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教改學園——未來描繪 8-1

碧頭鴨 | 2020-12-10 19:01:07


簡介:
       經歷眾多的抗爭與遊行後,教育部與各地私立學校合作,由財團出資進行與考試升學不同的教育體制,稱之為教育改革。
       進入高中後,想要有所轉變的葉凌思,開始面對有別以往的校園生活。

正文
8-1
問卷調查第一期 匿名項目
  在學期間無可避免都會遇到不順心的事情。請問若受到了強烈的挫折與打擊,你希望能有怎麼樣的幫助?
【溫XX】:
希望打工那邊時薪能提高一點,這樣我會更有動力去上學。
【柯XX】:
希望能有我希望的人,認同我吧(擦拭痕跡)
希望能吃飽睡飽,之後就沒事啦!
【鐘XX】:
希望班導可以請我吃香雞排。
  9月12日,星期日,晚上8點5分,風清高中校內操場旁。
  夜晚的風清高中並不空蕩,大型夜間照明打亮了整個操場及球場,入住宿舍的學生們有的打球有的慢跑,或者團聚在某個地方進行社團練習,整體氣氛有些像縮小版的大學校園。
  而在水池附近,一名高一的男同學也在持續進行某種練習。
  「這裡我得親自念獨白,摁……語氣要怎麼樣的?」
  思索了很久,凌思拍拍腦袋決定將每一種語氣都錄下來,然後再對照正式上場的氣氛一個一個淘汰。
  不過不管幾次他都覺得聽自己的聲音,就像是在台上念自己的作文給同學聽一樣,讓人難受又羞恥。
  「…………也許可以發給筱葵聽?」
  他想到了那個整天說無聊的小朋友。
  隨即便打開手機,將檔案一個一個發出。
  凌思:【影音檔1】、【影音檔2】、【影音檔3】
  凌思:【演說劇本改】
  凌思:【有沒有空? 幫我看一下劇本裡頭紅字標的地方,用哪種語氣比較好。】
  對話很快便標上了已讀,筱葵大概也正在使用手機。
  筱葵:【欸欸欸!!! 不要據透我,我很期待明天看你們的表演耶!】
  凌思:【那你有福了,現在可以一魚兩吃,一種劇情兩種享受,就像看完漫畫,再看改編的動畫】
  筱葵:【跟唱的一樣好聽】
  凌思:【但這可是幫助你苡琴姊的大好機會喔,我會跟她說都是你的功勞】
  筱葵:【摁摁…………好吧】
  筱葵:【之後回復你,注意訊息啊!】
  「順利!」凌思握拳喊道。
  果然是小朋友啊,隨便說個功勞就被釣上了,這讓他想起當年他國小一年級的時候,老師用跟本值不到5塊,而且很難用的動物橡皮擦來引誘他們。
  每個人都像個乖孩子,上課不說話,積極參與課程,就為了等老師每個星期結算圈圈,看自己是否有幸得到獎勵。
  經過這次筱葵大概也會從什麼功勞、獎勵中覺醒了吧。
  想完那些有的沒的後,凌思再度回到了明日登台的模擬演出。
  「首先是2號助選人葉凌思登場」
  這時他忽然想到前頭好像還有A班的人進行演說。
  「………希望姜月表現差一點,這樣我們看起來應該會更優秀。」
  晃晃腦袋,他繼續看著劇本,到達投影畫面放出的地方。
  「這裡請了李科庭幫忙……希望他不會出錯。」
  「————」
  「————」
  接著來到了尾聲。
  「抬頭,看過去! 然後……然後就結束了,下台! 完美!」
  凌思為自己打了一個響指。
  不像前幾個小時很不巧的撞見吳景風,搞得排練時間幾乎都被浪費掉。這次的排練非常順利。
  隨即他看了看周遭,依舊是非常熱鬧的場景,也因此他一個人獨自在校內手足舞蹈也沒受到任何人的關注。
  除了那些運動的人以外,這個選舉前夕,也有許多候選人選在這個時候於操場各角進行演說,鞏固票源。
  不過整體來說效果非常的差,說到底除了有參與選舉團隊了人以外,學生們並沒有那麼熱衷選舉吧。
  高二高三是不關他們的事,而新生們則是面對這個嶄新的校園,光是熟悉環境都來不及了,根本沒心力去聆聽一場又一場的演說。
  大概,只有在學校規範、強制他們去關注選舉的明天那個時間段,高一同學們才願意分出一點心力來關注吧。
  凌思聳聳肩不再想了,他還得趕快洗澡睡覺才行,明天必須早早到器材室借設備,並在大禮堂裡準備。
  然後他便踏出腳步,但在轉過一個轉角後,凌思便在燈光稍嫌不足的池塘橋梁上看到一個人影。
  那是一個便服搭制服裙的少女,頭髮是超過肩膀的半長髮。
  少女側身轉了過來,餘光也看到了凌思。
  「————!?」
  面對那面孔凌思極為訝異,瞬間側過臉,展開步伐。
  「請別理所當然地離開好嗎,凌思同學。」
  橋上的女性——方瑜萱發出聲音,制止了自認為脫逃方式很自然的凌思。
  「晚上好。」
  將人叫住後,方瑜萱從橋上下來,禮貌的向他點頭。
  「…………你好。」凌思努力回應。
  ——凌思……同學?
  他沒怎麼被人這樣叫過,總覺得有點彆扭。
  大部分都是直接稱呼他全名葉凌思;記不住名子的用“同學同學”稱呼;很熟的如嘉音或家裡長輩會直接叫他凌思;筱葵則是看當下利益關係,求買飲料時會好好叫哥哥,其他時候就“欸欸”的叫;特立獨行的柯苡琴幫他取了小幫手的稱號。
  這些他都能理解,但“凌思同學”是什麼? 介於熟與不熟之間? 有點熟又不會太熟?
  是覺得認識超過三年還叫全名很生疏,但出口後才發現自己跟眼前那個很透明的炭機生命體跟本不熟,所以才加上同學嗎?
  「排練結束了嗎?」
  在他思考的時候方瑜萱再度說,她的聲音不高不低,平緩又柔和。
  「呃……妳有看到?」
  「剛剛路過時看到的,看你很專注便沒有打擾。」
  「啊啊……」
  凌思低下頭,思索剛剛自己練習了哪些動作和台詞,一個人分飾多角的對話、手足舞蹈的模擬動作以及對著手機錄下一個又一個語氣。
  ————這樣想的話,好像沒有半點是能自豪的表現給別人看的畫面?
  「不想讓人知道的話我會保密。」方瑜萱再度開口。
  「嗯? 」凌思愣了一下,「其實……也沒什麼需要保密的地方,可以隨意一點。」
  畢竟方瑜萱也沒有錄影吧,所以最多就是講講動作很滑稽之類的,而且為了上台而練習,這很正常,用孔乙己的話就是,排練不能算丟臉……排練!……為班上奮鬥的事,能算丟臉麼?
  除非方瑜萱能用文字講得繪聲繪影,之後寫成一部短篇小說熱賣上萬冊,那這樣的話自己就真的有點在意了。
  「男生不會想要背地裡努力,只讓人看到成功的一面嗎?」
  「是有這麼一說。」凌思點頭。
  不過這不只是男生,很多人都會這樣吧,他小學也有一個次次都拿滿分的同學,整天說自己沒讀書,一度讓他懷疑起了人與人智商之間的差距,不過現在想來,那個同學一定都在家裡拚了老命看書吧。
  幸好國中就沒這狀況,那些說沒讀書的人大多都死於很認真的方瑜萱手中,讓大夥心情舒暢不少。
  「有些人會吧,但我好像不會,就當我是比較隨意的人好了。」
  「是這樣嗎?」
  凌思點頭:「是這樣吧。」
  「隨意………?」方瑜萱微微歪了一下頭,「那這兩周,我感覺被凌思同學刻意迴避大概是錯覺?」
  「呃……妳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凌思努力撐著,讓自己的表情保持平靜,其實他是想問,你怎麼會有這麼逼真的想法,或者說,你是不是有一雙能看穿人心的真實之眼?
  然後怎麼又是“凌思同學”,是將錯就錯下去嗎?
  總不可能是方瑜萱心血來潮想逗逗老同學吧?
  「開學第一天整隊去宿舍時,跟我對上視線的凌思同學好像退了一步,隨即就跑到最後排了,之後在班上、辦公室、大禮堂遇到時,樣子好像都變得不自然了一點。」
  「我沒有刻意迴避妳! 摁!沒錯!」
  凌思瞬間,果決地做出否決。
  ————方瑜萱的觀察力很好,方瑜萱的觀察力很好。他默默的在心中添增這項新情報。
  「那剛剛的低頭離去?」方瑜萱用兩根手指做出走路的動作。
  「我是…………………呃——怕妳想不起我的名子會很尷尬。」
  凌思再度低頭,全力運轉大腦後,用力擠了一個理由出來。
  「這樣嗎?」
  「大概……」
  他勉強回應,覺得方瑜萱光用那難以讀取的表情就能把他逼上絕路。
這時候他真希望自己擁有小說人物裡的觀察力,可以從眼神中看出什麼幾分殺機,或者覬覦的野心。
  「那凌思同學也是忘記我的名子才退避的?」方瑜萱以剛剛的台詞進行推論,「也許還翻了翻畢業紀念冊?」
  「………」凌思再度陷入尷尬。
  回去他真要幫方瑜萱添增『拷問大師』這個標籤了。
  說起來確實有翻畢業紀念冊,找的目標也是方瑜萱,但那是自家愚妹筱葵翻的。
  「………我還是有記得方瑜萱妳的名子的。」
  「我也還記得,是我給人的印象很健忘?」
  「不是,怎麼說呢,我國中比較沒存在感,所以一時讓人記不住名子也很合理吧!」
  凌思慢慢解釋,並在心中感嘆,請不要再拷問我了。
  「這麼說,我應該也是歸類到不怎麼活躍的吧?」
  「………」
  凌思無言————氣質好看先忽略不說,妳光是永駐班上前三,甚至第一,就跟低調扯不上邊吧。
  他抓抓腦袋,有點不知怎麼談下去。
  ———看來這個時機又是展現話題轉移大法的時候了。
  「對了,謝謝你們團隊明天能夠幫忙,麻煩了。」
  凌思點頭,然後讓自己很自然地微笑示意。
  「不會,只是小忙,不過做決定的人不是我,跟我道謝好像怪怪的。」
  確實———做決定的人是鍾郁玲,不過那也不是重點,現在他的重點是很好的將話題銜接上去。
  「摁……那你們的選舉怎麼樣了? 有勝算嗎?」
  凌思再度轉了個方向。
  「準備是做好了,但勝算的話……」方瑜萱頓了頓反問他:「你怎麼看級長選舉這邊呢?」
  「如果是問勝利,C班蘇羽雁或者D班沈溪棠吧。」凌思回答。
  「因為民調嗎?」
  「是有很大的成分沒錯,不過我真的覺得那兩個人的表現很突出。」凌思慢慢分析:「蘇羽雁是她的號召力與氣勢,沈溪棠則是嚴密又有說服力的政見,另外他們D班特別團結。」
  「嗯。」方瑜萱點頭。
  「啊,當然你們的團隊也很厲害就是了,鍾郁玲非常積極,妳將眾多的意見彙集起來,其他每個人也沒有停歇,不過………呃。」
  查覺到自己的話語不夠圓融,凌思趕緊補充。
  「謝謝。我知道你的意思。」方瑜萱伸手示意,意味著不用繼續說也沒關係,「能聽到客觀的分析讓我輕鬆了不少。」
  猶豫了一下後,凌思問:「妳會覺得………有些緊張嗎?」
說出那句話,凌思忽然有莫名的念頭湧上來
  「大概是有一點吧。」
  方瑜萱輕聲回答,隨即她轉了轉眼珠子,將話題丟還了回來。
  「明天就得上台,你不緊張嗎?」
  「緊張嗎?」
  在採購那天,吃火鍋的時候,他也問了柯苡琴會不會緊張,對方的回答是不會。
  那個回答是有些勉強的模樣,那時他已經有察覺了,但還是擅自認為柯苡琴是優秀的、是明日之星,不會有那樣的情緒。
  可其實,柯苡琴也是個十多歲同齡的少女,是個會難過、會沮喪,做事衝動的女孩。
  也許,自己也是壓倒柯苡琴的其中一根稻草。
  「還是會緊張吧,我最後一次上全校舞台是小學的朗讀比賽。」
  凌思搖搖頭然後停頓了很久很久,像是在思考什麼,抬頭低頭,最終整理好了思考的東西,無奈的笑了笑。
  「可是啊,現在我的候選人,大概————一定比任何人都還要緊張吧,所以我用力擠也得表現得自然一點,不是嗎?」
  「—————嗯!」
  不知道是不是光線不足才產生的錯覺,他總覺得方瑜萱的嘴角稍稍動了一點,大概0.5公分之類的————是在微笑嗎?
  「國中同班三年,但今天好像是第一次與凌思同學聊這麼久。」
  「摁……是啊…」
  「也很晚了,抱歉,突然叫住而且打擾很久。」
  「也沒有打擾,摁,那有事再聯絡。」凌思輕擺手做為告別。
  「嗯………?但是…」
  「但是?」凌思一愣,被方瑜萱突然轉變的詞句喊停下來。
  「我跟凌思同學好像沒加過任何好友或電話。」
  「呃……確實是這樣沒錯。」凌思頓了頓,「那現在加………好嗎?」
  「好的。」
……………
……………
  「加好了,有事隨時聯絡,那……明天見!?」說到後面凌思覺得自己越來越結巴了。
  「明天見,祝你選舉順利。」方瑜萱點頭。
  「啊——也祝你選舉順利。」
  走過好幾個轉角後確定後頭不會有別人的視線後,凌思用力拍了拍臉頰,那像是要將自己恍惚的自己打醒的感覺。
  “選舉順利”
  正好有最後那句話,默默地將他的思慮拉回到了選舉。
  重要的任務還沒結束。
  準備都已就緒了,所以他更得保持平靜去面對明日的考驗。
  那是這場路程的最後一個關卡。
  所謂行百里路半九十便是如此吧。
  不用急躁,面對…然後坦然接受。
8-1完

63 巴幣: 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