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艾爾同人】蟻后──螢之章.其九(完結)

霜瀲 | 2018-07-28 21:49:15 | 巴幣 12 | 人氣 114



  說也奇怪,全淮櫻屋的人都是在三天之後才知道LP要迎娶DC這件事,他本人卻早已在花魁口中得知消息。也因此,當他真的從LP口中聽到「贖身」這個詞的時候,其實是一點驚喜感都沒有的。
 
  「為什麼?」在軍官面前,他再次提起了這個問題。關於被贖身這件事,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也從來都不敢想的一件事情。 
 
  「我想要帶你離開。」LP蹲下身子,與DC的眼神平視:「這是我能做、也是該做的事情。我說過了吧,這裡太過陰陽怪氣了,並不是你該待的地方。」
 
  「可是……」
 
  「你想說錢的問題嗎?」他打斷了DC的提問:「放心,我問過老闆了,他說你還不算是正式的游子,他們開的價錢我負擔得起。」
 
  「不是這樣的,那個……」聽著LP擅自下的決心是如此堅決,DC並不打算拒絕他,只是手中捧著的繡布又不自覺地掐緊了些。「我還有機會回來嗎?」
 
  說實在,他並不曉得自己問這話的意義何在。在淮櫻屋的時光裡,成天是做不完的體力活和情緒勞動,坦白來說,並沒有任何值得他留念的地方。
 
  他本來就不該屬於這裡。
  但心中洶湧的這份眷戀,又是為了什麼呢?
 
  DC的天藍色眼眸直直注視著LP,期待著他能夠給予他理想的答案。但是事情總是與願望相反,只見他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沉默了好一陣子,而後歛起眼眸,萬分感慨地搖了搖頭。
 
  「非常遺憾,我會帶你到很遠很遠的地方。」LP語重心長地這麼回答,深怕DC聽不懂似地,將每個字句都放得十分緩慢:「就像當年將軍帶著我走過千山萬水一樣,你會隨同軍隊到國家的各個地方,跟著我們駐紮。」
 
  「這樣啊……」DC話說得輕緩,卻逐漸絞緊了手指。
 
  「在人類與魔族領地的邊線上並沒有什麼於愉快的事情,大部分的時間只有鬥爭與死亡。也許你跟我走了之後,會過得更不快樂也說不定。很抱歉,這方面我並不能給予保證,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這是我的職業,在危險的地方出生入死,是為了讓百姓得到永遠的和平……」
 
  似乎是為了回應他的期待,DC甩了甩頭,用堅強的態度隱藏著心中的失望。「我理解。」
 
  「如果你在這裡還有未完成的事情,那麼,今天是最後一次機會了。」LP溫柔地笑著,伸出手,輕輕地拍了拍DC的臉頰。「就盡管去吧。我會在花街盡頭的茶屋等你。」
 
  他點頭,對於LP的叮嚀,卻未予以正面回應。說實話,他也並不明白,隨同軍隊離去的決定會不會是個正確的選擇。看著LP隨著同行的人先行離開,DC這才鬆下了肩膀,回首看向這個混亂而骯髒不堪、卻也是養育著他的地方。
 
  他想起花魁也曾語重心長地告訴他的:走了,就不要再回頭。
 
  確實不該啊,他心想:明明是這麼值得令人高興的事情,又為什麼要花時間哭泣呢?DC胡亂地揉了揉發紅的雙眼,堅定信念之後,轉眼間便是破涕為笑。搶在LP尚未走遠之前,三步併作兩步地奔跑,直到結實的背膀近在眼前,率先牽起了他的手。
 
  「哥哥!」他親暱地叫著:「我們、就一起走吧。」
 
  「DC?」感受到突如其來地擁抱,LP驚訝地回頭。他本以為DC會花更多的時間做出抉擇,從沒想過孩子會這麼快就下了決定。「你道別完了?」
 
  「嗯,我相信哥哥。」DC笑得燦爛可人,彷彿前些時候困擾著他的離別與憂傷,都只是過度擔憂的幻想。「不管是多麼悲傷的、令人難過的事情,只要有哥哥在,一切都會沒事的。我相信你。所以,請帶我去看看更廣闊的世界吧!」
 
  LP痴痴地望著他純真的笑容。
  在他那雙明亮的眼眸裡,他看到同樣微笑著的自己。
 
  這次,是真的會幸福吧?他不禁暗自這麼想著:渡過了漫長黑夜,好不容易撿回了失而復得的幸福,他定是要更加以珍惜。從此之後,守護著他的天真與純粹,便是他這一生獨一無二的願望。
 
  「那、走吧。」
 
  他握住了DC稚嫩的手予以回應,向著甫升起的朝陽,一同前行。
 
 
 
 
 
 
  那一天,櫻花綻放。
 
  粉色的花瓣綴滿了天空與石子路,整個街道難得地充滿了馨香。人群的吆喝聲、慶祝聲與炮竹聲不絕於耳,不管是白天晚上、都接連不斷地響徹雲霄,就像是要對萬物眾生宣告著他們的幸福,酒肉的筵席也長達三天三夜都沒有解散。
 
  「真是想不到啊!」喝醉酒的RF重重地拍了拍LP的肩膀。「這就是吾家有兒初長成!當初帶你來這個地方真是對了!居然真的在這種地方找到真命天子,要是大哥知道的話,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算我求你,千萬千萬千萬不要跟他說……」LP急急忙忙地抓穩了酒杯,短蹙著眉頭,尷尬地表示:「依他那種性格,他肯定會希望我娶一個更好的……」
 
  「放心!真愛能夠戰勝一切!要是他對你的婚姻有啥麼意見的話,老子我就跟他拚了!」
 
  話說得慷慨激揚,RF作勢站起來,卻是一個重心不穩撞到了梁柱,就這麼捧著杯子昏倒下去,隨後,傳出了隆隆的酣眠聲。
 
  「拜託,不要跟父親為了這種事情打架……」看著昏睡的前輩再無動靜,LP總算鬆了一口氣,轉過身子,口中囁嚅的話語任誰都沒能聽見:「況且你也打不過他的……」
 
  「新娘就要到達了。先生,請準備迎接。」
 
  「是、是,我這就去。」LP隨口回應的工作人員,雙手卻忙著將RF拖到不妨礙他人的位置上。這樣下去不妙啊,會推遲到婚禮進度的。「還是老樣子,喝醉了就只會添麻煩啊……不好意思,你們誰能來幫我一下?」
 
 
 
  其實,依照DC的身分地位,是不會有這樣的排場的。普通的游子進行贖身,就像是交易貨品,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最多互相行個禮,買賣雙方從此一拍兩散。跟以往的案例相比,這次可以說是難能一見的例外──是由花魁親自投資、安排了筵席,才會讓初出茅廬的游子得以收穫這麼高貴的待遇,成就了一生僅有一次的儀式。
 
  他穿著一襲純淨的白無垢,被數十名人們所保護著。仿同著花魁曾經授予他的技巧,極其優雅而細膩地踩著高蹺,一步一步地向著恩客所在的位置走去。在瀰散著花香的街道盡頭,那位承諾守護他的騎士,亦身著正裝與禮儀劍,朝他展開了雙手。
 
  「數年前的花魁道中,也差不多是這麼盛大呢。呀咧呀咧、這麼想起來,還真是過了很久很久了呢……」RG站在淮櫻屋的苗圃中央,仰望著從外頭探近來的櫻花枝枒。不知怎地,只要是從外面生長的植物,到了淮櫻屋的領地之後,便像是受到詛咒似地驟然凋謝。「Master,您對他還真好。如果是以前的話,發現了可能動搖您地位的『蟲子』,都會毫不留情地殺掉才對呀……」
 
  「才不一樣。」花魁慵懶地倚在欄杆上,輕蔑地吐嘈著他。「還有,別把奴家說的像殺人魔似地。我是真的很期待他孩子的發展的。」
 
  聞言,RG收斂微笑,看著位居二樓的花魁黯淡地看著遠方,似乎正思考著某些人生大事
 
  又或許,是在想念著誰吧。
 
  「真好啊──」看著遠方的白髮男子高興地將孩子抱起來轉圈圈,MM滿懷欽羨地看著,眼神閃過一瞬的星光。「他有伊人等待著呢。不像奴家,只能在這裡獨守空閨……吶,RG,你說,浪子要到什麼時候才願意回來呢?」
 
  「這個嘛……總會回來的。我想他並不是個會食言的人。」
 
  RG靜靜地看著花魁,同理著他多年以來的執著與思念。但事實上,向來對花魁忠心耿耿的他,卻死守著兩個至關重要的秘密。
 
  「……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吧。」
 
  他不敢說的事情是:那名令人聞風喪膽的黑夜之子,或許早已悄悄歸來。
 
  是的,他聽DL說過了,那名曾經動盪了整個大陸的傳說,現在就存在於這條街的某一處。存在於他心中的那股不安與魔族特有的共鳴,以及接連不斷的紛擾,或許全都與他有關、因他而起,就連風雨的瀟遙,都是為了他的發跡而做準備。
 
  等到那個時候,這條街道,或許就會再次染上鮮花一樣的豔紅也說不定。
  這安穩的日子還能持續多久呢?
 
 
 
  任誰也不知道的事情是,在樂隊行經的街道上,有名黑髮男子壓低了斗笠,獨自一人逆著人群而走,卻巧妙地不被任何人所注意。彷彿世間上的一切喜樂與悲傷,都與他無關一般,只是轉眼瞬間,形影便化成了風,兀地消聲止息。
 
  於是,在婚禮的最後,本無關係的兩人,終於成就了彼此。
  在眾人的喝采與祝福之中,交換了證物與親吻。
 
  失去了半生記憶的DC,亦徹底遺忘與他血脈同源的親族。
  從離開花街的這一刻起,重新開始了他的生活。
 
  *
 
  螢火蟲──用盡一生的力量成長,只為成就一瞬的光亮。
 
  數年後,當他以魔物之姿重新回到這條街道時。他終於知曉了──花街成立的緣由、關於戰爭的真相、以及……他們所存在的唯一目的。
 
  「就是你嗎?蟻后特別中意的人選。」暴雨之中,男子孑然一身,穩妥地佇立於紅河之中,輕甩去細劍上的鮮紅血跡,一派淡然地說著,眼底流轉殺意,評估著對手的強度。「沒有在戰爭中喪命,甚至好端端地站在我面前……很好,你的存在,證明我這些年來的努力並不是徒勞無功。」
 
  無懼於對方渾身散發出來的凜冽氣質、也不怕狂風暴雨撕毀了他的面容。現在站在男子面前的他,已經不再是那名只會哭啼的孩子。
 
  「你口中的『大義』到底是什麼……真的值得做到這種地步?」他堅定的闇藍眼神中滿懷殺意,極為小心地拾起摯愛所遺留下來的銀白槍枝,向殺害了這一切的真兇宣戰。「如果不是你的話,戰爭早就結束了……在你忙著實現你的價值的時候,你到底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了你難過?甚至做出無意義的犧牲?混帳東西……我要阻止你的惡行!在這裡付出你所有的代價!」
 
  「憑你一個,就想終止我籌備了十年的計畫?」男子銳利的眼神收斂,頓時間,四周風雨劇烈變化、閃雷吞噬了一切幻影。那名自稱是為了大家好的男子,也終於褪下了人形的外貌。「人小鬼大,說話倒是中氣十足,竟敢跟我作對……你、做好覺悟了嗎?」
 
  無所謂。只要能夠打倒他,就算是死了也沒有關係。
 
  看過太多的生死離別,對此已經再無奢求。只要能同著他所至愛至親的人逝去,對他來說,便已經是最好的結局。
 
  仿若螢火一般極力綻放光采後消亡。
  這短暫而燦爛的一生也終將熄滅吧。
 
 
【螢之章《殘影微光》 完】


  

  之前看百年孤寂給我的靈感,嘗試了時間軸跨得非常遠的跳敘法。初看效果還不錯~
  究竟咱們的小DC在戰場前線遇見了什麼ㄋ?靜待下回分解~

  ......或是下下回。下回要收DL跟RG的路線,恐怕沒什麼空間塞別人的劇情(苦思)
  (話說回來我真的完全放飛自我當原創在寫欸#)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恭喜完結(撒花
2018-07-28 23:00:24
霜瀲
還 還沒啦XDDD只是這個章節完成而已XDD
2018-07-28 23:17:01
嗚嗚嗚又有便當
不過恭喜霜大又結束一個分支了~
2018-07-29 06:15:44
霜瀲
一想到還有三個分支就覺得自己的腦洞怎麼辣麼厲害~xd(???
2018-07-29 11:29:29
天黑黑黑黑黑黑
這種跳敘法出乎意料的有趣
下次也想來寫寫看
2018-07-30 01:39:19
霜瀲
坐等產糧!!
2018-07-30 05:34:3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