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教改學園——未來描繪 卷一 終

碧頭鴨 | 2020-12-24 21:07:17


問卷調查第二期9月13日 (選舉投票後)
請問對於這次………………
【葉凌思】:
煩耶! 剛選完誰跟你寫問卷啦!(立可白)
我覺得這是一次很有意義的活動。
吳景風:「我覺得前面那句不錯啊,幹嘛劃掉?」
葉凌思:「別,我有在領問卷計畫的錢」
9月14日,級長、活動委員長選舉。
正式投票結果。
級長
5號 蘇羽雁  30.4%(當選)
2號 沈溪棠 24.3%
3號 鐘郁玲 17.7%
1號 陳旋英 13.8%
4號 王元英 12.2%
    廢票    1.7%
活動委員長
2號 柯苡琴 35.1%(當選)
3號 江池鷹 29.8%
1號 姜  月 26.0%
    廢票    9.0%
  「恭喜呢,反敗為勝,不回班上慶祝?」
  「累,先不去。」
  面對吳景風打趣的語氣,凌思僅是擺擺手,便不理會。
  不久前他才在鍾郁玲的選舉活動中,擔任搬桌子大隊長的職務,跟顏伯愷默默地將一張一張長桌搬進禮堂,又搬回器材室。
  這辛苦的工作,緊接在他自己的選舉過後,途中幾乎沒有休息的片刻,午餐也只吃了7-11的50元套餐,一個壽喜燒+奶茶。
  而他的夥伴柯苡琴和梁雨文自然也沒放過,進行著把黏貼在舞台上的膠帶清除的工作。
  「怎麼樣,結果最後活動委員長你投了誰?」吳景風再度開口。
  「…………當然還是護短,你呢?」凌思回答。
  「你家的選手,順帶一提級長是我們班上的王元英。」
  「叫我別投王元英你自己卻投?」
  「是啊,你不知道“人”就是矛盾、難搞、欠揍,卻又充滿驚奇的生物嗎!?」
  「你的話,確實如此。」凌思翻了白眼,對吳景風的『欠揍』表達尊敬,「欸,想不想認識跟你很像,很欠揍的人?」
  「NO。」
  「OK。」凌思點頭。
  哪天不爽就把吳景風介紹給姜芫吧,欠揍的人跟欠揍的人互相消耗時間,這樣他這隻路過小綿羊就能快快樂樂的吃草。
  「不過,我還以為D班沈溪棠會贏,竟然是蘇羽雁。」凌思搖搖頭。
  「之後我們一年級應該會往比較奔放的方向走了,不過給沈溪棠選上大概滿枯燥的,所以也還行。」吳景風回答:「至於鍾郁玲的話,就是在眾人的輔佐下努力完成工作吧。」
  「那也沒甚麼問題吧?」
  「是沒有,只是後續發展很容易想像罷了」吳景風聳肩,「這麼說來你們班一個勝選一個落選,現在班上正在慶祝還是沉默?」
  「慶祝,而且還是鍾郁玲帶頭的,她很豁達」
  「是不想影響你們吧。」
  「這樣——啊」
  凌思心裡一頓,那樣的可能性大概很高吧,畢竟他有在看,知道鍾郁玲對選舉並不是敷衍了事。
  自己認真付出的事物失敗了,會有人絲毫不在意,三兩下帶過,重新面對下一件事嗎?
  至少他沒辦法,柯苡琴大概也不行。
  「勝選什麼感想?」
  凌思心理一沉,快速的眨眼,過程抬頭低頭,最終吐了一口氣緩緩開口。
  「只是剛好贏了。」
  「剛好?」
  「你覺得江池鷹他們最後的表演怎麼樣?」
  「不錯啊,街舞加上高難度特技,把現場氣氛拉到最高,用行動證明有它們在的活動會很精彩。」
  「摁,如果不是他們之前太消極勝負還很難說,順帶一提,姜芫、姜月似乎沒有很想選上活動委員長。」
  凌思想了想然後繼續說:「另外級長選舉那邊蘇羽雁和沈溪棠都比我們厲害,所以啊——我的感想是,我們的表現不夠好,如果下次還想贏的話,必須做得課題還有很多。」
  「這就是勝選感言?」
  「不然勒。」
  吳景風神色詭異地看著凌思,一時間好像說不太出話來。
  「摁…我沒想到會得到這個答案…」
  「怎樣?」
  「怎麼說呢,摁————挺有趣的!」
  「有趣個頭!」
  一直聽到別人用“有不有趣”來做評價,讓他有點不爽。
  說白了,什麼是有趣,哪裡有趣,麻煩將定義描述一下,並用具體數值做成圓餅圖呈現,不然鬼聽得懂你在說啥。
  他決定下一個用“有趣”來對他發表心得的人,不管是吳景風還是姜芫,他一定要一掌扒在對方頭上。
  摁……這麼說來柯苡琴也是說想要“有趣”?
  不對不對——她那是想要有繽紛色彩的校園生活,有趣只是個指標或者代名詞,她又不會隨便把人捲入她的有趣漩渦裡吃水。
  摁………不會嗎?
  算了,反正自家候選人怎麼樣都比兩個欠揍仔還要好。
  「你們班———級長最後一名是怎麼搞的,是你到處叫人別投他造成的?」
  級長選舉中,王元英最終只有12%的得票率,若換算回去的話,大概只得到20多票,實在不是一個很優秀的數字。
  「我看上去朋友很多嗎?」吳景風無奈攤手,「我能影響的最多也就幾票,看過台上表現就知道,這差距是確確實實的。」
  ———王元英? E班的級長候選人只能做出那樣子的表現?
  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覺得吳景風連對方的名子都不會提到才對。
  當然,這種以吳景風很有眼光為前提的論點,他也覺得很不舒服就是。
  「話說回來,你劇本抄的不錯啊,眼光很好!」
  吳景風給了5下俐落的掌聲,最後豎起大拇指讚揚。
  「…………改那麼多你也看得出來?」
  「廢話,遊戲還是我給你的,而且『要——開心一點』那裏太明顯了,雖然只是小品,但這遊戲我可是有參與配音,腳本背得滾瓜爛熟。」
  「有這回事? 我可沒印象有玩到那種聲音的角色。」
  凌思疑惑,表示如果有這麼一個角色他早就把他裝備剝光然後花式送死了。
  「你有試過毫無陣亡,一路打到機械之都的boss嗎?」
  「女主的招會亂噴欸,她一進隊我主角就沒停止過他的死亡之旅。」
  「那就對啦,都沒死我配音的隱藏角色才會出現,到時會進入路線B,所有的劇情都跟原先不大一樣,結局也會多兩個。」
  「真神奇。」
  「當然!」吳景風點頭,「對了,做遊戲的人跟我滿熟的,即然你是供學術使用,我就代他放過你的借鑑了。」
  「感恩。」
  「那差不多了,班上要開檢討大會——」
  吳景風晃晃腦袋,順勢站了起來離開石椅:「先閃啦。」
    「最後一個問題」凌思把他喊住,「如果是你會用什麼方式贏得選票? 」
  「那就看當下的心情決定策略了。」
  吳景風笑了一下,然後聳肩。
  「但一定不會是提出好政見」
  「為何?」
  「哈,別傻,那效率太低了,誰要去認真理解政見,並選出能帶給大家一同進步的人呢,或許有但不多,所以花一些利益收買即可,或者說————放一點美好的描繪騙過去。」
  「————」凌思的表情瞬間凝重下來。「………你是指…」
  「不是指剛剛啦——」吳景風一臉無辜,「作為證明,我可是有投柯苡琴的,原本還想說要投看起來票最少的姜月當同情票。」
  凌思:「………」
  「那甚麼機車臉? 我說的是放一點美好的描繪『騙』過去」吳景風特意強調了一下,「我並不覺得柯苡琴有打算騙,所以才投了她。」
  然後吳景風搖頭,做了一個“把這件事放一邊”的動作。
  「先來問問吧,你級長投了誰? 」
  「………鐘郁玲」猶豫很久,凌思很艱難的開口。
  吳景風咧嘴一笑。
  「是嘛,合情合理,你也沒很重視政見啊! 如果目標是要讓學校變好,光看政見一定是投D班的沈溪棠吧,他具體地把每個項細節都提出來,也希望鼓勵同學們制衡他的權力。可因此沈溪棠也就是輸在這裡。」
  「首先無聊、悶,再來自己的牙痛,比幾千公里外的生命還要有關注的價值,甚至等等要吃火腿蛋炒飯還是肉絲蛋炒飯,都比立法院決議出來的重大政策讓你感興趣。」
  「這次的大規模教育改革也是,你說為何要搞出那麼大一個遊行爭鬥才願意大刀闊斧,明明任誰都覺得現行的教育哪裡有問題吧———」
  「原因當然超多,但我知道一定有一個是這樣———『穩定』,誰都會對未知感到害怕,所以想要穩定,不想改變。」
  「擁有權力的人都幾歲了? 改好了要看到學生出社會後的表現至少10年吧? 他們本身用不到,他們的孩子也早就畢業了,為什麼要努力背負這種可能失敗、遭到罵名的風險呢?」
  「再者,把普通人教得更聰明、更有競爭力了,接下來呢———跑來跟自己分權力?」
  說到這裡吳景風停頓了一會,然後回過頭撇了凌思一眼。
  「那還真是善良呢!」他哈哈了兩聲,「所以嘛,不予置評囉!」
  「……………………………」
  凌思默默聽著,默默地聽,即使因為選舉而身心俱疲,但吳景風說的任何一個字也沒放過,可即使如此,他也沒法那麼快就那些字句好好消化完成。
  要說什麼回應,也無法信手拈來。
  「不過話又說回來,可不是進行了教改就好棒棒,一切OK了」吳景風話語一轉:「我們是第幾類教改? 算了,反正就是前面啦,改得很屎一樣,學生和家長像無頭蒼蠅整天飛,老師們也只是參加個講座,就被教育部要求生一個從沒前例的課程。」
  「風清財團也知道這些教改會弄得學生很亂,所以才會輔導將來就業的。我想了想覺得他們很有良心,最後決定來這裡讀。」
  「等等! 你入學資格不是說是剛好抽到? 怎麼那欠扁的語氣好像在說是你自己選擇的?」
  「我是說剛好抽到嗎? 痾,那啥………時空背景不同,請不要將當初吳同學的話語,錯置到現在的吳景風身上。」
  「靠!」凌思瞬間送出中指,表達他的鄙視。
  「不說了不說了———其實我不愛講什麼道理的,畢竟那東西還是要親自領悟才有意義,而且每個人領悟到的也不同。聽我講選舉分析1萬字,也不如你這趟助選所得來的感想有價值吧。」
  凌思愣了愣:「所以你想說,你剛剛說的話沒啥價值?」
  「摁,就是屁話,完完全全以我個人的價值觀衍生的思想,絲毫沒被公正的審視過」
  隨後吳景風打了個哈欠,然後揮手,肯定是不想再說什麼了吧。
  「啊———總之祝好運 my friend」
  「————」
  「對了對了,+1說要找時間吃個飯喔~~」
  說完吳景風離開了,慢慢地走,最終拐進了E班的教室。
叮咚!!
柯:【@葉凌思 喂喂小幫手! 去哪了? 在做啥?】
梁:【對啊,怎麼突然沒看到了?】
葉:【涼亭 思考問題】
柯:【不要自閉! 趕快,披薩要被吃光了!】
葉:【買披薩的人走進教室還不到10分鐘吧? 】
柯:【有看到還不進來,快快,已經有人在問剩的披薩可不可以再分了】
梁:【啊,他們在猜拳了】
葉:【誰幫我守一下,既然是慶祝,我回宿舍把餅乾汽水拿來吃】
柯:【那……交給雨文了? 加油! 阻止那些餓死鬼!】
梁:【誒誒,他們都猜到剩3、4個人了,要我現在衝出去攔胡??】
柯:【我被老師抓走了,說要去參加說明——】
柯:【葉凌思快回去,誰說你可以跑出去溜搭的!!  By班導】
葉:【(小熊跪地貼圖) 拿個汽水?】
柯:【10分鐘內回來!  By班導】
柯:【你們要連我的份一起玩得開心哦T_T】
  葉凌思搖搖頭,嘆了口氣,隨即便往宿舍小跑步前進。
  教育改革、風清高中、水名國中、同學、學校、學習、考試、未來,之後三年他大概要跟著這些詞語一路走下去吧。
  參加了選舉,到底學到什麼,讓自己增進了什麼,他也說不清。
  可是能夠明白,自己還要更努力、努力。
  在這所學校,他認為他能變得更好,能夠不斷鞭策自己
  學習到底是為了什麼? 未來又是什麼模樣?
  不過————
  在這所學校裡,沒時間可以慵懶,這點他是可以肯定的。
End
那麼以柯苡琴為核心的這一卷,就這麼結束了。
二卷事實上是寫好了需要微修而已,但還是有很多不理想的狀況。
例如說:這種日常故事衝突不夠多;以及作品名太過文青,不直觀。

最近在努力想一個好點的名字。

又或者我作為一個創作者的技能點數實在太少要點的東西又太多
以我來說有,小說本體、畫圖能力、角色外觀設計、宣傳、尋找合適的上傳地點等等
因此為了好好規劃,很難持續上傳,最終決定先畫點比較簡單的小漫畫。
畢竟這個小說花了特別多心力,還是希望比較多人看到,等到多一點人想看,再繼續第二卷的大業。

所以還拜託回應或給個GP。

又或者原本想給小漫畫GP,看能不能給到小說,方便申請達人。

謝謝。
卷一賀圖

37 巴幣: 2
你家隔壁的阿霞
我看到柯苡琴就進來了,希望以後勇者造型會出現柯苡琴。
2020-12-24 21:13:35
碧頭鴨
OK 努力努力!
2020-12-24 23:37: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