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戰爭領主時代】啟航之日

爺只是路過的 | 2020-12-20 14:04:02 | 巴幣 2 | 人氣 134


「好咧。」船長將卷軸捲起,吆喝著「呦,馬可,接好!」

「哇哇!」叫做馬可的水手慌忙上前,雖然勉強接到了卷軸,但雙腳差點一個踉蹌跌下甲板。
「船長,腳底下就是海耶!要是我沒接住的話,那該怎麼辦?」

「該怎麼辦?那樣子的話聖殿騎士就能省下2枚熱那威諾了,還能怎麼辦?」
「熱那威諾?船長你別拿金幣來開玩笑啊!」
水手先是憤怒地抓著頭,但隨即越想越不對,趕緊先把卷軸收進船艙。

「好了,那麼……」
船長轉過身來,打量著面前的男子--棕色捲髮、略有蓄鬚、體型精實的中年男子。
「既然都確認過你的身分,這就……歡迎上船,騎士大人。」
「謝謝您。」
騎士點頭答謝,但語氣中似乎對態度輕挑的船長略有不快。他踏上寬而低矮的船板,身後4名隨從迅速的跟上:有的扛著行李、有的背著長槍、有的牽馬、還有一位負責在旁攙扶著騎士。

水手們將繩索拉開,厚重的帆布迅速落下,在海風中大大張開。他們將海錨和固定船隻的繩索紛紛收起,帆船於是在海風中啟航。

騎士看著蔚藍的海與天空,感受著和煦的陽光,舒適的海風。他知道一切都將迎來新的開始,他將告別過去那獨守一室,只能終日與紙筆為伴的枯燥生活,去實現如同他自己所寫下的偉大詩篇中,一樣壯闊的偉大冒險。

應是蔚藍而平靜的
應是廣闊而光明的
然而,偉大的冒險,卻不曾
以美好的一天作為開場
變得憤怒而無常,湧起
千層巨浪
變得晦暗而不祥,降下
萬丈雷電
熱那亞前往西西里,本應是
一段輕鬆的路途,卻在
上帝的意志下,突變為
最殘酷無情的試煉

波浪,自南方,他們欲前往的方位,送來
一次又一次,無情的
捶打,要催垮
脆弱的船頭
「收帆!」
船長在驚慌中
吶喊,但騎士深知,唯有
憑著信念向海浪中
冒險,才可能得到
上帝的垂憐

「不,把帆張開來!」
騎士上前怒斥
但,此人不黯海事,豈可能
知曉如何渡海?
船長嗤之以鼻,不再搭理,只盼
上帝能早日平息
怒火,而海浪
卻不願傾聽他們的祈禱,將船
推向在晦暗的海面上,被
水花與暴雨所隱藏的
巨岩

那是與雷聲媲美的巨響
繩索、木板、人,與
救贖的希望,在巨響中
分崩離析
風雨飄渺的大海上,騎士吶喊:

「上帝,我知道您看著這一切!
更知道,您從不坐視
真誠的勇氣與堅定的信仰,被
無情的巨浪所吞沒

上帝,看看我!
心懷勇氣踏上了冒險,難道
要在一切得以啟程之前,便
倉促畫下句點?
這,絕非您所樂見的
故事!絕非能讚揚您宏偉的
詩篇!

上帝,拯救我!
因為這已不再是人的
力量,所能戰勝的絕境
只有您,能帶我抵達
耶路撒冷,那屬於您的城市

我即將與這艘船,一同
沉入海裡
願您拯救我,將您的使者
派遣至此,使我
能完成我的使命……」

克里登喘著粗氣,在睡夢中驚醒。額頭、背與腋下早已布滿了恐懼的汗水,被海水灌入鼻腔與氣管的痛楚,至今記憶猶新。
拿起毛巾,克里登下樓跟旅店要了些熱水,裝在臉盆中洗臉。

滿身的汗水被擦去後,克里登看著眼前--白獅蜷起身子,在房間的角落,睡的正酣。

之所以能在那場大難中倖存,一定是因為遇見了上帝的使者吧--克里登暗忖。他跪下來,輕撫著白獅的鬃毛。

「咕嚕嚕嚕……」白獅打呼起來,看樣子是做了個好夢。

創作回應

大風起兮裙飛揚
[pass]
「白獅究竟是...?」
獎勵:經驗值10點
2020-12-20 19:20:06
爺只是路過的
白獅突然醒來打了個噴嚏,但馬上又閉上眼回到夢鄉。
2020-12-20 19:25: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