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教改學園——未來描繪 8-6

碧頭鴨 | 2020-12-17 21:36:01


簡介:
       經歷眾多的抗爭與遊行後,教育部與各地私立學校合作,由財團出資進行與考試升學不同的教育體制,稱之為教育改革。
       進入高中後,想要有所轉變的葉凌思,開始面對有別以往的校園生活。

8-6
  好像是那篇小時候的報導被看見了,不過———是怎樣都不重要就是。
  果然啊,還是被發現了。
  之後呢,閒言閒語說完了,要來跟超有錢的大小姐我當朋友嗎? 就利益來說超推薦的喔,如果你們家有那個長輩打算跟水名企業有業務往來更是如此。
  啊,不過我現在都吃學餐,並喝免費的湯過日子喔?
  還是要像學校信箱裡,突然出現的陌生訊息一樣,說相信我,遇到什麼困難可以跟他傾述。
  可是...嗨嗨,那個...你們是誰?  我的信箱怎麼外流啦? 超可怕耶!
  我好像沒跟這幾個名子說過話吧? 現在連我自己都沒自信了,你怎麼會突然就相信我?
  而且,我希望能相信我的人也不是你們。
  大概———只要我叫柯苡琴的一天,到哪都會這樣輕易被揭穿吧。
  可是,我很喜歡柯苡琴這個名子的。
…………
…………
  然後在準備明日小園遊會的涼亭處,葉凌思走到了我面前。
  「你是水名董事長的孫女?」
  「………恩」
  「但是……在這場選舉裡,我沒有依靠他們任何一點東西!」
  啊,真失敗,我的語氣太兇了。
  他沒指責我呀,只是確定一下消息真偽,我怎麼會用這麼嚴厲的態度反駁。
  欸欸柯苡琴,你是不是把之前那些閒言閒語發洩到了葉凌思身上?
  啊,真討厭這樣的自己。
  如果有時光機我一定賞10秒前的自己一拳。
  「取消園遊會吧。」
  「……那該做什麼?」
  「改成澄清的演說,必須針對那些不實的推測做出回應」葉凌思說:「然後將正面的說法傳遞出去。」
  「…………好。」
  我緩緩回答,其實——很期待那場園遊會的。
  但——
……………
……………
  「所以說……我並不是抱著好玩的心態來參加活動委員長的競選……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我用力訴說著,但——除了林朝賢帶來的B班同學,其他人好像都沒在聽。
  果然沒什麼效果,但這樣的結果早就知道了。
  「沒事啦,會順利的!」雨文拍拍我的背。
  啊,又被雨文鼓勵了,謝謝呢,從昨天到現在一直在陪我說話。
………
………
{選舉必勝}未讀1 @柯苡琴 @梁雨文
  葉凌思:【再到昨天那個涼亭集合,我有話想說】
  集合通知嗎? 不想去,不希望再聽到壞消息。
……………
……………
  「你來選活動委員長,是為了好玩嗎?」來到現場後,葉凌思劈頭便向著我說。
  「……………不是的!」
  「我也這麼覺得,可是消息已經傳開了,壞消息總是這樣,傳得很快。」
  你也知道不是,就不要問這麼可惡的問題好不好!?
  「那我該怎麼做………」
  我感覺頭好像越來越重了,眼前只看得到石磚了
  「我真的能挽回大家對我的信任嗎?」
  「不知道,可是,我認為……這個答案不該是由我們給妳。」
  葉凌思蹲了下來,然後他的雙眼進入了我的視線。
  「你是火車頭,我們都是因為你的決定才投入這場選舉的,所以這是妳的責任,必須承擔這最後的一場戰鬥。」
  他的一言一句傳進我的耳中。
  為什麼呢———?
  不要這樣好不好,我真的有點撐不下去了,不能用更溫柔的方式鼓勵我嗎?
  只要騙我幾句,我就會好上一點的,或者,說“我們一起克服難關”這樣的好聽話,也許我就能再咬著牙前進啊。
  不是發自內心也行,騙我一下呀!
  為什麼要說是我的責任。
  「你得演講,說服舞台下的人,說服舞台後的我們。」
  是的,我知道,這是我的責任。
  我自顧自地說要參加,也自顧自的隱瞞了自己身分這個被引爆的地雷,然後自顧自地陷入消沉。
  「這個…不行」
  我把這些天寫得最滿意的一份演講稿,用力撕了。
  「我要…講述我參選的原因,和大家說,和你們說。」
………
………
  星期五我說了要把參選的原因給說出來。
  恩....明明那麼說了,可是為什麼,到現在還是無法將稿子整理出來呢?
  看了看手機,星期日下午兩點,24個小時後我已經結束這場選舉了吧,可現在演講稿依舊只有大家好三個字。
  「好煩啊………」
  我真的有那個價值被信任嗎?
  “叮咚!”
  又是訊息。
  讓人害怕的訊息,目前已經有三封沒看了。
  李科庭的,雨文的,葉凌思的。
  我瞟了一眼,上頭顯示:
  您有一則筱葵的新訊息未讀。
  「筱葵嗎?」
  看看吧,小心翼翼的打開。
筱葵:【苡琴姊,你別被那些亂飄的謠言影響,我覺得你是個很好的人喔!  另外我家老哥是死古板+傲嬌,他還是站在你那邊拉 P.S. 你可以去看看操場看看他的排演】
  「操場…」
  嗯,去操場看看好了,就當作散步找靈感。
  然後———看到了葉凌思。
  他一個人在排練著,是影片結束後的那段演出吧。
  就是銜接影片然後我去把他拉起來的場景。
  象徵選上活動委員長後,會讓每個覺得悶、覺得猶豫,想要參與,但沒有主動踏出一步的人全部捲進來。
  他將手機架在對面的一個石頭上,是在錄影自己的表現吧。
  來回跑動看著手機,每次都是搖頭嘆氣,有這麼不滿意自己的表現嗎? 我覺得還行啊。
  又打了一次哈欠,困了就去休息吧。
  對了,有吃午餐嗎,為什麼旁邊只看到早餐的垃圾。
  突然跑去哪了? 廁所? 喂喂手機還在石頭上,要拿啊,多虧我幫你顧了!
  誒,一直拉聳著臉不會覺得心情很差嗎?
  還有,為什麼還在排練?
  2個小時了耶,4點了耶,夕陽都快出來了,來打籃球的人都換好幾輪了。
  看著我都累了,你不會累嗎?
  需要練的場景明明很短吧,是什麼驅使你一直堅持下去的?
  『所以這是你的責任,必須承擔這最後一場戰鬥。』想起了週五他說的話。
  那個是我的責任,那你的是什麼呢?
  『我的責任是將更多的目光集中到柯苡琴身上。』那是採購那天他在火鍋店講的。
  啊———猶豫不決,找不到方向的一直就只有我一個嗎……
  欸欸,葉凌思,你相信我的表現會很出色嗎?
  因為你讓目光集中,也要後頭那個人是優秀的,才能發揮效用吧?
  如果我在舞台上緊張到休克昏倒,那你的作用不就只是把我這個笑柄放大而已?
  那樣的工作表現很差喔。
  所以我可以假設————你相信我做得到嗎?
  是這樣沒錯吧,我數學不太好,這裡的等式可以這樣列嗎?
  「嗯誰?」
  好像有人靠近小幫手了,一個男同學。
  「……!」
  那人是不是撇了我這裡一眼,欸欸我站了15米之外耶,根本可以合理的說是在看風景。
  「痾!」 又看了一眼。
  那是我的小幫手耶!! 幹嘛不給我看,你們有什麼不能說的秘密?
  可惡可惡!!先離開一下好了。
  “督嚕嚕嚕嚕~~~~~~~”
  走了一會電話鈴聲忽然響起,來電顯示是七霜。
  「喂喂,老媽子來關心你了!」
  上次遊樂場的口誤記那麼久……
  「好好,大小姐嗎?你的演講稿進度怎麼樣了?」
  「還在努力,還有上次說過不要叫我大小姐了。」
  「啊!都忘了大小姐你現在對大小姐這三個字很敏感呢! 抱歉大小姐,我下次會注意的大小姐,請大小姐不要扣我薪水,嗯………?大小姐最近好像沒發薪水耶!?」
  「啊啊啊啊,你是不是敵人派來氣我的啊!」
  「……………」
  「……………」
  「大小姐。」
  「怎麼了?」
  「我相信你喔。」
  啊…啊。
  ————啊。
  「相……相信什麼?」
  「後面不用說——了吧」
  ——是啊,本來就是這樣。
  七霜辭掉了那個擁有豐厚薪水的好工作,並在最後推了我一把。
  其實一直是有人相信我的,只是我很蠢、很愚昧,非要確實聽到那兩個字才能明白。
  而其他人,他們應該也是這樣,只是沒有說罷了。
  「諂媚沒有加薪喔,七霜。」我努力撐著,不要讓聲音因為情緒變了調。
  「欠我幾個月薪水啦,還加薪。」
  七霜切了一聲,可以想像電話那頭的她一定是滿臉不屑的樣子吧。
  「願望嘛,總有一天我要賺到這個錢,然後說加薪就加薪,米煮的不好吃就嘩啦啦的把你薪水扣光!」
  「那我一定去勞動部控告你這無良老闆,等存證信函吧!」
  「好哦~~~」
  我深深地做了一個呼吸。
  「先等我一下。」並和七霜這麼說。
  保持著通話的狀態,我按回桌面,然後用有些顫抖的食指點開聊天軟體。
  對著那些還未讀的訊息,一一看過,然後回覆。
  筱葵:【苡琴姊,你別被那些亂飄的謠言影響,我覺得你是個很好的人喔!  另外我家老哥是死古板+傲嬌,他還是站在你那邊拉 P.S. 你可以去看看操場看看他的排演】
  柯苡琴: 【謝謝你,筱葵,愛你!♥】
  李科庭: 【加油啊,道具都做好了,咬著牙也得撐下去】
  柯苡琴: 【OK,不會白費你的道具的!】
  梁雨文:【放心啦,嗯,流言很快就過去了,投票率也是,一下就能逆轉,我們能夠得到勝利的!】
  柯苡琴:【謝謝! 摁,一定會贏的】
  葉凌思:【演講稿寫好了嗎? 寫好記得多排練幾次】
  好像上司的叮嚀一樣! 可惡!
  可是....謝謝。
  柯苡琴: 【還沒寫好,但沒事了,明天等我表演!!!!!!!!!!】
  柯苡琴: 【(小熊精神百倍貼圖)】
  「好啦,我OK了!」
  「都快睡著了大小姐。」七霜回答:「那麼除了演講大小姐現在還有什麼計畫呢?」
  「沒有啊。」
  「那打算怎麼處理?」
  「就……靠超棒的演講逆轉?」
  「唉……你還真要正面對決啊」七霜嘆氣,好像有恨鐵不成鋼的意味在,「別人都用旁門左道來進攻了,我們也出些手段很合理吧! 」
  「大小姐你放心,這種事我來就行了,我現在跟在A班的姜家姐妹身後,旁邊還有幾個他們班的男同學,正在吃牛肉麵,等我發現什麼破綻就跟你說」
  「啊啊啊你在做什麼啊,不准跟,快回來!!」
  「nonono,清燉牛肉湯麵已點,這樣我會變成黑名單,另外你太謙讓了吧,講明了,這樣競爭力很低的!」
  「那又如何!」
  「喔,有何高見?」
  「因為此刻一定是,要由我用自己的力量來突破困境的時候」
  「是的,這才是我最該承擔起的責任,作為一個任性的孫女,作為你不負責任的僱主,還有作為這個團隊的發起人。」
  「這是我該回答你們的答案,無關乎選不選得上也不該逃避。」
  「明白了,大小姐。」七霜深深的嘆氣,「可是真的一點小妨礙都不行嗎,例如在姜家姐妹畫眉毛的時候嚇他們一跳?」
  「你又知道人家有畫眉毛了?」
  「這倒是,哦牛肉湯頭很好喝喔,下次帶你來!」電話裡發出了喝湯的絲絲聲,「那我該怎麼辦,光明正大也行,該幫忙了吧。」
  「不用啦,這是我們班的選舉,你去忙你們D班的東西啦,然後在觀眾席看我的傑出表現,投下最公正的一票吧!」
  「可你的那個助選人總覺得有點要死不活的啊」七霜說:「為了讓他傳單發快點,我不斷換造型前後跟他拿了8張,他居然都沒發現不對勁。」
  「這麼笨?」
  「而且……」
  「而且?」
  「而且大小姐你也不是什麼腦袋靈光的人啊!」七霜的語氣再度低落,「鬼點子是很多,但有八成都派不上用場,反而造成災害。」
  「喂喂喂!」
  「好啦好啦,竟然都這麼說了,那明天的演說我可以稍微期待囉?」
  「何止,引頸期盼吧!」
  「那我先架好超高倍率相機!」
  「誒誒,倍率不要太高啦,照出毛細孔怎麼辦!!」
……………
……………
  然後在舞台上撥放的影片來到了尾聲。
  【我,依舊是膽小的傢伙。】
  葉凌思的聲音開始在禮堂迴盪。
  【喂,你跑去哪啦? 不是說了下次也要參加!】
  我說著他給我的台詞,一步一步向前,掀開將一切阻隔的布幕踏上舞台。
  舞台一片漆黑,只有一個聚光燈照射在我腳下,隨著我的步伐移動。
  誒誒———氣氛也安排的太到位了吧!?
  燈光師,哈囉!燈光師,你收了多少薪水?
  【因為害怕受傷,不敢接受人家的好意,也不敢主動釋出好意,太過重視周遭的視線與評論,甚麼都不敢做,認為那一、兩個活動,一點的交集並不會讓我得到夥伴。】
  他的語氣好像帶著害怕與自責,那是昨天練出來的成果嗎?
  【白癡,如果那一兩個活動,沒讓你得到夥伴,那下次再參加別的活動不就好了,太陽依舊會升起,日子依舊要過下去,別太理會別人的閒言閒語,嘗試看看………】
  我繼續唸著準備好的台詞。
  【要——開心一點!】
  努力拉長音,註解上寫了這樣比較有渲染力。
  話說什麼渲染力呀,你是詐騙集團嗎?
  【開心一點?】
  他複述一樣的重複一次,據說是要加強印象。
  我現在就滿開心的喔。
  謝哦,幫忙的班上同學們。
  謝囉李科庭,你的指揮很完美呢!
  謝謝啦雨文,從早上就在鼓勵著我。
  謝謝囉筱葵,雖然找不到,但你一定有來看吧。
  然後———加油啊我的小幫手,大概只是錯覺吧,大螢幕上的你現在看起來有點帥喔。
  跟你們這樣比,我等等要用的那份演講稿不是遜掉了嗎!
  【是啦,所以………】
  掀開那個角落的布簾,看見了葉凌思在裏頭,他低著頭,看起來非常寂寞的樣子。
  不要演得那麼像啦,我會搞迷糊的。
  最後———伸出手!
  【沒事———啦,來! 站起來吧!】
  明明已經做好全部的心理準備了,但不知道為什麼握住他的手時又有點緊張了。
  是錯覺吧?
  摁—————一定,是錯覺!
8-6完

29 巴幣: 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