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戰爭領主時代】【白羽祥】【故事】泰勒和他的雇主

白鴿 | 2021-07-11 20:08:33 | 巴幣 18 | 人氣 113


各位好,我叫泰勒。

道上人稱我「凹頭」泰勒,事緣從前在戰鬥當中,我曾經被敵人用戰錘往頭盔頂上狠狠敲了一記。

由於當時情況危急,支援兵只好往我嘴裡不停灌了一堆回復藥水,我在感覺好點之後,就馬上爬了起來繼續作戰了。

結果當晚戰畢回營把頭盔脫下來後,發現我的頭跟頭盔一樣陷下去了一個槽...

醫生說可能是因為回復藥水在回復的時候,頭盔變形的內部沒有足夠的空間讓頭骨回復原來的形狀,或者是因為頭骨沒有經過好好的護理便直接經由藥水回復導致了形狀的改變。

總之我的頭就變成這樣一直凹下去了...

... ...

最近,我和我的隊伍被一個有趣的傢伙雇用了。

那傢伙長得眉清目秀、長得一副小白臉,還差那麼一點我就要覺得他是個喜歡男人的娘炮了。

那天手腕掰得正興起,在連贏三局之後,他突然走過來問我要不要來一場,然後眼神卻在我和我的兄弟間掃來掃去。

我當場就覺得這傢伙是來搞事的了,於是便不耐煩地開出了一個比較高的賭金,想讓他快點滾別打擾老子的興致。

結果他卻很爽快地淘出了5磅,在那邊晃晃手臂等著我出手,還靜靜的盯著我打量我。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戰爭大陸上奇人異士本來就不少,那些來自異界的外鄉人更是難以測度。

看這傢伙那特別的長相和服裝,九成九是異界人了,說不定他是甚麼扮豬吃老虎的高手。

於是我便認真起來跟他比一比,然後他就這樣輕易的被壓倒了...

但在他輸了之後不但沒有任何怨憤,反而面露微笑、開始奉承我還在那邊問東問西的,我就知道他應該是來招人的雇主了。

在我點出他的想法後,他突然用了一些有趣的腔調和動作跟我講他覺得生活艱難,想找一隊有經驗有實力的大哥來幫他在這裡活下去。

雖然知道這也是他故意奉承講的話,但我這人啊...

就喜歡聽這種話,被多捧幾下還是會飄一飄。

而且就之前他的各種行動,我也覺得蠻有意思的,便把我們的隊長—瓊斯叫過來跟他談了。

當隊長和他坐了在一起、準備開始正式的交涉後。

隊裡的弟兄們都在漫天要價,我則在一邊靜靜的等著這個有趣的傢伙的反應。

當我聽到他直接將價位殺到175磅之後,我都快驚到酒從鼻子裡噴出來了。

直接殺價超過30磅,這傢伙的腦回路果然不太普通。

但觀他說的那些話和交涉時的氣場,倒是能看出這人不蠢,至少他很會說話。

作為雇主應該不會太差,頂多也就是個怪一點的雇主...

比那些不把手下當人,盡是下些會讓人陷入危險的指令的雇主好多了,至少他會聽人講話。

而且他強調了幾次,我們隊是他的助力、是他的幫手、叫我們老哥。

我知道這應該只是他的客套話。

但老實說,作為收錢辦事、隨時須要賭上性命的傭兵來說,誰不想跟個會尊重人的老闆?

這傢伙雖然有點怪,但我能感覺出來他是個把人當人的傢伙,而不是將手下的兵當數字消耗的鐵血軍官。

這種天真雖然不一定是件好事,但我不討厭。

... ...

之後隊長便和老弟在那邊慢慢要來殺去打啞謎,最終以205磅成交。

雖然價格比原本想要的低了點,但談成生意有活幹,兄弟們都很高興。

結果敬酒才一會他人就倒了...

還要麻煩其他兄弟們把他抬上去。

身子這麼弱,我很難不擔心日後他會不會在行軍時中暑倒在路上要我們把他抬回去...

... ...

隔天,當我在酒館繼續喝酒待命時,本來在與一個小鬍子談話的長生老弟突然招手喊我跟他一起去。

才知道他正要跟著小鬍子去他老鄉的店裡購買裝備,怕那小鬍子有甚麼歪念頭想我一路幫忙護衛他...

我頓時就茫了,疑心那麼重的嗎?

然後又好像懂了甚麼,怪不得他會覺得在這裡活下來很艱難。

但之後一路上,老弟他一路警惕掃視周邊,到了店門時還要打眼色讓我先打頭陣探路,我頓時又覺得我不懂了...

老弟啊老弟...

不要怪老哥直白...

這是病,得治。

跟空氣鬥智鬥勇,得有多累... ...

還有...

不想花錢的話,直說就好了...

護衛你本來就是活的一部份,請杯酒請得你那麼艱辛...

老哥覺得頭很大。

... ...

又一天的喝酒待命。

這天,長生老弟跟一個穿著稀有裝扮的女孩坐在那兒聊了大半天。

這女孩原本在那兒一個人坐著,擺著一張臭臉,看見她酒都變得不好喝了。

我本來還想著過去講幾句話開解她一下避免她在這邊影響觀感的。

結果長生老弟剛好就過去了。

之後不久,兩人就慢慢聊起來了,好像還聊得挺開的。

有來有回的樣子,那女孩靜靜看著老弟、聽他說話的模樣,看起來還蠻有戲的。

好樣的啊長生老弟,這嘴上功夫不錯。

看著看著他們兩人在那邊從中午聊到晚上一起吃飯,時間過得還蠻快的,我也滿足了一下偷窺那兩人增進感情的樂趣。

最後感覺夜了,那女孩好像要走了,老弟似乎要送她。

然後老弟果不其然的想要找我和另外兩位弟兄幫忙護衛一行。

長生啊長生,就這幾天,老哥我覺得我已經摸清你的思路了啊,哈哈。

我過去後,想著他們兩人感覺好像還不賴,隨口調侃了兩句。

畢竟那女孩可能是侯補雇主夫人,打個招呼交個朋友吧。

結果那女的突然就炸毛了,不但不領情,還公然侮辱我和另外兩位弟兄們。

我當場就來氣了,差點要扁她一頓教教她說話。

結果馬上就被長生老弟喝住了,他先捧了我們一頓,我也不知道老弟那時是說真心話還是純粹只是想調解我們,或許是兩者都有吧。

但我感覺他還蠻真心的,其他兩位弟兄應該也是這樣覺得,瞬間那氣就消了個大半。

從老弟說的話裡看來,那女孩好像也是有點故事。

但那也不代表她可以隨便質疑我們的專業。

總之好好的一天,心情就這樣被毀了,喝酒的心情也沒了。

希望長生老弟好好管教一下她啊...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