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戰爭領主時代】【奇觀】凱因修斯競技場.上篇

爺只是路過的 | 2020-12-23 02:47:42 | 巴幣 2 | 人氣 143


任何偉大的城市,都不能沒有數量龐大的人民。而凡是大量人口群居之地,必定充滿娛樂。「凱因修斯競技場」正是為了娛樂數量龐大的中央城市民而誕生的建築。

這座以城主為名的競技場,是離市中心廣場最靠近的,中央城內規模最大的競技場。整座競技場以採自鄰近山脈的大理石砌成,石柱、牆壁和雨漏都刻著龍頭、龍爪、龍翅、龍麟,可以說整個競技場都是以「飛龍」的意象去刻飾的。

以橢圓圓環排列而成,彼此相連的石製座位,構成了一個樓層--而既然這座競技場高達8層,也就有了整整8層這樣的壯觀的環形石椅,樓層之間又以多達百餘階的石階梯相連,相當奇偉。

前一陣子的初雪,讓競技場的屋頂以及外圍的地面被覆上一層雪白。但中央城畢竟在地中海附近,縱使偶有下雪的日子,也從不持久。而在有比武大賽舉辦的今天,上天似乎是感受到了觀眾以及選手們的熱情,非常恰巧的在這天收起了降雪--不需要頂著飄落的冰冷雪花奮戰,無論對於觀眾還是選手而言,都是一件好消息。

「嗚嗚嗚嗚嗚--」
競技場的中央,一名皮膚如墨汁般漆黑的高大壯漢,抱著一支與成人差不多大小的象牙所雕成的號角,吹出低沉而宏亮的鳴響。

這,正是選手入場的信號。

「呼……」
克里登深吸一口氣、吐出……再深吸、吐出,反覆如此。
雖然策馬衝鋒早已是習以為常,但過去長時間在教會裡抄書、算帳的克里登,始終不曾參加過世俗貴族才有機會競逐的比武大會。
「你真的不需要顧慮那麼多,騎士先生,」腦中閃過的,是那看起來皮笑肉不笑的俊俏青年--安德羅尼克斯所說的話「我以我看過這麼多場比武大會的經驗來保證,憑你的本事,今年這屆大會的優勝,對你來說雖然不到探囊取物,但依然非常有機會能贏得。」

「想這麼多也無濟於事。」克里登繫好頭盔的綁帶,左手調整好胸前的檔板,右手提起長槍,隨即輕蹬馬肚,向前邁進。

「馬上來介紹今天的第一位選手!」身穿鮮豔彩服的主持人抓著擴聲筒,站在高台大喊「近來剛到中央城,便以詩歌和身旁的白獅而闖出一些名氣的傭兵--克里登!」

克里登坐在棕色的馬背上,從入口的陰影處走進會場的同時,觀眾們也響起歡迎的掌聲--因為龐大的人數,所以掌聲不至零零落落。即便如此,也能清楚聽出來並沒有人在為克里登歡呼。
--除了他自己的部下
「克里登大人!聖杯騎士大人!」
「加油啊,聖杯騎士!」
「上啊,一擊幹掉對面!」
來自勃根地的傭兵們高舉起他們自己畫的應援旗幟--是一面由白色的粗帆布做底,上面畫著金色大酒杯圖案的旗幟。掛在長長的木桿上。

自從首戰以來,克里登寧願自己身負重傷,也不願讓部下們冒險的態度,再加上一擊斬殺12人的力量,使他完全贏得了追隨者的死忠崇敬。注意到部下們熱情為自己歡呼的克里登,欣慰的笑了一下,但是當他注意到部下們竟然拿自己的專用騎槍去當作應援旗幟的旗竿時,克里登又忍不住嘆了口氣。

主持人接著將話筒一轉,將手指向競技場南邊,在克里登對面的選手進場入口「接著,是大家所期待的那個男人--來自法蘭西的戰士,現在正作為異世人所雇用的傭兵而大活躍,,能夠在騎馬衝鋒時將人頭上擺著的蘋果精準刺落的,技術純熟的見習騎士--路易!」
--一名金髮藍眼,留著八字鬍的青年,全副武裝的騎在白馬上,緩緩從黑暗的入口裏頭信步而出,來到觀眾的視線前面。

「路易!」
「首戰竟然是路易!」
「今年一定要打進決賽喔!」
觀眾們響起了熱歡的歡呼與掌聲。

「大賽的熟面孔--路易,今年可是他第4次參加我們的聖誕比武了。去年遺憾止步四強,只拿到第三名的路易,究竟今年能不能突破自我,殺進決賽呢?!」
隨著主持人的鼓譟,群眾們的歡呼來到高峰,「路易、路易、路易!」人們帶有節奏的喊起他的名字,聲如巨雷,輕鬆地將勃根地傭兵們對克里登的歡呼完全淹沒,而路易也神采奕奕的脫下頭盔,向眾人揮手致意。

克里登策馬到達預備區域,和一旁的賽務人員進行最後的賽前確認--諸如檢查裝備是否有違規、宣讀大賽海選階段的規則、身體狀況是否良好、是否充分了解本比賽可能有重大傷害的風險等等。待裝備檢查好,克里登也一一將問題答覆完畢之後,賽務人員便牽著馬嘴上的轡頭,將克里登連著馬匹一起帶到起跑線前面。

面前是長達150公尺的跑道,在跑道的盡頭,則是同樣蓄勢待發的選手,路易。克里登呼了一口白氣,抬頭望向一旁的貴賓觀賞席--一座高台,那裏有著沐浴在冬陽的古老身影,中央城的城主,凱因修斯。他穿著迎合節慶的雪白大衣,並戴上了形狀奇異的帽子、覆上銀色面紗,讓人完全看不見他的臉孔。即便如此,能夠坐在高台中央那個位置上的,無庸置疑只有本城城主。

坐在城主左手邊較矮的位置的,正是將自己拉進這場競賽的亂源,安德羅尼克斯--今天的他穿著一如既往的希臘商人服裝,而非前陣子的會談中展示的鍊金法袍。先前自己才因為被他矇騙而半強迫的接受護衛他的任務,如今又究竟是為甚麼會在他的慫恿之下來到這場比武大賽呢……
「關於今年的聖誕比武,我有個非贏不可的打賭呢。」腦中又想起他那滿是花言巧語的說詞「所以,我才想找一個贏面很高卻又冷門的打手上場,幫我贏下這個賭局……不要急著拒絕嘛,你身為騎士,不會想試試看每個騎士都熱衷的比武大會嗎?不只如此,你贏的話,除了大賽獎金以外,我還可以把這個數目的金額……」

「啊,瑪門的低語!」克里登大力拍了一下自己的頭盔,恨自己為甚麼在鉅款面前被迷了心竅。

「嗚--」沉重的象牙號角再次被吹響,在黑人吹號手將號角挪開嘴唇之際,場上的兩位騎手都已蓄勢待發。

「各就各位!」
隨著裁判的吶喊,躁動的觀眾們紛紛沉默下來,定睛在賽場上。

「預備!」
150公尺的跑道,跑道中央有著與跑到等長的木頭柵欄,將整個跑道一分為二。兩名騎手都將從木柵欄的右手邊起跑,試圖把柵欄另一端的選手,用大會所提供的競賽專用騎槍來刺下馬背。

「嗚--」
隨著裁判將高舉的右手往下一放,黑人號手再次吹響象牙號角。

「里昂,衝啊!」
克里登朝馬肚一蹬,里昂便縱身向前疾馳。跑道另一端的路易也不惶多讓,鞭策起他的白馬,兩方在極短的時間內將馬匹的速度逼至極限,彷若即將交會的棕色與白色的閃電。

克里登注視著路易,而路易亦如是--在橢圓形賽場的正中央,時間彷彿在一瞬間被凝結起來,二位騎手之間,只有彼此、彼此所欲攻擊的胸甲檔板、和彼此那隨馬背起伏而舞動著的長槍。

在注視到對方抬手欲刺的瞬間,克里登早已下意識的送出緊扣在右手的長槍……

「匡噹!」
電光火石間,巨大的金屬碰撞聲與木桿粉碎的聲響同時響起,隨即是一陣沉重的落地--勝負已分。

「這……」
主持人一瞬間愣住了,但看到裁判高舉右手的瞬間,立刻重新動起嘴巴
「勝者是克里登!大爆冷門的克里登!克里登取得了海選第一局的第一勝,為今天的大賽帶來一個最出乎意料的開始!」

賽務人員們一邊將落下了主人卻依然在往前奔跑的白馬給攔下,一邊跑上前攙扶倒在地上的路易,卻發現路易雖然氣息尚存,但早已昏厥,頭部也因摔落地面而有明顯出血。。

賽務員對裁判揮手、搖頭,裁判見狀,將左手伸出,把大拇指向下一比。

「完全擊倒!」主持人看到裁判的反應,亢奮的大喊「路易選手失去了意識,這是克里登打出的完全擊倒!因為被完全擊倒的緣故,路易失去了爭取三戰兩勝的機會,這局海選是克里登的勝利!」

「喔喔喔喔喔!」整個場子因為出乎意料的轉折而歡聲雷動,雖然有些人似乎正因下注的選手輸了而憤恨咒罵,但更多觀眾則是興奮無比的叫喊起來,彷彿忘了自己剛才在替誰加油。

克里登環顧四周,熱切的視線刺著他每一寸肌膚,激昂的吶喊撼動著他的鼓膜。他高舉雙手,向觀眾們放聲吶喊,如同他們正在對自己所做的一樣。

安德羅尼克斯見狀,緩緩撇過頭,向坐在凱因修斯的右手邊--一位身穿斗篷大衣的老者,露出了有些得意的微笑。而老者只是對安德羅稍稍揚起他那斑白垂鬢的眉毛,隨即將目光再次轉回賽場上,表情平靜沉穩,彷如澄澈無波的湖面。

(待續)
(本故事我會分上、中、下,用這周的奇觀文+兩篇故事文來完成整個情節。請GM等到三篇都寫完之後再統一把文章獎勵跟額外獎勵發送給我。)

創作回應

大風起兮裙飛揚
OK收到
2020-12-23 12:14: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