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野薔薇】Chapter 18.數學與面試

作者:艾爾琈│2019-05-26 20:17:21│贊助:38│人氣:383
◎圖片來源:長庚紀念醫院

  Chapter 18.數學與面試


  「午安,大小姐~」房門被打開了,奧忒雷和隆齊兩個一起進入病房,「我們給你帶很棒的料理來哦。」他讓隆齊先把帶過來課本放到櫃子上,接著把做好的仰望星空派以及水煮馬鈴薯配蛋打開,而杏蘭先用手機發訊息告知帶個能打發時間的東西,沒想到隆齊居然帶了課本。
 
  「戒慎恐懼地讀完?隆齊桑,到底什麼科目讓你這麼恐懼?」杏蘭指著手機上隆齊發的訊息,那串「DEAR 杏蘭,你是不可能住院療養期間沒有課本還能考過學期末,所以想得美。我讓奧忒帶遊戲機來借你玩,但你依然要戒慎恐懼地讀完書才能玩。」然後看了一眼那讓人碰都不想碰的課本,然後說:「……這是什麼?魚頭都跑出來啦!」
 
  「仰望星空啊!別名又叫死不瞑目派唷,這還是隆齊推薦的英國名菜唷,然後馬鈴薯是英國料理的主食。我們可是絞盡腦汁為了給你攝取營養和美味,特地弄得耶,花了我們不少時間比馬鈴薯還難搞,不用客氣盡量吃。」奧忒雷一副放心絕對沒有下毒百分百保證美味的姿態,向杏蘭推銷英國菜的美好。
 
  為毛要把我拖下水,隆齊內心埋怨,不過這大概就是他隨便開玩笑建議的報應。算了又沒關係,英國菜的恐怖是眾所皆知舉世聞名呢──「這麼國士無雙的奇特口味搞不好都可以申請世界遺產呢,你要不要先試試味道再說?」隆齊一臉尷尬地冷表情繼續昧著良心對杏蘭說話。
 
  「欸——原來是世界遺產般地美味呀?感覺真令人不安呢。」杏蘭笑了幾聲,「這麼大個我吃不完啦!你們陪我吃怎樣?還請奧忒雷幫忙切派吧,順便問一下,這有去魚刺嗎?」怎麼看都是超危險地好嘛!居然想讓他一個人承受衝擊地味道嗎?感覺一口下去就全是魚刺呀。
  「放心吧,隆齊製作的時候早就去皮去骨了,連小刺也用鑷子拔除了。」雖然奧忒雷也還沒有實際吃過,倒希望不會辜負自己的廚藝。看著那一臉掛掉的魚頭其實挺倒胃,他當時到底是犯什麼病,居然聽隆齊的提議做這個。「好吧,我來切了。」奧忒雷拿用刀子開始把派切成好幾塊,「隆齊也要吃哦。」
 
  我做毛又亂扯瞎扯。隆齊很想抹臉,不過抹臉就表示他亂講話。然後奧忒真的是很喜歡再把他順便扔下水第二遍,what the hell!好,吃就吃。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不過就一塊派嘛。」於是隆齊拿起派食用,杏蘭也拿起他的那一塊,深呼吸一口氣咬了一口。簡直就像是在玩大冒險。
 
  然而奧忒雷看兩位的表情好像飛去天國,他突然信心大增,於是也吃吃看。
 
  「意外的挺好吃的嘛,就是賣相很差。」杏蘭咬著充滿魚肉的派餡,看向了有著笑臉的馬鈴薯,「所以這又是什麼?」
  「哇!大成功,這個仰望星空派~」真是太好了,沒有辜負他朋友苦心教他廚藝,奧忒雷得意洋洋地用手肘輕輕推了一下隆齊,「合作愉快啊!」接著他看杏蘭的目光移向馬鈴薯:「看它對你微笑不是嗎?」
 
  這可出乎他意料之外,應該不是自己味覺壞掉了吧?但見奧忒一臉幸福,杏蘭又說意外挺好吃,應該不是騙人,或者應該說奧忒雷和自己的廚藝還真挺不賴?「嗯。」他向興高采烈的奧忒雷點頭,然後一樣看著微笑馬鈴薯。原來還真的做了笑臉嗎?!「奧忒雷花心思想逗你開心的喔。」他說,話一出去他忽然覺得自己像個老媽子。
 
  「這有調味嗎?」杏蘭覺得就像水煮而已,感覺就不太好吃,於是又跟奧忒雷再要一塊派。
 
  奧忒雷切了一塊派。「記得要說請。」他把派給杏蘭,「那個馬鈴薯當然有調味,你吃吃看就知道囉。」水煮馬鈴薯可是有鹽味的,蛋還另外還有一包蕃茄醬調味。
 
  「我以為身為一半英國人的你,起碼會大方接受馬鈴薯呢?」隆齊嘴角泛起笑意。「這些食物可是我們精心準備喔,至少把廚師的心意吃掉吧。」他拉來椅子坐下,開始整理袋子裡的書。
  「我可是土生土長的日本人喔!雖然有時會跟著媽咪回英國,但我還是喜歡日本食物。」既然隆齊都說是他們做的,那就心懷感激的吃下吧。杏蘭想著,看著詭異的笑臉咬一口馬鈴薯。「跟派一樣好吃。」雖然不可置信,明明只是馬鈴薯,但真的比醫院伙食好吃多了,「你們自己也吃吃看呀!沒吃完很可惜。」
 
  顯然看到金髮少年對馬鈴薯都感到滿意,奧忒雷露出滿足的神情,不枉費他可是有按最佳黃金時間來浸泡,皮才會變得很好剝,於是也剝了一塊吃掉。
 
  「正餐完就要用功喔,知道了嗎。」隆齊剝了一塊馬鈴薯吃淨,開始推估計算到底這兩個傢伙跟不跟得上課業進度,落後多少又要花多少間補回來,似乎下定決心要讓這兩個人可以安全上壘學級測驗。
 
  杏蘭不答腔,本來想要無視,他認為住院還要念書實在是太悲慘了!「是是───隆齊先生───讓我們來戒慎恐懼地看書吧,一邊承受壓力小心警慎步步為營一邊吸收未知地知識───」顯然完全沒幹勁地杏來不斷地拉長音調。

  「你不要這麼哀傷,其實我也不太想。」奧忒雷揮揮手,可是他這次決定選邊站,因為小考成績簡直爛到靠北邊,要是被他爸媽看到鐵定吃不完兜著走。「總之,稍微用功一下,等會還是可以打遊戲啦。」
 
  然後在金髮少年呱啦呱啦抱怨的同時,他伸手捏了對方嘴角附近的臉頰一下。「學級測驗要是不及格看要怎麼辦。還有人連sin、cos都可以連打成塞塞摳塞。」隆齊輪流盯著兩位室友的臉蛋。「一個小時。」隆齊手指堅定地比出了阿拉伯數字1這個數字。「讀完就讓你打電動,至於奧忒如果臨時有通告請藤宮先生延後,結束後你要去打網球還是慢跑都行。」
 
  這肯定是世界上最慢的一個小時。杏蘭抱怨地想,「所以從哪個科目開始?」躺在床上一副任命樣、或說死人樣,反正在怎樣也逃不過就是。
 
  「我習慣從數學。還是你們有其他想先開始的?」就算杏蘭賴著像死魚一般,隆齊仍絲毫沒有退讓打算。他戴上眼鏡,「三角函數?聯立方程式?還是……幾何象限?」
  「就聯立方程式吧!那感覺比三角函數還好理解?」也許做個幾題說不定他就通了,奧忒雷把課本和筆記拿出來,他的數學筆記根本是一片空白,還面還有亂畫幾個法國歷史人物的塗鴉。
  「這三個聽起來都一樣。」杏蘭獨自咕噥,說來他一年級數學還沒學完就要直接跳二年級了嗎?「來吧數字們,我已經準備好燒壞腦子了。」
  「那是拿破崙嗎?」隆齊瞟了一眼奧忒雷的筆記本,他說的是戴著法式二角帽的塗鴉人物。「聯立方程式的定義是兩個或兩個以上包含未知數的程式組合。這樣說太籠統,假設說法是你家人買了盒裝冰淇淋,一盒巧克力口味跟一盒草莓口味加起來是70元,他總共買了5盒巧克力跟3盒草莓並花了270元,那巧克力跟草莓一盒各多少錢?大概就是要算這樣的問題。」說實在聯立方程式應該是七、八年級(相當於國一國二)的題目吧?!隆齊忽然覺得兩位室友的數學前途一片深淵。

  「……為什麼不直接看標籤價錢或收據就好,這樣算也不會比直接看的快。」聽著幾盒幾塊錢加起來幾塊錢問一盒多少錢的問題,杏蘭覺得這真是蠢到爆。
  「看我的!」奧忒雷二話不說亮出了計算機開始計算,「1+1=70元,5盒+3盒=270元,也就是說270/8=33.75元,一盒約34元對吧!」
  「奧忒你要害老板虧損嗎。」隆齊揮揮手說不是。「假設巧克力和草莓的錢是未知數X和Y,寫成方程式是x+y=70,那五盒巧克力就是5x,三盒草莓就是3y,相加等於5x+3y=270,到這裡有沒有問題?」藍髮在對方筆記本上寫上簡單的算式。「還有杏蘭,我也知道那種方式解決比較快,但萬一標籤模糊了?發票不見了?或者今天不是這麼生活日常的小例子,而是你遇上大麻煩卻什麼都沒有的時候?當然不是說算數救得了你,而是解這種問題的邏輯思維方式。」他轉向金髮少年說道。
 
  為了不讓隆齊畫到拿破崙塗鴉,奧忒雷還特別翻到空白一頁,在隆齊剛剛問話的同時他有點頭意思表示沒錯就是滑鐵盧戰役失敗的那位,接著他看聯立方程式。「所以,x=70y,5x+3y=270就是5(70Y)+3Y=270,把5轉到右邊的式子,73Y=270*5,73Y=1350,Y=18.49代回X+Y=70,X=70-18.49,所以X=51,Y=19,巧克力51元,草莓19元。」此刻奧忒雷已經算到腦子打結了。
 
  隆齊翻了白眼,杏蘭則一臉疑惑,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大事是可以靠一對XYZ可以解決的,於是開始走神。
 
  「奧忒,概念對但是算錯了(#。x+y=70,要改成x=70-y才對呀,你的減號呢?」隆齊沉默地看著杏蘭。然後伸手摸對方後腦勺,一副對方好像很可憐地說道:「我不怪你頭腦撞歪了(正確說是無法怪),不過呢聽不懂要說話好嗎?」
  「……我腦袋才沒有歪,數字就該自己是一國的,哪時他們與英文字母聯盟了?這樣不對吧!」杏蘭顯然思想已經跳躍去其他次元,完全沒有在理會那個方程式。
 
  腦筋打結的奧忒雷盯著被寫一大堆亂七八糟式的筆記發呆,原來是減號嗎,可是他第一題就要陣亡了,後面的數學要怎辦?奧忒雷看著筆記繼續沉思。
 
  「這話就不對了,數字跟任何符號包括英文字母在內全都是一家親。都是符號喔。」隆齊挑著眉略有不耐煩,不過他壓下去了這股不耐。「奧忒,x=70-y,所以5x=5乘上(70-y),故5x=350-5y,這裡懂嗎?」
 
  「喔喔,我好像聽懂了。50(70-Y)+3Y=270,所以3500-Y+3Y=270,就變成2Y=-3230,Y=-1615,再帶回剛剛那個式子,x=70+1615,所以……欵,巧克力怎麼一盒變成1685元?」
 
  隆齊差點沒翻桌。
 
  「50哪來的啦──」數概到底是天兵到什麼程度辣。「5x=5乘上(70-y),哪來的50──」本來是中氣宏亮的正聲,後來語尾還是慢慢趨於平緩:「350-5y怎麼來,有知道嗎?」聳肩一臉無奈,隆齊坐下改在筆記本上寫出算式並且用畫的來表示移動xy的位置。
  「……」已經放棄思考的杏蘭拿起一邊的古文來讀,開始逃避數學地獄,「果真是戒慎恐懼呢。」
  「欸──」隆齊把杏蘭手上的古文拿開。「說的一個小時可是數學的一個小時呢。你以前考試都怎麼辦啊。」
 
  拿著筆在本子上寫東的奧忒雷突然如靈光一閃,「哦,對我終於知道了。所以5(70-Y)+3Y=270,就是350-5Y+3Y=270,-2Y=-80,Y=40……」他繼續算,嘀嘀咕咕。
 
  「補習補考樣樣來?至少全部考試加起來有60喔。」看著課本在自己眼前被抽走,「欸、結果還是數學地獄呀。」
 
  Y=40!終於看見有希望有救了的曙光!!隆齊為何這時候覺得感動到不行,他也不懂。總之真是太好了,總算有一個人聽懂了。「很好奧忒,這樣也能自己算出X了吧?」他感到欣慰。

  接著他雙手攫住杏蘭的肩膀,正眼看著對方說道:「全部加起來才60?你不認為自己的能力應該更往上一層,起碼一科就60嗎。話說你古文很行?」
 
  「不不不,我覺得全部加起來有60已經強過一開始的0了。」對隆齊的舉動嚇了一跳,「古文有80,怎麼了嗎?啊、輕點,我可不想摔下床。」
  「你會不會太沒志氣、呃我是說可以不需要畫地自限?是因為沒有什麼想追求的目標嗎。」突然覺得自己應該修飾一下平日講話很尖銳的語氣,於是隆齊改用稍微柔軟的姿態。
  「大小姐,你媽媽知道一定會很傷心的。」好像終於理解了聯立方程式的概念,「所以草莓40元,巧克力30元對吧。」但奧忒雷覺得自己腦袋快燒焦了,糟糕才第一題耶。「好吧,我覺得也許我還能進行下一題?」
 
  就在他正要等隆齊出第二道題目時,電話突然響了。「抱歉我接個電話。」他把筆記本放好按 了通話鈕,準備起身帶著電話離開病房,誰曉得電話外就是一陣法文飆罵:「奧忒雷!!立刻給我滾回來!」、「書不讀好當什麼藝人?」、「你媽媽知道現在很傷心你知道嗎!?」等等的讓電話差點飛出去,奧忒雷趕快先按下掛斷鈕。「花惹發?!媽勒這裡病院啊,叫那麼大聲……」結果電話又打來,他驚悚地決定先關機。
 
  隆齊本來要「嘉許」奧忒雷,但現在豈料奧忒雷的手機忽然一陣外國語飆出,一聽還因為語氣很狂暴,他大概知道全是罵人的話。「沒事嗎──?」隆齊反問奧忒雷,但雙手還停在杏蘭肩上。
 
  「我也只有數學是這樣呀!其他的都有及格啦……呃,我的日本史比數學更爛。」他試圖解釋似乎突然想到日本史的成績而自首,然後又被奧忒雷的聲音嚇到,「奧忒雷?好大聲呀,又怎麼了?該不會是把工作搞砸了?」
  「什麼?!日本史比數學更爛?!」不就只是單純需要理解來龍去脈的背科!!哇考杏蘭以前到底都在做什麼呀──隆齊絕對猜得出來他現在看金髮少年的眼神根本只剩下傻眼的關愛。「那個應該不是工作,是法文。可能是他家人或認識的親友。」
  「我呃、世界史就很厲害喔!」突然自誇起自己的成績,「日文跟數學同分,但是古文就很高喔!」完全無法理解的成績數值分布,似乎讓人懷疑起他是不是只想唸自己喜歡的部分。「嗄?原來是法文嗎?聲音那麼大,是不是在法國那邊忘記了什麼?」
 
  臉已經綠到不能再綠,那是頭一遭他覺得全身有挫毛感。「我爸……」他有點吞吞吐吐地說:「我從事演藝事業的事情被他們知道了……我本來還不打算講的……」那個老古板老爹從以前就對演藝圈很感冒,而且很注重在學功課,至於老媽還比較好說服,之前被星探搭訕時,他有一部份是因為父母而猶豫,他現在有點沒辦法和室友們討論其他功課了。
 
  隆齊三條斜線地看著他的兩位室友。「那怎辦,這下糗大了欸……」同時對兩個人說。奧忒雷要鬧家庭革命了,杏蘭則是學期成績要救有嚴重困難。隆齊抹臉。「古文很高分是吧……所以漢字也沒問題?」他想乾脆先解決自己的問題還比較有效益。
 
  「嗯?家裡不同意嗎?不過這麼遠他們管不著吧,這樣沒關係的吧?」杏蘭完全不知道奧忒雷家的狀況,因此便以自身觀念來解釋,「這麼早就開始賺錢也沒什麼不好的呀。而且就說了有80了呀!大部分的漢字沒問題喔!」
 
  他們可能會殺過來呀,大小姐。奧忒雷內心默唸。「要是哪一天……他們出現在野薔薇麻煩先幫我挖個洞,好讓我躲起來。」這時候他真希望手機是壞的,噢,不行,明天藤宮說有通告,他要悲劇了,努力地穩定自己情緒後他說,「兩位幫忙想想藉口吧?我還是得回電給他們。」
 
  想、想什麼藉口呀?隆齊思索一會兒,「你要不詢問經紀人的意見?」接著他轉身向杏蘭說道:「這麼說教人也沒問題了?我的日文程度並不是好到那麼流利可以馬上懂偏文言的古文,還附帶一大堆煩人的漢字……」嗯他在晴空塔的經歷告訴自己,有些東西再討厭再不想碰,不好好學習還是不行的。「也許你可以教我?」他說。
 
  「就說……只是打工?」杏蘭歪著頭,很少需要說謊的他只能想到這種貧脊的藉口。隆齊是說漢字嗎?不是古文,只是單純的漢子?」除了沒有說謊經驗,更沒有教人經驗,他對於要求如此回覆:「作為數學的報答,就交給我吧!」
 
  喔?還真講義氣呢。「不只漢字其實我是想說古文。不過既然你願意的話那就看能教到什麼程度吧。」隆齊唇角勾勒出向上的弧度,感覺似乎很高興。

  「哎,該來的還是得來。」沒辦法,他決定等探完病後再繼續讓父母轟他,現在關他們手機兩老鐵定很火大。奧忒雷深呼吸一口氣,試圖讓自己鎮作,接著他才稍微又回到討論功課的狀況。「什麼問題?學古文?」
  「學漢字!學古文前要先了解漢字吧?不然會看不懂喔,雖然現在都很貼心的在旁便標註日文了。」杏蘭已經完全遺忘了聯立方程式,「古典文學就跟藝術一樣!全憑意境!」然後說了不明所裡的話。
  「欸──停,不要這麼興奮,你的數學呢?就算聯立方程式聽不明白,好歹理解一下方程式的作用吧。」隆齊伸手從杏蘭的頭向下輕抓,看起來就像在抓小孩子一樣。「否則那樣就算用古典文學反回饋,那你們數學沒學懂,一樣沒意義呀。」
  「哎,現在說什麼也得想辦法惡補,我的功課只能靠你們兩位大師了。」奧忒雷想著如果成績能夠往上拉一些,至少爸媽真的殺來他還有好成績可以試著說服他們。
  「聯立方程式是數字符號與字母的合成獸!」自以為明白的回答,「奧忒雷也要學漢字嗎?你們知道漢字長得跟中國繁體漢字很像嗎?」
 
  聯立、合成……獸?!隆齊先是念著一遍傻眼的笑,接著就一陣爆笑。「鋼之鍊金術師咧,合成獸!就不怕晚上夢到數字跟字母變成鎖鏈把你往地獄裡拖?」

  「齁,隆齊也是動漫迷齁?鋼鍊超好看的。」奧忒雷說著看向杏蘭:「好啊,因為漢字我幾乎都背不起來,我知道漢字有的跟中文字很像,可是很難記。」他不得不說,雖然有認識中法血統的朋友,但每次看對方寫中文信都像一堆看不種的符號,考古文對就和數學老覺得自己在看鬼畫符。
 
  被奧忒抓兩次接觸過動漫二次元,隆齊乾脆招了:「雖然對文學繪畫電影等等藝術創作沒什麼興趣,但有趣的作品多少還是會看。而且──未來科學幻想很多也是來自於這些作品概念。然後,到底該拿杏蘭小弟弟的數學怎麼辦呢。」
 
  「唔、不然你從頭說一次,我聽聽看懂不懂好了。」結果話題繞來繞去又繞回到了數學身上,杏蘭最後還是決定給隆齊……應該說給自己一個機會?
  「如果是講解邏輯的話,用圖解,杏蘭應該比較好懂,聯立方程式的邏輯我還能理解。」當然奧忒雷才不會說之前為了解釋被隆齊壓扁的那件事,還特地畫了圖講解給杏蘭聽。
  「這樣吧,」隆齊在自己的筆記本上畫起了圖解。「這個平安御守不知道多少錢,不知道的價錢就當作字母X來代替。你家人請你買了2個平安御守,價錢就是2x。但回去的時候你把家人給你的300元都花完了,也就是說2個平安御守要300元,那一個平安御守是多少錢?寫成2x=300,這裡有問題嗎?」
  「2x=300我懂,所以一個價格就是-150對吧?欵,怎麼會是負數,原來賣御守的要賠本了嗎?」
 
  奧忒雷計算後覺得奇怪,而杏蘭則又莫名又開始在意起奇怪的點,覺得這問題太蠢,何必弄這麼複雜,「直接300除2就好了不是嗎?為什麼要寫成2X?而且平安守明明一個是1000円,這個有瑕疵。」
 
  這兩個人是有溝通障礙嗎?!隆齊心想,「奧忒,我可以請教一下負號是哪來的嗎?杏蘭你說的沒錯,這題其實就是除以二的概念,寫作X,那是因為這題很單純只有一個價你不知道,如果他還付加了其他種類御守的單價和總價,勢必要用其他符號代替才好做解題──然後,」隆齊的表情很明顯是理智瀕臨崩潰:「專心點啦,在意御守多少錢個毛呀那只是比喻啊啊啊!!」
 
  「欸、我以為御守價格是常識。」顯然認為自己相當專心,「所以x=平安守?2是數量嗎?」似乎到現在才弄明白英文字母在數學中的意思。
  「欵,2X=300不就是X=-300/2嗎?」奧忒雷回想著四則運算,「哦,我忘記2移過去是用除的不是減的。」終於一副我想通了。
  「對、就是這樣。我第一次感覺到植物人醒來的喜、呃我是說,你們終於聽懂明白的喜悅。」隆齊總算鬆一口氣,幸好這兩位的邏輯還沒完全死透。「今天就到這邊吧。」這兩位不累他還覺得累,藍髮拎來新的礦泉水打開瓶蓋喝了幾口。「教人功課真累啊。」
  「所以已經一個小時了對了嗎?」杏蘭一副終於熬過的表情,「終於可以脫離學習地獄了。」他這麼說著,卻完全沒想到自己可是連一題都沒解。
  「對,因為我累了。」隆齊毫不掩飾自己疲倦。「休息下。以前比較常跟茉格娜和葛溫一干人等混,都忘記不是每個人都像他們那樣。」他繼續喝水,教師果真是個吃力不討好的職業。
 
  奧忒雷把課本收好,「那來打GAME啦!」他把掌上遊戲拿出來,「我有很多遊戲看你們想玩哪種,冒險解謎?運動?策略還是博奕,或RPG?」就算當了藝人還是捨不得放棄玩遊戲,閒暇依然會偷玩。「對了,大小姐,你還記得上次我說通告的事嗎?你想試試看嗎?」
 
  「茉格娜?葛溫?一起作亂的朋友?」聽到不認識的人的名字,杏蘭直覺性的與先前隆齊所說的話做連結。「然後奧忒雷說什麼通告遊戲?培養藝人的養成遊戲嗎?」
  「葛溫才是作亂夥計,茉格娜是……」呃他搞鬼?多嘴講出這驚天地泣鬼神的名字。「咳嗯、總之他們一個根本抄寫印刷機,一個天生聰穎,所以沒跟我有課業需要教導的問題。」
  「茉格娜……」奧忒雷記得,隆齊曾說過那是他的控制狂女友。不過看隆齊一副不想對這位女性討論太多的樣子,他也就不方便講。「大小姐,我說的不是養成遊戲,是真正的通告。」他總得在賣掉室友之前,先過問對方同不同意。
  「欸?欸欸欸?就是你做的工作嗎?我不會搞笑喔。」杏蘭是先聲明,顯然對於奧忒雷的工作內容還有些誤會,「隆齊呢?記得好像說過隆齊也做過?好玩嗎?」
 
  很好,帶開了話題。「啊喔,好玩嗯……是不錯。」隆齊左思右想道:「很有趣,能上電視挺新鮮。」
 
  「能被隆齊說有趣也挺稀奇的,」金髮少年轉頭看向奧忒雷,「好呀!既然很有趣的話。」
  「最好是搞笑啦,我像在搞笑嘛?小女生!」可以的話,奧忒雷現在真想捏杏蘭的臉。「聽好啦,就是臨時模特兒徵選,上次隆齊被我賣了阿不,我是說上次隆齊跟我合作的還挺成功的,那時候是代言K-Smart的3C產品廣告,你如果去3C店都應該看的到。至於這次勒,因為經紀人又是神秘兮兮不肯跟我講主題,他只說找一個可愛的男孩子,身高至少在165cm。」
  「什麼小女生!連奧忒雷都亂說話!」杏蘭做了個張牙舞爪的動作反饋回去,「我有166喔!與其當個可愛的男孩子,更像當帥氣的男孩子呢,不過勉強還是可以接受的,畢竟是讚美嘛。」
 
  原來是賣了──?我聽得一清二楚,奧忒!「你就試試看吧。又沒什麼損失。」像在摸小弟一樣,摸著興致似乎高昂起來的杏蘭的金髮頭頂。「奧忒,記得找藤宮商量。」隆齊不忘提醒快要家庭四分五裂革命的死黨。
 
  隆齊投射猶如火花的一眼瞪視,讓奧忒雷驚悚一下,聽到杏蘭很有興趣的樣子,他趕緊把話題拉回來:「當可愛的男孩子也不錯啊,可愛有可愛的魅力嘛,那的確是讚美。」他想到自己的那位廚藝很好的中法朋友,和杏蘭差不多個子,長相也是比較中性,光想就心花朵朵開。「好,那麼我會跟經紀人說,再跟你約面試時間。」接著他看向隆齊:「我知道的,我打算先自己跟爸媽說。」應該會在今天晚上他打開手機後。關機的手機,打開都怕打過來的是爸媽。
 
  「欸──還要面試?面試是要面試什麼呀?身家調查嗎?」因為沒有在外打過工,杏蘭反倒缺少了真正需要知道的常識。

隆齊內心的白眼大概都可以翻到打角子老虎機777,奧忒雷則瞪大了眼。
 
  「嗯?做什麼一直盯著我看?啊!難道你們也不知道嗎?早點說嘛!幫我拿手機我自己查。」誤會加深的杏蘭直接指著正在充電的手機。
  「怎麼可能,阿呆。」隆齊伸手用手指輕推眼前這個小白目的頭。「當然知道,不然上次怎麼拍。奧忒,你那通告時間還有多久要開徵?我找個時間訓練下丫頭。」
  「通告大概在三周後吧,大小姐……如果我們不知道面試的話,我現在就不會是藝人了好咩~」他真是哭笑不得。「好吧,隆齊,訓練大小姐就交給你了。」沒辦法他通告多。
  「面試還要訓練?這是什麼特殊才藝嗎?不會吧,我可是什麼都不會的喔!」光是聽到兩人如此,杏蘭有些不安的想要打退堂鼓。
  「你放心,只是講講話而已。」不管怎麼說擅長筆試口試也是種才能。「面試時把話說對就行了,我倒覺得你擺pose之類應該很好進入狀況。」
  「就像隆齊說的,你們至少比我簡單,我去徵選的時候是真的要表演才華,那才折騰死人呢。」奧忒雷拍拍杏蘭肩膀,似乎有隆齊訓練,他一定沒問題的樣子。
  「講話根本不需要訓練吧?我會說話的呀!」還沒搞清狀況,但聽起來似乎面試也不是什麼很難的事。
  「你、好、天、真、呀!」隆齊兩隻手攫上杏蘭的臉左右拉扯一下,又稍微往內擠,弄得金髮少年臉頰鼓鼓。「真是開口說話這麼簡單,還需要訓練嗎?等實際體驗過就知道了。」
 
  杏蘭對隆齊吐了舌頭,「哼哼,反正感覺應該不難。」說的這一點也難不倒他,「來呀!來模擬呀!這樣最快!」
 
  「那我就在旁看看吧。」奧忒雷說。
  「請簡介你自己。」隆齊拉著椅子坐在旁邊。
  「欸、簡介是介紹嗎?」杏蘭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思考該如何回答,「宮田 杏蘭,17歲,高中生,沒有工作經驗,最拿手的科目是藝術,喜歡的是下午茶,完畢!」
 
  ……二輪刷掉!!隆齊一臉無奈。「台風算穩,不容易緊張,說話要看著發話者的五官。還有你的介紹方式麻煩著重在優點上面。」
 
  奧忒雷臉上掛三條黑線。
 
  「藝術不是優點嗎?」杏蘭歪頭想了想,似乎想不到自己還有什麼優點,「年輕也是?啊、我對我的外表很有自信喔!」
  「……Stop, let's restart. 咳嗯,好藝術是你的優點,那麼你應該說明的是,藝術對於你來講為何是優點,比方說你擅長繪畫?演戲?電影拍攝?舞台後製?或者寫作?」
  「嗯……因為、成績很高?不知道呢,隨便弄一弄就很高分呀,音樂或美術都是喔,還有寫作不是藝術喔,隆齊,他是日文課,搞錯考試科目可不好呢。」
 
  奧忒雷快笑翻了,「大小姐說話都很誠實,可是這樣是不行的。」他拍拍隆齊的肩膀,「放輕鬆不然會短命。」他感覺得出藍髮少年的表情都快能煮火鍋了。欸,火鍋挺不錯,要是杏蘭出院,乾脆來吃火鍋好了。
 
  「你能否先允許我蹂躪你的臉,再來討論為何寫作歸類在藝創,而不是日文課?」隆齊取下眼鏡的當下彷如暴風雨前兆。「藝術成績很高隨便弄弄都過,是吧,好呀美術課也細分很多種,所以到底有哪些,一個一個講。」接著他回給奧忒雷OK的眼神,深呼吸一口氣。
  「黏土雕塑、素描、寫生、紙藝、書法、板刻……隆齊不是也上過藝術課嗎?還有不可以捏我的臉。」杏蘭用手貼住臉頰以預防又被攻擊,「我是病人,不可以對我動粗!」
 
  「你摸著良心講,我有捏很大力嗎,如果是這些平均值很高的話,不如說說你對其中哪一項有沒有特別在行或者有特別想法。比方,」隆齊雙手改環抱在胸前,再一次強調:「打個比方喔,你對素描很行,你可以這麼說『我擅長素描,因此比較會觀察別人的細微動作跟表情,我認為可以很快明白怎麼樣表現出自然的體態。』」
  「大小姐,挖掘自己擅常的項目,在自我介紹時會比較突出,面試官要的是每個人的擅常技能,就像隆齊說的,你的藝術方面既然不錯,在你所舉例的項目裡,哪一項特別厲害?」奧忒雷補充道。
 
  所以說他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會高分,也沒有注意過呀!杏蘭左歪右歪就是回答不出來,如果仔細想想搞不好是天賜的技能也說不定,「我覺得我的存在就是一個完美的優點!這些是不能比較的,命中註定的skill !」
 
  隆齊僵硬的大概不能再僵硬了。
 
  「你介不介意……我幫你寫劇本,你背一背算了?」藍髮一陣頭痛。「請問杏蘭底迪,平常在家把拔跟馬麻有沒有時間跟你聊天呀?」隆齊決定乾脆降低自己的智商。
 
  好一個完美的優點……奧忒雷都不知該從哪裡吐槽了。「隆齊,你回想一下藤宮在給你面試時,大概都用怎樣的方式面試?不妨模擬一下題目如何?」
 
  「我們有用電話聊天呀!什麼地底,我跟你是同年吧!」杏蘭覺得自己似乎被瞧不起了,不管哪方面,「背劇本感覺好假,就像是背書一樣,還是你想要我捧讀?」
 
  「囉嗦半天那你就給我維持正常智商的樣子呀──」啊糟糕這句話,對方搞不好聽不懂,而且他突然察覺貌似有點尖酸。「算了算了,」他揮手,改個方式繼續說:「好,有自信是好事,但是不符合別人提問的標準就不行,任何遊戲都有他的規則。話說你剛那段台詞反而比較像搞笑藝人會說的吧。」
  「嘿嘿,還說我是搞笑藝人,杏蘭明明比我有本事嘛。」奧忒雷把手肘在下巴一臉壞笑地說。
  「什麼呀!這明明是遊戲裡的標準台詞!再說搞不好我真的有非比尋常的能力。」而且他的智商一點問題都沒有好嗎?有問題的話他就沒辦法唸一般高校了。
  「你當自己是超能力高校生喔。」隆齊開始失去耐性。或許該讓對方去碰個釘子比較快。「那好,就這樣試試……」隆齊看向奧忒雷。
 
  看藍髮少年的目光轉向自己,奧忒雷一臉疑惑。「什麼?」
 
  WTF???看不懂???這沒默契的阿呆──
 
  「你要讓他直接給藤宮面試??鐵定被刷的啊!!」
 
  「嗯?什麼?不用特訓了嗎?」跟著搞不清狀況,不、應該說隆齊根本什麼都沒講明。
啊現在什麼狀況?算了,問本人意願。「要繼續呢?還是過個幾天再來?」隆齊反問,不過他一臉頭痛。
  「欸?什麼?特訓嗎?我都可以喔!反正只是說話。」雖然隆齊看起來好像累了,但杏蘭可是精神飽滿。
 
  好、捨命陪君子。

  「假設你有一場個人展覽準備發表,你已經站在台前,所有觀眾盯著你看,結果突然發現演講稿不見,要怎麼辦?」
 
  這是在考節目錄製中有突發狀況時的臨場反應。
 
  「噢、當然是即興發揮呀!重點是要保持笑容,反正說錯了什麼也不會有人知道。」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問,他還是乖乖回答。
 
  隆齊小小的鼓掌。「不錯,就是這樣子。看來你挺靈機應變。」

  「那我補充一個問題,假設你今天跟一個團隊合作,領導者發派了工作給你,你發現這件工作你並不拿手,你會怎麼辦?」奧忒雷問道。
  「嗯?這樣是領導者自己有問題吧?適才所用,身為領導不是要了解每個人所擅長的嗎?這樣只會事倍功半吧?當然跟領導者換一個拿手的呀。」
 
  隆齊忽然領悟到了『何謂三溫暖』的奧義。
 
  奧忒雷聽到都想上吊。
 
  「奧忒,如來借下。」他伸出手,胡言亂語。
  「什麼如來?」杏蘭在兩位室友間來回張望,「隆齊是佛教徒?奧忒雷也是?」
 
  奧忒雷默默遞出聽說是如來加持過的護身符,接著對杏蘭說:「我信天主教啦,其實。應該說無神論吧,可是我家信天主……因為家裡有人是神父。」如來護符是朋友送他的。
 
  「我無神論啦。如來只是試試看有沒有用而已。」當然他是隨便說的。不過大哥大嫂都是基督徒,理論上隆齊出生時應該也被他們帶去受洗過,但他很不虔誠。
  「噢、所以要如來做什麼?」
  「就是……保佑我聽懂你的天語……我以前有受洗過,大概?但不太跟那些宗教靈異的相處──唉啊總之,剛剛那個問題,你不可以去質疑領導者,既然他會被任職為領導者自然有他的存在意義,即使對方真有問題,也應該先解決你當前的狀況而不是人事調度。」
 
  噢、不能質疑嗎?「那、跟別人交換工作就可以了吧?」想著分組作業不就長換來換去的,杏蘭覺得應該沒有差別。
 
  「不行,如果是當下,導演要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你希望交換工作或者與領導人商量,都必須在當下這件事完成之後,這就是學校跟社會的差異,懂嗎?」奧忒雷想應該不用再圖解了吧。
 
  為什麼是完成這件事後?都已經完成了那為什麼還要再商量跟交換?「可是剛剛說團隊合作……?」杏蘭看起來似乎腦子要打結了。
 
  「停……不要想那麼多。你只要記得遇到什麼狀況就要先靠自己想辦法解決。」隆齊說,他覺得對方大概又要邏輯崩解。
  「商量不算自己解決?如果是解不出來的作業,那就抄別人的,不會的工作就……只能問別人?」
  「商量是可以算自己跟別人一起解決啦,只是商量到交換工作也不是自己說的算,當下最好事先跟領導人反應,再由領導人跟你和商量的同事一起確認要交換,才不會到時候出現問題。」隆齊滔滔不絕熟地像在默書一樣。「講到這個抄,葛溫這傢伙一天到晚只會抄我的作業。」隆齊突然抱怨起來,顯然開始專注力慵懶。
 
  「我看今天就到這裡吧,哎。」奧忒雷也覺得累了。「話說你講得葛溫,就是跟你一起鬼混的老大是嗎?」
 
  杏蘭聳聳肩表示無所謂,他看向隆齊等著聽奧忒雷問的八卦。
 
  「嗯、對?資優生也沒在好當啊──上回不是跟你提過。英國的校園霸凌比率也是很慘烈,成績好也有可能被孤立接著霸凌,雖然沒弄好,葛溫那群大概就會把目標轉向我,不過因為他還是那種會在長輩面前虛應故事的型,我只要作業借抄外加陪他們出去做些撬鎖一類的無聊蠢事,想個逃亡路線就能保身了。噢,」陽橙色雙眸如燈,輪流看著兩位朋友:「我先聲明,不良混混的抽菸酗酒交換性伴侶,我可一樣都沒做。」
 
  「學優品劣。」杏蘭指著隆齊說出對方曾經形容自己的新名詞,「你是不是很花心?」
  「應該不會吧,他這麼久了也只有一個控制狂女友呀?」奧忒雷分析隆齊上述的自白,他反而不覺得。
  「都說不搞交換性伴侶了,誰花心啦。」隆齊蹙眉。好喔這小子這樣看他。「就一個茉格娜,上次在宿舍吵電話你們不是都聽到了──話說葛溫他們其實相處起來也沒那麼壞就是痞而已。」結果最後還是幫了那群混混講話。
  「嘿,上次電話的事我可不知道喔。」他再次澄清,是隆齊跟他一起做給杏蘭的料理時,才聽了對方口述在英國的事情。
  「噢、我以為交換性伴侶跟花心是分開的。」然後才想到之前的電話事件,「原來你有女友喔!而且還是那個吵人睡覺的?下次要記得關通話喔,我可不想再爬個兩層床去幫你關。」
  「不好意思,我沒這麼多時間分給女友之外的身體適配器。上次去神社不是跟你說求分手御守嗎。」他還以為這點端倪可以往後推敲,果然高估了金髮少年。「後來去通訊行早換掉門號了。應該算斷乾淨了吧。不會有電話了。」
  「噢、分了還是可以再交的。」杏蘭本來想拍拍隆齊安慰對方,可惜躺在床上手根本不夠長能搆著,只好放棄,「嘛──在日本隆齊和奧忒雷還是很吃香的,女生都很喜歡外國人的樣子。」
  「那對象最好接受我之後要長年待美國這件事,遠距離戀愛很容易被背叛。」隆齊似笑非笑的回覆。「日本人是否不太喜歡說英文?」
  「老實說,我沒交過女朋友,雖然是我自己推掉的。」奧忒雷坦白地說,反正他也不覺得沒交男女朋友有什麼好傷心,原因在於他已經有喜歡的對象,僅管距離很遙遠。
  「你說英文?噢、因為很難唸呀!像我還有媽咪教所以不一樣,一般日本人因為習慣日語發音,所以有日文口音,外國人也常聽不懂呢。」他認真的回答隆齊的問題,當然也是日本人的煩惱之一吧,「沒交過也沒關係啦,奧忒雷不一樣嘛,你有想做的目標呀,雖然享受青春也挺不錯的。」
 
  隆齊突然對自己聽懂杏蘭的話感到無比欣慰,似乎連對方一個高中二年級男生還媽咪媽咪叫喚,也覺得無所謂了。「話說,你爸媽是因為太忙比較沒時間來看你嗎?」
 
  「放假的時候會來吧,媽咪說爸爸只要下錯一個決定,就會損失幾十幾百萬喔,常跟精算師一起開會呢,媽咪的工作在英國,通常只是檔案跟視訊解決,但有時候還是要回英國才行,媽咪也常說日本工時太長了,熬夜在公司工作也是常態,所以不想再日本工作。」杏蘭伸了個懶腰,感覺自己都要在這張床上化掉了,「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張破床呀。」
  「看你現在精神飽滿的,應該快出院囉。」奧忒雷笑笑地說,「精算師啊,感覺好厲害啊,大小姐之前要繼承家業,就是指你老爸的工作嗎?」
  「對呀!但是你想喔,如果繼承家業,就是要跟一堆的數字打轉,我會昏倒的吧!數字怪獸根本就打不贏呀!」光想就覺得可怕,根本世界末日。
  「是嗎,因為你住院兩週,除了第一天後來都沒看見宮田女士,我才想說大概很忙吧。」隆齊拿紅茶包泡了起來。「所以你要嘛數學財會學好,或者找其他想發展的方面。」他補充說道。
 
  奧忒雷投給隆齊一票。「嗯哼,繼承家業就把數學學好吧,不然就想想其他方面,上次有建議過了說,怎麼想就是看你了。」
 
  「嘛──怎麼想都不可能繼承的吧!一進去就會秒捅成數字蜂窩的呀!找其他路比較好啦!一定有其他有趣的職業。」
  「那你們就開始摸索有趣的分歧路吧。」隆齊語帶玩味地看著兩位室友。「是說我差不多該走了,想去校外的空手道班看看情況。」藍髮少年接著簡短地告知他剛才一邊說話一邊滑手機找到附近有人教授。
  「哦……我等會要去跑步,也得走了。」奧忒雷看了手錶,而且他晚上還得放下心思對抗大怪獸,必須要先放鬆自己的心情。
  「這樣呀,好吧、那明天見。」那碧藍的雙眼轉了轉,才又說:「記得告訴我你在空手道班玩了什麼。」揮揮手也沒有挽留,雖然他很想說「拜託把課本帶回去」但總覺得會惹得隆齊一陣叼唸,所以還是算了。
 

  《續》





  ◆角色交流:隆齊努斯宮田杏蘭
  ◆對噗紀錄:去探病Part2



  數學那裡真的很天兵,看阿貓家的隆齊努斯翻桌又翻白眼又僵硬的反應真的超好笑XD這篇對的超長,總共一萬六千字不過我刪刪減減贅文,還有交流角色的內心話,也大概刪去了三千多字左右,交流的有趣在於出發點不同,奧忒雷不會曉得其他兩個人腦袋裡的太多事情。好快要六月了呢,哎除了加油還是加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59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廢墟貓|日常|企劃|野薔薇|校園|現代|白鳩

留言共 3 篇留言

廢墟貓
隆齊是,翻白眼大王ˋwˊ

05-27 11:36

艾爾琈
真的被他笑死www05-29 01:00
桑德偑
時間過得好快
轉眼間就快過半年了QQ

不過到年底前妳的目標應該能完成ww

05-27 15:07

艾爾琈
真的,我也希望呢XD
只好在努力一點了W05-29 01:00
小天
這篇超長的啊...( ̄▽ ̄)
然後看到數學瞬間覺得這是恐怖故事....(被巴)

05-29 10:39

艾爾琈
哈哈哈,這三隻話癆~數學也讓我覺得很傷腦筋ww05-30 09: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rigocle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9年04-05月記... 後一篇:【RO】無名島系列《建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rithacus妹妹
【我養了一隻病嬌妹妹】 第10話 兄妹是不能結婚的 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