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短篇】渴望之紀(高二時的羞羞臉黑歷史)

作者:Cure│2017-10-09 12:11:38│贊助:14│人氣:496



有在關注這個破爛小屋的各位衣食父母們大家好,我是MooN

最近,我消失了十多天,因為我去當兵了。

當兵很好玩,我在裡面遇到了很多有趣的同梯,過得非常愉快,超像他媽的夏令營。

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一下當兵的事情,這篇渴望之紀是我高中時的作品,放懇親假回家的這段期間偶然找回來了,我紅著臉,害羞到幾乎不忍直視我五、六年前寫下的東西。

內容我一個字都沒改,大家慢看吧,我繼續去把無悔奈何恨寫完。







渴望之紀



「還是這裡最好阿。」男孩坐在草皮上,大口的喘著氣。

 
晚上九點,離家不遠處那種滿了草皮的山坡上,幾支長得稍微高了些的雜草隨著晚風擺動,畫面愜意。
 
風的力道不強,將男孩的劉海吹的蓬鬆,連帶的衣服褲子也輕輕搖動。
 
「真想一直在這裡看星星阿......不知道明天又要學什麼了,財經還是法律?」男孩抬頭,看著明亮的繁星閃動。
 
他一直很不喜歡父親強要他學的那些所謂「治理」家族的要件,尤其是那些對身體的鍛鍊,那根本是酷刑。
 
只不過這根本不是男孩能決定的事,誰讓他是古老的超人類家族中的第一順位繼承人。
 
從有理解判斷能力開始,父親就一直告訴他。
 
「你不是為自己而活的,而是為了家族。」
 
家族意義到底是什麼?男孩完全不能明白,他唯一明瞭的只有,自己肩上扛著異常沉重的東西。
 
而一整天的學習,只能換來這一個小時的寧靜。
 
他非常珍惜。
 
男孩張開手,大字型躺在草皮上,眼角餘光飄到了山坡下的白色建築。
 
這棟房子他注意很久了,他來這裡的原因除了看星星以外,還在等一個人。
 
算算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房子的後門忽然打開,一個穿著印有米老鼠洋裝的小女孩走了出來,她走到院子的空地中輕輕跪下,雙手在胸前合十,嘴裡念念有詞。
 
男孩總是閉氣凝神,想聽清楚她嘴裡到底在說什麼,只可惜距離太遠,即便是超人類優越的聽覺也無法聽到。
 
女孩的怪異行為總會持續個十多分鐘,然後她會站起來拍拍腳上的泥土,再進房子裡,而男孩又會把目光重新放回天上的星星。
 
只是,今晚似乎有所不同。
 
女孩拍完泥土後竟然沒回房子裡,而是朝沿著山坡所建的鐵製樓梯走來。
 
男孩有些茫然,聽著上了年紀的樓梯發出刺耳的吱嘎聲。
 
吱嘎聲隨著距離的接近越來越大,等到聲音轉變成在草皮行走的沙沙聲時,男孩不知不覺的坐了起來,同時,沙沙聲也突然停止了。
 
男孩迷失的雙眼重新對焦,看清眼前的小女孩。
 
女孩笑吟吟的望著男孩,兩頰的酒窩深遂。
 
「........」男孩無語,個性封閉的他不知該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女孩,醞釀著尷尬。
 
尷尬的氣氛很容易蔓延,女孩似乎也沒料到男孩會不發一語,笑容漸漸收斂,賭氣的鼓起腮幫子,索性也坐了下來。
 
男孩不發一語並不是不想與女孩交談,他只是單純地不知道要說些什麼,父親教了他很多,卻不包括如何跟女生聊天。
 
相較於男孩的扭捏不安,女孩倒是大大方方的打量男孩的一舉一動,把他的糗態看的一清二楚。
 
女孩越看,男孩越不自在,索性把頭低下。
 
「我叫芸可,你叫什麼名子?」女孩忽然問。
 
「啊!」男孩嚇了一大跳,豁然抬頭︰「我……我現在叫皓翔,以後的名子還沒決定……」
 
這一抬頭,男孩登時看清了女孩的模樣。
 
臉龐白皙、五官細緻,像極了精美的陶瓷娃娃。
 
「名子就名子,哪有分以前以後的?」女孩嘟嘴,顯然十分不滿意男孩的答案。
 
男孩怕女孩生氣,連忙說︰「因、因為我是超人類啊!父親說超人類都會有兩個名子的!」
 
「超人類?」芸可瞪大眼睛︰「那是什麼?可以吃嗎?」
 
「當然不能吃啊!」皓翔緊張的揮了揮手︰「父親說超人類是很厲害很厲害的人喔!」
 
「真的假的?」芸可半信半疑,因為皓翔看起來實在不像很厲害很厲害的人。
 
「當然是真的!不然我秀給你看?」皓翔跳了起來,在月光下打著父親教給他的拳法,他的動作稱不上老練,但還算有模有樣,至少讓芸可看的一愣一愣的。
 
「好厲害!」芸可看呆了。
 
打完拳,皓翔滿頭大汗的坐下,得意的說︰「現在相信了吧?」
 
「嗯嗯嗯!」芸可點頭如搗蒜,眼睛裡都是崇拜的小星星。
 
兩個孩子的友誼,就這麼純真的開始。
 
他們打鬧了很久,整個山坡回蕩著芸可被皓翔逗樂時的笑聲,要不是皓翔戴著手錶,恐怕這兩個小鬼會一直玩到天亮。
 
「啊糟了!」皓翔不經意瞄到手錶上的時間,慘叫︰「我十點就應該回家了,現在已經都十一點多了,死定啦!」
 
「嗯,那你快回去吧!明天還要再來喔!」芸可揮揮手。
 
皓翔隨口應了聲,往家的方向狂奔而去。
 
 
 
 
「跪下。」
 
氣喘吁吁的剛踏進家門,父親劈頭便說。
 
皓翔照做,跪下。
 
當天,他被倒吊起來毒打了一整夜。
 
 
 
 
從那天開始,皓翔便把一天裡最珍貴的時間全部留給了芸可。
 
區區一個小時,能做的事實在不多。頂多讓兩個小孩聊聊天罷了。
 
幾乎是無話不談,皓翔毫不避諱的跟芸可聊著關於超人類的世界,一個如果不是有錢有勢的普通人否則無法涉足的世界。
 
超人類可不是皓翔說的「很厲害很厲害的人」那麼簡單。
 
超人類與普通人的關係就像狼之於狗,外表雖然差不多,但體能上卻是天差地遠。狼比狗更敏捷更強壯,超人類也比普通人強壯十倍、敏捷十倍。
 
即使是拳擊冠軍,也沒辦法在超人類底下走過十秒。
 
相比於皓翔那有如科幻電影般的超人類,芸可的日常生活實在是太過普通。
 
今天的考試又考差了、隔壁座位的小美上課偷打瞌睡、大明又偷掀自己裙子,害自己難過了一整天、數學老師上課竟然猛挖鼻孔、院長當著好多人面前痛罵惡作劇的學長姐、孤兒院裡又來了幾個被父母遺棄的孩子,等等等的芝麻小事。
 
是的,孤兒院。
 
芸可是個孤兒,而山坡下那棟建築就是收留她的孤兒院。
 
然而芸可卻一點也不因為這點而自卑,她大大方方的笑著談論自己的身世,酒窩甚至比平常還深遂。
 
據說,芸可是在一個颱風夜被遺棄在孤兒院門口的。
 
僅僅裹著一條毛毯,她被放在臉盆裡,強風呼嘯肆虐,她卻沒有嚎啕大哭,反而好奇張望著,讓抱她進來的院長直呼勇敢。
 
也許是經歷使然,芸可的談吐一點也不像十歲小孩。
 
「我相信上帝把我留在這裡肯定有祂的用意,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欣然接受。」
 
「愛之深、責之切,你父親也是為你好,你就別再恨他了。」
 
「人生裡發生的每件事都有它的意義,就像我會遇見你,絕對不是兩顆隕石撞在一起那麼簡單。」
 
芸可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散發出來的氣息像太陽一樣,是讓人不由自主想親近的溫暖。
 
皓翔被深深吸引著。
 
儘管不完全認同芸可說的話,皓翔卻無法不承認,自己已經被感動了。
 
但是,過了很久很久,皓翔才將心底深埋以久的問題提出。
 
「我在禱告。」
 
「禱告?」
 
「當心裡感到無助徬徨,我會禱告。禱告會使人幸福。」
 
那年,皓翔十四歲,依舊是那片星空,但兩個孩子已不再稚嫩。
 
「但是我一點也不幸福,我恨死了我父親,恨透了該死的家族!」皓翔咬牙切齒,緊握的雙拳幾乎要燒了起來。
 
芸可輕輕握住皓翔發燙的雙手,柔聲說︰「心中充滿無處發洩的不快時就祈禱吧,那會令你好一點的。」
 
「沒用的,我們超人類都是無神論者。」皓翔無奈的看著芸可清澈的雙眼。
 
雖然無奈,但他心裡非常感激芸可的善良。
 
要不是芸可,皓翔恐怕早就被父親一次次的非人折磨給搞的瘋狂,不然就是變成一具有體無魂的家族傀儡。
 
只要有她在,皓翔的心就永遠不會迷失。
 
「芸可,我喜歡妳,一直一直的喜歡著妳……」皓翔緊緊地摟著芸可,感受著她的體溫、感受著她的存在。他好怕,好怕這幾年來的夜晚只是場南柯一夢。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芸可莞爾,手指輕輕撫著他的臉。
 
 
2.
 
 
「翔,你覺得幸福是什麼呢?」
 
同樣是那片星空,芸可依偎在皓翔懷裡。
 
晚風,很涼爽。
 
「幸福就是,我們擁有彼此的時候。」皓翔笑笑,把芸可摟得更緊了。
 
不過,芸可似乎沒被皓翔的肉麻話給感動到,她沉思了許久,又問︰「那你,覺得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大哉問,古今中外有多少人詮釋這個答案?但卻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的答案是正確的,他們沒有正確解答,皓翔當然也不會有。
 
「這……」皓翔痛苦的搔搔腦袋︰「我不知道耶。」
 
「我覺得人類在生命的過程中都在尋找一個人。」芸可坐直身體,轉身面對皓翔:「那個人,即使在你死後還是會無時無刻的想著你。」
 
芸可的神情,是皓翔從未見過的哀傷。
 
「翔,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會記得我嗎?」
 
皓翔大驚,連忙問︰「芸可!妳怎麼了?這不像妳!」
 
「回答我!」芸可尖叫,站了起來。
 
「妳冷靜點!告訴我怎麼了!」皓翔也站了起來,雙手晃著芸可的肩。
 
「……」芸可突然不說話了,她愣愣地看著皓翔,就像兩人第一次相遇時的情況,只是男孩已經變成少年,而且不再害羞了。
 
盯著盯著,芸可竟然哭了。
 
「對不起……」
 
芸可轉身離開,逐漸消失在皓翔的視線中。
 
皓翔怔在原地,開不了口。
 
這是他五年來第一次看見芸可的眼淚。
 
第二晚,皓翔一邊等著芸可,一邊在心裡暗暗發誓。
 
「等一下芸可來了一定要跟她好好道歉,然後說跟她說我會永遠記住妳!永遠!永遠!永遠!」
 
然而,再誠懇的歉語、再動人的蜜語,全在時針走到十點的那刻徹底灰飛湮滅。
 
芸可沒來。
 
皓翔落寞的走回那個沒有溫度的家,背影前所未有的悽涼。
 
第三晚,皓翔的視線緊緊盯著山坡下那棟建築。
 
十點整,芸可依舊缺席。
 
那一個小時裡,皓翔的眼睛完全沒有眨過。
 
接著是第四晚、第五晚、第六晚、第七晚、第八晚……芸可沒都再出現過。
 
一顆心,幾乎要被無盡的空虛感撐裂。
 
揪著胸口,皓翔在一次次的期望落空中,累積著有話說不出的痛苦。
 
本來是一天裡最珍貴的幸福時刻,竟然成了最痛苦的煎熬。他終於明白,在愛情裡,比分開更煎熬的原來是等待。
 
從一開始的一吐心裡話,到後來的只求一面就好,皓翔的願望越來越渺小。
 
這世上竟有如此卑微的等待!
 
第十晚過後,皓翔開始一天一支的摺紙鶴。
 
失去了心靈支柱,他的精神越來越困頓,越來越萎靡,也越來越……感覺不到時間的存在。
 
他只能用這種方式計算時間的流逝,證明自己存在的痕跡。
 
也許,這些紙鶴會帶著思念,乘著風飄到芸可身邊。
 
芸可究竟怎麼了?
 
這個問題,隨著紙鶴數量的增加也跟著開始慢慢壯大。
 
芸可被人領養了嗎?
 
芸可厭煩自己了嗎?
 
好多好多的問號,充斥在皓翔心頭。
 
但不管好奇心如何地旺盛,他就是沒能走下山坡,到孤兒院裡面瞧一瞧。
 
在期待背後,皓翔隱隱約約恐懼著什麼。
 
慢慢地,在紙鶴累積到驚人的一千隻時,皓翔做了決定。
 
「芸可,等成年禮結束那天,請妳給我個答案。」
 
此時的皓翔,臉上再也看不見一絲稚嫩,甚至,他的左眼下方多了一條長至下巴的疤痕。
 
受傷那晚是第七百九十九隻紙鶴的日子,那天皓翔不知發了什麼瘋,與他的父親來了一場戰鬥。
 
那是一場看不見親情的對決。
 
皓翔招招致命,刀刃對準了腦部、心臟、肝臟這些無一不是人體要害的地方。
 
「……」父親一面閃躲著攻擊,一面吃驚於皓翔的兇殘。
 
幾分鐘過去,父親僅僅只有兩處劃傷,而皓翔的背部跟腹部共挨了沉重的五刀。
 
「小子,想殺我,這點三腳貓實力還不夠啊!」父親冷笑,甩下匕首上的血漬。
 
「……兩次,剛剛有兩次,你明明可以直接躲開,為什麼還要順帶攻擊我?」皓翔捂著肚子,低下頭問。
 
「攻擊敵人時需要想這麼多嗎?」父親的表情殘酷。
 
原來……我只是敵人嗎?
 
皓翔無語,提刀再上。
 
「不給你點苦頭吃,你似乎不會成長?」
 
父親迎上前,不閃不避承受了皓翔一刀,接著匕首往他臉上一劃——
 
這一刀幾乎劃破皓翔五分之一的臉,同時,也斬斷了他對親情的最後一絲期待。
 
失去了親情,皓翔再怎麼恐懼真相也必須找回愛情。
 
成年禮結束那天,皓翔捧著一箱一共一千一百一十四隻紙鶴來到那熟悉的地方。唯一不同的,此刻是白天,沒能望見星空。
 
皓翔將整箱紙鶴往上一拋,漫天紙鶴飛舞,如雨般落下。
 
「芸可,我來了。」皓翔一步步走下階梯。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皓翔肯定不會選擇知道真相。
 
因為太悲傷了。
 
在孤兒院裡皓翔遇到了一位被稱作院長的老人,老人跟他說了一個故事。
 
故事裡有個女孩,被父母遺棄的女孩。
 
老人是在一個颱風夜裡發現女孩的,外頭雨勢浩大,雷聲狂鳴,女孩卻不哭不鬧,讓老人嘖嘖稱奇。
 
女孩在小嬰兒時就生的美極了,讓老人不明白她的父母為何捨得丟棄她,而隨著年齡增長,才五歲女孩就是個小美人了。
 
女孩人美,心更美,她一點也不因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而沮喪,甚至,她還會去安慰其他孩子,像個大姊姊。
 
不只孩子,連老人跟其他社工阿姨都很喜歡女孩。
 
女孩就像天使一樣。
 
然而,就在女孩八歲時,全院身體檢查的那天,上帝開始了召回天使的倒數計時。
 
女孩得了一種罕見的絕症,根據醫生的說法,患者通常活不過十歲。
 
「為什麼……妳的身世已經如此坎坷了,上帝還要這麼對待妳……」老人抱著女孩痛哭,他一直視女孩如己出。
 
「上帝只是提早召回我而已,這是好事啊!」女孩紅著眼框,擦去老人的眼淚。
 
被下了死亡宣判後,女孩不見頹然,笑容依舊,在她身上看不見絲毫死亡的陰影。
 
也許是上帝的寬容,女孩直到十四歲時身體才出現異狀。
 
女孩咬牙苦撐,直到身體支撐不住時才住院觀察。女孩陷入了昏迷,任憑老人怎麼呼喊也醒不過來。
 
一個月後,女孩忽然緩緩睜眼,張著嘴想說些什麼。
 
一旁的老人、社工、醫生都不見喜色,他們都明白這是女孩最後的迴光返照。
 
醫生替女孩拿下氧氣罩。
 
「……謝謝你們……不要替我難過……我要回到上帝身邊了……這十四年我活的很快樂……很滿足……多了五年……已經很奢侈了……」
 
女孩蒼白著臉,目光漸漸移到老人身上。
 
「爸爸……如果有一個叫……皓翔的男孩來找我……就把我的故事告訴他……然後替我感謝他……陪我度過這麼多令我無助的……夜晚……最後……告訴他……我愛他……」
 
 
3.
 
 
坐在山坡上,皓翔不知道自己痛哭了多久。
 
腦海裡撥放的,是芸可的種種。
 
芸可什麼都沒說,就是不想讓自己擔心……
 
只要想起芸可那次離開時墜落的淚水,皓翔便痛苦的難以自己。
 
他只能藉由淚水宣洩自己的內疚與不捨。
 
痛哭過後,他得到了新的答案。
 
「那你,覺得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那個問題彷彿還回蕩在耳邊。
 
「芸可,我已經有答案了。」
 
皓翔起身,抹乾眼淚。
 
這個答案可以說是癡人說夢。
 
「復活芸可」成了皓翔生存的唯一目的。
 
復活死人可能嗎?
 
人死不能復生,千古不變的定律,即使在超人類的世界裡也沒有復活死人之說。
 
但只要有一絲希望皓翔就絕不會放棄。
 
他在家族的書庫裡找到了可能,用「庫」來當名詞足見皓翔家族藏書之豐富,他日以繼夜的找尋,最後在《五大禁物之史》這本書裡找到他渴望的訊息。
 
《五大禁物之史》記載著超人類世界裡五樣臭名昭彰的物品。
 
斷罪之花、死神戒璽、渴望之紀、離魂鏡、淬心羽。
 
其中,渴望之紀有著復活芸可的可能。據說,渴望之紀存在的時間與天地同長,由六神之一的死神所製。
 
使用渴望之紀,能夠向死神許願。
 
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這是那些向死神許願的人們所說。
 
據說亞歷山大能夠在二十多歲就建立橫跨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就是拜死神所賜,只不過,亞歷山大只活了區區三十二年。
 
跟惡魔交易注定不會被上帝祝福,所有使用過渴望之紀的人都會不得好死。
 
或許連死都是種奢望。
 
《五大禁物之史》的作者有幸遇到一位使用過渴望之紀的人。
 
不,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那位仁兄腦袋被割下,接到了一頭水牛身上。這樣都還能活著全因為他向死神許了「永生不死」的願望。
 
不論使用渴望之紀的下場如何悽慘,皓翔還是決定用它來復活芸可。
 
這是他唯一的希望。
 
當然,渴望之紀的下落已經有眉目了,據《五大禁物之史》所記,渴望之紀輾轉在歷史的洪流中逐漸不知所蹤,最後一次出現,是被國民黨的軍隊給帶來了台灣,最後下落不明。
 
這個下落不明說的實在太虛假了,十有八九肯定落到了政府手裡。
 
事實證明皓翔是對的,憑藉著父親所授的駭客技術,皓翔入侵了台灣超人類協會的網站,發現在他們的收藏部門中確實有渴望之紀。
 
皓翔大受鼓舞,同時影印了一份收藏館中的地點與守衛分布圖。
 
他做了這輩子最瘋狂的決定。
 
沒錯,他打算孤身一人殺進超人類的收藏部門。
 
這不只瘋狂,甚至可以說蠢到了極點。
 
在一個國家裡,黑道、社會團體、甚至是政黨,不管勢力如何壯大,終究是大不過政府這位老大哥;除非是跨國家的世界性組織。
 
即便皓翔動用整個家族的力量也不可能正面殺進一個收藏部門,更何況他只有區區一人?
 
還好這世界多的是辦法,既然強攻不行,那就潛入。
 
 
皓翔拿著共七張剛剛從傳真機印出來的A4紙,坐在沙發上細細讀著。
 
就在剛才,皓翔用自己家族的所有情報,向一個專門買賣情報的組織「神通」換取了關於收藏部門的最佳潛入路線。
 
在「神通」什麼樣的情報都買的到,只要你付的起價錢或等價的情報。
 
對皓翔來說,出賣家族一點罪惡感也沒有,甚至還有一種報復父親的快感。
 
即使沒有做這項交易,皓翔也不可能再回到家族了。假設奪取渴望之紀的任務成功,他會落得全台通緝的下場,到時候別說家族,連麥當勞都待不下去;至於失敗就更不用說了,一個死字而已。
 
家族,對他的意義已經不大。
 
再接下來的五天裡,皓翔無時無刻的記憶、模擬潛入的路線。
 
刷牙、吃飯、上廁所、洗澡,甚至睡覺,他都可以在夢中模擬行動。
 
行動不容出錯。
 
三個禮拜後,一切準備就緒。
 
皓翔來到父親的書房門前,敲敲門。
 
沒人應聲,他便逕自開門。
 
父親坐在牛皮董事長椅上,一手背在腦後,一手捧著一本書,而他的眼神完全沒離開書上。
 
「我要出去走走。」皓翔低聲說,壓抑著怒氣。
 
「……」父親依舊看著那本該死的書。
 
「那我走了。」皓翔轉身,甩上門離開。
 
離開屋子,他朝大門口的警衛室走去,敲敲上面一片小玻璃︰「福伯,我要出去。」
 
「是的,少爺。」警衛福伯恭恭敬敬應了一聲,按下鐵柵欄的開關。
 
「喀啦喀啦喀啦……」
 
鐵柵欄向一旁滑開,為今日的風暴拉開序幕。
 
 
4.
 
 
皓翔並沒有馬上行動,他只是在目的地附近的公園到處走走看看,熟悉著這個他不甚熟悉的世界。
 
看著小孩子在溜滑梯爬上爬下、國中生在球場上打球、幾個老人在石桌下軍棋、流浪狗翻著垃圾桶。
 
很平凡,卻異常真實,至少比打打殺殺的超人類世界真實多了。
 
坐在長椅上,什麼也不去想。不去想,就少了很多負擔。過去只有在芸可身邊才能這麼放鬆。
 
為什麼呢?明明就要幹下驚天動地的大事了,心怎麼還可以這麼平靜呢?
 
皓翔不急著思考,他閉上眼細細感受著這可能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超人類的五感本就優於常人,這一閉眼,聽覺、嗅覺、觸覺更是到了異常敏銳的地步。
 
風的聲音。
 
風的味道。
 
風的流動。
 
他的手,竟然不知不覺摸上藏在腰間的短刀。
 
「!」皓翔猛然睜眼,右手一抬。
 
「啪!」硬生生接住一顆襲向自己的籃球。
 
剛剛竟然差點一刀劈開籃球!
 
皓翔眼神上移,對上一雙充滿挑釁意味的眼睛。
 
「要不要挑一下?」對方咧嘴一笑,指指皓翔手上的籃球。
 
皓翔起身,將籃球遞回︰「如果明天這個時候我還能出現在這裡,就陪你玩一場吧。」
 
他笑笑,轉身離開,留下對方一臉茫然。
 
 
5.
 
 
入夜。
 
繫好鞋帶,戴上手套。
 
皓翔打開隱藏在一條小溪旁的巨大排水溝的蓋子,潛了進去。
 
忍著惡臭,沿著青苔的方向深入,沿途還能看見成堆的垃圾。
 
約莫過了四分鐘,到了盡頭。
 
不用特別找尋,皓翔一眼就看到左邊有一道刻意偽裝過的暗門。
 
別小看這道門,如果不經過指紋、瞳孔、密碼的三重檢測,這扇門是不會開的,要是硬生炸開,守衛就會在一分鐘內趕到。
 
現在只能等。
 
耳朵貼門,皓翔屏氣凝神聽著門內的動靜。
 
一個小時過去。
 
皓翔依舊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同樣的心跳、同樣的專注。
 
終於,門後出現了聲響。
 
皓翔後退幾步,抽出腰間的短刀。
 
他的背微微拱起,像隻蓄勢待發的獅子。
 
「嘶。」門向一旁滑開。
 
皓翔閃電般出手,在探出頭的守衛反應過來前便割開他的喉嚨。
 
在鮮血滴落前,皓翔把他拖出門外,自己走了進去。
 
是個成功的開始。
 
還來不及為第一次殺人產生罪惡感,皓翔快速回憶著路線圖,沿著腦海模擬過無數次的方向前進。
 
收藏部門總共有二十個存放物品的庫房,由珍貴到普通為D1~D20,而皓翔所在的位置是D11與D10之間。
 
D20到D8是不會有守衛守在庫房前的,但D7到D1不只有守衛,還是經過特殊訓練,身體素質優異的守衛。
 
特別是D1,守衛數量最密集,裝備最精良。
 
而皓翔所要的渴望之紀就藏在殺機重重的D1!
 
皓翔像貓一樣,以不發出腳步聲的急速向前奔跑。
 
他在D8庫房前停了下來,頭向拐角外一探。
 
跟資料上說的一樣,總共六名守衛。
 
這六名守衛可不能一個一個的殺,D7到D2是連成一排的長廊,每個守衛都能清楚的看見彼此,只要殺了其中一個,其他人的子彈就會把他打成蜂窩。
 
幸好在當初拿到資料時就想到辦法了,他抽出四把飛刀,扣在左手指縫間。
 
一個轉身,低手一揚,皓翔衝出!
 
「咻!咻!咻!咻!」
 
四聲刺耳的破空聲響起,飛刀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度,準確插入離皓翔最遠的四名守衛眉心之間。
 
接著一記手刀斬暈離他最近的守衛,再反身一刀劃開另一名準備抬槍射他的守衛的喉嚨。
 
以防萬一,皓翔還是蹲下割開昏倒守衛的喉嚨。
 
「如果真的有地獄,我就在那個地方給你們賠罪。」
 
皓翔起身,看向長廊深處的拐角。
 
就在那裡,走過了那個拐角,會有比剛剛更驚悚十倍的生死一線。
 
成功,他將得到他一直渴望的。
 
失敗……
 
沒有理由失敗,沒有餘地失敗!
 
皓翔不急不徐的走到長廊盡頭,他靠在牆壁上,平復著劇烈的心跳。
 
從旁邊通道傳來的交談聲跟腳步聲來判斷,至少有三十個守衛在D1門前。
 
這可不是能無聲無息解決掉的數量。
 
「呼……」深深吐出一口氣,皓翔拿出了三顆手榴彈。
 
特別從家族偷出來的殺手鐧,現在可派上用場了。
 
默數三聲,皓翔轉身,眼光迅速確認位置,朝守衛最密集的三處扔出了手榴彈。
 
「轟隆!」
 
「轟隆!」
 
「轟隆!」
 
三聲幾乎要震破耳膜的爆炸聲,伴隨著刺耳的警鈴聲,地板也不甘寂寞的強烈一震。
 
沒有浪費任何時間,皓翔全速衝向D1庫房。
 
心跳越來越快,快到幾乎要衝破胸口的地步,這是他潛入收藏部門最緊張的一刻。
 
就快了……快了……芸可……
 
就在皓翔即將觸碰到D1感應門的瞬間。
 
突然間,氣溫驟降。
 
身體每一個細胞都緊繃了起來,雞皮疙瘩爬滿了全身,皓翔不由自主停了下來。
 
冷汗,墜落。
 
幾乎是瞬間,皓翔抽刀、轉身、格擋!
 
「鏘!」
 
皓翔擋下了一記差點砍掉他腦袋的攻擊。
 
擋是擋下了,但對方伸手抓住他的領口,將他朝後扔了出去。
 
皓翔重重摔在地上,滾了幾圈後迅速爬起。
 
對方,一名中年男子,身上披著一件被炸的灰黑的皮大衣,右手握著剛剛差點幹掉皓翔的短刀。
 
兩個人都不說話,只有持續悲鳴的警報聲,跟遍地哀嚎的守衛。
 
「……」皓翔死死盯著那名中年男子。
 
錯不了。
 
絕對是同類。
 
D1庫房有超人類守著,這可是資料沒說的事。
 
中年男子的視線突然一移,詭異的笑了。
 
皓翔一愣,順著他的視線看去。
 
一名只被炸的輕傷的守衛,抬起槍,槍口對準了皓翔,距離只有區區五公尺。
 
板機扣下。
 
來不及反應,皓翔瞪大眼睛,看著子彈慢慢追擊至眼前。
 
整個畫面被慢動作播放。
 
子彈飛快,但在這一刻遲緩了下來。
 
鑽破空氣的波紋……
 
金屬燦爛的光芒……
 
子彈獨特的刮痕……
 
全部無比清晰的印在視網膜上!
 
下意識地,皓翔短刀劈落。
 
子彈被硬生劈裂,同時,另一手抽刀射出,準確插入守衛眉心。
 
但是,才剛在死亡線上走了一回,另一道危機又接踵而來!
 
趁著亂入的守衛,中年男子的刀已經殺了過來。
 
憑著優越的感知,皓翔清楚看清這一刀的走勢。
 
不管是角度、速度還是力量,這一刀都堪稱完美!即使看清了走勢,還是有種無從抵禦的感覺。
 
躲一把刀竟然比閃子彈還難!
 
皓翔全身肌肉繃緊,全力向後一蹬,硬是躲開這必死的一刀,但胸口還是留下一道血痕。
 
忍著劇痛,皓翔不甘示弱,一刀反殺回去。
 
中年男子面無表情,一刀砍出。
 
刀與刀之間擦出燦爛的火花!
 
「賣我個人情!讓我過如何?」皓翔咬牙切齒,一刀一刀殺向中年男子,急躁讓他的刀越砍越快。
 
「你覺得可能嗎?」中年男子冷笑,同樣一刀一刀反殺回去。
 
只短短互砍了幾秒,中年男子全面佔了上風,他的衣服只裂開幾道口子,而皓翔已經多處掛彩。
 
經過父親的訓練,皓翔的刀法頗富技巧性,每一刀都很刁鑽,高手也難以招架,但中年男子的刀法跟身法都十分詭異,即便躲不開也能將刀引到別的地方去。
 
中年男子是皓翔遇過最強的對手!
 
纏鬥已經過了一分鐘,皓翔還是沒能突破中年男子綿密的刀網。
 
不行!在這麼下去其他守衛就要趕到這裡了!
 
皓翔的急躁感逐漸無法壓抑,刀勢越來越沒有章法。
 
「破綻!」中年男子低吼,身子微微一側。
 
皓翔一刀揮空!
 
中年男子沒放過機會,一刀劃向皓翔腹部,接著一腳踢在他腰間。
 
皓翔被踢的連退數步。
 
這一腳的力量之大,將他的骨盆都給踢歪了。
 
這還不是最慘的,更可怕的是那一刀,皓翔的肚子都被劈開了。
 
血流了一地。
 
皓翔頭暈目眩,隨時都可能重重倒下。
 
嚴重的失血,令他的身體逐漸發冷。
 
失敗了嗎……我……
 
皓翔的視線模糊,中年男子的身影在視網膜上不斷分裂重組。
 
終於,他半跪了下來。
 
芸可……芸可……好想再看見妳的笑……好想再看見妳的好……
 
不知不覺,皓翔流下了眼淚。
 
到底是什麼?到底是什麼支撐自己走到這裡來的呢?
 
從出生以來,父親的權威跟家族的責任便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
 
是芸可,是芸可的善良解救了迷失的自己。
 
怎麼能在這裡放棄呢!!
 
皓翔猛然睜眼,狠狠咬下舌頭,鮮血狂湧,以劇烈的疼痛喚醒意志。
 
「我不能死啊!」皓翔雙目赤紅,舉刀衝出。
 
「乖乖躺下不就沒事了?」中年男子眼神一冷,衝出。
 
寒光一閃,兩人身影交錯。
 
中年男子冷汗滴落,喉嚨出現一道淺淺的傷痕。
 
皓翔仰著頭,咽喉鮮血直流。
 
結束了。
 
臉上爬滿的不是血,是無能為力的眼淚。
 
這個世界上,沒有神。
 
如果真的有神,為什麼不能滿足自己,如此卑微的願望?
 
不過是想再見芸可一面而已……
 
如此渺小的渴望……
 
身體再也使不上一點力氣,皓翔重重倒地。
 
也罷,盡力了……
 
倒在地上,身體微微抽搐著,再也感受不到一絲疼痛。
 
呼吸越來越慢,一口氣越吐越長。
 
芸可……
 
芸可……
 
妳在嗎?我就要去找妳了……
 
隱隱約約……恍恍惚惚……
 
遠方似乎有一道身影。
 
是傳說中的牛頭馬面嗎?來接自己了?
 
人影越來越清晰。
 
是個女孩,皓翔朝思暮想的女孩。
 
皓翔張開嘴想說些什麼,但一句話都說不出口,一張嘴鮮血直湧。
 
女孩向他伸出手。
 
他用盡此生最後的餘力,也伸出手。
 
兩隻手,十指緊扣。
 
「謝謝你……」女孩笑了,酒窩深遂:「你有一直記住我呢……」
 
他也笑了。
 
迷失的心,重回了依靠。
 
 
 
 
 
夜,星空閃爍。
 
山坡上,滿地的紙鶴。
 
一陣強風吹來。
 
所有紙鶴展翅齊飛。
 
依稀,還能看見,兩個相互依偎的人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492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希布拉
寫得超棒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QQQ
五六年前資質就出現惹!!

10-09 12:24

Cure
過獎了><10-09 22:56
白夜
..他們家族不是最強的家族ㄇ 應該可以用關係拿到ㄅ

10-09 12:57

Cure
我重看了一次,好像沒有提到主角的家族是最強的@@
這篇是我的處女作,以我現在對故事的要求程度來看是不合格的,光是小屁孩主角可以闖進一個國家的機密處就讓我頭很痛
而且更難過的是我第一篇作品就有寫悲劇的壞習慣了,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辦法想到能夠讓自己滿意的happy ending
譬如操邪弄惡,我想過兩種結局,一個是大眾意義上所謂的好結局,可是我左思右想總覺得不夠震撼人心,沒有爆點,所以捨棄了。另一個結局我貫徹了死得悽慘,活著的更慘的真理,具體細節不能說,但我曾經跟某個追到目前進度的高中同學完整說過,她認為那個結局很屌,所以我讓故事朝那個方向發展了......10-09 23:10
+9神聖騎士卡
寫得挺美的

10-09 13:42

Cure
這個誇獎真讓我受寵若驚!!10-09 22:56
異世界追夢人
高中文筆就這麼好

10-09 13:47

Cure
我只是努力寫得讓每個人願意把我的文字讀下去而已,謝謝你的誇獎10-09 22:57
寒月
超強,完全不像黑歷史

10-09 13:50

Cure
那是你不嫌棄啦~謝謝~10-09 22: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kg412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淺談押見修造及他的最新連... 後一篇:血之轍13+14+15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zz0000150大家
日記更新嚕!今天分享的是個湊巧的故事,歡迎進來我的小屋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