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教改學園——未來描繪 7-2

碧頭鴨 | 2020-12-09 20:24:23


簡介:
       經歷眾多的抗爭與遊行後,教育部與各地私立學校合作,由財團出資進行與考試升學不同的教育體制,稱之為教育改革。
       進入高中後,想要有所轉變的葉凌思,開始面對有別以往的校園生活。

7-2
  9/10(五),14:30
  「我覺得柯苡琴滿努力的,每天上下學聽她的招呼聲,都覺得自己變得精神多了!」
  「是這樣嗎?」
  一名男同學對"稱讚之人"說的話抱持疑問。
  「這樣講也不能說沒有,但那則新聞也不是假的吧,那改投姜月或江池鷹不是更保險?」
  另一個男同學也提出自己的看法
  然而正在稱讚柯苡琴,或者說說服兩人的男性——葉凌思並不打算就此罷休。
  「不不,因為有錢所以不適合嗎? 或者說原本覺得她很親切,忽然變得陌生好像被騙了?」
  凌思語不停歇地和兩名男同學解釋:
  「換個角度來看,有著那樣的背景與資本,卻願意來選一個小小的對他們家來說不大的一個職位,這更證明他值得我們投下一票!」
  「嗯?」 「?」
  兩名男同學都有種求解釋的表情。
  ———很好,對方有興趣了。
  這是他之前看到的一種說話技巧,先說一個突兀的結論讓人感興趣,然後再繼續補充說明,聽得人多少會有種這個結論是有根據的念頭。
  「如果她是想玩耍,大可以請水名董事會多製造一個為她設計的職位。不需要選舉、沒責任卻有權力,還不用被我們這些同學罵來罵去的!」
  「摁……好像也是。」
  「而且他每天早上傍晚都在門口打招呼,3分鐘熱度的人不可能做到吧,何況她還是含金湯匙的大小姐。」
  「確實………話說你對柯苡琴的感想怎麼那麼深入?」其中一名男子抓了抓頭,感覺哪裡不對勁:「等等,我好像在哪看過你? 是……」
  「啊啊啊!!!! 忘記剛剛班導找我,抱歉抱歉,我先走了!」
  凌思立即撇過臉,不讓對方繼續看下去:「掰掰!」
  然後他小跑步的朝著辦公室的地方撤退。
  轉了幾個轉角,確定遠離兩名男同學後,他便停了下來。
  「差點被抓包………不知道有沒有成功?」
  凌思打開筆記本,做了一次最新的紀錄。
  兩名男同學然後打一個三角形。
  圈是說服成功,叉是失敗,三角則是不確定。
  這是他目前進行的『柯苡琴優點洗腦大作戰。』
  由於週五依舊有正常的課程,因此他們早上沒法進行多少選舉活動,所有的難關都流到了下午來解決。
  另外,中午舉行了第二次的選舉民調,他們用實際數字確確實實的了解到了那個事件對柯苡琴的傷害。
活動委員長:
1號 姜月   33.15%
2號 柯苡琴 24.86%
3號 江池鷹 20.44%
廢票        21.55%
  柯苡琴大幅了減了12%的票,分別灌到其他人身上,本身得票率甚至差點被廢票給超過。
  而還能有這樣的票大概是仰賴於班上同學的無條件支持。
  看完那個民調時,凌思能夠明顯地感覺到,柯苡琴和梁雨文的情緒變得更為低落。
  尤其是柯苡琴,從昨天到現在都沒說什麼話。
  凌思:【你們那邊怎麼樣?】
  他打開與梁雨文的對話,輸入文字,想知道正在澄清演說的柯苡琴那邊的狀況。
  梁雨文:【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不算……很好吧?】
  凌思:【可以開視訊通話嗎?】
  梁雨文:【好】
  「喂喂,聲音聽得到嗎?」
  電話接聽,梁雨文的臉顯示在畫面,然後隨即又轉到正站在人群前的柯苡琴。
  「你的聲音可以,手機有辦法再靠近柯苡琴一點嗎?」
  「我試試!」
  凌思看著畫面上,柯苡琴努力做解釋的樣子,然後漸漸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楚了。
  「所以說……我並不是抱著好玩的心態來參加活動委員長的競選……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柯苡琴低頭鞠躬,說話的過程她不斷有卡詞的狀況發生,不像是之前侃侃而談像是在與台下同學們聊天的順暢感。
  「如果有幸選上,我必定會兢兢業業地做好活動委員長的工作,並接受大家的監督。」
  「能把鏡頭轉向周遭的同學嗎?」凌思說。
  「好!」
  「……………好了,謝謝。」凌思再次開口:「我大概知道了」
  「那………怎麼樣?」梁雨文的語氣裡透漏著許多不安。
  「………」凌思沉默著。
  他大可以在此刻說些甚麼 “沒事的、狀況正在好轉、演說看起來有點起色”之類的話讓梁雨文心安。
  但那麼做一定不是正確的,凌思這麼覺得。
  梁雨文也是認真在參與這個選舉活動,她一定——即使沒法心安、沒法脫離焦慮,也不想聽到任何謊話吧。
  「等等活動結束通知我一聲,我請李科庭叫班上的同學來幫忙搬器材」凌思繼續說:「能拜託你帶他們去設備組還東西嗎?」
  「恩」梁雨文點點頭。
  「那我繼續去洗腦路人了。」
  「可怕!!」
  聽到洗腦這個詞,梁雨文硬擠了一點笑容。
  「哎呀,我該不會能轉職當預言家吧,柯苡琴真的崩盤了!」
  「烏鴉嘴耶……」
  通話剛切斷凌思又聽到了討論柯苡琴的話語,他轉頭過去,那是一對剛剛從他身後走過的男女。
  「各種批評漫延呢! 有人說傲慢,有人說假仙,而且都覺得柯苡琴在滿足征服慾,把活動委員長當成一個成就稱號。」男性繼續說
  「你覺得呢? 柯苡琴真是這樣的人?」女性反問。
  然而等不到男性回答,一道聲音插足了兩人的對話。
  「我覺得沒有耶,明明家裡在學校有很高的權力,卻跑來參選,不是感覺很正大光明嗎?」
  「——?」 「誰?」
  發覺有個聲音插入了他們的對話,兩人紛紛轉頭。
  「啊,抱歉,聽到你們在聊柯…………靠!!」
  凌思正打算開始進行洗腦,可一看到男性轉過來臉,他準備好的一貫台詞忽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是…做什麼?」吳景風有點無言。
  「痾………硬要說的話,是將你的思想替換成我的思想。」
  「就是洗腦囉。」吳景風幫他找了一個簡單的詞語。
  「對!」反正是吳景風他索性承認。
  凌思也是無言,沒想到這個洗腦的旅途居然會不小心抓到吳景風。
  為了避免繼續尷尬下去,他決定將注意力放到吳景風身旁的女同學身上。
  然而他還沒搭話,卻看到女同學先朝他親切的招手,「哈囉哈囉! 不可能不記得我是誰吧?」
  「……啊……不是吧?」凌思瞪大眼睛。
  他看著眼前的女同學,那俐落的髮型、開朗的笑容,都和他國小的印象一樣。
  「+1……喔不不不!」看到對方將拳頭舉了起來,凌思立即改口,「嘉音,好久不見!」
  「嗯嗯!」鄭嘉音滿意的點點頭。
  他心說好險,差點被吳景風一貫的喊法給傳染。
  「好久不見啦!凌思,最近怎麼樣?」
  最近?
  凌思想了想,參加選舉團隊後每天忙碌,原本以為漸入佳進卻又突然被推入谷底,到現在他也沒想出一個能徹底解決的方法。
  「不是很好吧。」凌思坦言。
  「誒……我也不是單問這一兩天,應該說……嗯……國中怎麼樣?」
  「很普通吧,上學、考試、放學,參加會考。」
  「啊,你國中都沒遲到吧,我們以前都是被那貨拖累的! 每天都準時到校感覺不錯吧?」
  「還好。」
  「………」鄭嘉音歪歪頭,然後針對另一個話題延續:「啊?那國中會考怎麼樣? 順利嗎?」
  「很普通,勉強能上國立末端。」
  「這樣啊,那怎麼會想來風清高中? 是因為教改實驗嗎? 還是對這裡的最新設備有興趣?」鄭嘉音繼續努力地擴展話題。
  「剛好抽到籤。」
  「………」嘉音耐心地等了等,想聽聽凌思後面的發言:「然後?」
  「嗯…沒有然後,就這樣」凌思說。
  然後他看見鄭嘉音低下了頭,而吳景風則是退了好幾步做出防禦姿態護著頭部。
  「欸! 你很難聊耶!!」
  鄭嘉音一拳敲在凌思的肩膀上,力道並不小,不是那種做做樣子的,完全可以說是一個左直拳。
  「那什麼表情!?欠揍囉?」
  ———表情?
  ———嗯……表情??
  凌思完全愣住———他現在是什麼表情?
  難道不是很普通的樣子嗎,就像是個不會太舒服或難受的天氣時,自己戴著的標準一號臉。
  凌思低下頭,點開手機的自拍模式,螢幕上是一張難看的臉,若讓他來形容,他會說———那是一個誰看誰厭煩的頹廢死人臉。
  「啊…………」凌思看往嘉音,微微開口:「……抱歉。」
  剛剛那迅速強烈的一拳,讓他有種清醒的感覺。
  他剛剛在做什麼? 是被柯苡琴的消極情緒傳染到了嗎? 跟老同學鄭嘉音見到面,應該是驚喜和意外吧,為什麼要一直用張死人臉的樣子說話?
  不管如何,他遇到的困難一定不能歸咎到嘉音身上吧,甚至連吳景風的邊也摸不上。
  那自己為何怨天尤人,把情緒發洩給對方?
  不積極的去改善,被負面的情緒拉著,然後跟著波浪隨意晃動手腳,這———不就是以前的自己嗎?
  ———喂喂,葉凌思。
  ———為什麼要在不知不覺回到那個非常厭惡、一事無成、沒用、又墮落的自己。
  ———不是說好了要往前走,要變得比以前的自己更好!
  ———所以為什麼?
  ———你到底———在做什麼!
  「對不起!!」凌思向嘉音90度的鞠躬:「我剛剛的態度不好,抱歉!」
  「嗯…誒,不用那麼大反應啦…」鄭嘉音也很意外:「雖然我是有一點點不滿。」
  「一點點?」
  一旁,吳景風盡力的把手張開,想確認嘉音的一點點是不是有一台70吋液晶電視那麼大。
  「是這樣一點點!!」鄭嘉音比了一個5元硬幣的大小
  「哈哈! 總之抱歉了——」看到兩人的互動凌思笑了下:「之後有時間我們再好好聊吧,我現在有事要忙!」
  「繼續洗腦??」吳景風問。
  「不做了,反正也沒幾個人聽著進去!」凌思聳聳肩,隨即把手機裡記錄好的台詞全部刪掉。
  「那做啥?」
  「不知道,但先回去開會!」
  說完凌思便轉過頭,邁開腳步往B班的教室回去。
…………
…………
  「你說柯苡琴有辦法翻盤嗎?」看到凌思已經走遠,鄭嘉音問。
  吳景風:「不容易吧,但我希望可以!」
  「為什麼?」
  「因為這樣才夠戲劇化啊」
  「戲劇化?」
  「當然,籃球漫畫裡,最後10秒要逆轉兩、三次,這是常識吧!」
  「Only你的常識,謝謝!」鄭嘉音無奈地擺手:「話說危急關頭有以前的夥伴挺身而出也是漫畫常識吧,你不去幫他?」
  「哈? 想也知道他會用很機車的臉叫我滾。」
3點30分,B班外涼亭。
  「抱歉,又讓你撬掉輔導課了。」
  「沒關係沒關係!」
  梁雨文搖搖頭,顯然不是很在意輔導課這件事。
  適才看到葉凌思在群組裡發出的『集合舉行會議』通知,她便讓新朋友程星淳掩護她,然後偷偷摸摸的溜出教室跑到這裡。
  那則訊息委實讓她鬆了點氣,到剛剛為止她都是帶著忐忑的心在上課的,完全沒法集中。
  沒多久,柯苡琴也到達了涼亭處。
  凌思嘆了口氣,他發現柯苡琴默默的走到了涼亭的最角落坐下,低落的神情一目了然。
  「你來選活動委員長,是為了好玩嗎?」
  開門見山地詢問。
  對於柯苡琴該說些什麼話,這件事他在走過來的路上不停思考。
  耐心的開導對方,並在言語中輔佐許多的例子與證據讓自己的言詞更加有說服力嗎?
  那大概是個好辦法吧,被開導後的柯苡琴會回到先前的積極、樂觀的樣子,整個團隊又能綑成一條繩子,火力全開的前進。
  ——然而,那並不是他,葉凌思能做到的事情。
  其實他根本沒想到什麼好主意以及措辭,但有件事還是清楚地,此刻不該原地踏步,得有所變化才行。
  直接把話攤開來吧,即使沒法預測之後的走向,也必須繼續下去。
  眼見柯苡琴因為他的言語進入迷惘的神情,他再次開口:「你來選活動委員長,是為了好玩嗎?」
  從這點來質問,大概會讓柯苡琴非常不舒服吧,但這也是目前很多同學對柯苡琴的評論。
  「……………不是的!」
  柯苡琴回答,語氣非常堅定。
  「我也這麼覺得,可是消息已經傳開了,壞消息總是這樣,傳得很快」
  「那……該怎麼扭轉呢?」一旁的梁雨文也加入了對話:「澄清演說好像……誒……」
  「沒效果」他把梁雨文的猶豫直接說了出來。
  「去聽演說的大半都是我們班的人吧,但我們早在群組解釋過了,而且光鞏固自班票也不夠」
  「可是已經是周五,好像只剩星期一投票前的演講了」
  「是啊……只剩我的選前應援,和妳的演講了」凌思再次看往柯苡琴:「然而我們拍的影片只有強化你的個人魅力,不會改變現在被誤解的狀況。」
  「那我該怎麼做………」柯苡琴的頭越來越低:「我真的能挽回大家對我的信任嗎?」
  「不知道,可是,我認為……這個答案不該是由我們給妳。」凌思指指柯苡琴。
  隨即他蹲了下去,要與柯苡琴低低的視線做出交會。
  「你是火車頭,我們都是因為你的決定才投入這場選舉的,所以這是妳的責任,必須承擔這最後的一場戰鬥。」
  忽然間他感覺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為什麼要對此刻的柯苡琴說這種不解人情的話呢?
  為什麼不說體貼又能激勵她脆弱心靈的話呢?
  可是………
  「你得演講,說服舞台下的人,說服舞台後的我們。」
  可是啊,這是他———此刻最想和她說的話。
  兩人對看默默停頓了很久,一旁的梁雨文也沒有開口。
  「想好到時候的稿子了嗎?」凌思問。
  「我………」
  柯苡琴從書包裡拿出方格稿,然後獨自看了起來。
  「這個…不行」
  柯苡琴像是做了甚麼艱困的決定,將手中寫滿演講內容的方格紙撕成兩半。
  「我要…講我參選的原因,和大家說,和你們說。」柯苡琴輕輕握了握拳:「用這個一決勝負……」
  「苡琴……」
  「是嗎……加油。」
  有很多想說的,有許多想告誡她的,可是最終要吐出口中卻發現只剩下這短短的兩個字。
  說起來,他發現自己一直都沒有問過柯苡琴參加選舉的緣由。
  為什麼呢? 妳會想當上活動委員長?
  投票當天大概能得到一個答案吧。
  但在那之前還有應援表演,所以他必須盡到自己的職責。
  他是助選人,一直以來他為自己所做的定位就是吸引眾人的目光,讓他們注視到柯苡琴這號人物。
  方法依舊是那段拍攝好的影片。
  上周末決定好的計畫,這周末依然是朝著這個計畫前進。
  他當然也想推翻掉原訂的計畫,然後使用一個能逆轉一切的超棒對策,那也許是透過某某人,或者日常中的小事物得來的靈感。
  可是凌思很清楚,他做不到那種事。
  他只是一個,普通、平凡並不驚艷的高一學生,不會因為之前在吳景風、鄭嘉音那裏回過神,重新振作而得到什麼劇烈性突破。
  所以不再去妄想那種靈光一閃的可能性了。
  該做的工作早已確定。
  現在,僅剩的時間,便是思考思考思考,然後行動,即使只是一點點也好,把理想中要呈現出來的那個畫面變得更好。
  他所能做的————
  僅是如此樸素的事情。
7章完

40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