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野薔薇】Chapter 17.自備醫院伙食

作者:艾爾琈│2019-05-02 21:31:38│贊助:36│人氣:373


  Chapter 17.自備醫院伙食


  奧忒雷和隆齊努斯回到宿舍,時間已經接近九點半。探望完杏蘭後,兩人就去大賣場購物,奧忒雷自稱煮飯他沒問題───法國人對美食相當講究,如何吃的美味又營養就成為一門課題。兩人提著菜回到家之後,決定明天早上煮頓午餐帶去給杏蘭吃,反正也沒有通告,奧忒雷覺得剛好。
                                  
  於是他們在隔天早晨著手進行備菜,並且討論要煮什麼好。
 
  儘管外人對英國料理的既定印象是超級可怕,隆齊對此也無以辯駁,雖然他認為手藝還是重點,當然英國料理有些早已超出手藝管轄範圍。看見奧忒雷滔滔不絕聊著法國料理有如悠揚樂曲般,他心裡只想待會到底要弄成什麼玩意給杏蘭。
 
  「食材好多哦,我們先來決定要煮什麼菜色吧?」奧忒雷邊想邊向藍髮青年詢問,「隆齊覺得勒?我們煮個三道吧,英國菜應該可以?」
  「英國菜?因為新鮮嗎?」隆齊意指新鮮並非沒碰過菜覺得新奇有趣,而是指真的用新奇海鮮的料理。「那麼仰望星空派(Stargazy Pie)肯定印象深刻。」說著將網路食譜傳Lime給奧忒雷看。
  「哦,我聽過很有名,不過聽說它有個綽號叫『死不瞑目派』,」奧忒雷看著隆齊傳來的訊息一邊偷笑,「既然是有名菜色那三道菜其中一道,這個就決定了,另外兩道水煮馬鈴薯再加一道濃湯就超豐盛了啦。」他突然對自己下的定論很滿意,「隆齊你有什麼見解也要提出來哦。」
 
  藍髮少年於是看見室友從紙袋裡挖了兩個馬鈴薯出來,下意識察覺對方要搞什麼飛機。「欸欸,停,你要是真放兩顆水煮馬鈴薯,杏蘭就真的要死不瞑目了──」雖然企圖阻止對方不過也忍不住笑出聲。「那個……奧忒。我覺得還是換個口味吧?」

  「兩顆馬鈴薯切一切還可以擺盤呀,還可以弄成圓型的再煎顆蛋,讓它對著大小姐微笑勒,我覺得用馬鈴薯就好啦。」
 
  太好了,這下是兩邊微笑馬鈴薯蛋臉,佐,死不瞑目派。
 
  見奧忒雷堅持不換,隆齊乾脆就隨興讓對方繼續作歡樂的笑臉。藍髮則洗淨手拿出派的模具,將麵粉放進去揉平整服貼在模具裡。奧忒雷則一邊悠哉地哼著法國情歌,一邊準備仰望星空派的食材,他看著隆齊給的食譜準備了秋刀魚、沙丁魚、碎蛋和洋蔥,就開始用麵粉滾派皮,接著沒頭沒腦的丟了一句話。
 
  「對了,隆齊,你還會在意那件事嗎?」。
  「哪件事?」他把魚拿過來放在砧板上開始切除內臟、去骨。一尾接一尾用起刀來手段俐落。「奧忒,我已經把派皮放在裡面了。」他放在對方使勁使力揉麵粉位置的附近。
  「謝啦,魚頭一定要穿過派皮才有仰望的感覺。」奧忒雷弄好派皮,開始把培根丟進沸水裡煮,「大小姐坦承壓到你那件事。」
  「我已經講啦,他還一副自己這樣簡直是拯救蒼生的英雄行為。」他拿起打蛋器充分將蛋液攪拌均勻。一會兒隆齊察覺奧忒雷沒接下去說明,開始猜測大概對方是希望自己再表態一次。「你指道歉的話,我會再說清楚啦。」
 
  培根在水裡沸煮差不多後,奧忒雷把它夾起來一個個切片。「我當然不是指要向他道歉,我是指你已經道歉了,就別太在意囉,隆齊一向做事都很認真是好事,但太認真就不太好了。」奧忒雷接著開始預熱烤箱,用另一個平底鍋開始熱菜,把小洋蔥丟進水裡煮軟。

  「……哈哈,認真?你怎麼確定,說不定我是想挑事。」隆齊把處理好的魚一條一條整齊陳列,好讓「主廚」等會方便放進派裡做內餡。「比如把挑戰底限這種實驗當有趣,這才是理科生的精神嘛。」
  「有實驗精神是好事,傷感情又是另一回事囉。雖然也有人感情是越吵越好,但是大多數的人吵過後心裡都有疙瘩,一旦記住對方的缺點就容易建立仇恨,雖然我不曉得你對大小姐看法如何,而且我也覺得有時他真的挺天兵,不過人已經受傷再發生爭執,對你們雙方的身體都不好。」奧忒雷不疾不徐把隆齊剛攪扮完的蛋液塗在派皮上然後開始烤魚,最後將塗好蛋液的派皮丟進烤盤。
  「這你放心。我沒那麼無聊在節骨眼上見縫插針。卷卷金髮出院前照料我會負責處理好,部分醫療負擔也已經跟我哥達成協議了。大小姐的天兵在他陷入困境時也許反倒是好事,至於我對他的看法?就是任性驕奢的紈褲子弟呀……不過他意外很尊崇自己國家的文化傳統,這方面卻還挺正經。」
 
  等待仰望星空派烤好的同時,奧忒雷在馬鈴薯中間位置輕切個一圈。「你可能誤會我的意思了,我覺得依你的個性會把這件事情處理到好,所以我反而不擔心大小姐那裡。我以為你是認真過頭,但當你說可能想挑事就好奇為什麼會想挑事爭端?我不覺得只有喜歡『實驗精神』這一點。」切好的馬鈴薯被放入盛滿水的鍋子裡,奧忒雷開火煮起來。
 
  「你要不考慮轉行社工啊。」隆齊先是乾笑幾聲,才接續回答:「我如果只說『因為無聊』這樣呢?」隨後他看向奧忒雷,似乎一臉不是在開玩笑。輕佻顯然對法國人不太有作用。「優等生必須顧好品學兼優才可以嗎、有知識非得同時符合多數人期待的形象才正確?」
 
  隆齊順手將刀刃利器放回原本的位置。「在這個世界上,光是當好人沒有用的。別人想設計你時,再善良也防不了。即使是優等生也有被霸凌的例子呢。至少我還不會無聊到作奸犯科去毀滅大好前程,這你放心啦。何況我還罩熟友。陪著別人挑事端也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法。是不太漂亮,至少有用。我幫忙不是因為符合善良舉動,不欠人情就沒有債需要還清。」
 
  「拜託勒~我當你朋友才關心,不認識的人我哪管他死活哦。」將煮熟的馬鈴薯大致先放溫點,奧忒雷思考室友說得話,「所以隆齊覺得自己是被多數人符合期待的優等生嗎?的確你給我的印象超愛看書又常往理化室鑽研,有時又聽得懂我表述的歷史,好像文理科都難不倒你,不過論品性來說,我感覺價值觀較異於常人,所以我才會問你為啥喜歡挑起事端,會無聊是覺得挑事有樂子?」

  奧忒雷邊說邊開始剝馬鈴薯,「世界那麼險惡當然不可能只當好人啊,這個我也曉得。我知道你要去NASA所以還是會顧慮到,喲這個馬鈴薯煮完之後超好剝開耶。」馬鈴薯皮咻一聲滑開了,「隆齊以前到底過怎樣的生活,該不會被混混威脅了?不然幹麻要做那種事。」
 
  藍髮少年咯咯笑起來:「伯明罕的中學有個性格和專長跟我很相似的紅髮傢伙,是個年紀較小的跳級生。有他在,我永遠只能當學年級第二名。他被我現在那群混混朋友盯上了,因為比我更為孤僻又更為冷漠的他年紀小,看起來更容易欺負,說實在我還有點慶幸當初只能作第二名。」
 
  馬鈴薯皮剝完就要切形狀,奧忒雷打了一顆蛋丟進炒飯用的鍋子裡。「感覺有諸多無奈,那種環境不自保也是不行。」似乎多少有點理解室友的想法,儘管知道行為明明不正確,「後來那個跳級生怎麼了?」他把蛋煎好先用盤子盛起。「隆齊有想過如果只能當第二名,是否有特別科目是強項是贏過對方的,只是剛好總分加起來是第二名?」
 
  「──沒有用的。」他這次倒是露一點無可奈何的微笑。隆齊將烤好的仰望星空派從烤箱裡取出。「那傢伙是難得一見的天才。感覺就像是你雖然已經登上聖母峰,卻踩著不平整的雪地眺望搆不著的太陽,永遠追不到,忍不住嫉妒心就會作祟。這大概也是另一種人類才有的複雜情緒。」他冷淡地結尾自己的故事。
  「我當然不可能去告訴你別在意過去發生的事情,畢竟過去一有了痕跡很難沒有疙瘩,雖然無法感同,嫉妒心多少能懂。不過對我來說優等生這種詞超遙遠,反正只要能維持在一般水平就不會挨罵了。」想想他對唸書其實蠻沒辦法,他父母居然還覺得當交換學生功課應該能變更好,奇妙的邏輯。「哦~感覺成果不錯嘛,派超香的耶!說不定只是外表很冏,但其實很好吃?是說會做料理還真要感謝我的一位法國朋友勒,他廚藝超強。」
 
  隆齊發出一聲哼笑,不是嘲諷也不是無奈,只是很單純的像『真是的』這種感覺。「你要是課業哪裡有困難就說吧。」他沒有表示義不容辭,但語尾卻像那樣的調調。「廚藝很強的法國朋友?哦,看來你有被他傳授?」
 
  「嘿,上次拍廣告的時候就有拜託過你囉,不過我還沒問大小姐哪個假日有空,到時候一起溫習吧。」他把仰望星空派放到桌上用個小籃子裝好,把給病患的食物準備好才繼續準備他們的。「沒錯,我在法國時常常去他家吃他做的菜,所以他也有傳授我幾道,他是中法混血兒,有一個很特殊的背景。」提到那個朋友時,奧忒雷的心情特別愉悅,愉快到對方彷彿就在身邊似的。
  「……是很好的摯友,還是喜歡的對象。」他說得很肯定,似乎奧忒雷表現的愉悅情緒就只能導向這兩種選項之一。
  「當然是喜歡的對象呀。」雖然被隆齊一問奧忒雷的臉差點沒綠掉,不過他想想也沒必要隱瞞,畢竟隆齊都把自己的心事講給他聽了。
  「呵、怎麼,沒在一起嗎?你的表情像是被雷劈了一下。」隆齊如此形容。他可沒有放過捕捉到奧忒雷表情變化的那一瞬間。
  「他家發生火災後人就離開法國了。最近幾次跟我連絡是半年前了吧,而且就算有電話,我打過去常常沒有人接。」奧忒雷的表情顯些嚴肅,和剛才輕鬆愉快的調調不太相同。「他是孤兒,被有名的法國家庭收養,嗯,反正就算跟他告白了,他也拒絕啊,理由是說自己沒未來,真搞不懂明明就拿過法國廚藝冠軍,哪來的沒未來。」
 
  無論是英日法哪國的語言,他(她)的用詞都有很明顯的男女之分。當奧忒雷提到向他(He、かれし、il)告白的當下,隆齊稍微震驚了兩秒,隨後又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般。「泛性、同性還是雙性?」
  「雙性吧。」奧忒雷倒是很輕鬆自在的回答了,彷彿他覺得隆齊這種理智派應該思維也是挺客觀的,接著又繼續準備兩人的午餐。「我們主餐吃培根三明治好了?」
  「那麼就培根三明治吧。」隆齊答道。
 
  亞麻髮少年比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接著繼續做菜,再經由與隆齊的對話中他想也許該再給他那個朋友電話看看,說實在他不想現在就這樣斷了。
 
  「你們不聯絡了嗎?」隆齊冷不防一句話打斷。
  「……」奧忒雷悶聲,像是在思考隆齊說得話,培根三明治比仰望星空派好做得多,很快就完成,他接下來開始煮湯。「最近很少,上次說聯絡是半年前。」
 
  隆齊雙眼看著前方牆壁,冷白只有簡單直線條壁紙裝飾的廚房牆壁。「算我多事,你真的在意,就再一次撥出號碼。」他說,聲音平靜,宛如機械。

  喜歡就主動點先試著出擊。
 
  「我知道。」奧忒雷有點無奈地說,「先來吃飯吧。」他把做好的培根三明治放到桌上,「對了,有關你壓傷杏蘭那件事,那小子他原諒你了。」
  「是嗎?」奧忒雷從來不會沒事找謊說,至少在這件事上面,不會。「你從哪裡看得出來我在意?」
 
  先是培根三明治放到桌上,再來是煮好的玉米濃湯。「就在你說『真扁掉就該躺在太平間了好咩』這句話時,我感覺你都快要發火囉,隆齊是個因為很理性,所以只要有不合理的事情就容易去想很多的類型。」奧忒雷讓隆齊跟著入座後,他用刀叉開始切三明治,「要不然你以為我丟雜誌是純粹好玩嗎~?」
 
  他探索雜誌那句話,一會兒就明白了。
 
  「……好,真虧得你總是四兩撥千金。」解不開的題目隆齊就想鑽牛角尖,這點還真是不像人人口中隨遇而安的B型。「杏蘭那傢伙的腦袋,我恐怕一輩子都搞不明白。」他坐下來喝著濃湯,又俐落切下三明治用餐。「就撇開室友這身分來看,你是好友,他是我還真的不知道應該在空格裡填什麼字。」
  「他也是朋友吧,至少在這間學校裡,我們三個互相照應。」奧忒雷拿把切好的三明治往嘴裡送,「你之前說他像弟妹,我也有這種感覺,而且腦袋真的單純到我得去圖解勒。嘿,你跟他說邏輯不通,反而畫圖一點就通了。」奧忒雷思考一會兒好奇問道:「隆齊的性向是啥阿?異性?」因為上次對方跟電話裡吵架的那一位似乎是他女友。
  「所以說弟妹,是像弟弟還是像妹妹?」隆齊又在鑽莫名其妙的牛角尖。「啊、什麼圖解?你提是數學的話,大小姐的確用畫圖還比文字解釋邏輯快狠準,當過一次家教就知道了,然後你說那個啊、茉格娜當然是女人,但她太纏人了我吃不消。那、你,換我問,你喜歡男人,這跟喜歡女人有什麼差別?」
  「嘿,拜託別老是在生物性別上那麼拘僅啦,啊不就三點有些不一樣而已?」至於圖解,奧忒雷決定直接呼嚨過去,他才不會跟隆齊說為了讓杏蘭搞清楚狀況,還把他壓扁杏蘭的事情用畫圖給對方看。「喜歡男人的差別就是……嗯嗯,喜歡女人的差別也是……嗯嗯……」嗯個半天他笑著說道:「耶怎麼好像講不出所以來?」
 
  乾你個風乾福橘皮!
 
  「欸,虧你還是可以討教的案例兼前輩,這有講跟沒講的意義在哪?!」隆齊挑眉緊釘著奧忒雷。
  「你知道聊生物學這種事情是很燒腦耶。」奧忒雷聳聳肩喝了一口湯。「其實很簡單啊,當你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根本不會在乎對方性別是什麼,雖然也有可能曾經受到社會規範而有所拘束煩惱,不過放掉規範根本沒什麼啊,喜歡男生可能因為他意氣相投同時有女生纖細的地方,有的人就會找一個像女生的男生,也有的是覺得對方跟自己一樣陽剛,同時喜歡上和自己一樣陽剛的男生,至於女生,大多數的雄性對雌性有反應是生物本能啊,哪個男生不愛看美女,除非他是同性戀。」
  「啊你現在不就講得有條有理,所以『喜歡』其實就是不可言喻,是吧。先不談你可以喜歡女性也可以喜歡男性,我就是心眼瞎了才會跟茉格娜糾纏不清。」
 
  奧忒雷點頭,喜歡的確不可言喻。「那個跟你大吵的女生嗎是怎樣個性的女人?」
 
  「不准笑喔……。因為我去校內圖書館借量子力學基礎入門的相關書,就這樣認識了,她擔任圖書館工讀生。初次見面印象是她很文靜也博學。那年紀會挑戰艱澀書的學生本來就很稀有吧……哎、我不知道你有無那種經驗,當自己深陷周圍人們都不懂的領域時,反倒更容易被相同領域的人吸引。我們應該是因為這樣有點、好,根本就來電80%以上,找到知音太開心就被沖昏頭了。」

  基本上硬是邊紅著臉邊整理好東西,隆齊似乎覺得很糗,他結束用餐後一邊幫奧忒雷重新確認籃子裡有裝好探望時要帶給杏蘭的食物。

  「……然後、走在一起了。她是個看起來柔弱但控制慾很強的女生。葛溫也警告過,但是第一年還在熱戀期沒聽進去,第二年覺得有些疲勞但感覺放了,再不會有人這麼理解我,連崇拜的大哥都搞不太清楚我在外面玩什麼。第三年就現在,終於忍耐不了落跑到這裡躲人,呃借用大哥奇怪的提議順便來躲人,嗯。」

  他簡短地說完,然後示意奧忒雷是否也應該出發了。

  「噗哈哈!沒事啦!」雖然隆齊說不准笑,但奧忒雷還是沒辦法點頭,別人的經驗還挺有趣的。「愛情會讓人智商降低,所以你也不用覺得不好意思。」他拍拍隆齊的肩膀,也再檢查給杏蘭的伙食。「那現在怎麼辦?已經跟她提分手了嗎?」
  「上次寢室裡不是拜你們所賜,很蠢地提出了分手嗎?不過對方貌似真以為我廝混哪裡多扒了兩個性別不明的對象。」

  這反而讓奧忒雷一臉疑惑,「哪有啊,我是記得隆齊因為跟女友吵架把手機丟在宿舍裡,但之後去洗澡就啥事都不曉得了,哪來兩個性別不明對象啊?」他記得洗好澡之後看只看見隆齊把枕頭還給杏蘭,還想說兩人在討論什麼有趣的事。「我有印象你跟大小姐還問手機通訊行在哪。」
 
  「對喔,我還忘了你在浴室裡快樂的唱著法國情歌當配樂,哈哈哈知道那畫面有多荒唐。」隆齊禁不住大笑。隨後他們收拾好廚房,離開宿舍後走在前往醫院的路上,他接著簡短解釋:「茉格娜聽到你跟大小姐,以為我刻意躲她會新情人。噢應該說在這之前一天,我們找社團時因為她一直狂打來碎念,我對她說『找個男的都比妳好相處』。然後隔天你回來進門去洗澡之前,我沒發現杏蘭在睡覺,他被吵醒坐起來說夢話,我嚇了一跳就直接對電話講說『大小姐你在?』
  「她疑神疑鬼好幾天又氣在頭上,我一講錯她就爆發,反正也懶得解釋了,這樣最好,趕快斷乾淨吧。倒是苦了葛溫,因為當初彼此介紹認識時也有給她聯絡方式,現在大概能鬧葛溫找我就一直鬧。」
 
  原來他之前問他們在討論什麼有趣的事,就是這麼回事嗎,奧忒雷毫不避諱笑出聲來。「老天我也不愛纏人的女人。話說那位葛溫好像是不錯的朋友呀,雖然來日本留學,不過現在還有繼續保持聯絡吧?」他終於知道為啥之後隆齊提出要去通訊行的要求。
 
  「葛溫跟你一樣,比較瞭解我的個性。他算得上明事理,出身其實還可以,就是個性痞又喜歡作怪,結黨後才會變成混混集團。」隆齊說得有點無奈,他停頓一會兒,繞過街角並繼續說:「不過你在人際方面處理溫順,他們那群可是不爽就施以暴力。還是別扯上關係吧。」
 
  「要是真的得用到暴力,那還是逼不得已勒。」奧忒雷提著裝仰望星空派的籃子跟水煮馬鈴薯與煎蛋,湯與甜點則交給隆齊,醫院離宿舍還不算太遠,用走的就能到。「說到底我有點好奇,偷偷問你,覺得大小姐的女朋友怎樣呢?」
 
  隆齊認真回想陪荒戶學姐外出購物的過程。
 
  「唉,不行不行,看來除了我以外,丫頭看女人的眼光也一樣糟糕。」調調不知不覺又轉回之前在醫院裡曾經在削蘋果時喚過杏蘭一次『丫頭』的情況,就好像他已經融入了另一個角色似的:「我起先以為荒戶學姐是因為物以類聚,兩者個性都一樣天兵、天真又沒什麼心機才湊一起。誰料到那天我陪荒戶學姐出去買東西,她壓根兒都沒問丫頭怎麼受傷,一直把焦點放在詢問我來歷身上,還連挾著我手臂幾次,直到出聲警告才停止喔。奧忒雷才是,喜歡雙性,那麼有跟女生交往過的經驗嗎?」
 
  「我覺得荒戶學姐怪怪的,由其是她剛進門來時看著我跟你的眼神不怎麼對勁,搞不好不是天真,是有心機勒,不過因為線索不夠多,所以我才一直持保留態度,我想你該知道當時你……」奧忒雷眼神瞇了瞇,「拉你離開醫院回去煮飯是為什麼對吧?」兩人又轉過幾個街口,看到醫院就在不遠處。「沒有跟女生交往的經驗耶,以前在網球校隊挺忙的也沒空談戀愛,然後又喜歡上那個中法混血的朋友,所以雖然有女孩子追來,結果都拒絕了,頂多曾一時有想追的女生,但因為是校花萬人迷,太難追了放棄。」
 
  隆齊才明白原來奧忒雷沒有跟女孩子有接觸。「當下趕緊要我從醫院離開,是要避免我跟丫頭兩個吵起來嗎?」隆齊按著前往指定病房的電梯。「丫頭那個女友學姐是滿奇怪,確實值得注意,嘛、假設沒有太大奇怪舉動也就算了,其他的再觀察吧。」
 
  「這是一個原因,第二個,我覺得荒戶學姐現況參考值太少,隆齊因為有交過女友所以有經驗,但每個人相處的模式不同,大小姐會這樣子應該也有他的苦衷,因此我覺得要再多觀察。」電梯正緩慢地移動,時不時地有叮咚聲,「話說,聽隆齊之前講的是不是只有兄長沒有弟妹?」
  「哦,對。」提到大哥,隆齊總是明顯表現出神采飛揚:「跟我差十幾歲,我們感情形容起來……大概偏像濱田正廣兄弟吧。不過大概再更像父子點。因為他某些地方跟別人家口中的老爸一樣嚴格。」
  「哈!你看過Big Hero 6(大英雄天團)!像濱田兄弟不錯啊~」兩人走出電梯,準備到金髮少年所在的病房。「不過我想隆齊沒有弟妹,所以不知道跟弟妹相處的感覺對吧?其實很神喔!」奧忒雷頓了頓繼續說:「我第一次看見你跟大小姐的時候還挺驚訝的,你跟我弟感覺很像,大小姐則是外型跟我姐很像,也許是這樣子,一開始跟你們相處我就覺得沒什麼大礙?」
 
  隆齊差點噗哧出聲,真假的,世界上有這麼巧的事情。難怪奧忒雷說來自法國時,隆齊可一點也沒有以前書上提到什麼英法競爭情結的感覺。「噢,《Big hero 6》那齣好看啊,看到機械理論和理化在他們那個世界裡面很發達就忍不住興奮。」
 
  聽到有看同樣卡通的人,奧忒雷就忍不住想討論,「我是很喜歡杯麵帶著阿廣飛在天空的感覺,超炫。說實在,相信每個人都曾夢想有雙翅膀可以在天上飛,除了懼高症患者。」兩人來到杏蘭的病房門口,準備要開門了。

  
  《續》


  ◆角色交流:隆齊努斯
  ◆對噗紀錄:自帶飯取代醫院伙食



  這篇好長,不小心跟親友一玩交流就對太多ww本來想拆成上下兩篇,不過看起來還是一篇完整比較好~滑鼠也因為玩遊戲快按爆了XD,大概又要再買個新的~這兩天比較忙,下班還得工作,可能上巴哈只能隨意逛一下,漏訪的朋友我再找時間補各位的創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792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男性人物|野薔薇|校園|現代|日常|企劃|原創

留言共 4 篇留言

M子P
一起作料理感覺就很棒呢
可以互相分工跟討論怎麼作w

05-03 01:40

艾爾琈
真的w以前家政課也常跟同學一起做甜點蠻有趣的XD不過現在當社畜很久沒碰廚房了w05-04 10:39
純真可愛老妖怪
我們沒辦法決定自己會喜歡什麼,包括性向,異性戀歧視同性戀,雙性戀又被同性戀當成異端一般的存在,不符合自己審美觀的同性戀也是,弱弱相殘。

05-03 07:29

艾爾琈
我覺得自己是無性戀,不過也許不是,人在不斷的探索才可能更認識自己,難怪心理學學問大。雙性戀真的是可憐,被說成吃裡扒外,哪可能那麼容易喜歡上別人?05-05 12:02
小天
死不瞑目派感覺就是吃了就會死不瞑目...XDDD
昨天才看到新聞在講...
法國的青年失業率快要三成了...(汗)
然後不論男女...控制欲強就是很恐怖啊...( ̄▽ ̄)

05-03 11:27

艾爾琈
XDDDD
哈哈哈,不過我覺得看起來好像蠻好吃的……(我怪怪的?
法國失業率變這麼高阿@@"天啊
真的,控制慾太強還蠻可怕的05-05 19:58
桑德偑
慢慢來吧
看來妳的現實中也有很多插曲XD
下班還得工作是說要算加班費吧?(X

05-03 11:41

艾爾琈
好唷///
真的是滿煩的~~O<<
阿不是加班WW是接案的工作:)05-06 01: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rigocle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諸神薄暮《巫師:... 後一篇:[達人專欄] 玻璃舞會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