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三十六章~第四十章

輕言/青炎 | 2020-12-13 19:39:05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第三十六章:戰!蛇雲

  火蛇奔馳飛出,燃燒大氣的水份,熾火湧現的火柱燒灼大地,火矢騰空破浪,數條巨大火蛇與毒霧幻化的紫蛇相衝,兩股氣沖霄漢的龐大天能在山谷間撼動,炸出的熱浪壓迫在二人的身子,韓矢顯得有些難受,而蛇雲卻毫無波瀾,實力差距一眼便知。

  「還沒完。」

  韓矢不待熱浪稍緩,催促著身旁的雪山蒼狼行動,一人一巨狼跨步衝出,架開月牙弓瞬間,蒼狼高吼一聲,銀色的雷霆光雷竄出,化作雷霆的銀矢射向蛇雲,而韓矢接著蒼狼的攻勢,轉瞬輕點地面消逝,漆黑雷光橫越樹叢。

  天氏族天技,破雷矢!三重!

  韓矢拉開弓弦,接續擊發數道弓矢,滿貫蒼黑雷流的疾馳雷矢,瞄準著蛇雲所在的位置飛去,三道雷蛇宛若漆黑的流星落下,蛇雲見此兩股雷光襲來,當即惡毒雙掌揮下,毒霧形成氣旋將她衝上高空,頓時間,降下的雷矢炸開連環的碎石沙塵,花叢草地變得破爛不堪。

  「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實力還不錯,看不出是三十一階天能的渣碎!」

  擴散而出的毒霧,逐漸凝聚成巨大的紫色蟒蛇,蛇雲的身影消逝在山谷,蛇信吐息著劇毒紫霧,盤旋而立的姿態,傲視群雄,妖異懾人,此巨蛇便是蛇雲的真身,爵階妖獸,成年體的紫晶毒蛇。

  異色蛇瞳審視著山谷的黑影,蛇信口吐之間是人類的話語,蛇雲巨蛇道出的話,凝結著空氣的水氣,毒霧的氣旋飄散而至。

  「好小子,能讓我認真,你倒是死得其所。」

  「那還真是榮幸,但不知妳有這個本事嗎?」

  天氏族天技,雷動,四連!

  韓矢的身影晃動,腳點大地,蒼黑魔雷的雷火噴濺,飛雷般迅速的殘影飛掠四處,拉滿重弓的臂膀肆意流竄雷霆,放開弓弦,掠出的四道黑雷矢衝破毒霧,射向蛇雲的本體巨蛇,韓矢的動作迅如雷流,在翠綠山谷間猶如四道殘像,同時撥弦射出黑雷矢。

  黑魔雷矢破開毒霧,射向巨蛇的蛇身蛇腹,然而蛇雲幻化的紫蛇卻硬生接下弓矢,張狂瀰漫的毒霧中,雷矢崩壞溶解,即便射中巨蛇,卻也被堅硬的蛇鱗擋下。

  「────嘶!」紫霧巨蛇暴衝而至,一口咬向滯空的韓矢,銳利的蛇牙噴濺毒液,炙熱的毒霧蒸發水氣,惡臭的白煙飄散,韓矢的肌膚觸碰到毒液,留下道道駭人的血痕,咬牙死撐,韓矢再度跨步沖出。

  「天氏族天技,雷動!」

  毀滅妖雷踏破毒霧,驚險躲開巨蛇的裂口,腰間抽出箭矢,拉開繃緊的弓弦,擊發蒼黑雷光的黑矢,毒霧將之溶解,韓矢轉瞬而躍,落向地面,站穩馬步,單掌直衝紫蛇巨腹,耀眼光圈炸裂。

  「韓氏族天技,伏魔游身掌!」

  掌心迸發結印炸出白金色的光茫,一絲絲夾雜的金色雷光流竄而出,頓時龍嘯聲響起,難以置信的宏大天能衝出,將紫霧巨蛇一掌擊飛,撞進樹林之中。

  「這是……?」

  這一掌是連韓矢都無法相信的威力,這絕對不是屬於他的力量,韓矢不由得朝能量源頭看去,丹田處散發著金色的光輝,湧現雷霆之力淌入體內,灼熱彷彿燒灼著四肢,呼吸隱約感到困難。

  韓矢能感覺到體內的天雷,封印入體內的九龍天玄雷,似乎在頻繁使用天能中,強大的天雷流竄而出,有如雙面刃的力量,韓矢捂著胸口,吐出鮮血,趴倒地面,灼熱難受,黑魔雷的能量被壓過,無法起到護主的作用。

  「小爺我就不信控制不住你!!!」

  韓矢牙一咬,掄拳砸向丹田,封印九龍天玄雷的金丹晃盪,彷彿具有靈識般想脫離韓矢的身體,白金色的天能擴散,韓矢一掌絢爛的火焰打入腹部。

  轟!如同當初丹靈為韓矢所做的封印,韓矢藉由體內的火屬天能強硬包覆住九龍天玄雷,旋即波瀾的動靜嘎然而止,暴動的天雷沉寂。

  韓矢呼出一口氣,口腔全是鐵鏽味,抬頭看去,沙土飛揚中,一顆血色的頭顱滾過,在韓矢的面前,一名青衣女子飛掠,拔除腰間長刀的青色刀鋒,劍指樹林的紫霧巨蛇,疾如狂風的青翠氣旋湧出。

  「韓矢,你讓開,此人交給我,我必須殺了她!」

  「妳不會是她的對手!」

  「難不成你就是嗎?現在倒在地上的是誰!?」

  「這是因為封印——」

  「——嘶!」

  正當二人爭吵時,紫霧巨蛇匍匐地衝出,蛇信吐露毒霧瀰漫四溢,伸手不見五指的紫霧中,丹靈駕馭綠風吹散毒霧,而韓矢可沒如此好運,紫霧之中,徒然甩出巨大的蛇尾,重重鞭打在韓矢的軀體,強大的力道在地面留下莫大的窟窿。

  「——嗷嗚!」

  雪山蒼狼急奔衝出,伴隨狼嘯聲,銀白色的雷霆纏璇在狼體,蒼狼一躍撲向紫霧巨蛇,兩頭巨大妖獸纏鬥破壞了綠意盎然的樹林。
 
  「韓矢!你在哪?」

  丹靈趁著這時,在掌心徹底釋放出木屬天能,揮出的青刀將劇毒紫霧驅散,隨即韓矢倒落地面,狼狽不堪的模樣映入眼簾,丹靈絲毫躊躇都沒有,取出懷裡的藥罐,取出一把丹藥便是塞入韓矢口中。

  「拿,這是三級丹藥,傷療丹,吞下去。」

  將藥罐托給韓矢,丹靈腳踏草皮,灼熱的熾燄併發,火星燒紅鋒利的刀刃,爆步衝出的身姿宛如閃爍螢火,眼瞧蒼狼被打飛,丹靈揮刀看向巨蛇的背部,鏘!在堅硬的蛇鱗留下刮痕。

  「雖不知那小子發生什麼事,但小ㄚ頭,就憑妳四十階天能的實力和那小妖獸,縱使妳是雙屬天能也傷不到我半毫。」

  「這事我再清楚不過,但我必須親手宰了妳報仇!」

  「給誰報仇?啊,妳這樣貌倒是和那顆人頭有幾分相似,是叫丹青來著,抱歉,我這人記性並不是很好。」

  「閉嘴!丹青是我兄長!是丹鼎閣的長老!妳殺了他便與我不共戴天!」

  「那倒要看妳有什麼本事!」

  紫霧巨蛇爆掠竄出,猛毒的紫霧噴濺,酸性溶解了山谷的石壁,丹靈迎著巨蛇的猛衝,雙持的青刀迸發熾熱的火星,嬌軀後背席捲翠綠的清風,在風的助勢下,火勢越發兇猛,丹靈高舉火刃揮砍而下。

  「丹氏族天技,焰浪熾燄斬!」


  ※
  
  第三十七章:丹武乾坤

  火刃劈裂大氣,炙熱的熾火撕掠而出,燄色火浪席捲山谷,浩大的熾燄浪濤,一瞬便將紫霧巨蛇的身影淹沒,絢爛的火海中,蛇雲幻化的紫霧巨蛇咆哮,一陣遠非先前可比擬的毒霧散出。

  丹靈這一擊幾乎耗盡了體內半數天能,而丹靈十分清楚與蛇雲的實力差距,縱使今日拚上性命,丹靈恐怕都傷不了對方,如今只能做到拖延,拖延到韓矢恢復傷勢,或者實力已達爵階天能的丹墨長老趕來。

  丹靈忍不住感到哀怨,若平時不總是煉丹,多學些醫術,此時至少還能替丹岩與丹陽兩位前輩療傷,這樣丹墨長老就能騰出手,對付同為爵階強者的蛇雲,韓矢與丹靈在蛇雲面前,實力連後者的腳跟都碰不著,幾乎沒半點勝算。

  丹靈緊握燒灼的青色長刀,腦海掠過是曾經的兄長笑容,丹靈無法置信,眼角滾落地面的血色頭顱是曾經的親人,或許是丹靈自小便擁有異於常人的聰敏,總是在旁人面前扮乖的她,只願意在親人,在父親,在母親,在兄長面前嶄露真實性格,而兄長更是加倍疼愛她,丹靈自是便總是跟在兄長的身後,當兄長成為煉丹師,丹靈也跟著學起煉丹,對她而言,兄長是除父母之外,最為親近的人。

  丹靈碧藍色的美眸,掠過了一抹濕潤,湧出的淚珠滑過精緻面頰,提起衣袖拂過淚水,丹靈直視眼前的敵人,若非實力的不足,丹靈定然會拚死復仇,聰明的她非常清楚,兄長是不願見到她白白送命。

  「但還是要殺了她。」

  八岐閣,蛇人禁衛軍,八統領蛇雲,丹靈此生絕不輕饒。

  熾浪燒灼的山谷中,紫霧巨蛇甩動蛇尾,輕易撲滅了焰浪的火滔,異色的蛇瞳怒視著丹靈看去嬌弱的身姿,炙浪吹拂的青色衣裙飄逸,丹靈取出丹丸吞入口中,旋即釋放出體內暴漲的天能,連串的火星子如螢火四散,快步奔向紫霧巨蛇的丹靈,一揮青刀破開毒霧的侵蝕。

  「丹氏族祕法,丹武乾坤!」

  丹靈的身影霎那化作滿天的殘像,迅如脫兔,一刀刀砍在紫霧毒蛇的蛇腹,意外成功在巨蛇的身體留下深淺不一的刀痕,丹靈閃避著蛇雲的毒尾,自腰間再度取出丹丸嚥下,落入丹田的丹丸藥效擴散,形成碩大的天能流竄身體,強化著丹靈的身體各處,頓時讓丹靈擁有匹美爵階強者的威力與速度。

  正所謂物極必反,丹武乾坤是藉由丹藥提升實力的天技祕法,丹靈能年紀輕輕便抵達四十階天能,有一部份便是多虧於此,但不用多想,過於龐大的藥力,憑丹靈柔弱的身體定是無法承受,當祕法的效果結束,丹靈將承受著強大力量帶來的副作用,其造成的痛苦非尋常疼痛可以比擬,然而丹靈此刻也顧不了那麼多,為了替兄長復仇,再大的痛苦,丹靈都願承受。

  「這ㄚ頭也好,那小子也罷,怎麼都是群與實力不符的妖孽!」

  紫霧巨蛇吐出蛇信,嘶烈的咆嘯換來丹靈連綿不斷的攻勢,毒霧擴散噴濺在丹靈的肌膚,惡毒的白煙蒸發,丹靈不顧傷勢持續揮砍著青刀,向後躍開躲避蛇牙,傾刻間,銀白雷霆乍現,雪山蒼狼一口咬在巨蛇的蛇腹,利牙貫穿堅硬的蛇靈,雷霆光雷壟罩著巨蛇與巨狼。

  ──轟隆!兩頭妖獸的身影被閃瞬的銀雷淹沒,強勁雷霆捲起沙塵,啪搭打在丹靈的身子,丹靈再度取出丹藥一口吞嚥,旋即單持的長刀纏璇波瀾的絢爛焰火,青衣身姿盤旋清綠旋風,高舉長刀砍下。

  「丹氏族天技,焰浪熾焰斬!」

  蒼狼見勢脫離戰場,丹靈揮下的灼熱火浪噴發而出,遠超先前的狂瀾熾焰飛掠,吞沒撞上峭壁的紫霧巨蛇,鮮紅的蛇瞳殺意滿貫,毒霧幻化無數條奔流的蛇潮,火浪與蛇潮相衝,炸開壯觀的火圈,最終蛇潮抵達不了焰浪燒灼,失去還手之力的紫霧巨蛇被火勢吞噬。

  「──────────────嘶嘶嘶嘶!」

  堂堂八歧閣的爵階強者,蛇雲本體的紫晶毒蛇被丹靈釋放出的燄色火浪燒盡,痛苦掙扎的巨蟒之姿,摧毀靈藥山谷的山壁,樹林,花叢,寧靜的山谷登時硝煙四起,丹靈瞧著蛇雲著火滾地的身影,按奈不住嘴角的冷笑,耗盡體內最後一絲天能,丹靈揮出的燄火終於擊敗蛇雲。

  持刀身影突如其然的脫力感,丹靈將刀鋒刺進地面,跪倒而下,緊隨而來是強烈的痛感,如雷似火湧現,丹靈痛苦不已地哀嚎,撕心裂肺的吶喊,並不亞於巨蛇的嘶吼,丹武乾坤帶來的痛苦非比尋常。

  韓矢目睹著這一切,藉由丹藥的藥效,骨折的四肢終於聽令使喚,韓矢金色的瞳眸滿是敬佩,原先只認為丹靈只是個性格高冷,難以親近的女子,但看到如今丹靈為兄長復仇的舉動,韓矢卻隱約為丹靈心疼,不由得將丹靈與韓雪、夭夜的身影重疊。

  「臭ㄚ頭!別以為我會就這樣死了,本統領絕對要讓妳死個痛快!」

  然而此時蛇雲的聲音卻在韓矢耳邊響起,遠處紫霧巨蛇仍然在火勢中掙扎,而蛇雲的聲音卻近在咫尺,不好預感直衝心頭,韓矢奮力撐起疼痛的四肢,拔腿衝出化作漆黑的黑色流星,伸出手一把拉過丹靈。

  「韓矢,你——」

  「——————————咳啊!」

  驟然出現的利爪貫穿了韓矢的後背,蛇雲幻化的人形猙獰狂笑,劇毒的毒指擴散,血霧四濺於地,渲染了丹靈的面龐。


  ※

  第三十八章:無形之火

  丹靈怯弱摔落地面,甚至忘卻了丹武乾坤所帶來的疼痛,碧藍色的美眸注視著黑髮少年,蛇雲貫穿而出的劇毒利爪,爆散出劇毒的蛇形紫霧,纏縛在韓矢的腹腔、胸膛,血色的肌膚化作深紫,麻痺的四肢無感,潰爛的傷口滲出黑血,韓矢一瞬感到呼吸困難,嘴角淌下劇毒的黑血。

  「妳沒事就好。」

  韓矢故作沒事般和藹苦笑,替丹靈擋下蛇雲的攻擊,護著丹靈的時候,韓矢金色的瞳眸是難得的溫柔,那是韓矢這一世只在韓雪面前流露的情感,是如和煦陽光般溫暖的笑容,不知為何,韓雪的身影與失去兄長的丹靈重疊,或許是與韓雪離別已久,韓矢特別感到愧疚。

  「──嗷嗚!」

  「礙事!」

  眼見蒼狼從旁衝出,蛇雲抽回劇毒的利爪,一爪撕裂空氣,毒霧吹飛蒼狼,而被利爪貫穿的韓矢,腹腔也隨之撕裂出大洞,毒性侵蝕傷口,噴湧著黑色血液,韓矢削瘦的身子倒落地面,眉目略闔,氣息微弱。

  「妳這人!我絕對會殺了妳!」

  丹靈見著韓矢的傷勢,氣急敗壞,但卻做不了甚麼,在蛇雲面前,她與韓矢二人簡直就如同螻蟻般脆弱,無論如何超越自身極限,都無法將蛇雲擊潰,此時蛇雲甚至連一絲損傷都見不著,他們二人先前的攻擊都是徒勞無功,在絕對的天能強者面前,任何的掙扎都毫無意義,若丹墨長老沒能即時趕來,丹靈與韓矢二人恐怕都命喪如此,就如丹靈的兄長,丹青痛苦死去,最終削首示眾。

  「臭ㄚ頭,妳與妳的兄長除了容貌,性格倒也相似,連死前的遺言都一樣。」

  腳踩失去意識的韓矢,蛇雲輕舔指尖的鮮血,異色蛇瞳是饒富興致的雀躍,蛇雲作為八岐閣的蛇人禁衛軍一名大將,不知手刃過多少強者,但大多數人在死前都會露出本性,為求活路苦苦哀求放過一馬,而丹氏族的丹青卻沒這麼做,當時的丹青正說出與丹靈同樣的話。

「本統領改變主意了,我想看看妳會如何殺我。」

  蛇雲突如其然道出的話,丹靈聞言內心不是疑惑,更多是憤怒與憎恨,蛇雲道出口的瞬間,鋒利的利爪劃破丹靈的衣領,劇毒的紫霧化作盤蛇,烙印在丹靈展露的胸口,數條毒蛇纏縛的印記。

  「半年之後,到八岐閣北端的靈蛇谷找我,來?我會殺了妳,不來?百毒蛇印最終也會奪取妳性命。」

  「不需要半年!我現在就能殺了妳!」

  丹靈握緊掉落地面的長刀,迸發絢爛的炙熱熾燄,一刀揮向面前的蛇雲,面臨這一刀,蛇雲輕而易舉接下,凝聚毒霧化作的毒蛇宛若手指,啪,毫不吹灰之力將丹靈的長刀截成兩半,雖說不是上乘的鑄鐵製成,但這把長刀還歹是出自名人之手,其堅硬程度絕不輸尋常武器,而在蛇雲面前卻如同毛筆一般。

  「給妳幾分顏色,妳就開起染房!」

  蛇雲怒手伸去,掐住丹靈脆弱的脖頸,將丹靈柔若無骨的嬌體提起,扔向早已被破壞殆盡的樹林,樹藤強烈的撞擊讓丹靈痛得哀嚎,幸虧蒼狼及時趕上,才讓丹靈沒摔落山谷的懸崖。

  「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瞧見丹靈因痛覺昏厥,蛇雲咋舌道,蛇瞳審視在正與丹墨長老交戰的屬下們,丹墨同為具備爵階天能的強者,八岐閣的雜兵自然不是他的對手,若是蛇雲今日出手,恐怕也只能與丹墨戰成平局,蛇雲此趟前來只為試探丹鼎閣外院的守備,順便做些警示的意味,沒料今日一看,丹鼎閣擁有的人才還不算差。

  先不論蛇雲饒過一命的青衣少女,如今躺倒地面,蛇雲腳邊的黑髮少年,蛇雲光是想想便一股冷意竄上心頭,此子若給足時間成長,將來肯定是大陸頂峰的強者,今日蛇雲必須徹底了解此子性命,否則後果絕非饒過那名青衣少女如此簡單,蛇雲手刃無數強者,此次還是頭一回感到非殺不可。

  「韓矢是吧?我會將你的頭顱帶回你的族人面前。」

  蛇雲的蛇瞳掠過冷意,手起刀落,毒霧剎那凝聚,高舉蛇形利刃揮下。

  「放肆──────!」

  蛇刃朝韓矢頭顱揮下的瞬間,一道無形的燄火劃破山谷,將蛇雲炸飛數十呎,此火絕非丹靈所釋放的溫和之火,是充斥著毀滅之力的自然之火,浩瀚無窮,形成的天能波動令人窒息。

  搭救韓矢的身影懸浮而空,身著丹青色古袍,無形之火的主人,是名看似三十來歲的男子,異樣的火茫四佈全身,踏空而形的身影恍若清風之鳥,炫麗的無形之火飄散於空,落地的火星子冰冷如霜,凍結了半徑數尺的青綠大地,如同韓矢身懷的天雷,其天能之力龐大懾人。

  「本閣的客人,豈能是妳說殺便殺。」
 
  「你是──!」蛇雲口吐鮮血,怒視著男子。

  「丹鼎閣主,丹道在此,我不容許你動此子一根寒毛。」

  男子駕馭著無形之火,凌空踏步走向蛇雲,拂手一揮冰冷的火茫凍結叢草,在蛇雲這般爵階天能面前擁有絕對壓倒性戰力,只有一種可能,此人至少是魂階天能的天能強者,今日任憑蛇雲如何掙扎,都決計逃不出男子的手掌。


  ※
  
  第三十九章:蛇山

  自稱丹道的男子踏空走近,蛇雲摀住口吐的鮮血,怯弱地爆退,滲出毒霧的蛇鱗萎靡,在丹靈與韓矢面前囂張的氣焰蕩然無存,若說在蛇雲面前韓矢二人如同螻蟻,那如今步步逼近的丹道與她相比,便是天與地的區別,面前這名魂階強者願下殺手,蛇雲不出半回合,便會人頭硬生落地。

  相差甚遠的實力,縱使是蛇雲這般強者都感到恐懼,憤怒,憎恨,各式情感在絕對的求生意志面前毫無意義,蛇雲轉身拔腿狂奔,身影化作毒霧擴散在樹林,而丹道只是冰冷看著蛇雲敗逃,絲毫不感到急迫,彷彿蛇雲所做的一切徒勞無功。竄進樹林的蛇雲已經顧不得下屬的死活,她當初是聽聞丹鼎閣主外出,方才膽敢侵入於此,不料卻反而被韓矢與丹靈拖延,因此吃了個大虧。

  「韓矢!」

  當蛇雲竄進樹林同時,從天降下一道金色的雷光,雷光散去,金髮澄眼的嬌小少女現身,雷稚翻過倒地的韓矢,稚嫩的臉龐滿是擔憂,韓矢的肌膚毫無血色,密佈著深紫的血絲,潰爛的腹腔大洞滲出黑血,即便雷稚不懂醫術,都知道絕非尋常傷勢,若是今日支援再晚點趕到,韓矢的傷勢恐怕將更為嚴重。

  雷稚十分清楚韓矢的實力,後者會受此重傷,究竟是迎戰怎樣對手,換作是她,恐怕連交戰都唯恐不及,韓矢無論潛力或膽量,都是年輕輩中傑出的天才,如此的天才若是殞落‧‧‧‧‧光是想想便感到可怕,雷稚怒視蛇雲逃竄的方向,下意識迸發的雷光掠過空氣。

  丹道見此,淡然釋放出冰冷的無形之火,將雷稚的雙腳凍結在地面。

  「丹道閣主!你這是──」

  「別衝動,妳不是那人的對手。」

  「難不成你要放過她!?」

  「非也。」

  丹道毅然搖頭,掠過冷意的微笑,身形旋即震撼周圍的空氣,凌空踏步,以肉眼難以追上的速度飛進樹林,所經之處,身旋的無形之火凍結叢木,彈指間追上紫霧幻化的巨蟒,無形之火燒盡了劇毒紫霧,丹道一掌按住蛇雲的腦袋,殺人不費吹灰之力。

  「丹氏族丹道!」

  丹道正準備捏碎蛇雲頭顱時,從旁竄出狂瀾的綠風,丹道的手臂被人抓住,踏空而行的身姿傲氣雲湧,劇毒狂風中,是名樣貌俊俏的男人,此時男人扼住丹道的臂膀,紅色的蛇瞳殺意甚濃,滲出青綠的蛇鱗詭異懾人,丹道認得此人的容貌。

  「丹道,本統領的女人你也敢動?」

  「是你。」

  蛇人禁衛軍,五統領,蛇山。

  數週之前,丹道曾與此人在戰場交過手,二人實力雖只相差一級的差距,但蛇山貴為一級魂階天能的強者,實力幾乎與丹道不相上下,今日丹道若想在此人面前擊殺蛇雲,只怕會付出不少的代價,丹道可不想拿命賭上,鬆開緊按蛇雲頭顱的手,丹道的臂膀竄起無形的冰冷火焰,拂手炸開蛇山伸出的綠爪。

  「今日之事,本閣不計較!蛇山,帶著你的女人離開此地!」

  「丹道啊丹道,做人可不是這樣?動我女人,就想隨口打發我?」

  「別笑掉我大牙,做人?,區區蛇妖,還想教本閣做人。」

  「看樣子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行,今日我就滅了你和丹鼎閣!」

  蛇山憤慨的氣息暴漲,湧現的魂階天能震暈僅只爵階的蛇雲,青綠詭異的颶風颳裂叢木,蛇山口吐的蛇信噴濺劇毒,俊俏的面龐妖異猙獰,蕭蕭狂嵐席捲在靈藥山的樹林中,而以丹道的實力自然不需畏懼,迎著劇毒的狂風,揮手釋放出無形的火茫,冰冷的火牆登時形成,輕而易舉便將蛇山的攻勢隔絕,兩股浩大的天能波動相撞,震懾了直徑數里內的生物。

  若有所思掠過冷笑,丹道知曉蛇山的性情,蛇山絕非愚笨之人,若是在丹鼎閣境內出手,即便蛇山與丹道同為魂階天能的強者,但論實力仍略遜於丹道,若想徹底擊敗丹道並滅了丹鼎閣,以蛇山的實力絕對毫無可能,蛇山釋出的這一擊只是為逃亡而下的幌子。

  「狡猾的妖獸。」

  ──轟!丹道掌心一握,霜雪般凍結大地的無形火牆散去,先前蛇山與蛇雲所在之處,二人的身影早已不見蹤影,徒留一塊被蛇毒所侵蝕的荒蕪土地,殘留著些許劇毒的綠風,揚起腐敗的惡臭,在本該叢鳥花香的樹林中造成難以估計的毀壞。

  蛇山逃脫倒無妨,丹道瞧著被破壞的樹林,眉頭緊蹙,落地摘取腳邊的蕨類藥材,一股酸臭頓時瀰漫,丹道如視親人般心疼地看著藥材,靈藥山脈是塊集聚天地自然數千年天能的寶地,遍地的藥材是每位煉丹師夢寐以求的寶物,如今被蛇山這般破壞,要恢復原貌恐怕要花費不少時間,丹道身為此地的主人,絕不容許遭到破壞。

  八岐閣必須徹底剷除,丹道踏空飛掠離開樹林,暗自在內心許道。


  ※

  第四十章:天能大陸,強者為尊

  丹鼎閣之地底,恍若與世隔絕的秘境,遍地的藥材綻放,靈氣飄散的藥香彌漫,濃厚的熱氣迷霧掩蓋視線,身處靈藥鄉中央的石池,韓矢負手而立,埋在溫熱的藥液中,仰首看去,四座龍形石雕湧入青綠的藥液,浸泡在藥液,韓矢中毒發紫的身體得以舒緩。

  經歷蛇雲一戰,韓矢體內留下致命的巨量蛇毒,駭人的毒液侵蝕著經脈,幸虧身懷黑魔雷護體不至於致命,但仍然對身體造成難以抹滅的傷害,韓矢從藥池起身,淡紫色的血絲密佈全身,回頭看向藥池的對側,熱氣中金髮少年與之對視。

  雷牙與韓矢同樣赤裸,百般無奈躺在藥池,泛紫的肌膚略微通紅,據丹墨長老描述,雷牙體內的蛇毒比韓矢多了數倍不止,若非具備不錯的體質,氣息肯定撐不過半日,雷牙如今能活著幾乎是奇蹟,至於蛇雲一戰另外兩人,丹岩與丹陽,由於傷勢更為嚴重,則另外送往丹鼎閣內院治療。

  「真沒想到還會回到這藥池。」

  韓矢苦笑,撓了撓髮梢,將身體浸在青綠藥池,溫暖藥氣滲入體內,修復著潰爛的組織,體內的蛇毒幾乎退去所剩無己,結實的軀體只是貪婪吸取著藥液,強化著韓矢每一處的肌肉。

  雷牙瞧著韓矢幾近康復的身體,再瞧瞧自己滿佈滄沂的潰爛傷口,不由得感慨後者近妖的自癒能力,擁有妖雷護體果然不一樣,常人需要數月療養的傷勢,韓矢僅需要數週便可以康復,雷牙撈起一把溫熱藥液澆到臉上,打趣似玩笑道:

  「韓矢,你喜歡天天泡澡的生活,可以住在這裡啊,我看丹靈對你也並非毫無興趣。」

  「別調侃我了‧‧‧‧‧‧自從那日,我可就沒見過丹靈。」

  「吵架了?」雷牙挑眉問道。

  「不算,或許是因為丹青前輩的死,帶給她的打擊太大。」

  關於丹靈真實的性格,雷牙自是沒見過,在雷牙眼中,丹靈依然是位如仙女般端莊儒雅的清新少女,絕非韓矢印象那位性格強勢,在旁人面前扮乖的小妖女,這名小妖女自從經歷那日蛇雲一戰,韓矢便從未見過面,二人在這靈藥鄉養傷期間,唯有雷稚前來探望。

  據雷稚闡述,丹靈也是受了不少傷,但皮肉傷終究是抵不過內心的傷痛,韓矢只見過丹靈的兄長幾次面,但卻依稀感覺此人性情不錯,丹青的死,肯定帶給丹靈不小的打擊。

  「算上進入這裡的時間,今日應該便是丹青前輩下葬的日子。」

  「丹青前輩嗎‧‧‧‧‧可惜,這麼個好人。」

  雷牙似乎也與韓矢想到同件事,仰望被熱氣瀰漫的石壁天空,澄色的瞳眸掠過一絲感慨,雷牙與閉關療養的韓矢不同,前些日與丹青還算聊得來,經過相處再見到那人屍首,感觸更為深刻,雖說如今實力不及蛇雲,但對於抵抗八歧閣一事,自此雷牙算是有了理由,握緊蛇毒侵蝕潰爛的手,濃厚的戰意湧出。

  「「敬丹青前輩。」」

  二人不約而同說道,話落皆是看著對方,如英雄惜英雄開懷大笑,估計丹青也不願故人為他復仇,但八岐閣卻是不可饒恕,為了丹鼎閣與萬雷閣,為了天能大陸東域的安逸,必須徹底剷除。

  「韓矢,接下來你有何打算?」

  「先回北域一趟,想辦法在三年內突破魂階天能,抑或找出天火,抑制住九龍天玄雷。」

  「需要我和雷稚陪你?」

  「這倒不必。」

  韓矢此話不假,修練時若帶著一群人,對於提升實力反而綁手綁腳,何況此時丹鼎閣外院是最需要強者的時期,雷牙與雷稚離開等同少了一份戰力,韓矢自是不願見到丹鼎閣再受到八歧閣迫害,再說‧‧‧‧‧

  「此次旅途多個丹靈便夠我受了。」

  「丹靈?韓矢啊,還說你們沒有關係。」

  「別亂臆測。」

  韓矢劃破青綠石池的藥液,起身離開了藥池,抓起石桌上的衣物,這身衣物是丹靈前些日子特意縫製給韓矢的禮物,原先經歷蛇雲一戰有著不少破損,但在韓矢中毒昏厥期間,丹靈似乎早已縫補完畢,宛若煥然一新的黑衣古袍,一針一線透露出縫製者的細膩心思。

  「蠢女人,失去親人就該大哭一場,替我縫補什麼衣服。」

  韓矢的低語並未讓雷牙聽見,換上丹靈為他縫製的衣物,隨後便拂手離開了靈藥鄉的藥池,當時戰敗蛇雲,丹靈不斷衝破極限,撕心裂肺的哭喊,至今仍壟罩在韓矢的耳邊揮之不去,不斷提醒著韓矢如今的弱小,唯有提升實力才能在這強者為尊的大陸生存。

  三年之內,成為魂階強者,八岐閣,蛇人禁衛軍,蛇雲,就當作是還丹靈這份人情,韓矢定然會親手了結此人,無論中途會受到如何的阻礙,都無法動搖韓矢變強,手刃蛇雲的決心。

  這時躺在藥池之中,雷牙徒然錯愕站起,看向闊步離去的身影,韓矢削瘦的身子乍現零星的金色光芒,來自靈藥鄉的浩瀚天能,不斷被韓矢吸入體內納為己用,這是突破天能的徵兆,是打響韓矢爭戰之路的信號。

待續
105 巴幣: 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