用面前餐盤的烤羊腿,安德羅尼克斯見狀,也跟著開始吃起來。

「那天散會後,我就不明不白的答應你今天的事了。」沉默地用餐一陣子後,克里登率先開口「差不多該告訴我雇我做打手到底是為了甚麼吧?」

「修會的家務事罷了。」安德羅擺出一貫的微笑「這方面不好跟騎士先生細講,只能這麼跟您說:您的勝負左右了我的命運。」

「怎麼可能?我不覺得你有任何理由把這樣重要的事情交給我,八成又再動甚麼壞主意吧?」

「唉呀,不不不,我怎麼敢呢!先前已經約定過不再欺騙您了,要是還這樣做的話我簡直是十惡不赦啊。」
安德羅一邊搖頭,一邊傻笑。

「對了,有樣東西必須給騎士先生看看」這麼說著,安德羅叫喚一名隨從過來,手裡捧著一把長木桿--競技用的低殺傷力騎槍。

「這不是大會提供的騎槍嗎,為甚麼會在大人這裡?」克里登接過隨從手中的騎槍,仔細查看--毫無疑問正是僅能在會場內取得的競技騎槍,身為對武器結構相當敏銳的老練戰士,克里登能斷定這把槍和大會專用槍的構造和重量都一模一樣。

「騎士大人毋需多慮。在決賽的時候,您將使用這把槍。」安德羅如釋重負地露出放心的笑容。

克里登見狀,直覺認為不對勁,站起身往無人站立的方向提槍猛力一刺。

「這手感……我懂了,原來你……!」
捧著槍桿時無法感受出來,只有在刺擊時才能察覺到的,異常前傾的重心與晃動幅度更大、更有彈性的槍身……

「真該說不愧是老練的戰士嗎?還是瞞不過呢。」安德羅尼克斯依然笑著,卻給人一陣惡寒「如你所想,這是一把殺傷力相當於真槍,卻又和競技槍幾乎完全相似的作弊道具。」

「休想愚弄我!」克里登雙臂發勁,抓住槍身用力一折,卻只是將充滿彈性的槍身給折彎。在克里登脹紅了臉,放棄繼續對槍身出力之後,騎槍立刻憑藉自身的彈性恢復原來筆直的狀態。

「勸你還是別衝動--不只是因為那把槍的韌性遠超你想像,更重要的是因為你在決賽將會碰到的對手也同樣超越了你現在所能想像的程度。」

「一派胡言,不管對手是誰,我絕不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取勝。」克里登憤怒地把槍尖往地面一插,用脆木頭做成的槍帽應聲碎裂,藏在裏頭的銳利金屬錐體隨之濺射而出,在地板上滾動。

「喔不,特製的道具啊……嘛,依然是能輕易維修的程度。」

「修好也別想指望我用。」克里登將杯中的殘酒一飲而盡,擦嘴後打算就此走人。

「希望你能慎重考慮呢,騎士先生。」安德羅尼克斯也站了起來,走到克里登面前攔住他「決賽的對手可是不輸您的猛士,而且我篤定對方也準備了作弊的手段。天真的憑著榮譽和武勇來取勝的想法,可能會讓你就此喪命。我可是很希望在我贏得賭局的同時,你也能獲得我們約定過的酬勞--難道你不樂見雙贏的局面嗎?」

「樂見,但不需要這種東西。」克里登將椅子推回桌下,轉身離去「閣下只需靜候我明天取得優勝便可。」

看著憤怒而驕傲地離去的身影,安德羅尼克斯困擾地微笑,搖著頭:「不管在哪,騎士都是如此讓人覺得麻煩卻又值得一用的存在呀。」

喚來一名僕從,安德羅尼克斯簡短地交代了對方幾句,僕從隨即拿了一袋沉甸甸的金幣藏在懷中,在克里登騎馬離去後,也跟著在夜色下走出了安德羅尼克斯的商館。


(待續)

創作回應

大風起兮裙飛揚
【PASS】
獎勵:10金幣、1次戳戳樂的機會。
2021-01-02 00:52:49
爺只是路過的
那我就來戳戳樂
2021-01-02 00:53:55
爺只是路過的
之前說這一系列(三篇)不領常規獎勵而是領戰術卡的約定要作廢ㄇ
2021-01-02 01:04: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