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誰說地下城】番外:蘭的獨白

作者:椪柑肉球獸│2019-02-11 20:12:10│贊助:10│人氣:87



「你怎麼這麼沒用?」「你為什麼會犯這種錯?」「你還活著幹嘛?」「不對,你根本就不懂。」「刺下去就解脫了。」「誰做事會像你一樣亂七八糟的?」「爛透了!」「你這廢物!」「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你怎麼還不去死呢?」






  我試著摀住耳朵,忽略掉他們的聲音。

  但是沒用。



  每日每夜、每時每刻、每分每秒,那些足以逼瘋所有生靈的暴亂空虛就像鎖鏈一般,緊緊扼住我,就連維持最簡單的日常生活都讓我心力交瘁。

  我不知道該怎麼描述我心裡的感覺,但是我很寂寞、很痛苦、很想死。

  其實我很害怕。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讓我經歷這一切。

  身邊愛你的,一個一個離開,還是在那麼短的時間裡,我根本無法反應過來,很茫然,腦子亂糟糟的,就像在做夢,我多麼希望夢醒來大家都還在。

  我變得很難理解別人的話,我總是往壞的、不好的地方想,並且將一切的原因都歸咎到我身上,例如一句單純的隨口抱怨,可能對方只是想發洩而已,我卻會認為「這是我的錯」。

  我到現在為止還是搞不懂。

  我被診斷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聽起來就像藉口一樣。

  我打從心底對無能懦弱的自己感到厭惡。

  我的大腦幾乎空白一片,很多時候會覺得,那些病例、書籍、手中的刀是這麼陌生。以前可以順利完成的工作,我現在需要花大量時間來思考:我下一步該怎麼做?因為這個原因,感覺自己這麼多年來,仍然什麼都不會,我覺得自己學過的東西都像錯的一樣。

  那種空白的感覺是什麼?說害怕嗎?不是。說是憤怒嗎?也不是。

  那是種力不從心、使不出力的疲憊感。

  就像那時候,明明知道事情會發生,但是卻沒辦法阻止一樣。

  好冷。

  我變得暴躁易怒且消沉悲觀,一點小事就能讓我怒火騰升或萬念俱灰,情緒總是不受控。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控制我的沮喪與焦躁不安,我總是意圖表現出「一切如常」,我不能在我的患者面前露出遲疑,儘管我很想拋下一切放聲尖叫,我想殺了我自己。

  我很難入眠,就算入了眠也是斷斷續續,並且一醒來就再也無法入睡。細碎的氣音會圍繞在耳畔折磨我,細數我所有的過錯,指責我為何做出這樣的決定,將我批評得一無是處。

  我不想聽放過我吧我不想聽放過我吧我不想聽放過我吧——

  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大多數的睡眠時間都是在惡夢中度過。所有的夢都是同一個模式,我的同窗接連死去,只為了替我爭取一線生機。我沒有回頭,我甚至連恐懼的時間都沒有,只能不斷地往前跑,身後有很多很多的月神信徒在追,恐怖的嘶吼與尖嘯充斥在整個夢境,其中還有憤怒的罵聲與詭異的笑聲。

  每一次,我都是跑到筋疲力盡、快被那些難以名狀吞沒時驚醒。每次驚醒,我都能感覺到強烈的想哭的衝動,我根本無法控制,只能放任自己被情緒淹沒。

  他們抓住了我的手腳,他們抓住了我——

  我很想放聲大哭,但是我卻哭不出來,眼裡是乾的,聲音是碎的,胸口像是被大石壓著,脖子像是被無形的手掐著,身體像是被灌滿冰塊,頭暈眼花,嚴重耳鳴,幾乎無法呼吸。

  好可怕,好可怕,我感覺有東西想要把我拉下深淵。

  我不斷地告訴自己不能忘記,我必須承載這些,我反覆唸誦每個夜魔的名字,我能記得他們的點點滴滴,但有時我看著他們的遺物、試著回想起他們的臉,卻發現已經模糊一片了。

  有時回過神來,會發現自己反握著刀,刀尖已經割破頸側的皮膚,還差一點點就可以割斷動脈。其實我一直告訴自己:我想活下來,我必須活下來,他們希望我活著,他們把希望留給我,我不能輕賤自己的命。

  只是當拿起刀的時候,我總是忘記這些。

  那些書、那些病歷,照理說我該都了然於心,但有時不是放在錯誤的分類,就是亂七八糟的排序。

  偶爾,我能聽見他們的聲音,有時是聞到滿身的腥味,有時是無處不在的血痕,一開始我不斷告誡自己這是幻覺,到了後來,是不是幻覺,我自己也分不清了。

  有個可以依靠的朋友是充滿救贖卻又無比悲傷的事,一方面是縱使內心那些很龐大的騷亂、創傷、痛苦永不止歇,卻有人在那些情緒將你拖入深淵時能夠拉你一把;另一方面是對自己需要麻煩到對方的脆弱感到愧疚、羞恥、自責、作嘔,對自己感到憤怒又無能為力。

  每天醒來都會有強烈的恐懼感,那感覺就像溺水,無助地掙扎卻找不到一個支撐點,我無法正常思考,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裡、對於他人的話語無法做出反應,甚至出了意外也沒辦法即時反應過來。



  我為什麼要活著?

  因為我要代替他們活著、我要活下去。

  我這麼試圖說服自己,可是這只會讓我產生罪惡感,他們犧牲自己就為了讓我活下來,那我為什麼還會產生不好的想法?

  正向思考,我得正向思考,我一直告訴自己一切會更好,我一直說服自己我不是累贅,只是沒有用啊,每一次都像是自我傷害,內心的傷口被血淋淋的剝開,提醒我根本做不到這件事。

  我希望我已經死了。

  我感受到成為別人的包袱時感覺是如何,也感受到成為別人負累時的感覺是如何,挺痛苦的。

  我就像是個不定時炸彈,現在也許好了,下一秒卻炸了。

  我是不是瘋了?還是我其實沒瘋?又或者都是我的幻想?

  我還能撐多久?






學長的內心小劇場,可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07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地下城|誰說地下城只有人類可以打怪升級?

留言共 1 篇留言

星槎
每個人心中都有失控的那一部分,收到刺激就會忍不住爆發呢。

02-11 21:09

椪柑肉球獸
沒有錯的啦!(゚∀。)02-11 21: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NikuBall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誰說地下城】番外:青竹... 後一篇:【誰說地下城】番外:難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w3489沒有瘋災難即將到來
全球股災賠錢網路上都特洛伊病毒少上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