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教改學園——未來描繪 7-1

碧頭鴨 | 2020-12-08 20:38:40


簡介:
       經歷眾多的抗爭與遊行後,教育部與各地私立學校合作,由財團出資進行與考試升學不同的教育體制,稱之為教育改革。
       進入高中後,想要有所轉變的葉凌思,開始面對有別以往的校園生活。

放Q版圖

正文

問卷調查第一期,九月一日 匿名項目
  在學期間無可避免都會遇到不順心的事情。請問若受到了強烈的挫折與打擊,你希望能有怎麼樣的幫助?

【葉XX】:
希望得到正確答案的指引,讓我更快修正問題。

【李XX】:
希望學校給我帶傷休假(心傷)。

【吳XX】:
不需要,困境就該親手打破,這樣才有趣。

  
  星期四,13:30

  「又是活動———嗎?」

  凌思稍稍擺頭像是感嘆一樣吐出那句話。

  接著他將目光移向遠方的小廣場上,手持攝影機的顏伯愷跟著他慢慢地移動,大概向前走了10步最終停下來。

  「OK!這樣就拍完了吧!」

  「我瞧瞧———」

  攝影機畫面中他的背影不斷前進,穿過好幾個中廊來到了小廣場上,途中有拍到許多學校的高樓,宿舍、社辦大樓等等,只要是風清高中的學生就能很快的認出地點在哪。

  「好! 行,這樣就剩回去剪接了,謝了,等等請你喝飲料!」

  聽見報酬,顏伯愷不打算客氣:「多多綠半糖少冰,去學餐進去第二間那家買。」

  「有差嗎……」

  「差多了」顏伯愷一臉鄙視,「對了,你會剪影片?」

  「阿姨是做新聞媒體的,稍微看過。」隨後凌思猶豫了一下,「這麼說可能不好,你怎麼有時間來幫忙,級長選舉勒?」

  「………人多,分工合作嘛——」顏伯愷砸嘴,樣子不怎麼愉悅,「不過說真的,現在開會氣氛都有些凝重。」

  隨即凌思很快就到了一個氣氛凝重原因:「因為對手?」

  「摁………C班D班太強了,現在感覺就像是看他們在表演……」

  「那你們怎麼辦? 有對策嗎?」

  「對策個頭,就走一步算一步」顏伯愷再度搖頭:「我們光團隊就有10人,臨時說要改方案不知道會吵到什麼時候。」

  「明白。」凌思點頭。

  這也是人少的好處,像他們團隊如果有什麼東西要改,只要說一聲就可以了,尤其梁雨文特別隨和,最後大概就是他跟柯苡琴兩個人決定。

  離開中廊後凌思走到了選舉當天的現場,階梯大禮堂。

  「有什麼辦法吸引更多目光嗎………?」他默默念著。

  從上方看著下頭的舞台,凌思一面前進一面看著四周的座位。

  「這邊的位置太遠了,會不會看不到就乾脆不理台上了?」

  隨後他踏上舞台,開始想像,感受那種面對眾多人群的氣氛。

  接著他又四處望了一下,找到了一個適當的位置拍幾張照片,並做好決定當天就在這個地方進行他的舞台表演。

  大致模擬好後,他繼續張望,確定沒人發現他溜進大禮堂的行動後,偷偷摸摸的跑了出去。

  確認完禮堂下一步就是小涼亭那邊,明天,周五早上小園遊會要用的東西要先準備好。

  買來的零食跟飲料目前都由他保管,放在男生宿舍裡,準備等明天一早拿到現場。

  "叮鈴"

  LINE的鈴聲響起,凌思想了想,也許是選舉必勝那個群組裡發了甚麼訊息,他隨即拿出手機。

  吳景風:【Happy new year!!】

  螢幕上只顯示了這麼一則訊息。

  「……」

凌思搔搔眉頭,回復一句“神經病”結束這回合。

  "叮鈴"

  然後又一條訊息跳出來,這次是梁雨文。

梁雨文:【糟了糟了!!】

凌思:【??】

梁雨文:【出現了糟糕的消息!】

凌思:【摁!】

  凌思默默地等著,一秒兩秒三秒,只看的螢幕上“正在輸入……”的字樣不斷出現又消失。

  凌思:【大概是什麼狀況?】

不知道梁雨文還要輸入多久,他決定主動問一下。

隨即長長一串的文字立即冒出。

梁雨文:【我剛剛輔導課下課,聽到其他班的同學在討論苡琴,他們說看到一則新聞,

  苡琴是“水名企業”董事長柯名振的孫女,然後又說原來苡琴是有錢大小姐,覺得印象很差,好像要改投給姜月或者江池鷹。

  然後沒過多久我就發現整個班一堆人都在看那則新聞,而且不斷討論。】

  一字一句看完後凌思握住手機的力道稍稍變大,他皺著眉,再次將梁雨文的字句重看一次,並在腦中整理那個狀況。

  也就是說,有一則報導顯示柯苡琴是水名董事長孫女,於是有些支持者跑票了,而且情況正在延燒。

  水名企業,這個名子他非常的熟悉,並不是因為這是大公司才耳聞的,而是水名企業本身便是這個教改計畫的第二大贊助人。

凌思:【新聞呢?】

梁雨文:【這裡】


凌思立即點進新聞,標題是“水名年終晚會,董事長領小孫女登場”。

\\
  又到了年終各家企業比拚尾牙盛況的時間,這次本台記者來到的是知名的上市公司水名企業。
  上千人聚餐.jpg    豐盛菜色.jpg   抽獎禮品清單.jpg

  柯名振柯董事長表示由於今年公司營收有所突破,因此尾牙花費也用了比去年多出一倍的預算。

  現場大咖歌手、主持人來回接力,而董事長本人也帶著可愛的小嘉賓,寶貝孫女柯苡琴隆重登場。

  柯董事長與孫女登場.jpg  柯苡琴特寫.jpg

  本台記者幸運訪問到柯董事長的可愛小孫女,年僅8歲的柯苡琴小妹妹,並詢問他將來有什麼夢想。

  柯苡琴:「還不確定耶,什麼都想嘗試看看!」

  針對苡琴妹妹的說法,柯董事長為我們補充了幾句,表示柯苡琴小妹妹有旺盛的好奇心,喜歡嘗試新鮮事物,不過最近也有一點三分鐘熱度的傾向。

  尾牙的最後柯董事長說明了明年水名企業的展望,並感謝每一位員工以及他們的家人為水名的付出。

記者 陳OO
\\

梁雨文:【現在怎麼半?】

梁雨文【(小熊沮喪圖)】

  「…………」凌思低頭沉思,慢慢地沉思,然後輸入文字。

凌思:【你還在教室嗎?】

梁雨文:【跑出來了,現在在園遊會布置現場這】

凌思:【你在哪?……柯苡琴狀況怎麼樣?】

  隨即“正在輸入”又出現了好幾次。

梁雨文:【她低著頭,什麼話也不說】

凌思:【我馬上過去】

  隨即凌思加快了腳步,朝他們原先預定要在周五舉行小園遊會的地方,教室外涼亭處空地前進。

  手機再度震動。

李科庭:【快來快來,柯苡琴自閉了】

凌思:【摁】

  回復完李科庭的訊息,他按了上一頁確定一下梁雨文是否還有發其他訊息。

  然後他看到了一句話,瞬間停下了腳步佇立在原地。

  那不是什麼新訊息,也不是梁雨文或者李科庭發來的。

  是一則不久前被他無視的訊息

  【Happy new year!!】

  旁邊伴隨著吳景風塗鴉般的頭像。

  腦袋瞬間發麻,持著手機的手不斷握緊,但很快的———他又想起了什麼。

  然後慢慢的,慢慢的告訴自己冷靜下來。

  凌思:【……你……好像是說了,最近不搞花樣對吧?】

  發出後盯著畫面一會,發覺吳景風沒立刻回復後,他不再看螢幕,閉上眼等候,用手來感受手機是否發出震動。

  即使不是吳景風搞的花樣,但吳景風一定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才會發出那意義不明的Happy new year。

  沒多久手機感受到了震動,但不是訊息,是通話要求。

  「嗨嗨,為了避免我的名聲受損,先說結論啊!」電話那頭的語氣非常隨意:「柯苡琴意外被人發現是有錢大小姐,然後飽受不信任,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狀況你都清楚?」凌思嘗試問問。

  「剛剛聽說的,不就是那個嘛,不知道誰在圖書館電腦查柯苡琴的新聞忘了關網頁,然後就被散布得眾所皆知了」

  「圖書館電腦? 忘了關網頁!?」凌思用力重複了這兩個他沒聽過的字眼。

  「嗯……這你還不知道?」吳景風從他的語氣感覺到了端倪:「欸,你的消息管道該不會還是撥接上網或2G吧,沒提前知道就算了,都發生了還有不清楚的狀況。」

  「沒人像你整天打聽別人的消……等等」反駁到一半,凌思發覺一個讓他產生疑惑的詞語:「你說提前?所以你之前就知道了柯苡琴的狀況?」

  「當然吧!」對方理所當然地說:「要來讀這所學校,總是會搜尋風清企業與水名企業的資訊,細心一點的人注意到那則新聞也是很正常的事。」

  「那你為什…………」說到一半凌思忽然語塞,停下了話語。

  「參加選舉的人是柯苡琴,不是我;她的助選人是你,不是我。」吳景風一字一句慢慢地述說。

  他像是居高臨下,準備告誡不懂世事的葉凌思小朋友一個道理

  「所以————」

  「好了,我清楚!」但不等說完,凌思便打斷吳景風後面的話語。

  是的,所以那些都跟對方無關。

  那————應該是"柯苡琴"和"葉凌思"的責任。

  柯苡琴應該更加坦誠地告知自身的狀況,或者葉凌思應該更加瞭解柯苡琴後,再訂定合適的選舉對策。

  吳景風嘆了口氣:「唉…我看你現在很忙吧?」

  「摁,抱歉不聊了。」

  「OK!」

  將電話掛上後,凌思再度跑步向前,轉了幾個彎,經過訓導處和食堂,最終看到了那個已經被用寫著“支持柯苡琴”的布條裝飾過的涼亭。

  李科庭和梁雨文站在顯眼的地方說著話,兩人的神情都不是很開朗。

  柯苡琴呢———凌思四處張望。

  最終他在涼亭後方一個花蒲的磚頭圍欄處,看到一個獨自坐在那的女性。

  柯苡琴低著頭,頭髮垂到了地上。

  「怎麼樣了?」走到兩人身邊凌思問。

  「太慢了。」李科庭對凌思來的速度不是很滿意:「如果你是問柯苡琴,跟我之前說的一樣。」

  「摁……」凌思看了看心說柯苡琴的狀況確實很像自閉。

  「不過輿論的風向比她的狀況還要糟。」

  「怎麼說?」

  「大概是這幾天她呈現的形象與身分落差太大吧。」李科庭說明:「這幾天的選戰,柯苡琴一直是以一個努力、親切的形象得到支持的,所以現在他們知道柯苡琴其實是一個大小姐,價值觀就像被打了一拳一樣。」

  「摁」凌思點頭。

  雖說他知道情況一定很糟,但他也還沒這樣換位去思考那些同學的想法。

  不再支持最大的原因確實可能是如此。

  家境富不富不是根本,舉例來說C班的蘇羽雁看起來也很有錢,很多人都看到她家的高級黑色轎車。

  但卻沒有出現那種抵制的狀況,因為蘇羽雁非常坦然,她是用氣勢來得到支持的,所以支持她的人,早已接受了她的富有。

  純粹——很單純的,不支持柯苡琴是因為忽然覺得自己被騙了。
  
  覺得她是努力派的候選人,覺得她跟大家一樣沒有什麼強大的背景,是一點一滴拼命的。

  所以支持的時候,也欣賞著她的努力,而現在那個信任被背叛了。

  比起毫無存在感的C班江池鷹,柯苡琴更讓人感到反感。

  更別說,她的背景是水名企業,是那個在這所學校有決策權力的龐大存在。

  柯苡琴就這麼登上了大家領導的位置,羨慕、忌妒、在學校中感到階級的壓力等等,造就了現在的局面。

  「另外我們找了幾個人打聽其他班同學的觀感了。」李科庭繼續說。

  「有什麼反應?」

  李科庭和梁雨文兩人互相觀看,有些難以開口。

  「自己看吧!」李科庭將手機遞出。

  那是和顏伯愷的對話紀錄。

顏伯愷:【時間不多,問了兩個,確定要聽? 不怎麼好聽喔】

李科庭:【快說啦,難道我會哭哭給你看喔】

顏伯愷:【破滅了,原本以為她跟我們是同一個層級的人】

顏伯愷:【還有,參選只是在玩耍吧,我看她家裡就有決策委員會位置吧】

李科庭:【OK,麻煩了】

  「………」凌思沉默著並把手機還回去,他表情又低沉了一點。

  「我也有問到」梁雨文同樣把手機交給凌思。

  那是一個與一名叫程星淳的人的聊天紀錄。

梁雨文:【嗨嗨!你有沒有聽到跟柯苡琴有關的消息?】

程星淳:【現在整個輔導班都知道了,都上課了你人勒?】

梁雨文:【……………翹課一下】

梁雨文:【那有聽到其他人對柯苡琴的評價嗎?? 還有你勒,怎麼想的?】

程星淳:【是聽過怕柯苡琴像新聞上說的只有3分鐘熱度,以及改投江池鷹好了這樣的話,我自己的話就覺得,就“誒……這樣啊”,其實我個人沒什麼特別想法耶,Sorry】

梁雨文:【好喔——謝謝啦! 苡琴人很好的,請不要跑票,拜託拜託!】

程星淳:【真辛苦 =.=  好啦,反正我也沒有特別想投的人。】

梁雨文:【感恩!! 】

程星淳:【話說,你覺不覺得數學課越來越難了,我記得你們數學老師跟我們E班一樣?」】

梁雨文:【早就沒在聽了………“小熊倒地貼圖”】

程星淳:【誒? 你打算把數學放掉了?】

梁雨文:【也不是這樣啦…】

  「欸欸欸欸,後面只是閒聊啦!!!!」見到凌思打算繼續下滑,梁雨文一個跨步來到凌思面前,瞬間搶下手機。

  「……不好意思。」

  「摁…沒關係啦」梁雨文沒有深究,而是指了指涼亭的後方花蒲:「那個……」

  凌思明白她的意思,點頭然後朝著柯苡琴走過去。

  「嗨……」凌思開口。

  「………」柯苡琴緩緩抬頭,然而就那麼看著她,一句話也沒說。

  「你是水名董事長的孫女?」

  「………恩。」柯苡琴小小力的點頭。

  然後凌思也這麼看著對方,忽然間,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不久柯苡琴率先開了口。

  「但是……在這場選舉裡,我沒有依靠他們任何一點東西!」柯苡琴一字一句,說話時退去了以往的朝氣,認真嚴厲的注視凌思的眼睛。

  「我知道,我們窮得連汽水都想稀釋。」凌思用同樣的認真回應:「可是那些別人不知道。」

  「我……」柯苡琴的話語再度停了下來。

  凌思看了看天空,然後又低下頭。

  應該質問她嗎? 叫柯苡琴把她所有身分背景交代清楚,為了勝選、為了扭轉局面這是最基本的要求吧,不然之後又爆出什麼東西。

  但這樣真的好嗎———忽然有個聲音從凌思心裡冒了出來。

  柯苡琴只是一時疏忽忘了說嗎? 那她現在應該不至於那麼低落吧。

  所以是不想說。

  那怎麼辦? 推給柯苡琴決定嗎? 如果你不想說導致狀況沒法解決,後果自負?

  「不對……」他輕輕對著自己說。

  冷靜、要冷靜下來!

  家裡就有決策委員會的位置,所以參選只是玩耍嗎?

  怎麼不說她只要像個孫女跟爺爺撒嬌,就能輕而得到那個位置,卻依然正大光明的與大家站在同一個起跑線。

  也許短短一星期、兩星期確實無法看透一個人的本質,但柯苡琴不是在玩耍,這點他能夠感覺到。

  而現在只是風向都吹到負面的狀況罷了。

  同樣是被發現是有錢人,是可以有更好的說法,例如:柯苡琴沒有架子、平易近人,不會瞧不起同學,沒有炫富,穿著稀鬆平常的帆布鞋,手機也是一年多前的款式。

  那麼自己,現在該做什麼?

  ———該做什麼將那些負面的因素全數消除?

  ———思考,要思考,進一步思考,想出一個完美且能夠扭轉的解決方法。

  ———但是,要怎麼………想出來呢?

  ———漫畫或者偵探劇的主角都是怎麼做的?

  「可惡……」

  他打開手機看了一眼明日的預定行程。

  「取消園遊會吧」

  「誒…但是……」梁雨文一聽便想發言,但最終還是沒說出更多的詞語。

  「…………」

  柯苡琴用雙手緊遮著臉,然後慢慢的呼吸一次兩次,最終抬頭看向凌思,她的眼神像是很艱難的在支撐著。

  「……那該做什麼?」柯苡琴像在尋求一根橄欖枝

  「改成澄清的演說,必須針對那些不實的推測做出回應」凌思緩緩說:「然後將正面的說法傳遞出去。」

  「…………好。」

  靈光一閃並沒有湧現,但是他覺得那樣的方法應該是存在的。

  所謂能夠扭轉一切的計策。

  或者說正確答案。

  想不出來一定—————

  一定是因為自己的努力還不夠。

7-1完
84 巴幣: 1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