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戰爭領主時代】【奇觀】中央城的大聖誕樹

爺只是路過的 | 2020-12-19 20:43:10 | 巴幣 12 | 人氣 170


一年又來到了尾聲,中央城雖然處在這塊大陸上相對溫暖的地區,但仍在12月中迎來了初雪。初雪的降臨對中央城的居民而言,代表著一年中最為重要的節日,又快要到了。

「再一周就要到了……」
克里登穿著羊毛做的冬服,口中呼著白氣
「說起來,」望向身旁,那頭陪他一起在街上漫步的白獅「你應該是第一次過這節日呢--聖誕節。」

聖誕節--聖人誕生之日。那是耶穌基督以肉身降生在這世界上的日子,12月25日。雖然中央城處在各勢力間所承認的中立地帶,但基於其地緣關係,來自義大利沿海、保加利亞以及東羅馬的移民、旅人占了大宗,所以即便城裡也有一部分自北方移入的多神教人口,但大規模慶祝基督教節日的活動仍然成為了不被動搖的常態。身為城主的凱因修斯似乎也無意對基督徒在城裏頭的主導地位做抵制。

「咕嚕嚕嚕……」白獅打了個哈欠,雪花落在他皎白的毛髮上,像極了撒在鮮奶油上的糖霜。

「喔喔,這好厲害啊--」漫不經心地在街道間晃蕩的一人一貓,來到了城中心的大廣場,被面前的景象所驚豔:

一棵高大的杉樹,直挺挺的立在廣場周圍的人群之中,上面掛滿亮晶晶的玻璃掛飾,像是渾身戴滿珠寶、俯瞰著大地的巨人。

「怎麼會長棵樹在這裡?明明前幾天都沒看到過。」

以杉樹而言,面前的這株巨木說實在並不算克里登所看過的杉樹中最巨大的。但是,這棵杉樹現在並非身處森林中,而是座落在被低矮樓房所包圍的大廣場,這讓杉樹顯得格外高大。

「先生,那邊那位老先生。」克里登四下張望,叫住了一位從身旁經過,揹著長槌子與木板的白髮老人「抱歉打擾您工作了,請問您能告訴我這棵樹為甚麼會出現在這裡嗎?」

「喔……你不知道嗎?」老先生打量了一下克里登,和他身旁的奇獸「看你應該不是本地人吧,難怪你不知道。這玩意兒叫聖誕樹,給主耶穌慶祝生日時用的。」老人隨口說完,正打算轉身要走,結果又被克里登纏住,追問聖誕樹是甚麼。

「好吧,我也正想休息一下。」老人這麼說,把沉重的槌子跟木板隨手找了個地方擺著--真是老當益壯啊,中央城的人都這麼筋骨奇特嗎--克里登暗忖。

兩人一邊找面牆壁靠著坐下,一邊由克里登倒了一些用水稀釋過的熱葡萄酒--裝在出門散步前準備的皮水袋裡--給老人家喝「啊,多謝,冬天的酒果然不錯。我來猜猜--你家鄉的聖誕節不會在廣場或教堂前面立這種奇怪的樹,而是會搭戲台、彩車、再立個十字架,上面放花環裝飾,對吧?」

「是那樣沒錯。」克里登也喝起酒來,輕撫著身邊白獅的鬃毛。

「中央城的聖誕節嘛,其實也差不了多少。只不過,我們這邊不立十字架,或任何有十字圖案的東西,而是從附近的山區挑一棵形狀漂亮的杉樹,砍下來,立在廣場上,代替十字架來用。」

「為甚麼這麼大費周章?」

「當然是怕把別人惹生氣啊。你想,這中央城人口這麼複雜,宗教也是各種各樣。有些移民對十字架忌諱的不得了,結果我們自己都這麼明目張膽在慶祝聖誕了,竟然還逼著每個經過廣場的人都得看著大大的十字架--這好嗎?這不好。」

「喔,這樣啊,」克里登不以為意「那,為甚麼是用杉樹來代替呢?」

「這是我們學北方佬的囉。」老人又要了一些皮囊中的酒水「北方佬拜石頭、拜河、拜樹、拜篝火。節慶的時候他們最常在廣場中央生營火,如果不放營火堆的話,就會砍大樹插在地上來代替。像我剛剛就是在那邊幫聖誕樹打地基、灌砂土跟泥漿,這樣才能把大樹立起來。」
老人指向聖誕樹底部,還有許多髮色不一的工人們在灌著泥漿。其中還有鬍鬚特別濃密、留著奇怪髮辮的壯漢--完全就是一副異教徒的打扮。

「我們這麼做,他們就不會像放十字架的時候意見那麼多。況且,這種『聖誕樹』雖然準備起來真的很費工,但確實滿好看的。北方佬的蠢腦袋,偶爾還是會有些不錯的點子嘛,哈哈哈!」老人笑著,搭上克里登的肩膀。

「北方佬?您是指異教徒吧?」克里登面無表情地看著在聖誕樹下的大鬍子工人。

「唉呀,小夥子,你在義大利人或希臘人的社區就算了,不要在這人來人往的廣場上吐出那三個字啊。」老人拍打克里登的肩膀,用唇語比出「異教徒」三個字。

「是嗎……」克里登看著工人,思量了一陣子「也對,入境隨俗,我不會再做這種事了,至少在這個廣場上。」

「你不懂啊……」老人搖搖頭「你是旅行者吧?我問你,你接下來打算去哪?」

「耶路撒冷。」克里登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你就更不能這樣了。」老人張大眼睛「耶路撒冷那邊,充滿了希臘人是沒錯,但也有許多埃及的商人啊。如果那邊的人全都跟你一個樣,耶路撒冷能有今天的繁榮嗎?」

「不,我要去的耶路撒冷並不是你所說的……,老先生,我來自別的世界,我的世界的耶路撒冷並不是由舊羅馬統治的國家。」

「那,你的耶路撒冷是甚麼樣的耶路撒冷呢?」

「一言難盡。總之,那是一個由天主教徒從穆斯林手中奪回的土地。雖然被穆斯林的敵人三面環繞,但它始終在巴勒斯坦屹立不搖。」

「喔?能夠在這麼艱難的處境之下還好好存續,代表你的世界的耶路撒冷,在跟外國人的相處上,應該是更和平的才對。」

「您錯了,耶路撒冷是一個從不向異教徒屈服,並屢屢重挫他們的國家。」

「恩……」老人長嘆「雖然由我這個老頭說有點……你知道,我畢竟不是那個世界的人,也沒去過耶路撒冷--無論是這個世界或你那個世界的。但如果真的有你說的這種國家存在,它絕對不可能活超過100年吧。我覺得,要嘛是你誤解了那個國家對外國人的相處態度;要嘛,就是那個國家還太年輕了。」

「哼。」克里登已經沒了談話的興致,坐起身來「有要事,先告辭了。希望您別著涼。」

「你也是啊,年輕人!」白髮蒼蒼的老工人對已經年屆40的克里登這麼說著「別被暗巷裡的哥布林捅死囉,我還希望能夠再看看你--喔對,還有謝謝你的酒!」

克里登沒有回應,轉身離去。

創作回應

大風起兮裙飛揚
【PASS】
「不知道之後的種種經歷,是否會讓克里登的思想更加兼容並蓄?」
獎勵:10經驗+【奇怪的石頭】 當奇怪的石頭掉到地上,會發出「哈雷路亞」的聲音(莊嚴的女聲)。
2020-12-20 00:55:10
爺只是路過的
克里登把玩起石頭,地上果然響起「讚美主」(哈雷路亞)的語音。當克里登興致勃勃地連續將石頭輕扔到地上時,卻發現語音開始出現音階和語氣的變化,於是克里登開始用特殊的節奏敲起石頭,創造了一首即為前衛而振奮人心的聖歌。
「看來我不只是大作家和大騎士,我還是位大作曲家呢。」
2020-12-20 01:15:27
大風起兮裙飛揚
笑死,還玩起來了
2020-12-20 01:19:06
爺只是路過的
「如果以後我在開戰前都來演奏這首「哈雷路亞」的話,士氣應該會相當高漲吧?」克里登一邊想,一邊繼續把玩著石頭。而一旁的白師默默離開克里登,到馬廄去找里昂玩了。
2020-12-20 01:22:05
大風起兮裙飛揚
「並不會,但是大家會笑到併軌」上帝摸著鬍子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幕。
2020-12-20 01:24:17
爺只是路過的
「上帝啊!我是如此虔誠,為您創作了如此新穎而宏壯的聖歌。若此歌曾經博得您的歡笑,請您再賜我10點經驗值來肯定我的信仰吧!」
2020-12-20 01:27:32
爺只是路過的
「哈--雷路亞,哈--雷路亞,哈雷路亞,哈雷路亞,哈雷--路亞!」
白師跟里昂都將耳朵埋進馬廄裡的稻草堆,希望主人對音樂的熱忱能儘早消退
2020-12-20 01:29:29
大風起兮裙飛揚
克里登的經驗增加了10點,又扣除了10點。
「卓越的一手。」上帝自言自語道。
2020-12-20 01:32:20
爺只是路過的
「吼……咕嚕嚕嚕」(你覺得主人什麼時候才會還我們清靜?)
「啊啊,嗚依依依。」(也許等上帝多給他十點經驗值的時候……大概吧。)
草食動物和肉食動物竟然對話了起來,克里登僅憑一首聖歌便實現了連上帝都未能達成的奇蹟。
2020-12-20 01:36:28
爺只是路過的
那一夜,人類回想起了,被無間斷放送的聖歌所支配而無法入睡的恐懼
2020-12-20 01:57:54
爺只是路過的
「主啊,求您拯救我們,給這位過於熱情的歌唱家10點經驗值,讓他住口吧!」無法入睡的市民走上街頭,向天高呼。
而克里登不只滿足於石頭,還跟著用親自的聲音高歌起來——撇除旋律有點擾人以外,其實還挺好聽的?
2020-12-20 02:04:46
lai
全市人民,不論信仰,拿着農叉對克里神殺過去!
「吵死了,不使睡的?」
2020-12-20 14:40:4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