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4 GP

[達人專欄] 【短篇】18歲生日當天牽了BWS,但妹妹卻因此而死

作者:Cure│2018-05-05 15:24:44│贊助:1,149│人氣:4425




18歲生日當天牽了BWS,但妹妹卻因此而死





  我對那場車禍最後的印象,只有小妹驚慌失措的慘叫,和令人想刨掉雙目的劇烈疼痛。
 
  那天我剛拿到駕照,騎著打工整整兩年存到的BWS,到學校去載正就讀國中三年級的小妹下課。
 
  跟那些老是不理哥哥,跩個二五八萬的妹妹們不同,我跟小妹從小到大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不曾打架,甚至連言語上的衝突都沒有,是一對讓親戚朋友都嘖嘖稱奇的模範兄妹。
 
  所以,當小妹提到對班上同學放學都會有很酷炫的機車接送感到羨慕時,我立刻就決定要在18歲生日考到駕照當天,給她一個驚喜。
 
  我想,我大概這輩子都忘不了,小妹走出校門看到我後露出的驚訝表情。
 
  但這份幸福沒有維持多久,就被那個酒駕的垃圾給毀了。
 
  根據警察的描述,那狗娘養的雜碎闖了紅燈,整台車子硬生生撞上了我跟後座的小妹。
 
  我們兩人被直踩油門到底的力量給轟飛到了三十公尺外,BWS破碎的後照鏡碎片噴入了我的雙眼,小妹柔弱的後背更是撞在了電線桿上,脊椎斷裂橫死當場。
 
  病床上,我一邊聽著,一邊擦著似乎會流不完的淚水,抱著最後希望反駁道:「騙人……你騙人……如……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應該已經瞎了……那為什麼……」
 
  身邊的員警沉默了會,道:「你的確失明了,不過你的父母同意了醫生的建議,把妹妹的眼睛移植給你。」
 
  我放聲大哭,竭盡所能地慟哭。
 
  我不知道自己跟小妹到底做錯了什麼才遭此橫禍。
 
  我爛命一條,老天想收儘管拿去好了,但為什麼!為什麼偏偏是小妹!
 
  她是那麼地溫柔,那麼地善解人意,總是能在我達不到爸媽的期望時給予我鼓勵,在我因喘不過氣的課業壓力幾乎要自殺時伸出援手。她輕易就能洞穿我的情緒,了解我心中所想,像她那樣冰雪聰明又善良的人才更應該活下去,而不是我……
 
  「李同學,我知道你很難過,但是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把你對於案發狀況的描述與肇事者和監視器畫面做對照,好釐清車禍的責任,還你還有你妹妹一個公道,跟應得的賠償。」員警向我展示了下剛開啟錄音功能的手機,並告訴我準備好了就可以直接開口。
 
  我看著身旁這位還算溫柔的員警,有些發愣。
 
  更準確地說,是員警頭頂的異常使我有些不明所以。
 
  可能方才是因為剛甦醒的關係還沒怎麼注意,但是現在我清晰看見,一串像是由黃色氣體組成的三位數字漂浮在員警天靈蓋正上方,且數字在277跟325的範圍內跳動著。
 
  「你……你的頭上……」我本能地想伸手指向員警頭頂,但長期臥病在床的肌肉萎縮讓我幾乎動彈不得。
 
  「我頭上?頭髮卡了東西嗎?」員警撥撥自己蓬鬆的黑髮,甚至還晃了晃頭:「怎麼樣?我弄掉了嗎?」
 
  我搖搖頭。除了頭皮屑飄落外,那串詭異的數字依舊還在,剛剛員警晃動腦袋時也跟著一起移動,顯然是他專屬的東西。
 
  我張嘴,卻不知該如何開口。身為一個剛遭受劇烈打擊的甦醒病人,說的話會有人信嗎?
 
  大概是幻覺吧。我這樣告訴自己,隨後也不想管這件事了,把發生意外前最後的記憶娓娓道出。
 
  員警聽著、點頭著。可即便我很努力的不去在意,但他頭上緩緩上升的黃色數字不斷吸引著我的眼球。
 
  那……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筆錄結束,員警再次向我保證絕對會讓酒駕的垃圾得到應有的懲罰,接著起身準備離開。
 
  我終於忍不住說:「那個……警察先生,你的頭上有一串數字在跳動……你看得到嗎?」
 
  員警有些狐疑地仰起腦袋,隨後朝我搖搖頭,而這期間他頭上的數字再度提高,到了450~500間。
 
  「我什麼都沒看到,李同學,你剛做完這麼大的手術,還是別胡思亂想的好。」
 
  他朝我露出一抹微笑,接著隨即帶上房門。依稀還能聽到他的聲音從門後傳來:「……情緒是蠻穩定的,可是腦袋好像還沒恢復過來……可憐的孩子……」
 
  「可憐的孩子……」我忍不住苦笑。
 
  再次跟自己說服那些數字大概是幻覺後,我的眼皮突然變得很沉重,慢慢地失去意識。
 
 
 
  這次醒來後,我才真正感到不安。
 
  視線裡的每個人,醫生、護士、探病的親戚朋友、爸爸媽媽,甚至連我自己,頭上都有著一串帶顏色的數字。
 
  大部份人都是黃色,有些許是灰色,數字大概都在200到400之間不等,而我透過鏡子看到自己時,卻是不斷在600~700之間跳動的黑色號碼。
 
  這些數字到底是什麼鬼?
 
  有著員警的前車之鑑,我沒有再把這件事向別人說,只是用了「頭上的數字、車禍異變、創傷幻覺」等字眼進行了搜尋。
 
  我找到了一些類似我目前情況的經歷,可惜都是些虛構的作品。
 
  沙耶之歌──主角在車禍經過腦手術撿回一條命後,眼中的世界都變成由血肉構築,連人類都變成了像是肉塊拼湊起來發出詭異聲響的怪物。
 
  死亡筆記本──死神之眼帶有能夠看見人類壽命及姓名的特殊能力。
 
  除了以上兩部比較知名的作品外,還有nosleep跟PTT的Marvel版上的創作文章。能夠看見人類死亡日期甚至時間的雙眼,還有可以辨別一生中殺過多少人的詭異雙眸。
 
  那……我現在的情況又是怎麼一回事呢?那些顏色及數字到底代表著什麼?
 
  人類的壽命?不像,壽命不可能一天到晚不停跳動吧?而且也解釋不了顏色的意義。至於「殺人的數量」就更不可能了,我眼中的每個人數字至少都是百起跳的,連我自己都在六、七百間擺盪,陌生人先不談,光是我自己就不可能殺得了這麼多人,那些數字一定是別的涵義。
 
  但我想破了頭都沒得出結論,而那些毫無建設性的搜尋結果也慢慢消磨掉了我的耐性。
 
  我不再去理會那些顏色數字,把心神用在了復健上面。
 
 
 
  歷經了兩次手術以及整整一年的復健,我終於得以離開那棟越來越令人反胃的白色建築。
 
  在爸媽的陪同下我一瘸一拐地出了醫院大門,還來不及感受初春陽光的暖人,就被他們一句話給淋了整身。
 
  「閔智啊,你落後了同齡人整整一年的時間,一定要加倍努力用功,把之前的進度好好補回來,知不知道啊?」
 
  我低著頭,表情肯定是如惡鬼般猙獰。
 
  我恨透了我的父母,不僅此時此刻,早在八歲時就開始。
 
  我出生在一個極度重男輕女的家庭。若是只有我一個長男也好,可悲劇就悲劇在,我那愚蠢不懂得戴套的父母又懷孕了。
 
  而且因為可笑的宗教信仰,他們不能墮胎,只好把這個他們原本不想要的女孩給生下來。
 
  妹妹總是穿著從舊衣回收箱撿來不合身的衣服,每次新年的紅包都是象徵性的空紅包袋,也從來不知道家人在運動會時到場支持是怎麼樣的感覺。
 
  不聞不問,漠不關心,是爸媽對妹妹教育的八字箴言。
 
  他們從來沒對小妹盡過父母該有的責任。
 
  除夕睡前,我一定會到妹妹的房間,分一半壓歲錢給她、陪她參加運動會的親子兩人三腳、用自己的獎學金買衣服打扮已經接近青春期,容易被同儕比較的她。
 
  我比起他們還更像個「家人」
 
  我真的無法理解,明明都是親生骨肉,為何可以殘忍到這種程度?只因為……只因為那古老到早已腐爛鏽蝕的傳統觀念?
 
  給我的課業壓力再重一萬倍都沒關係,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在妹妹去世後好好地跟我聊她,就算跟我解釋為何自作主張把妹妹的眼睛移植到我身上也好。
 
  從我甦醒到復健後的一年間,他們對妹妹的死絕口不提,而我抱持的最後一絲希望在步出大門後也徹底破滅。
 
  我覺悟了。
 
 
 
  打開小妹的房門,是意料之中的撲鼻灰塵。
 
  拿著抹布從衣櫃到書桌仔細擦拭,床單被套也好好拆下來清洗,這恐怕是我最後能為小妹做的事。
 
  看到桌上我跟小妹一起暢笑合影的照片,我的眼淚還是不爭氣地掉了下來。
 
  我忍不住走到書櫃,憑著印象找到了一本相簿。
 
  那裡頭全是她剛升上國中,我偷偷帶她去九族文化村的美好回憶。
 
  翻著、笑著、哭著。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我擦乾眼淚,把相簿放入原本書與書之間的空隙,卻發現怎麼樣也無法密合。
 
  「搞什麼……」使盡力氣也放不進去,我把相簿抽出,伸手進縫隙想看看裡頭到底卡了什麼東西。
 
  感覺摸到了一個薄薄的東西,將它拿出後,是一本藍色的筆記本。
 
  我坐到書桌前,好奇地翻開了第一頁。
 
  「只有哥哥是愛我的,為什麼爸爸跟媽媽這麼討厭我?」這幾個字用紅筆加粗寫在了第一頁上。
 
  但下一頁的內容卻讓我愣住了。
 
  高興:綠,憤怒:紅,悲傷:灰,同情:黃,嫉妒:橘,絕望:黑,戀愛:粉,厭惡:棕,不安:藍,恐懼:紫……
 
  一個又一個的情緒,配上一個又一個的顏色,條理分明地滿滿列在這一頁上。
 
  原來如此。
 
  原來,這就是那些顏色的意義;原來,這就是我總在妹妹面前隱藏不住情緒的原因……
 
  既然顏色代表的是情緒,那那些數字大概就是該情緒的程度了吧?
 
  「妳瞞得我好苦啊,小妹……」我苦笑,翻往下一頁。
 
  然後,一股涼意從頭皮竄至腳底板。
 
  殺意:白
 
  我突感一陣反胃,摀住嘴巴。
 
  難道……難道小妹……
 
  良久,我整理好情緒,把筆記本帶回自己房間,觀看起了妹妹這幾年辛苦觀察下得到的珍貴研究。
 
 
 
  多虧小妹的筆記,我總算明白了那些五顏六色的數字代表什麼意思。
 
  而這也為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改變。
 
  回到校園生活後,看著同學與同學之間對話,明明嘴巴上說著:「哇!妳新剪的髮型好可愛喔!」但頭上卻頂著代表厭惡的棕色,這種一眼就看穿口是心非的能力著實讓我有趣了好一陣子。可很快,痛苦的滋味就降臨了。
 
  當我看到最好的朋友跟我聊起那場車禍,哀傷的表情配上翠綠的777時,我差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要不是我手還沒痊癒,絕對把他打到他女朋友都認不得。
 
  好險,像他那種垃圾並不多,這世界上的人大都是表裡如一的,否則我非得被這種能力給逼瘋不可。
 
  我不禁黯然神傷。想必,小妹看到自己的親生父母是那麼地討厭自己時,肯定難過到幾乎崩潰吧?
 
 
 
  時光荏苒,很快便到了大學聯考,這雙妹妹的禮物也陪伴了我一年多。我也漸漸習慣了每個人頭上的數字,把它們視為人類構造該有的一部份。
 
  且因為我能夠洞悉一個人的最真實情緒,我身邊的朋友都是最真心的,那些表面上對我的遭遇充滿同情,實際上卻感到活該的廢物都被我列為了拒絕往來戶。
 
  我的態度與目標並沒有因這項能力而改變,志向依舊是名校的化工系。我打算一考大學,就跟這惡劣到極點的爛家庭說再見。
 
  學測第二天,最後一項考試科目結束,我接起手機,立刻就收到了這個好消息。
 
  我們社區附近的一間煉油廠因不明原因發生爆炸,加上瓦斯管線因老舊腐蝕發生外洩,引發了連環氣爆,總共死了247人。其中就包含了我的父母。
 
  我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嘴角咧開,淚珠一滴滴地流。
 
  我清楚明白,那是喜悅的淚水,可那麼多人跟著我爸媽一起陪葬,還是不禁有強烈的罪惡感產生。
 
  此時的我已經一無所有,失去了給予龐大壓力的父母,以及唯一在乎的、百般疼愛的妹妹,我將面對一段全然未知的人生。
 
  爸跟媽的葬禮是跟所有氣爆的受害者一起舉辦的,我全程面無表情,整個告別式現場一片黑灰色,即便是在場的警察提到爆炸原因似乎是不明人士製作的炸彈,也沒牽動我任何情緒。
 
  我的人生,是一條規劃好了的長路,只是途中充斥了戲劇性的意外。
 
 
 
  不管如何,即便發生了一場巨大的意外,人生的軌跡還是如我設想的那般進行著──我如願以償地考上了名校化工系。
 
  然後,我遇見了她。又是一場徹底顛覆我人生的意外。
 
  新生茶會上,她一出現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身材高挑,五官深邃挺立,瓜子臉,還有一頭長至腰間的捲髮,是個不論到哪都吸人眼球的超級美女。
 
  茶會的主辦人立即到了門前將她迎來,一路上有說有笑。
 
  主辦人頭上是粉色幾乎要破表的847,但那個美女,臉上雖然笑著,卻頂著一個沒有顏色,像是玻璃一樣的零。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小妹的筆記,以及我這幾年的見聞,完全沒有提到或看過,沒有顏色的數字,更別說是「零」了!難道這個女人一點情緒都沒有?
 
  正當我愣愣地盯著她思考時,那女人也走近了餐桌旁,而她如一灘死水的數字在我倆四目交接後產生了劇烈變化。
 
  167……258……479……668……891……1479……
 
  數字最後並沒有定格,而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持續上升。
 
  我整個人幾乎石化,像剛從水裡被撈起來一樣的濕。
 
  那女人頭上的顏色,是幾乎要發出聖光的白。
 
  她輕輕在我左手邊的空位坐下,我整個左半邊的身子瞬間一麻。
 
  人到齊了,一群屬於大學新鮮人的聚會開始。
 
  過程到底聊了什麼我一點都不知道,只隱隱約約感覺到,似乎都集中在我旁邊的女人身上。
 
  我不停地喝著免費白開水,腦袋一片空白,全身被名為恐懼的情緒塞滿。
 
  若是現在有一面鏡子在我眼前,裡面的我大概是爆表的紫吧?
 
  我百思不得其解,這女人到底是哪裡有毛病……好端端地為什麼對我產生那麼大的殺意?
 
  突然,我左肩被人拍了一下。
 
  下意識撇頭,一張絕美的笑靨如花般綻放:「同學,輪到你自我介紹囉!」
 
  我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那女人頭上的白色數字不斷刷新我所看過的最高紀錄。
 
  「我……我身體有點不舒服……」我失魂般呢喃,不顧一切地衝進廁所。
 
  隨便找了個隔間,我抱著馬桶狂嘔,幾乎要將整顆膽吐出。
 
  不知過了多久,茶會主辦人的聲音伴隨敲門聲響起,才把我的意識喚回。
 
  我解開鎖,走出隔間,主辦人馬上驚叫了一聲:「哇靠,你是怎樣?臉怎麼白成那樣?」
 
  「抱歉,我現在真的很不舒服,想回家休息……」
 
  說完,我也不等他回應,出了廁所就逕自離開餐廳。
 
  我快步走入最近的7-11買了把美工刀,拆開放進口袋,這才感到一絲絲安心。
 
  好恐怖……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女人?
 
  我走在人行道上兀自喘氣,有種死裡逃生的如釋重負。
 
  不發一語地走進捷運站,恐懼褪去後,我發現我一點辦法也沒有,遲早會再碰上那個女人的。除非轉學。
 
  為了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女人轉學?開什麼玩笑,未免也太荒謬了!
 
  不過,那女人都可以對第一次見面的人爆出這麼巨大的殺意,肯定是心理變態不錯。
 
  花了一整晚思索,我做出了一個連自己都覺得窩囊的決定──我轉學了。
 
 
 
  日子總算回到了正軌上,我再也沒見過那個詭異的女人。
 
  但那個僅有一面之緣的女人,卻讓我養成了隨身攜帶小刀的習慣。現在,口袋裡要是沒有一把蝴蝶刀防身,我都會緊張到不停冒汗,幾乎寸步難行。
 
  人生就是這麼地奇妙,我的人生因為那個狗屁的茶會改變了。
 
  現在的我一邊打工,一邊思索著未來的新志向。總之化工系是不可能了,那不過是為了製造知識而硬念的罷了,更何況,不想再有碰上那女人的任何一丁點機會。
 
  現在的我生活是挺愜意的,每天早上念念書、打打電動,下午工作到十一、二點,再買個宵夜回租屋處飽餐一頓,算得上一種另類的無憂無慮。
 
  那天也像往常一樣,我買了一碗擔仔麵加滷蛋當宵夜,回到家鎖完門,還來不及轉身,腰間就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
 
  麵撒了一地。
 
  我痛苦地轉頭,看到了那個惡夢般的女人。
 
  「終於……終於……等到你了!」她咧嘴,表情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病態的笑容。
 
  血珠順著她左手那把匕首的刀尖滴下,滴滴答答。
 
  她像戲弄獵物的獵人般慢慢靠近,我忍痛,咬著牙不斷後退。
 
  不會……這次不會再那麼孬種了……我悄悄把手伸進口袋。
 
  「是我的了哈!」她大笑,猛地朝我鋪了過來。
 
  腹部再次爆出了劇烈的疼痛,可這次,我的蝴蝶刀也沒入了對方的胸口。
 
  她臉上的笑容慢慢收攏,眼一閉倒了下去。
 
  我用所剩無幾的意識拿出手機,按下一一九,接著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媒體跟警方稱呼她為「獵醫者」,她被判了無期徒刑,罪名是連續殺了7個婦產科醫生,外加一條殺人未遂。
 
  如同那些惡名昭彰的連續殺人魔那樣,她也有個帶著淡淡悲傷色彩的過去。
 
  她十五歲那年被線上遊戲認識的網友輪暴了,還懷了個不知道老爸是誰的種。
 
  找了個醫生墮掉後,就開始了她獵殺婦產科醫生的殺人魔之路。
 
  所有的人,包括我,都覺得莫名其妙,她要殺,為什麼不去殺那些強暴她的混帳東西,而要專找那些無辜的婦產科醫師?
 
  而比那件事更難以理解的,為什麼她的殺人目標會轉向我?
 
  我既不像瑞斯叔叔一樣會墮胎,更不是婦產科醫師,到底為什麼找上我?
 
  這個答案只怕再也找不到了,因為那天之後我再也沒看過她。
 
  而我,又建立了一條新的人生道路。
 
 
 
  靠著小妹贈與的這雙眼睛,我輕易地脫穎而出,成了破案率最高的刑警;再加上懂得察言觀色,深受長官的喜愛,我很快就爬到了同齡人難以想像的位置,終於獲得了那個權力。
 
  見到她的權力。
 
  十九歲的我因為躲她而轉學,而如今我付出了十年只為了再見她一面,人生際遇就是這麼地可笑。
 
  我坐在特製的強化玻璃前,有些坐立難安。都過了這麼多年,她帶給我的恐懼感從未真正稀釋完全。
 
  鐵鍊聲響起。
 
  她在獄警的帶領下走進我的視線。如我所料,她透明的零在見到我後迅速濃稠成白,不停往上飆升。
 
  她撲到了強化玻璃上,神情狂熱地伸舌舔了一口,粗心大意的獄警趕忙將她拉到椅子上銬著。
 
  「非常抱歉……長官……」獄警怯弱的聲音透過特製的洞孔傳來。
 
  我擺擺手表示不在意,並禮貌地請她離開。
 
  獄警起初有些猶豫,但看著被銬在鐵椅上安安分分的她後,還是聽命走出房間。
 
  「好久不見,妳還是一樣……那麼漂亮。」我突然有些語無倫次,現在想想,這好像是我第一次跟她說話。
 
  「剛剛的失態真的很抱歉,嚇到你了吧?」她滿面笑容地盯著我:「你也一樣呢,一點都沒變。」
 
  「是嗎?」我乾笑,也不知她是以什麼來判斷的。
 
  她始終笑瞇瞇地看著我,頭上飆升的數字不曾停過。我實在忍不住了,問出那個困擾了我十年的終極問題:「妳到底有什麼毛病,那麼多人不殺偏偏找我?先說,我可是看過很多關於妳的資料,我可不是什麼婦產科醫生。」
 
  她的表情終於變了,一副原來如此的臉。
 
  她突然壓低聲音:「我告訴你個秘密!靠過來點!靠過來點!」
 
  我只好起身,將耳朵貼近強化玻璃的小孔。
 
  「偷偷告訴你!其實啊,從我有意識以來,就看得到每個人身上的數字喔!我活了好幾十年都不知道那些數字的含意,絕大部分的人是0,有極少數的人是1,1以上的人根本是鳳毛麟角。」
 
  「唯一一個超過5的,是我第一個遇到的婦產科醫生,當他拿掉我的孩子,數字從7變成8,我終於明白那些數字的含意。殺人數,那是那個人從出生至今的殺人數!」
 
  「我看著鏡子裡顯示為0的自己,突然覺得好難過,我不想要自己是0,我不喜歡那種感覺。剛好,那個婦產科醫生一直很頻繁地約我,不如就拿他來開刀好了。」
 
  「他的體型比我高大得多,正面挑戰他幾乎是不可能地,還好,他很喜歡跟我做愛,所以我在他射精,危機意識最低的時後割開了他的喉嚨。接著我馬上衝到廁所照鏡子,你猜我看到了什麼,9!一個大大的9!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殺人數是可以累加的!本來是0的我只殺了一個人,擊殺數就飆到了9!」
 
  「所以說囉,要殺,就要殺那些有數字的人,可惜這世界上的人都不用心,大部分都是0,我只能找那些有拿過小孩的婦產科醫生下手……我這麼認真地在玩,哪像你一點都不努力,過了十年數字還是停在那裡沒變……不過我也不得不服啦,你果然是個高級玩家,還會隨身攜帶武器,要不是臨時被你捅那一刀,那247早就加到我身上了!」

  「喂!喂!吼你不要那個臉啦,對不起嘛,我跟你道歉了,讓我離開這裡啦!我跟你保證,我絕對不會在打你的主意偷吃步了,我會腳踏實地地殺!殺殺殺!我們一起玩,公平競爭!你說好不好?」





(完)




  今天一早起床趕工寫的,因為晚上要去吃泰式料理,明天要去海訓沒時間寫,完全沒校稿,如果有錯字還是數字BUG請包涵,看不懂劇情的話請跟我告知,代表我功力還不到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784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4 篇留言

Reineke
炸彈是主角自己放的嗎?

05-05 15:43

Cure
05-05 15:47
肥仔仔
話說那個女的有點怎麼讓我想到Re:zero的那個獵腸者。

05-05 15:51

Cure
匆匆忙忙取的,老實說我現在有點後悔,獵醫者,超難聽的名字05-05 16:00
無痕之音
是小說還是真人實事?= =

05-05 15:58

Cure
小說XD05-05 16:00
Shimatan嬣
小說吧!!碎片當場噴進我雙眼←←怎麼可能真人真事?

05-05 16:01

肥仔仔
這個故事後半段其實有點像有部電影叫鐘點站

05-05 16:06

Cure
我看過,還蠻好看的05-05 16:07
Cure
你是指數字疊加的那段吧05-05 16:09
肥仔仔
作者可以去看看,給你一點靈感

05-05 16:06

Cure
謝謝你啦05-05 16:07
Mason
所以主角姓高還姓李 www

05-05 16:13

Cure
我發現了哈哈幹我超白痴的05-05 16:33
秋夜
小說寫出來的感覺讓我覺得是真的
文筆很厲害

05-05 16:36

噁心人
男主為什麼殺人數是247那麼高

05-05 16:38

Cure
炸彈炸死了好多人05-05 17:57
金屬頭
化工系...自製炸彈...這鋪陳豪猛r 真的想不到原來那顆炸彈是主角自己做的哈哈

05-05 16:51

風搖精
怕...

05-05 17:11

銀@Umi最高
我比較想要知道為什麼作者看到筆記上有殺意=白色會想吐

05-05 17:14

Cure
問到重點了
因為妹妹是看到哥哥跟父母的互動才發現殺意=白色
主角就在猜,萬一妹妹是因為自己才發現的......他猜對了!
這問題問得很好耶05-05 17:48
漣漪
嚇死自己

05-05 17:16

S_SL
故事還不錯呢...可是...有一種主軸不明確的感覺

05-05 17:18

Cure
有這樣的感覺難免
我是先想到看到人頭上有數字這個梗才動筆的
本來的想法是數字=年紀
主角有一天突然發現竟然有人的數字超過三位數的詭異故事
後來想了想改設定了,因為想不到滿意的結局05-05 17:51
是什麼蒙蔽了我的雙眼
這是主角說:可以放你出來啊不過那雙眼我就要了

05-05 18:13

鋼鐵的孤狼-亞雷夫
主角幹的很好啊

05-05 18:53

Anster
難怪父母死了會對其他人感到愧疚

05-05 19:10

飛天海豚
感覺結尾有點突然
有考慮繼續嗎(這設定還蠻喜歡

05-05 19:27

Cure
就單篇完結吧05-05 19:40
02K
前面讓我很感動 後面的話是很好啦 點子很棒 用字精簡 有點太過精簡了
有些段讓我想了很久 呵呵
像她為什麼被捅了一刀 突然想當警察
還有他殺了誰 怎麼麼被盯上了~

05-05 19:52

02K
前面說都沒殺 但突然變247..

05-05 19:54

Cure
後半段的確寫得有點急,被你看出來了,這點會在多加強,謝謝~05-05 20:06
Cure
05-05 20:06
愛德華
我一開始以為是真的
你這個可以拍電影了

05-05 20:19

祐芷
怕了jpg

05-05 23:17

小黑
看到封面才進來的

05-05 23:22

一命二運三風水
真可怕的劇情

05-05 23:27

帥英
很不錯的作品

05-06 01:44

玥篠羽
推眼睛

05-06 10:02

白夜
感覺可以拍電影了欸這劇情

05-07 00:52

Cure
我的故事有讓你失望過嗎05-07 07:42
吉風翅
好看
雖然因為標題點進來
看完以後覺得值得更好的標題

05-08 10:40

Cure
只要被標題吸引然後點進來,就達成我的目的了XD05-11 16:42
洛泠瀾
我一直忘記來留言orz
總之先表白MooN大
劇情一樣細思極恐,主角智商還是一樣高(而且是絕對高 不是靠著貶低配角的相對高
有時候真的很好奇MooN大腦袋裡面裝什麼 為什麼可以寫出這麼引人入勝又讓人毛骨悚然的劇情

05-18 23:02

Cure
這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耶……
我算是那種比較衝動型的作者,一有好的點子就馬上動筆寫,很少擬過大綱。
操邪弄惡就是這樣出來的,一邊寫一邊想,然後就常常被自己搞到。
舉個例子,第十四章有提到,主角在離開大門時發現警衛消失了。當下我寫得很爽,可是幾個月後我要繼續下去寫的時候,早就忘了警衛消失是幹什麼去的了。
真的很想回到過去揍那時的自己。
還能怎麼辦,就硬寫啦,「把本來不是伏筆的地方變成伏筆」是我寫操邪弄惡很常做的事,也是我在漫畫「爆漫王」學到的創作技巧。
總而言之,我就是那種寫著寫著就會爆走的人,進入狀態的時候會覺得不是我在創作故事,而是我創造的世界在自己成長,有種很奇怪的力量在推動著故事跟角色前進。
我一直都有種奇怪的感覺,某種程度上我的小說都不是自己寫的,而是它們決定方向,我負責開車而已……
至於營造毛骨悚然跟詭異感的手法,我都是跟浦澤直樹學的。
這傢伙把故弄玄虛四個字演繹到了極致,他很懂得什麼畫面、什麼情節會讓讀者全身麻麻的,我就是這樣被他一直麻一直麻,麻到身體都記住那種感覺,接著換我去麻別人XD
反正……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寫出這樣的內容,我會不停從我發想的梗去思考之後的故事,絞盡腦汁地想,然後故事本身就會給予回饋──彷彿有意識般地自行成長。
我知道這很抽象,但真的很難用言語形容……
05-19 00:01
江成亮子
ptt上有看過你!

05-18 23:37

Cure
被、被抓到了!05-19 00:06
南雲桅上
BWS車主路過~XD
可是125的大B騎到後來有點無聊了,想趁政府全面限制二行程機車前找一台老款的BWS來騎騎

05-20 16:07

Cure
你一定是帥氣潮潮,配BWS,讚!05-20 17:58
TK
您好,請問可以使用您的故事畫成一篇漫畫麻~

08-02 14:34

Cure
不好意思......不太方便喔08-05 07:35
無星之夜
怕...

11-06 05:14

曲蘿幻
看了留言才看懂XD

埋了好多東西,過程好精彩

02-17 01:14

Cure
謝謝~能得到大神的稱讚真開心:D02-18 09: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4喜歡★kg412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無雷簡易遊戲心得】底特... 後一篇:【感想】鎮上的大宅和神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zz0000150大家
日記更新嚕!今天分享的是個湊巧的故事,歡迎進來我的小屋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