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情書III】遠離你的線索 5

作者:Tsu Li Gue│2020-02-06 23:56:23│贊助:8│人氣:119


  前篇
  遠離你的線索 1
  遠離你的線索 2
  遠離你的線索 3
  遠離你的線索 4


──────────────────
  遠離你的線索 5

   1
   「哈啊……早啊。」看著端上早餐的男人,她輕輕擦拭眼角滲出的液體。

   「確定不再請一天?」女孩聞聲、看向他繃緊的臉;這張臉常被錯認成惡煞,但只有熟人能辨別其中的意思,如眼前這個:擔憂、隱忍的怒氣──

  但究竟是什麼事讓他這麼憤怒?

  她想了很久,嘴唇微啟,露出點齒白又闔上,一段時間後,對方按捺不住:「幹嘛用這副表情看我?快吃,涼了要懲罰妳喔!」她那小而圓的頭顱應聲左右輕晃,雙眼更露出一瞬的眼白:「鄭亞博,你到底怎了?你在生氣吧──嗯?」

  亞博的動作變得遲疑,搔搔頭頂的鳥窩才說:「嘖!向小燁……我是想說,妳需要幫忙嗎?我是說──妳懂的,就是──」

   「噗!哈哈哈!別啊!別讓我以為你暈船啦白痴、噗!哈哈哈哈哈……」瞇起眼的女孩沒能看見男人臉上的愁緒;客廳一側的門這時恰巧打開,小燁轉頭喊道:「亞換早啊。」正在調整長假髮的男孩走出來,到餐桌旁逕自拉開椅子坐下,嘴裡嚷嚷:「小燁姊幫我調下吧,我不行了。今天一直抓不到好看的型,怎麼戴都怪怪的,好煩唷。」

  刻意賣乖的嗲聲讓小燁放棄掙扎,幾個步伐就到對方身邊處理細節;男人見年齡相差不遠的二人嬉鬧的小舉動、踉蹌,將欲出口的話語嚥進肚中──不清楚究竟想和向小燁這個「小女孩」解釋什麼,所作之解釋又是否僅為了使自身滿意抑無法確定,難道……

  難道他企圖用這個解釋說服小燁相信自己的清白?
  他淪落於此了嗎。向個小女孩求愛?

  一股寒意吞吃他,他鄭亞博才不是迷戀幼女的變態!
  於腦內,反覆辯駁交戰數回,最終他成了自己思想的囚徒、對!我就是喜歡小燁這樣「懂事」的傢伙!就是喜歡那同自己張狂的部份,她只是湊巧是幼女,但終有一天,她會長大、會長大的,這才不是犯罪……

  無盡的邪惡思緒佔滿他的腦,用無上限的謊話填塞起一座成年男性的空殼:我不是蘿莉塔的奴隸。我所迷戀的毒藥,不是無法保值的花蕾,是轉瞬即逝的芬芳,是她永遠善變的思想。

  不知亞博內心的污濁,早已用完早餐的小燁朝靠於牆的人揮手。遠遠地,見亞博沒反應又湊近些,見他還在神遊,忍不住道:「鄭亞博喔──貧道素來不喜收妖,今見汝,淫邪非常、誒幹!打屁喔。亞換你說說,是不是你哥自己北七欠嘴!」

  受蘿莉塔女聲招喚的男人表示:「北恁老師!當我這染房喔。沒見過隨處冥想的世外高人嗎?那就是我,我剛剛可是以靈體姿態超越光速、到了冥王星又繞了圈太陽才回到地球的,嘖嘖。妳這種凡夫俗子才不會懂啦。」說著垃圾幹話、掩飾地瞥看自己剛剛下意識尻向對方的掌骨指關節──

  他本想說點既安慰又後悔的話,但這張嘴永遠只會違背心意……不過笑果看起來不錯。

   「嘻嘻嘻嘻嘻操,別講幹話喔。嫩!嘻嘻嘻!靠我胃好痛、你真要負責!嘻!」、「哈哈哈!超壞、齁笑死我、啊!要遲到了啦!哥齁,都怪你發呆啦。」

  有時候,他也想習得摯友那套溫柔的招數,可惜他這輩子是做不到了,就像向小燁不可能做到放下身段求他幫助一樣。

  送別兩人後,校門外,亞博略微低頭、倉促完成手裡的動作,他倚著圍牆、洩憤般使勁吐出濃煙,正巧,噴在一位遲到的男同學臉上──

  但他不想道歉。


   2
   「誒、我聽說了那件事……真的嗎?因為小亮妳……」中堂下課,阿琳陪她去圖書館還書時,在回程的路上問小燁,她隨口將事情經過補完了遍。

  這已經是事件至今她不知道第幾次同人說起與小亮的糾紛。她也不在乎說給第幾個人聽,反正人生,不是自己痛苦煩惱就是讓別人痛苦煩惱,與其如此,不如將獨自的煩惱丟給他者還好過許多。看著八掛聽得很開心的阿琳、那張因興奮而睜大的眼,瞳間一閃一閃的亮點、臉頰自然的緋紅。

  她有點哭笑不得,自己的故事是他人的談資,是與親友縮短距離的性感小秘密,這個人世簡直可笑至極,尤其在她聽見阿琳對她說──

   「還記得上次我跟妳說過我男友的事嗎?我們分快一個月了。」

   「為什麼?」

   「我覺得他太幼稚了,男生其實都很幼稚,他還比我們大三歲耶。我看妳也屬於比較成熟的類型,跟妳說,他們現在都太蠢了,大概要等到上大學才會好點吧。妳現在跟小亮這樣也沒什麼。」

   「是嗎?」

   「對啊。不然……」

  ──要和我試試嗎?我以前也交過女友,只是和女生在一起跟和男生在一起又是不同的感受了。

  小燁聽得都笑了,笑得很燦爛:「好啊。」

   「好啊,是喔、咦?等等。妳答應了?」看著阿琳的反應,她止不住笑:「對啊。反正我也不是只會被男生吸引的純異性戀。」

  這一刻,她發現許多驚奇的真相:原來啊──告白、被告白,答應人、不答應人都是這麼平靜的事。

  當她們回到班裡,處於「戀愛毒癮戒除中」狀態的小燁,仍能迅速從同學間找出小亮的身影,但今天,她發覺小亮的眼神透著古怪、四周的人更是抽氣聲連連,她笑得更開心了、一臉滿不在乎,只是與阿琳緊握的手心還是出了許多汗,汗水背叛她可笑的自尊,但她也不在意。對。

  她連自己都不在乎了。

  身體如此炙熱,心卻平靜似扮家家酒,戀愛就只是這樣無聊的事嘛;看來像成功報復了小亮,卻分不清是否也在報復自己──「妳她媽怎回事?搞這哪齣演給誰看啊?拜託。妳引以為傲、不為愛屈服的矜持呢。妳真是我認識的向小燁嘛、嗚嗚嗚……」

  何雯婷放學跟著她走的時候哭得像被玩弄感情,小亮一行人離開時頻頻側目更交頭接耳,好險今天週五,她和雯婷都不用去補習,索性拉她上公車:「去s9再說吧。妳這樣阿琳會以為我跟妳也有一腿。」

   「去妳的!」


   3
  當雯婷在s9暴怒、如何掐住她的肩膀甩呀甩的時候,她都笑得十分開心,那模樣真像尋獲了至寶;被阿琳變相告白的那刻,她發覺自己從一時的、青春期裡的貪戀,畢業了。大抵此後,世間所有的追求不再需要小心翼翼對待,一切變得簡單──

  從沈重的擔憂、驚慌失措的狂喜與每次傳送訊息間的膽顫心驚,蛻變成一場彼此身心靈寂寞追逐的養寵物遊戲。

  小燁像被神靈附體、對眼前夥伴說出此等參悟人生玄妙的話語,豈料聽者之一何雯婷拍桌怒喝:「妳傻了嗎?就這樣毫無原則被阿琳那種戀愛玩咖掰彎了?」亞換也附和:「對嘛。這種下面癢就叛變的P,就是BI假拉子,等發現妳無法給她金手指就會離開了。這種壞女人我在『這裡』見多了。」

  小燁聽了也不發怒,更用這段時間猶如面具的一號笑容說:「不過逢場作戲各取所需,何必當真?你們把愛情看得太嚴重了,說不定和她這樣的在一起,對我來說才算輕鬆。」

  怕大家因論點僵持不下,亞換嘆氣、從冰箱取出暗藏的六支冰火:「算了。這太深奧了,我無法理解。喝酒,還是喝酒吧。」接過酒瓶的小燁用挑釁的眼神看向剛剛的戰友,優先將酒遞給她,對方會意,倆人同時打開、灌了起來──

  等彼此灌完一瓶,雯婷擦完嘴才說:「為什麼沒有9%的啤酒?不然紅酒白酒也行啊,這是喝果汁喔?當我們小朋友。」亞換聽著狠捏她的手臂肉,面上笑容有點崩解:「就算明天放假,妳們也不能喝太厚,我哥會殺了我的,喏。」將剩下的薄酒交出,亞換才轉身取果汁細細地喝。

  一會兒時間,三人就在鄭家休息小間內喝得不亦樂乎,一邊談著、辱罵著、悲哀著戀愛煩惱,邊看電視玩撲克牌、吃小零食。小燁和雯婷更用撲克牌比大小、將酒瓶的數量分好了。

   「你們真的別想得太嚴重,她大概只是空窗期寂寞需要人陪,碰巧跟我在一起可以治療我的失戀情傷,大概這樣才出手吧。別看她大剌剌的,其實是個精算師,她前男友還是個凱子呢呵呵。」雯婷插嘴:「屁啦!我覺得齁她只要下面爽才不管性別啦……」

  小燁和他們分析自己所見的阿琳,但幾輪談下來不盡理想,她總覺得自己沒找出關鍵問題;亞換已在談話間取了數次酒給酒鬼們,年長的倆人喝得忘我,聊天尺度也愈發大──

   「偷偷說,她以前跟我說過唷!她說:『小燁好MAN喔!是不是T啊?如果是,也想和她試試看。』還說過喜歡妳這種『不受拘束』的性格,我看根本是放蕩不羈吧。哼哼、哎呀。打我!壞傢伙,修理妳喔!」、「噗哈哈哈哈!」

  雯婷那副模樣,像攫住什麼重要人物的把柄,噘起嘴、眼神有些迷離,但這副得意的小模樣憨傻可愛,令餘下兩人笑縮成一團。

  待小燁緩過來,恍惚間似被什麼打中,終於發覺阿琳使她無法真正動心的原因:「現在想來,她的審美觀很異性戀耶;不過我也很納悶,為什麼T一定要剪男生頭,這個自我認同與跨性別差在哪?而臺灣的P為什麼多數都是異性戀審美的BI?誒、不對。扯遠了幹!我要宣布一件重大事實!嗚嗚嗚神父我有罪……」

  當小燁演上癮,以跪縮的姿勢膝枕亞換的時候,天使、呃不。神父亞換的面龐背著光、正慈藹地說:「說吧,神會赦免妳的。」更配合演出,於胸前隔空畫十字,卻在這時,小燁猛地站起身、撞翻亞換!

  小燁身姿搖搖晃晃,站著不說話、有些癡傻,這讓一旁跌在一起的兩人催促:「說啊!」剛說完便聽對方聲音洪亮──「我會一時鬼迷心竅答應她,只是因為她的奶很大,我.很.想.揉!」語畢便倒地不起,徒留兩個吃驚的人驚魂未定地看著她的屍身。

  門外哄哄的笑聲說明這裡的隔音不太優良,闖進來的男人更應驗此事:「WTF? 我剛聽見那啥、超好笑嘻哈哈幹!鄭.亞.換!你死定了!不是說不准給她們厚的酒嗎?小何怎麼也喝成這樣,你們齁。」亞博撫額,揉揉皺起疼痛的眉心,卻聽弟弟說:「哥,你也知道小燁姊不這樣很難說出真話。」

   「喔?真.話?都說了什麼,你複述。」亞博沒什麼耐性地瞪他,後者縮了縮脖子:「她說今天答應一個不甘寂寞的P,和那個P在一起了、誒哥!」見兄長抬起仰頭發出打呼聲的小燁姊,原先還擔心會怎樣,卻見他動作放得極緩、小心地抱好懷中的人,將她帶往長廊……最終,倆人消失在s9的後門。

  看著門在眼前殘酷關上,亞換面無表情認命處理殘局,腹誹著兄長多壞多壞……「誒!小燁被變態外帶了?」迴光返照的雯婷令他抖了下、說到:「她這陣子在我家住,我哥會照顧她啦。安啦。」

   「喔。」女孩接過他遞來的水杯,喝了幾口、扶著頭又說:「你覺得,她會好起來嗎?」說完淚撲漱漱落個不停,他說謊了:「會吧。他可是小燁呢。」

  ──怎麼可能呢。人心裡的傷是不可能痊癒的。日後再碰到相似的場面又要裂開,反反覆覆,不得安寧……

   「今天也睡我家嗎?」、「當然!我可是提前打電話了唷、嘿嘿嘿。」、「妳喔。」

  洗完澡,雯婷的思緒終於清晰不少,就算她們這些朋友能輕易說出各種政治正確、高道德的話,佯裝什麼聖父聖母。可歸根究柢,這仍是小燁自己的檻,沒人可以指手畫腳;今天,她真的是被小燁嚇怕了。雖然不知道她會不會痊癒、還願交付真心,但她會做這個見證人,畢竟……

  ──當初慫恿小燁和小亮告白的、不曾阻止她還鼓勵她喜歡小亮的人,就是自己啊。

   「對啊,都是我……都是我害的嗚、嗚嗚。」

  ──小燁,是我害了妳。都是我的錯。

   (待續)

──────────────────
  如果喜歡作品,可以幫忙收藏、推薦 ↓
  POPO頁面

  
如果喜歡這篇作品歡迎用贊助告訴阿癸您的喜歡
  LIKER贊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66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學生|迷惘|逃避|變化|愛情|憂鬱|偽娘|痛苦|成長|創傷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情書II... 後一篇:[達人專欄] 【情書II...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