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教改學園——未來描繪 8-2

碧頭鴨 | 2020-12-11 19:30:57


簡介:
       經歷眾多的抗爭與遊行後,教育部與各地私立學校合作,由財團出資進行與考試升學不同的教育體制,稱之為教育改革。
       進入高中後,想要有所轉變的葉凌思,開始面對有別以往的校園生活。

人設 1-A 姜芫
8-2
  9/13(一),07:20,大禮堂後台。
  「呀,你好,葉凌思。」前瀏海幾乎遮住右眼的女性湊了過來,並用著彷彿在玩賞小動物意味的語氣,「畢竟是第一個上場,我有些緊張,能陪我說說話嗎?」
  「………如果你不介意我一邊準備的話。」
  「當然」
  凌思抬頭,隨即看到A班的活動委員長助選人“姜芫”和他一樣坐到了角落的地板上,完全不在意地板灰塵。
  清晨5點10分,凌思便和被他拉起床的李科庭一起到設備組將預定好的設備都給借出。
  原本也有預計要叫梁雨文,不過想了想,最終還是拜託對方陪柯苡琴一起到會場,盡量讓柯苡琴保持平常心。
  當下,他還想說自己是最早開始準備的,但沒想到D班沈溪棠、E班王元英早已將器材借好,前往大禮堂預演了,而鐘郁玲團隊也只在他身後5分鐘便出現。
  不禁讓他感嘆自己太輕忽其他對手的積極程度。
  一到大禮堂便看到高年級的學生會成員和志工已嚴陣以待的等待他們。
  來跟他說明行程的,正好是那個跑去當志工,目前在1-B班有些號召力的同學,林朝賢。
  「葉凌思……吧,一開始先是活動委員長的競選演說及投票,之後才會輪到級長,所以你們會是緊接在姜月之後,第二組登場的。」
  「具體時間呢?」
  「預計會在8點15分,不過根據同學們進場入座的時間可能會多少有些延遲,」林朝賢回答:「畢竟這算是第一次大活動,而且時間很早,沒法確定一定有辦法準時,延遲的話我會隨時通知你們。」
  「好,謝謝。」
  「啊——那個。」
  「怎麼了嗎?」被叫住後,正要轉頭離去的凌思又轉了回來。
  「沒事——就是雖然一開始說得好聽,但最終卻沒有幫到你們候選人任何忙。」林朝賢尷尬的笑了笑。
  凌思想了一下,那是指班導問誰要參選時,林朝賢說“如果沒有人自願他可以承擔”那句話嗎?
  「但畢竟我也是B班的一員,怎麼說呢……麻煩你們了,請加油!」
  「啊……謝謝。」
  然後在林朝賢走了好一陣子之後,凌思才想到,其實林朝賢也不是什麼忙也沒幫。
  柯苡琴那個新聞爆發的隔天,他們最先的澄清的地方就是班上群組,而那時林朝賢是第一個出來幫忙說話的,而隔天也是他帶著不少人到柯苡琴澄清說明的現場。
  那是有協助班導做班級事務的林朝賢才擁有的號召力。
  一路準備到了6點, 主持選舉演講的學生會學姐也拿起麥克風開始做試音動作,各種音樂及影片預放,將整個大禮堂活躍了起來。
  同時間他也看到了柯苡琴和梁雨文。
  坐在椅子上的柯苡琴拿著一個講稿全神貫注地練習著。
  雖然凌思也說不太清,但他總覺得上星期五,那個好像在害怕什麼的柯苡琴已經找不太到了。
……………
……………
  「那……你想聊什麼?」
  畢竟對方也說了不介意,凌思頭也沒抬就這麼跟姜芫回話。
  時間也沒多久了,他現在做的只是流程順序的確認,並不是什麼很需要集中精神的事情。
  「嗯……那就……」
  姜芫嘟著嘴苦惱了一下,隨即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迴盪,像在描繪什麼藝術。
  「如果有人對你小小的頑皮了一下,你會希望他是跟你道歉然後和解,還是一直厭惡他下去呢?」
  凌思慢慢的眨眼,然後認真的想了想那句話的潛在意思。
  姜芫在上台的前一刻,於此地,和他這個競爭對手問了這個問題,大概不會是沒有意義的話語。
  頑皮、道歉、對他。
  「…………………!」
  忽然好像知道了什麼,凌思深深嘆了一口氣。
  「你不會要說,是妳在圖書館電腦留下那篇新聞的吧?」
  「賓果!! 不過這樣被點破,果然還是有點害羞呢。」姜芫將雙手撐在下巴上繼續說:「你會很“討厭”我嗎?」
  有別厭惡,她換了個比較可愛的詞
  「痾……………」
  「如果是在考慮比較和緩的措辭,不用的喔,我承受能力很強。」
  見到凌思有些猶豫,姜芫再度開口。
  「其實我是在考慮我是不是討厭你。」
  「呀!? 這倒讓我很意外。」
  「意外?」
  「因為這好像不用考慮吧,我用了一點手段,於是你們的焦頭爛額,我這邊坐享利益。」
  「一開始確實如此,但後來我想過了,首先你並沒有造謠只是掀開事實,再來如果那個『事實』是在柯苡琴選上之後才爆發出來呢?」凌思搖搖頭,「那樣大概更難妥善處理吧。」
  「是這樣沒錯!」
  姜芫沒有絲毫猶豫給予了肯定。
  「而且你過來承認了,還是用頑皮這個字眼,而不是裝作不小心忘了關網頁。」
  「呀,裝不小心太沒格調了,因為故意——就是故意的啊~~」姜芫用手遮著輕輕笑,完全看不到什麼愧疚。
  「啊……我想好了」凌思重重的嘆氣,「大概不是討厭你,就是覺得——」
  「覺得??」姜芫將食指點在下巴上。
  「白目、欠揍!」
  「呀……誒,怎麼說呢————」姜芫再度托著下巴,「我也是個正值青春的少女,被說得像是個小屁孩,還真是傷心」
  「不是說承受力很高?」
  「如果是討厭我的人,被說了什麼當然不會在意!」
  「有什麼差別嗎?」
  「個人觀感有差呀!」
  「這樣啊…」凌思聳聳肩,其實他還是沒聽懂,「話說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們很想當活動委員長?」
  「不不,一點也不想喔,我放學還要打工的。」
  「那麼……?」
  「因為啊———這麼做,這場選舉才會變得有趣呀!」
  「———!」
  姜芫笑著,這次她沒用手去掩蓋,是非常燦爛的笑容。但她漆黑的眼珠卻非常魔性,像是會將迷途動物全數吞盡。
  「難怪………你蠻像我的一個國小同學。」
  跟姜芫說話時凌思一直有個異樣感,現在清楚了,那是——聊得很順的感覺。
  「摁……?這樣嗎? 你突然這麼說……」姜芫抿著嘴若有所思,「如果有人說你跟你口中那位同學很像,那你會是什麼反應呢?」
  「我會用好好地記錄他是個內心惡毒的人」
  「那還真不是個好形容呀~~但下次還請務必將你那位同學介紹給我!」
  凌思觀察著對方的表情,姜芫沒有絲毫不悅,甚至有些雀躍,彷彿凌思剛剛說的是一種誇獎。
  顯然冷言冷語無法擊退對方,反倒更加雀躍了,他頓了頓,決定還是轉到別的話題。
  「話說,你要道歉應該也該是找我們候選人吧?」
  「我有想去啊,不過……」姜芫指指同樣在後台,不過卻是坐在椅子上的柯苡琴,「閉目養神呢! 現在去打擾,不知道旁邊長頭髮的同學會不會跳起來打我。」
  「不至於吧。」
  凌思想了一下,梁雨文跳起來揍人的畫面———摁……不管怎麼想都有點違和。
  「姜芫同學! 輪到妳上場囉!」
  忽然一道聲音回響在後台,後台裡所有人頓時都將注意力聚集過去。
  那是戴著工作人員證的一個學姊。
  「來了來了~~~~~~」姜芫拍拍衣服跳了起來:「大家———祝好運喔~~~~」
  向後台的所有人喊了一聲後,姜芫輕巧的往布幕前頭走了過去。
  凌思再度搖頭嘆氣,果然——姜芫的一舉一動,絲毫看不出哪裡緊張了,所以那一定只是搭話的藉口吧。
  【好! 那讓我們歡迎,活動委員長1號參選人姜月————的助選人1年A班姜芫同學!!】
  司儀學姊清脆的聲音從音響裡發出,只要仔細凝聽後台也能聽得一清二楚,而舞台畫面則是可以透過大螢幕電視看到。
  「沒事吧,那個那個………誒…」
  忽然一個人影衝到了凌思所在的角落,那人的樣子非常慌張。
  「他跟妳說了什麼嗎? 千萬不要放在心上!」梁雨文手足並用急著要傳達自己的意思:
  「如果連你都緊張的話……」
  凌思伸手示意:「呃…其實我沒有很緊張。」。
  「啊……那個…我有查到消除緊張的方法喔!」然而梁雨文卻像是完全沒聽見他說的話。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梁雨文才是最緊張的那個吧。
  「你可以將台下的人都想像成熟悉的事物!」
  凌思想了想———是都想成西瓜嗎? 這招好像太老套了。
  「想成台下都是筱葵怎麼樣?」
  「蛤…………筱葵?」
  「沒錯!」梁雨文點頭。
  台下的一年級有大約180人———1……180個筱葵!??
  那麼問題來了,一天得逼筱葵背8個英文單字,總共有180個筱葵,每個筱葵都會推三阻四,背兩個單字要花15分鐘,而他一次最多只能監督3個筱葵。請問!他一天得花多少時間進行監督?
  「頭痛………」
  凌思壓著腦袋,那樣的話那他可能寧願上台180次。
  「誒——沒有舒緩緊張嗎?」
  「也不是,總之沒事,我覺得狀態還不錯。」
  「摁,這樣嗎,那就好!」
  【讓我們謝謝1號候選人姜月】
  【那麼讓我們休息2-3分鐘,下一位候選人也將帶來精彩的演說。】
  隨即一個學姐便從布幕探出頭:「請2號助選人葉凌思做好準備!」
  ………………那麼該上場了。
  「加油。」
  他點點頭接受梁雨文的祝賀,隨即慢慢的走到一列椅子的面前,那裡現在坐著一個人,一個雙手交扣緊握著的少女。
  「上場了。」
  「…………」對方點頭。
  短暫交流後凌思再度向前踏步,往連接前台的出口。
  凌思也不清楚要和柯苡琴說什麼了,自從上週五兩人就好像沒做過什麼有效的對話與溝通。
  「哈! 看到我們精湛的演出了嗎!?」
  忽然一個少女飛車一般衝到了凌思面前,然後即停剎車。
  「這場選舉我們十拿九穩,對吧堂姊!」
  姜月的表情是一種得意裡又帶了3分的鄙夷跟3分的挑釁,不說凌思還以為自己已經大比數輸掉了這場選舉。
  「哼哼!」然後姜月又用鼻息顯擺了一下。
  「痾……妳堂姊沒跟在後面喔!」
  「誒誒,什麼!!」姜月瞬間轉頭確認:「不是說好來給他們壓力嗎?」
  隨即姜月又飛奔似的離開了他的面前,跑的過程還拌到了在地上的延長線 “哇喔!”的慘叫了一聲。
  「……………」
  好吧,不管怎樣,剛剛那隻還是先忽略好了。
  重新來過。
  ———所以上場吧。
  站到了布幕前方,凌思轉頭向旁邊的人問:「準備好沒?」
  「行吧,反正我又不拋頭露面」顏伯愷聳聳肩。
「喂! 說真的啦,你怎麼變那麼勇敢了?」隨後顏伯愷又說: 開學的早上我可是看你想跟前面的梁雨文搭話然後又退縮,一臉就是純情處男。」
「靠! 你們在後面觀察我!?」凌思一臉震驚。
適才做好的心理準備瞬間消失無蹤。
「不是啦,畢竟我也很閒」顏伯愷辯解道:「誰知道那樣的傢伙現在會變成左右逢源,跟許多女同學談笑風生的人呢!實在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我沒有………」
「還說沒有? 葉乙己,難道我空口汙你清白了? 我分明看到你剛剛和那個姜什麼的聊得超開心,哇!你居然連別班的女生也不放過——我真的……真的是!!! 想請你教教我……」
凌思無奈,之前說過好幾次,這次他連辯解的心思都沒了。
「閉嘴………拜託你閉嘴,讓我平穩心情。等等請你吃午餐可以嗎?」
「行行」說完,顏伯愷又漫不經心地問:「但我是真的想問,我從早上看你到現在,一直覺得你很鎮定、穩健,怎麼辦到的? 你準備待會把台下七百多人都當西瓜了?」
「啊……大概是,因為我必須這樣表現吧。」
他也覺得很不可思議,自己為什麼能好好地將事前準備完成呢?
「其實我有點胃痛,沒說罷了。」
  從早上到現在,為什麼他能一絲不苟的指揮、分配每個同學的工作,並且直到剛剛還在提醒他們。
  這絕對是國中時期如同小透明,什麼活動都在台下看戲的自己無法想像到的。
  腦海裡準備好的演講台詞,他也能倒背如流,一個標點符號也沒忘記,當年中考他可是一翻開考卷,數學公式就忘得七七八八了。
  所以為什麼?
  話又說回來,這麼努力這麼疲勞,這些都是有收穫的嗎?
  不! 那些都不用那麼注重了,其實答案在昨天和方瑜萱的對話裡出來了。
  並不用考慮什麼值不值得,此刻———他只想好好完成他的職責。
  是與柯苡琴說好了的職責,他必須將大家的目光集中到柯苡琴身上。
  至於鎮定和穩健,有7成是裝的。
  因為柯苡琴現在,一定比他還要緊張和擔憂吧,所以就算只是裝出來的,也要裝得自信一點,讓她能夠好好面對自己的考驗。
  讓她知道,不用擔心前面的事情,專心做好自己的演講就行了。
  「你要是剛剛就講,還可以去拿,現在我可沒胃藥,騷包。」
  說著對方忽然感覺發現了什麼:「啊,難道這麼騷才是你左右逢源的秘密?」
  [U1] 「………你講幹話就講幹話,可不可以小聲一點。」凌思搖頭,後頭的梁雨文又看了過來,也不知是不是聽到那個幹話。
  「沒辦法,我緊張就想講點幹話囉,誰讓你拖我上去幫忙。」
  「…………」
  葉凌思深深地嘆氣,隨後忽然想到什麼,這兩周他得到許多幫助,被方瑜萱、鐘郁玲、林朝賢、梁雨文幫忙時,他都有下意識地說謝謝。
  但顏伯愷和李科庭兩個卻好像沒有。
  「………對了,我好像沒跟你說———」
  「行了行了,要含情脈脈地跟我說謝謝,至少戴個黑長假髮吧!」顏伯愷嗤之以鼻:「豪邁一點行不行?」
  凌思抬頭低頭,想了想,最終笑了一下。
  接著甩手比出一個中指壓在對方面前:「結束後吃火鍋!」
  「啊啊!」對方也用中指回敬。
  摁,心理學就給他去撞牆吧,這不是,只要敲幾拳,或聊一堆廢話就能好好表達了嗎?
  柯苡琴那邊也是如此吧。
  不用跟她說什麼話。
  這時候不管什麼話都只會尷尬。
  眼神交會過就行了。
  剩下就用台上的表現來述說!
  ———所以上場吧。
  ———因此上場吧。
  【好的,休息時間已經結束,看來大家已經迫不急待要看到我們的B班代表了!】
  【歡迎,一年B班——葉凌思!】
  那麼———
  上場!
8-2完

28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