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艾爾同人】蟻后──螢之章.其三

霜瀲 | 2018-07-01 20:01:37 | 巴幣 6 | 人氣 153



  刺青留下的傷口很痛。
  雖然DL哥一再向他保證:只需要忍耐個幾天,很快就會恢復正常了。
 
  但是這難以呼吸、令人窒息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DC覺得自己快死了。
 
  他將手放到左胸口,按住嶄新的螢火蟲刺青,期許這樣能夠稍微減輕胸口炙熱的疼。在這夜深人靜的去闃寂之夜裡,不管是犬吠聲、風呼嘯、又或是自己哮喘的聲音,都是如此清晰且駭人。
 
  他側過身子、亟欲入眠,然而幾度睜眼閉眼,卻始終都睡不著。聽著外頭的躁動越來越清晰且明確,隨之傳來似人的淒厲吼聲,感覺是有大事發生。
 
  他決定出去看看。
 
  躡手躡腳地離開了床榻,就怕驚醒了TT,他小心翼翼地推開了紙門。從西三樓向外看去,只見RG哥、DL哥、還有數名他不認得的大人們,全都齊聚在中庭。但眼前的景象卻讓他矇了,就要以為自己沒準是在作夢。
 
 
  RG跟DL與一頭悍獸對恃。正確來說──並非悍獸,而是淮櫻屋的游子「蝶」。他身上受滿了傷,傷口不斷流出黑綠色血液,卻恰巧與青草融為一體。
 
  碰──
 
  槍響的聲音令人心碎。而那位與DC僅有一面之緣的白髮客人,在開槍過後,第一件事情卻是衝上前去緊抱著已然失去氣息的蝶,不停地對著那具屍體說抱歉。即便從外人眼裡看來,殺了蝶的兇手正是他自己。
 
  更讓DC感到驚懼的,則是蝶背上所長出的巨型蝶翼,就像是剛羽化成蝶的翅膀,從濕溽脆弱的模樣,慢慢地變得硬實了起來,在月光下絢爛地發散著磷光。
 
  然後,驟然粉碎。
 
  「──!」
 
  那一片奇異光景在數秒之內驟然潰散,於此同時,DC吃痛地按緊左胸口,不知怎地,心口的共鳴越發強烈。他感受到自己的身體似乎萌芽出某種東西,正嗷嗷待哺地渴求著什麼,不斷地攀緊他的血管,吸吮著、啃咬著、榨取著他身體的一切。就連心搏急躁聲響、還有血液流動的呼嘯聲,都像是在耳邊發生似地,那麼清晰,就要佔據了他的理智。
 
  他赫地想起過去的某段記憶──在大哥存活的最後幾段日子。
 
  即便RG哥和DL哥一再告誡,小時候好奇心旺盛的他,還是會趁著戒備鬆散的時候,偷偷地打開紙門縫,探望著他最敬愛的大哥。
 
  但房內滿佈著卻符咒與血水,伴隨著濃稠的血腥味,怎地都不像是被妥善照顧的樣子……而大哥四肢扭曲,似乎忍耐著身體撕裂般的痛楚。
 
  在他的尾椎上,有一截竹節狀的東西勾著,背上也同樣長出兩對昆蟲的翅膀,輕巧如絮、薄透如絲,就像是在溪流邊點水而生的蜻蜓。但是奇怪了,他們分明都是人類,又怎麼可能會長出像是昆蟲一般的器官?
 
  他終於意識到,在淮櫻屋的每位游子,都成為與刺青圖案相同的昆蟲,但被賦予了翅膀卻無法飛翔、有了願望卻無法實現。直到最後,一個個以光怪陸離的死法逝去。
 
  這就是待在這裡的,每位游子的宿命。
  這麼說來,他也會變成這樣嗎?
 
  「嗚……」
 
  眼前景象崩塌、意識逐漸模糊,就好像下一秒就會倒了下去。大概是發燒真的太嚴重了吧,他心想。聽RG哥說過,人在不舒服的時候總是會產生一些莫名其妙的錯覺。現在的他也確實快要分不清楚何者為真、何者為假。
 
  應該全都只是錯覺,全都只是他在夢遊吧。
  只要多睡一會兒,那麼一切就沒事了。




  工作忙到炸,根本業力引爆。
  
  連後記都想不到有什麼話好說了XDDD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
2018-07-01 23:18:14
天黑黑黑黑黑黑
工作好可怕ㄛ
2018-07-03 01:30:37
霜瀲
歡迎加入社畜的一員~
2018-07-03 07:43: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