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4 GP

[達人專欄] 芬布爾之夢 - 壹:冬日的徵兆(1)

作者:錯字女王月亮熊│2016-04-03 12:47:24│贊助:68│人氣:995


【目錄】




  希芙睜開了眼。
  寒冷的空氣灌入她的肺部,讓她清醒了大半。

  她微微打了個哆嗦,她從床舖上坐起了身,白色床單自她身上滑下,露出她一絲不掛的雪白色肌膚。

  希芙仍垂著頭,金色的長髮凌亂地貼在胸前,不溫順地亂翹著。她下意識地抓著自己的長髮,讓它的造型看起來更具藝術性了。


  「夢……?」她拉拉被單,稍微掩飾住胸口的位置,然後伸手將頭上的木窗推開,天色仍陷入一片夜幕之中,一道彎月明晃晃地自森林邊陲昇起,看來她並沒有睡著太久。

  希芙揉著眼,感受肌膚上顫慄的冷汗,胸口也明顯地起伏著。

  那噩夢似乎還令她餘悸猶存。
  烈火燃燒的熱度、屍體伴著腥臭的氣味、以及寂靜到異常的森林……

  雖然她經常作夢,但這次是她印象以來最詭異的。


  ──因為過於真實反而作嘔的那種詭異感。


  她被黑色的花莖刺穿了身子,彷彿自己成了破爛的針氈,在夢魘的蹂躪下慘不成形;雖然驚醒之後一切的痛苦都消失了,卻無法平息希芙內心的不安與恐慌。

  「嗚,才剛回來王都就夢見這種夢啊……」她疲憊地撥著瀏海,將小臉埋在柔軟的掌心間,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再看向窗外的天色,喃喃說道:「不知道他還在不在……」

  她裹著被單輕輕滑下床舖,從衣櫃簡單套上外衣後,挑了件保暖的斗篷披在身上,並拿起壁架上的燭檯,推開房門的瞬間,木門立刻發出古老的沉吟聲。

  希芙無聲地加快腳步,穿越一條不算長的走廊,布鞋踏過腳下華麗的紅絨地毯;她走向走廊盡頭,來到通往閣樓的樓梯,手中的燭光不安地晃動起來。

  她滿心期待地來到閣樓、推開窗戶向外看去,輕易便能俯瞰街道上的光亮──因為地形較高的緣故,她只要一往下看,便能清楚看見這片街區的景色,相同造型的房屋比鄰有序地排成長排,在熱鬧的街口點燃了火把,王城高聳的尖塔在城區盡頭,有如營火燃燒最旺盛的那一刻,在河川旁閃閃發亮。

  即使是夜晚,依然能看見街坊裡的歡樂模樣。
  她探出頭去,望向隔壁唯一與她比鄰的宅邸,窗內並沒有透出亮光。

  希芙勾起感嘆的微笑。

  如果他不在家,那大概就只剩「那裡」了吧……

  她關上窗,決定出門一趟。




  偌大的研究室寂靜無聲,只有男人身上的亞麻法袍輕輕拖在大理石地上,以規律的聲響遍佈在書櫃之間。
  研究室的空間並不大,天花板卻像是特意挑高,木製的書櫃也以誇張的高度直達屋頂,佔據了研究室大部份的區域,桃木色的櫃子排列起來,猶如巨木形成的藏書森林。

  他有著一襲米白色的頭髮,一邊瀏海長到遮住耳際,因為久未整理顯得幾分凌亂。
  法師穿過黑白相間的地板,輕聲喊著自己所需要的書名,畢竟這裡的藏書他幾乎都將名字背起來了。

  沒多久,手上已經抱滿了書,因為他並不需要擔心高度的問題;只要有需要,那些書都能輕易出現在他的手中。

  「以這個理論驗證元素與魔力公式的話,我可以先寫下、嗯,對,我得先記下來……」他喃喃唸著咒語般的公式計算,一邊搖晃晃地抱著書堆想回到辦公桌前,幾乎看不見眼前的路。


  突他然感覺自己的書本頂到某個柔軟的物體。

  「呀啊!」書堆後頭傳來吃驚的女聲。

  「咦?」


  或許是受到驚嚇,法師也跟著往後退了幾步,才注意到站在他面前的金髮女子。

  「狄蒙斯,你也太專心了吧。我已經叫你好幾次了!」希芙雙手叉著腰,身上穿著鮮紅色的軍裝與短裙,頗是不滿地瞪著法師。

  「呃、真,真的嗎?」他傻愣愣地呆望著希芙,就連幾本書摔到地上也沒有查覺。「不對--妳已經回城了?妳不是明天才要回來嗎?」

  「我明明說過月初就會回來的呀。」她皺起眉。

  「今天不是才月底嗎?天啊--對不起,我、我完全沒注意到日子--」他的表情充滿了驚訝,好像研究室和城外的街道有時差似的。

  「我好像已經不會意外了。」她鼓起臉頰。

  「天啊,希芙,真的很對不起,我今天早上才在找研究古文獻,現在還覺得自己活在中古戰場的年代呢……等等、等等。」他像是想起什麼,連忙繞過希芙將書堆放到木桌上,然後狼狽地抓著腦袋,一邊找尋桌上的羽毛筆。

  「狄蒙斯,你在做什麼?」希芙的聲音冰冷下來。
  「我先把剛剛想到的內容筆記下來……等我一下、嗯,馬上就好了……」他的眼神從驚慌茫然中恢復冷靜,專注在羊皮紙堆之間,幾乎整個人要埋了進去。

  希芙看著他那可笑的模樣,嘆了口氣,感覺自己就算假裝再不滿,眼前的法師也不會察覺到。
  她索性繞過滿地的羊皮紙與書頁,找到一個勉強還能坐的長沙發椅。

  希芙坐了下來,一邊以指尖捲起金色的髮尾,聽著耳旁不時傳來的喃喃自語,以及揮筆抄寫的聲音。


  --每次來到研究室,她知道自己就會成為被忽視的那個。

  但即使是這樣,光是聽見狄蒙斯專注工作時的聲音,自己竟然也能感到安心。


  「像個傻子一樣啊……我……」她幽幽地又嘆了一口氣。

  正當她心中充滿又是埋怨、又是幸福的心情時,空中緩緩飄來一只茶壺與杯子,慢慢降落在她的眼前。


  「來點紅茶嗎?妳應該很久沒喝王室的茶葉了。」狄蒙斯的聲音從書堆中擠出來。

  她眨了眨眼,伸手接過杯盤,看那白胖的茶壺自動傾倒出香濃的晶亮液體。
  「……看來你的社交禮儀並沒有隨著時間消失嘛。」雖然嘴裡想說聲謝謝,希芙卻還是忍不住出聲譏諷。

  而男人似乎沒有生氣,只是發出輕快的笑聲。

  「--再等我一下,希芙,」他抬起頭,朝她揚起一抹生澀又溫柔的微笑。「放心吧,我馬上就去陪妳。」


  看著那抹笑意,她紅了臉,連忙垂頭啜飲紅茶不發一語。

  是從什麼時候起,她變得如此依賴與狄蒙斯獨處的時光呢……?


  一邊喝著香甜的紅茶,希芙低頭看著自己斗篷上的別釦,雕著金色的高階指揮官圖案。

  身為芬布爾帝國的陸軍首席指揮官,她應該要為自己的職位滿懷驕傲才是,但芬布爾是個三面環海的半島型大陸,海軍的戰略價值遠比陸軍高得多;所以雖然她陸上作戰的能力優異,卻總是不被其他指揮官看好。

  加上她是女性出身,大大加深了其他人對她能力的質疑。

  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並不亞於其他指揮官,她親自前往國境邊疆,在唯一一塊與其他大陸相連的國境線上指揮作戰,抵禦極欲侵略的鄰國士兵。

  固定幾個月才會回來首都匯報戰況的她,幾乎沒有放鬆心情的時間。


  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

  「希芙?」

  狄蒙斯溫暖的聲音喚起她的注意力。
  她抬起頭,正好對上那雙金黃色的瞳孔。

  「忙完了?」

  「嗯,好久不見。」狄蒙斯笑開了嘴,一邊伸手抓著後腦勺。「邊境那邊還好嗎?」

  「放心吧,我架設了三條防禦線,況且又在地形優勢上,他們是進不來的。」希芙一說到這就得意起來,露出容光煥發的模樣。「最近敵軍最近動作很小,雖然我懷疑他們別有盤算,不過目前局勢是穩定的。」

  「果然把事情交給妳就對了。不是嗎?」狄蒙斯也替自己沏了一杯茶。

  「吶,不知道是誰當年還和我在軍營裡大聲嚷嚷,拿一堆戰略理論塞我呢--」希芙賊笑起來,看著眼前的法師漸漸臉紅起來。

  「那時候我們都還年輕嘛--唉,以初次見面而言,那實在不是很好的開場。」他乾笑幾聲。

  她無奈地揚起嘴角。「結果我們還打了起來。」
  「對,那天我們打成平手,指揮營卻差點毀了。」狄蒙斯喃喃細語著,像是回想到什麼不好的回憶。「從那次之後國王幾乎是氣死我了……啊!等等,妳明天要去覲見陛下吧?」

  「是啊。所以--」希芙嘻嘻笑了起來,燦爛說道:「今晚就讓我待在這邊吧!」

  「咦?」狄蒙斯的杯子險些掉落下來,他滿臉通紅地看著女孩,支支吾吾地回應:「什麼、這、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當然是一起聊天啊,畢竟都這麼久不見了。」

  「啊啊,這樣啊……擅自期待著什麼的我,總覺得有點可憐呢……」他別過頭去,悄悄流下兩行熱淚。

  「要做些什麼也不是不行喔。」她突然說。
  「咦、什麼?」

  「例如陪你把研究作完之類的。」希芙掩嘴大笑起來,金色的髮絲也隨之甩動。「啊哈哈--你的臉好紅啊!我只是開玩笑而已啦!」


  滿臉通紅的狄蒙斯忍不住睨了她一眼。
  可惡,他好歹也是身心健全的大男人啊!大半夜在獨處的研究室裡開這種玩笑,根本沒幾個人受得了吧!

  何況希芙正以毫無防備的姿勢坐在沙發上,只要用力晃動,裙襬就會不經意地往上撩去,露出她白晢又柔軟的大腿……


  狄蒙斯連忙用力咳了起來,轉身背對著她。

  「咳咳、嗯、沒關係。所以,妳接下來打算……」


  她的聲音忽然夾雜一絲冰冷。「狄蒙斯,我作了一個惡夢。」

  「啊?」他一愣。像是沒想到希芙竟然會接到這個話題。「什麼樣的惡夢……?」

  她的笑容微微斂起,雙手捧著茶杯,將身軀縮了起來。
  希芙沒有看向狄蒙斯,而是以無神的瞳孔凝視著茶杯裡的水紋。

  「我好像保護了一個很重要的孩子,與皇室有關的人。可是我不記得詳細的過程了,只知道……花,我最後被黑色的花吞噬了。」

  狄蒙斯一臉納悶地看著她。

  「花?」他好像成了重複答唱的鸚鵡,畢竟希芙說的字他一個都聽不懂。

  「那感覺很真實,真實到醒來之後也讓人很不舒服,我不知道……有種……有種分不清現實的感覺,好像這一切都還在作夢……我覺得很可怕。」希芙又吐了一口長氣。

  「嘿--真令我訝異,與皇室有關的孩子嗎?」他好整以暇地伸了個懶腰,揚起奇特情緒的微笑。「嘖嘖,沒想到希芙連在夢裡都這麼盡忠職守,為了王國服務,讓我都有些吃醋了呢。」


  「喂,人家是認真在跟你訴苦耶!」希芙鼓起臉頰,那模樣卻反而使她更可愛了。

  「妳聽說『夢兆』嗎?」

  「夢兆?」


  狄蒙斯將一只手向前攤平,憑空自掌心飛出一隻發光的蝴蝶。希芙驚喜地看著,那蝴蝶突然又變成飛向空中的蛇、花朵,或是各種形狀或符號。

  「有一個專門研究夢境的法師,認為夢境不但反映現實,也反映潛意識的思想,並以符號或徵象重新在腦中重現。」
  他手一收,幻象便呼應似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飄向他掌心的一本書。

  「徵兆……」她喃喃重複,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真特別,我以為夢就是夢。」

  「妳不知道嗎?其實不只是夢境,有些法師甚至認為現實世界也會與他們互相呼應,給予徵象。」狄蒙斯輕笑起來,「從星體、自然界、到腳下的地質,都與我們的未來息息相關。

  他動動指尖,書頁裡的文字飛到半空中,變成了星空的排列,而書頁則變化成不同顏色,有如一片剖面的地層圖,書上則站了一個爬滿文字的紙人,像是在做出跳舞的動作。

  希芙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想說的是,我的夢也是一種徵兆嗎?」

  「如果妳不認為它是,那麼它就不是。」意外地,眼前的男人卻說出了這句話。「重點並不在於它是否真的暗示妳什麼,而是妳如果相信徵兆,並透過夢境反思、探討自己的內心。這樣的過程才是重要的。」

  希芙眨眨眼,一臉困惑地看著他。
  「--好難懂。」最後,她終於不甘願地下了結論。

  「妳慢慢會明白的。」
  狄蒙斯微笑起來,書本的小把戲也回歸正常,讓研究室恢復了寂靜。


  後來他們又聊了許久,話題也不再回到夢境上,只是天南地北地聊著各種話題。

  或許狄蒙斯的研究室,真的連時間流動的速度也與外界有所差異--希芙在這裡待了一整個晚上,卻只覺得時光飛逝得好快,好像他們才剛剛見面一樣,甚至連一絲倦意都沒有。

  不知多久之後,研究室的門外才傳來敲門聲,一個紫色短髮的少女打開門,微慍的水汪大眼立刻朝沙發上的他們望來。

  少女穿著貼身的淺青色軍裝,頭上別著純白的大理花髮飾,雙眼如紫水晶般深遂有神。她大步走了進來,軍靴也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響亮的踏聲。

  「將軍大人,妳沒和我說妳在這裡啊!害米締亞找了您好久!」她嬌小的身子迅速來到希芙面前,柔軟高亢的語調讓人聽不出那是她抱怨的方式。

  「米締亞!」希芙驚呼一聲,「已經早上了嗎?」

  米締亞先是半斜著眼,視線在她與狄蒙斯之間來回不斷,才淡淡說道:「是啊,已經早上了,將軍大人卻還在跟狄蒙斯大人卿卿我我的……」

  「什麼!」
  「才、才沒有卿卿我我呢!」
  「對啊,我、我們只是在聊天而已!」
  「對,對啊哈哈哈!」

  兩人立刻滿臉通紅地揮手否認,然後又互看了一眼。

  「啊啦,這麼一致的反應,反而讓人覺得很可疑呢。」米締亞邪笑起來,朝狄蒙斯問道:「法師大人,該不會你已經跟我們家的將軍大人告白--」

  「哇啊啊啊啊啊--!」希芙大叫起來,連忙跳起來摀住米締亞的嘴,「傻副官,妳在說什麼、妳在說什麼啦!才沒有這種事啦!哈哈哈!走吧走吧,等等還要去見國王呢!」

  「嗚嗚!」米締亞無辜地瞪大著眼,直到她被希芙拖出了門口。

  「--希芙。」狄蒙斯在後頭喊住了她。


  希芙回過頭,甚至來不及掩飾自己火燙的臉頰。

  然後她發現男人蒼白的臉龐下,也一樣帶著害臊的暈紅。


  「今天晚上,我會待在家裡。」他眼神猶豫地小聲說著,一手則無意識地抓著後腦。「或許我們可以一起吃晚餐……之類的。」

  「咦?」她輕輕叫了起來。
  「我--我會等妳來的。」狄蒙斯的聲音越來越堅定,彷彿下定了決心。「不管多晚,我都能等妳。」


  聽到這句邀約,希芙幾乎停止了呼吸。

  直到米締亞在她手中吐出悶悶的呼救,她才回過神來,驚慌地鬆開手。

  「我、我知道了。我……會去的。」


  她僵硬地側過頭去,拼命撥著耳際的金髮,將髮絲勾到耳後。

  然後她不敢再看狄蒙斯的臉龐,匆匆說了句「再見」之後,連忙拉著副官走出研究室。



(待續)



【後記】


  出版社絕對不會收的稿件第二彈(X
  這篇的風格我覺得挺微妙的,有點像是在輕與硬之間摸索界線,不過故事我挺喜歡的。
  額,然後,這是我第一次在初章就曬曖昧的甜配對角色.............

  ................有點不習慣。

  甜屁啊!
  現充爆炸吧!
  愛情攏系甲!

  (被拖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484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芬布爾之夢|奇幻小說

留言共 4 篇留言

白河
好甜好溫暖 XDDDD 喜歡這兩位的配對,相處起來超可愛的 XDDD

期待角川能夠接受,再出版成另一部長篇小說!

04-03 12:51

錯字女王月亮熊
不用接受啦
大家開心看網路版也不錯,我也樂得輕鬆(炸04-04 15:19
千晴
這次到底會收到多少一百塊呢?

04-03 16:22

錯字女王月亮熊
妳要給幾次一百塊呢XDDD04-04 15:19
大神 明蝕
這就是 鞭子與糖果QAQ 剛看完 序章下 被虐得好慘好慘
現在看第一章 好甜 ~

04-03 21:24

錯字女王月亮熊
大家都覺得好甜呀XDDD04-04 15:22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臨冬城的示意圖阿~~~

05-10 10:09

錯字女王月亮熊
[e38]05-11 19: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4喜歡★shiungk2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硬不行》即將正式遊戲化... 後一篇:[硬不行與烏托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 ① 奇幻創作系列 ╮ (0)
尋龍手誌 (21)
藏神鄉 (22)
岡堤亞的傷醫 (8)
渡鴉之末 (26)
芬布爾之夢 (5)
長夢 (3)

╭ ② 病態愛系列  ╮ (0)
我將她囚禁的那段時間 (10)
斯德哥爾摩情人 (12)

╭ ③ 短篇創作系列 ╮ (0)
愛情&青春短篇小說 (13)
醫療&社會短篇小說 (9)
奇幻&科幻短篇小說 (8)
其他同人、綜合小說 (17)
噗浪角色扮演企劃 (2)
寫作心得分享 (61)

╭ ④ 暴雪同人專區 ╮ (0)
[WOW]就讓青銅龍拆散你全家 (5)
[WOW]我們是快樂的天譴軍 (15)
[WOW]已宰的羔羊 (47)
[WOW]existence (22)
[WOW]從未回去 (5)
[WOW]艾澤拉斯賞景誌 (4)
[WOW]綜合短篇集 (10)

╭ ⑤ 其他創作  ╮ (0)
【阿熊繪】不畫的漫畫家 (85)
【梓梓繪】我有蘿莉魂我超強 (14)
【詩】原來我會寫新詩 (16)
【攝影】iphone萬歲! (38)
【書蟲】偶爾唸唸書的心得 (31)
【影音】電影心得、音樂歌單 (25)
【遊戲】玩得不三不四但就是很愛 (27)

╭ ⑥ 公會、合作  ╮ (0)
【塔客協會】創作交流公會 (31)
【夜暮之曲】RPG公會 (2)
【Cyber嚴選】網路小說電子報 (1)
【錯字王國】奇幻推廣粉絲團 (5)
【ѡ✦魔女茶宴】 (1)
【HGWS】 (1)
【出版】我才不是台灣角川原創小說作者 (86)

╭ ⑦無人知曉的秘密 ╮ (0)
【夢日記】偶爾發病的日記 (12)

未分類 (397)

seck1234漫畫人才培育
https://gnn.gamer.com.tw/detail.php?sn=18879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