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戰爭領主時代】【溫遜·卡文迪許】 【工作文.二】

Kin | 2021-03-02 00:42:32 | 巴幣 0 | 人氣 59


「金幣啊!什麼時候才有足夠的金幣去買一套裝備和招募部下啦!」溫遜哀叫著。溫遜自從穿越以來就感覺自己安全感愈來愈薄弱。在戰爭大陸戰爭這個舞台,戰爭永遠是恆定的曲目,不像上輩子可以生活在和平年代,戰爭大陸處處都是危機。天知道明天會不會被亂箭射死,或者被蠻族人斬下頭顱當作他們的酒杯。當然,說不定被幸運女神的眷顧下,被貴族砍掉腦袋拿走當作收藏,最少沒有那些該死的蠻族人那股酒臭味。
「【鋼鐵咆哮】的薪水太少了,看來要再找一份工作才行。」溫遜喃喃自語道。
「臭小子,你是暗示我在刻扣你的工資嗎? 漢克不知道從那裡鑽出來。
「沒有沒有,老爹你的慷慨可是整個商業區都知道的。」溫遜道。「在露絲買衣服的方面的確很慷慨。」溫遜暗自在心中補了一句。
「哼。」漢克臭著臉冷哼了一聲「為什麼那麼著急要錢?我可記得你是穿越者,不用養父母。」
溫遜把心中的想法老實交代出來了。
只見漢克聽完了之後臉色慢慢緩和,「你可想清楚了?當一個傭兵或者是士兵可是沒有出色的,每年死的人都足夠填滿中央城,成功活下來的傢伙不多,其中還有不少是缺了手就斷了腿。」
溫遜低著頭說「對,我很怕死。」溫遜不禁想起上輩子的死,雙手用力的握成拳頭,然後抬頭向漢克說道「上輩子就是因為我的怕死來不及救人,我不想再發生,而且既然有一次改變的機會,我想好好把握。」
漢克頓時沉默下來,氣氛有些尷尬。
漢克沉默了一會後說:「既然你有這樣的覺悟,我也不阻止你。要是你想賺點快錢的可以去接委託,特別是戰鬥類,當然,要是你沒有這種實力和眼光亂接任務的話就準備去參加上帝的茶會吧。」
漢克頓了頓再說「【烈酒美人】那處有個任務,是幫助城中的一位商人抓一位刺客。這個盜賊已經被他的護衛刺傷了,你可以去找他接下這個任務,但因為目標已受傷所以賞金不會太高。」
「拿著。」漢克遞了一柄單手鐵劍給溫遜「別死了,我不想再找一個學徒。」
溫遜心中一暖,低聲道了句「謝謝。」之後轉身前往【烈酒美人】的方向。
「喂!要把你的金幣都給我,要是你死了便宜別人不如便宜我啊!而且我還要幫你買墳地。」漢克大聲地叫道。
溫遜的臉不自然地抽了一抽, 心中暗道「這個該死的女兒控果然是賤人,不應該對他有期望。還我感動啦。」
溫遜順著委託找到了委托人住處,看到一個左臂包紮著的商人,商人看到溫遜主動說:「你就是接下了任務那傢夥吧,事先說明要是受傷或任務失敗概不負責,賞金盲是那麼多。」
溫遜心裡想「異界人都是死要錢的傢夥嗎?我都還沒說話你就堵死了我要錢的門路,有夠熟練的。」
溫遜馬上露出笑臉說「您好,我是接下任務的傭兵-溫遜。請問一下你可以說一下那個刺客的特徵面容嗎?
商人向身旁的一名身穿皮甲的護衛點了一下頭。護衛說「那個傢夥蒙了臉,而且是晚上,所以樣子是什麼我們都不太肯定。不過有和我們對話,是一把男人的聲音。而且身材矮小,大概165cm左右吧,當時他的武器是一柄短劍,那傢夥的身手十分靈活,像老鼠一樣閃避我們的攻擊。不過我們還是讓這個該死的刺客留下教訓。他的右臂和背部都被我們斬傷了。」說到這裡,護衛得意地笑了笑。
商人立即用冷冰冰眼神望向護衛說:「那兩個傷口是你弄傷的嗎?有什麼好得意!還有,你們要是真的有本事早就把他的屍體留下了,現在不但每個人的身上都掛了彩,還要我花錢請一個新手傭兵接下你們的爛攤子呢!
溫遜心想「躺著也中槍,我新手我錯了哦。」
雖然溫遜開始當傭兵不到半天,但馬上發揮他的傭兵專業精神出來打圓場並追問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抓到那刺客,請問一下刺客最後逃跑的方向是在那?
護衛道:「往貧民區的一堆小屋中,我們留下了三人保護布朗大人,只有兩人追著他,之後就失去他的蹤影了。」
溫遜再問:「知道刺殺的原因嗎?
商人不耐煩地下逐客令:「大概是對手吧。好了,問完了快去抓他,別在這嘰嘰喳喳的。」
溫遜見狀也只好先到貧民區觀察,可是貧民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要找人有如大海撈針。溫遜馬上去找那些巡邏衛兵,可惜並沒什麼幫助。
溫遜突然想到了可以問這裡的流浪者,畢竟他們無以為家,而且撿破爛維生,說不定看過他。
「你好,請問你有見過什麼可疑人物嗎?
「有啊。啊不就你啊,走來問那麼多,最可疑就是你了。」
「你好,請問你有見過什麼可疑人物嗎?
「不知道啦。」
「你好,請問你有見過什麼可疑人物嗎?
「隔壁的傑克,我前天看到他XXOO那隻公雞,可憐那隻公雞了,傑克就算再急也應該找母雞啊。我偷偷地跟你說哦,之後我宰了那隻公雞吃,了結他的痛苦。」
「呵呵。」
溫遜和流浪者的對話大多都這樣被耍。
溫遜找到了貧民區最大的流浪者團夥,為了不被欺負,所以流浪者也抱團生存,慢慢地有了自己的勢力。
溫遜向首領說:「你好,昨晚有個殺人犯來了這,請問你知道什麼情報嗎?
「呵」流浪者團夥首領道「我們這是貧民區,什麼人都有,只是個殺人犯,我們不想招惹別人。」
「要是那傢夥會影響你們的生活呢
「金幣啊!什麼時候才有足夠的金幣去買一套裝備和招募部下啦!」溫遜哀叫著。溫遜自從穿越以來就感覺自己安全感愈來愈薄弱。在戰爭大陸戰爭這個舞台,戰爭永遠是恆定的曲目,不像上輩子可以生活在和平年代,戰爭大陸處處都是危機。天知道明天會不會被亂箭射死,或者被蠻族人斬下頭顱當作他們的酒杯。當然,說不定被幸運女神的眷顧下,被貴族砍掉腦袋拿走當作收藏,最少沒有那些該死的蠻族人那股酒臭味。
「【鋼鐵咆哮】的薪水太少了,看來要再找一份工作才行。」溫遜喃喃自語道。
「臭小子,你是暗示我在刻扣你的工資嗎? 漢克不知道從那裡鑽出來。
「沒有沒有,老爹你的慷慨可是整個商業區都知道的。」溫遜道。「在露絲買衣服的方面的確很慷慨。」溫遜暗自在心中補了一句。
「哼。」漢克臭著臉冷哼了一聲「為什麼那麼著急要錢?我可記得你是穿越者,不用養父母。」
溫遜把心中的想法老實交代出來了。
只見漢克聽完了之後臉色慢慢緩和,「你可想清楚了?當一個傭兵或者是士兵可是沒有出色的,每年死的人都足夠填滿中央城,成功活下來的傢伙不多,其中還有不少是缺了手就斷了腿。」
溫遜低著頭說「對,我很怕死。」溫遜不禁想起上輩子的死,雙手用力的握成拳頭,然後抬頭向漢克說道「上輩子就是因為我的怕死來不及救人,我不想再發生,而且既然有一次改變的機會,我想好好把握。」
漢克頓時沉默下來,氣氛有些尷尬。
漢克沉默了一會後說:「既然你有這樣的覺悟,我也不阻止你。要是你想賺點快錢的可以去接委託,特別是戰鬥類,當然,要是你沒有這種實力和眼光亂接任務的話就準備去參加上帝的茶會吧。」
漢克頓了頓再說「【烈酒美人】那處有個任務,是幫助城中的一位商人抓一位刺客。這個盜賊已經被他的護衛刺傷了,你可以去找他接下這個任務,但因為目標已受傷所以賞金不會太高。」
「拿著。」漢克遞了一柄單手鐵劍給溫遜「別死了,我不想再找一個學徒。」
溫遜心中一暖,低聲道了句「謝謝。」之後轉身前往【烈酒美人】的方向。
「喂!要把你的金幣都給我,要是你死了便宜別人不如便宜我啊!而且我還要幫你買墳地。」漢克大聲地叫道。
溫遜的臉不自然地抽了一抽, 心中暗道「這個該死的女兒控果然是賤人,不應該對他有期望。還我感動啦。」
----------------------------------------------------------------------------------------------------------------
溫遜順著委託找到了委托人住處,看到一個左臂包紮著的商人,商人看到溫遜主動說:「你就是接下了任務那傢夥吧,事先說明要是受傷或任務失敗概不負責,賞金盲是那麼多。」
溫遜心裡想「異界人都是死要錢的傢夥嗎?我都還沒說話你就堵死了我要錢的門路,有夠熟練的。」
溫遜馬上露出笑臉說「您好,我是接下任務的傭兵-溫遜。請問一下你可以說一下那個刺客的特徵面容嗎?
商人向身旁的一名身穿皮甲的護衛點了一下頭。護衛說「那個傢夥蒙了臉,而且是晚上,所以樣子是什麼我們都不太肯定。不過有和我們對話,是一把男人的聲音。而且身材矮小,大概165cm左右吧,當時他的武器是一柄短劍,那傢夥的身手十分靈活,像老鼠一樣閃避我們的攻擊。不過我們還是讓這個該死的刺客留下教訓。他的右臂和背部都被我們斬傷了。」說到這裡,護衛得意地笑了笑。
商人立即用冷冰冰眼神望向護衛說:「那兩個傷口是你弄傷的嗎?有什麼好得意!還有,你們要是真的有本事早就把他的屍體留下了,現在不但每個人的身上都掛了彩,還要我花錢請一個新手傭兵接下你們的爛攤子呢!
溫遜心想「躺著也中槍,我新手我錯了哦。」
雖然溫遜開始當傭兵不到半天,但馬上發揮他的傭兵專業精神出來打圓場並追問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抓到那刺客,請問一下刺客最後逃跑的方向是在那?
護衛道:「往貧民區的一堆小屋中,我們留下了三人保護布朗大人,只有兩人追著他,之後就失去他的蹤影了。」
溫遜再問:「知道刺殺的原因嗎?
商人不耐煩地下逐客令:「大概是對手吧。好了,問完了快去抓他,別在這嘰嘰喳喳的。」
----------------------------------------------------------------------------------------------------------------
溫遜見狀也只好先到貧民區觀察,可是貧民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要找人有如大海撈針。溫遜馬上去找那些巡邏衛兵,可惜並沒什麼幫助。
溫遜突然想到了可以問這裡的流浪者,畢竟他們無以為家,而且撿破爛維生,說不定看過他。
「你好,請問你有見過什麼可疑人物嗎?
「有啊。啊不就你啊,走來問那麼多,最可疑就是你了。」
「你好,請問你有見過什麼可疑人物嗎?
「不知道啦。」
「你好,請問你有見過什麼可疑人物嗎?
「隔壁的傑克,我前天看到他XXOO那隻公雞,可憐那隻公雞了,傑克就算再急也應該找母雞啊。我偷偷地跟你說哦,之後我宰了那隻公雞吃,了結他的痛苦。」
「呵呵,雙倍蛋白質,你真會吃。」
???
溫遜和流浪者的對話大多都這樣被耍。
溫遜找到了貧民區最大的流浪者團夥,為了不被欺負,所以流浪者也抱團生存,慢慢地有了自己的勢力。
溫遜向首領說:「你好,昨晚有個殺人犯來了這,請問你知道什麼情報嗎?
「呵」流浪者團夥首領道「我們這是貧民區,什麼人都有,只是個殺人犯,我們不想招惹別人。」
「要是那傢夥會影響你們的生活呢,要知道他是殺人犯,在中央城行刺,罪名可是很重。要是上報的話衛兵會反轉這也要找他出來,到時候你們的平靜可是會被打破呢」溫遜慢悠悠地道。
流浪者團夥首領的臉開始陰晴不定:「你是在威脅我?
溫遜道「不,我只是想知道他的位置,我也不想阻礙你們的生活。畢竟你在平民區也是一股勢力,我只想抓到那個混蛋,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知道情報來源。」
「橡樹街有一間石屋,昨夜有個流著血的人進了去,其他我不知道。」
OK~」溫遜打了個OK手勢表示知道。
----------------------------------------------------------------------------------------------------------------
橡樹街
果然有一間石屋,但是門窗緊閉,所以溫遜也看不出屋內情況。溫遜問了附近的人確定了刺客沒有同伴,而且沒出過去。
「應該要怎麼辦呢正面突破和他剛嗎?要是一個不小心就要見佛祖了要不倒屎在他的門外熏到他出來?但材料難找。而且之後要是有稱號我會怎樣?屎倒淋頭的劍士?玩屎的人?屎鬥士溫遜?」溫遜心裡想著。「還是肛正面好了。」
溫遜拔出長劍跑到石屋門外一腳踢開木門一邊大叫「麥當勞!,木門打開之後看到換傷藥刺客一臉驚呆的樣子。而踢開木門,弄得屋內四處灰塵的溫遜瞇著眼一邊怪叫著「歡樂送啦!」斜斬向刺客。只見刺客從背後拿出短劍,長劍與短劍的交接擦出火星,而溫遜這劍也用上8成力,力勢之沉令刺客的右臂傷口破開。
溫遜得勢不繞人,連續數記攻勢都是針對刺客右臂,刺客低聲說了一句「無恥!,只見刺客右臂連握劍的手都開始不穩了。
「放下武器,雙手放頭。」溫遜道。
「白痴。」刺客換左手握劍,刺向溫遜。溫遜並沒因為刺客受傷而放鬆,反而提高了警覺,要知道瀕死的反撲可是比一般的攻勢強,溫遜後退一步,把腳邊的椅子踢向刺客,阻擋刺客攻勢。刺客閃開椅子,只見溫遜突然加速跑向刺客斬下他的右臂。
「啊!」刺客痛叫了起來,但不忘用手中短劍反擊,刺向溫遜。溫遜見閃避不及,用左臂擋了一劍,手臂血如噴泉,溫遜怒吼一聲,一記橫斬斬下刺客頭顱。
看著屍體,溫遜心中萬般滋味在心中。他對自己說「第一次殺人,但不會是最後一次。」若有失手,腦袋搬家的便是我,還好他受了傷。包紮好後,溫遜把頭顱運同一些資料交了給商人。
 

創作回應

SUILEN
「刀口舔血便是雇傭兵的生活」
獲得:10金+10經驗(額外獎勵)
2021-03-02 02:07: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