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奇幻】魔音 Chapter 6 魔音(完)

作者:Cure│2012-11-17 15:24:28│贊助:204│人氣:256
6.魔音(完)


魔因氣力用盡而攤倒了下來,鮮血不斷自傷口流出。

妙音衝來,跪倒在魔身邊。

「你的傷……很重……」妙音不知該如何是好。

以往魔戰鬥時從來不會受傷,妙音當然就不會去學如何包紮傷口,但即使會打理傷口,這種程度的重傷也不是她所能處理的。

「無妨。」魔撐起身子,身上冒出黑色火焰,修補著傷勢。

炸裂的右手掌逐漸完好,而胸口的那個大洞也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

看到胸口那駭人的傷口,妙音不禁責備︰「剛才能用手擋下的攻擊,你為什麼要用胸口承受?你知道嗎?當我看到你被貫穿的那一幕時……我的心臟幾乎都要停了!」

傷勢真的太重了。魔專心於療傷上,連開口的力氣也幾乎沒有,他只是舉起了左手。

小指上,一圈髮絲烏黑的發亮。

「用我的生命保護它……約定。」魔壓抑著傷口,艱難的說。

「你……大笨蛋!」妙音眼框紅了。

體內能量逐漸耗盡,但胸口的傷卻還有一個拳頭的大小。

在療傷也無濟於事,魔索性不再摧動魔力。

「妳快走吧,還有一個神要過來,不想死的話趕快離開。」魔望向南方。

那裡,另一股不遜色於破壞神的力量正逐漸逼近。

「那你呢?」妙音焦急地問。

魔默然不語。

「你回答我啊!你要留在這裡幫我斷後嗎?別騙我!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才不屑殺我這渺小的人類呢!」

妙音晃著魔的身子,不安的預感越來越濃……

「我求死。」魔說,不敢看著妙音的臉。

三個字,妙音終於確定自己心裡的猜想。

魔不斷挑戰強者,為的不是單純的「求敗」,而是求死。

魔的世界究竟是如何呢?

不能哭,不能笑,不能快樂,不能悲傷,不能嘗出食物的味道,不能分辨除黑與白外的顏色,甚至沒有想做愛的慾望。

毫無一切,沒有牽掛,什麼都沒有。

只剩下無邊無際的絕望,還有死亡。

所以魔才能明白素未謀面的死神的想法,死神在走遍神州後依然無法尋回感情,最後肯定自殺了。

至於死神為何要自殺?又為何要在自殺前留下神之屏障,那就不得而知了,其中肯定另有故事。

「你……早就想死了吧?早就不想繼續存活在這什麼也沒有的世界了吧?」妙音伸出手,輕撫魔蒼白的臉︰「對不起,是我沒用,我沒能替你找回感情……」

流著淚,妙音語氣滿是哀求︰「但是,不要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就當是為了我,好嗎?」

妙音的一字一句,都如重錘般敲擊著魔的心口,心臟有種快要粉碎的預感。

「對不起。」魔的手指輕點妙音額頭。

點中的瞬間,魔確定自己的心臟徹底瓦解,以無形的方式。

前所未有的感覺,是種很不舒服的沉重。

妙音身子一軟,跌進魔懷裡。

「妳比我更值得活下去。」

魔運起一陣魔力,包覆住妙音將她送走。

黑色魔力托著妙音逐漸遠去,昏迷的她左眼滑落一滴眼淚……



送走了妙音,魔的身子又不受控制地搖搖欲墜了。

還是太逞強了,明明魔力已經所剩不多,還用能量將人送走。

反正這次是必死無疑,長久以來的虛無終於能夠獲得解脫。

但是,在解脫之前,他依舊會戰到最後一刻,一定要給對方留下慘痛難以忘懷的經驗,當然,如果能夠同歸於盡是最好。

突然空氣一寒。

天空上一道火紅的身影橫空出現。

同樣俊美到可怕的容貌,戰神擁有一頭血紅短髮,頭上左邊一根黑角聳立著。

紅色雙眼掃過戰場,戰神冷冷道︰「你不是死神,但你能夠殺掉破壞神肯定也是神的層次……說吧,死神在哪?」

「我就是死神,你不認得了?」魔隨口糊弄。

「哼!你根本就不是死神!那混蛋的氣息我絕不會認錯!」戰神的表情因過度憤怒而扭曲︰
「萬年前那一角的恥辱我永遠不會忘記!」

如果說破壞神對死神是厭惡,那戰神對死神就是赤裸裸的仇恨了。

「是也好,不是也罷,你跟我今日注定要倒下一個。」魔運起體內最後的魔力,在手中凝聚成一把邪兵。

「就憑你這重傷的身軀,你連摸到我的角都辦不到。」戰神冷笑,紅色的鬥氣自體內擴散而出。

「準備領死吧。」魔將邪兵刺入破壞神殘破的軀體,滾滾雷氣被魔力吸收,滋潤了魔匱乏能量的身體。

戰神雙眼微瞇。

這樣一來,這場即將展開的死鬥結局難料了……



轟隆!轟隆!轟隆!

究竟是第幾次晃動了?

大地瘋狂的顫抖,好似恐懼什麼似的。

轟隆!轟隆!轟隆!

不能睡,必須要醒來。

轟隆!轟隆!轟隆!

不能就這樣放任他離開,要為他做點什麼。

轟隆!轟隆!轟隆!

「魔!」妙音跳了起來。

轟隆!轟隆!轟隆!

妙音看向聲音傳出的方向,那裡煙沙滾滾,空氣瀰漫著血的味道。

魔當時的力量還是無法將她送去遠方,大約漂浮了一公里左右,魔力就消耗殆盡了。

遠方,能量衝擊的巨響依舊持續。

像是一個防護罩,外溢的能量將戰場包覆住,根本無法靠近。

「可是我有這個。」妙音盯著左手小指。

普通人也許一接近戰場就會被能量絞碎,但擁有魔部分力量的髮絲絕對能夠扛過去。

妙音望向戰場的方向,眼神堅定。

「魔,等我。」



不知怎的,天慢慢灰了。

一聲雷響,令鏖戰了許久的兩個神暫時分開。

沒有對白,只有急促的呼吸聲。

魔的身上多處深可見骨的傷口,右手也因過度催動魔力而筋脈寸斷,毫無知覺。

短暫的停頓,兩人看相彼此的眼神絕不是英雄惜英雄,戰神的雙眼裡滿是無法言諭的痛恨。

「你真的太像他了!本來想留你一命,但此刻找不著他就先殺你洩憤吧!」戰神咬牙切齒。

方才纏鬥了許久,明明自己佔據了極大的優勢,卻還是殺不死眼前這個與死神七分相似的傢伙。

魔總是利用自己毫無痛覺的優勢,在戰神的攻擊貫穿自己時立即反擊。

這樣打下來,魔雖是傷重不已,但戰神也好不到哪裡去,左耳都給轟爛了。

不僅殺不死一個傷重的神,甚至還被他打得負傷,這對戰無不勝之神絕對是恥辱一件。

戰神緩緩站起,醞釀著下一波的攻勢。

魔也不甘示弱的努力撐起身子,但傷勢過重令他身子一軟,腳步突然踉蹌。

「好機會!」

戰神沒有放過這個破綻,迅速出手。

魔還沒反應過來,下巴便被一股巨力衝擊,整個人都給轟上天空。

戰神這一個包覆鬥氣的上勾拳將魔的下巴整個打碎。

沒等魔落下,戰神已經飛上天空,兩手抓著魔的雙臂,想將他撕成兩段。

但,魔身上黑色火焰如蓮花綻放,將戰神雙手灼的一疼,立馬放開。

猛地,魔以詭異的速度探出左手,抓住了戰神僅剩的長角。

手上黑火加持,用力一折。

斷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戰神發出撕心裂肺的怒吼,雙拳瘋狂砸在魔身上。

根本來不及閃躲,魔挨了三拳後便墜落至地面。

力道之大,都將地板砸出了個宛如隕石衝擊的大坑。

沒有屈辱躺下,魔直挺挺站著,胸口的血塊幾乎要填住喉嚨。

脊椎斷折,胸骨粉碎,胸口的斷骨刺進肺裡,令魔每一次呼吸都滿鼻腔鮮血。

但還是沒死。

幾乎沒了睜開眼皮的力氣,但魔的意識還是清醒的很。

「混帳啊!」戰神在空中憤怒地亂揮拳,鬥氣瘋狂宣洩。

他的頭上,斷角處,鮮血像噴泉般湧出。

「殺了你!」憤怒到失去理智,戰神還沒瘋到忘記報仇。

雙手高舉,鮮紅的鬥氣開始在掌中凝聚,一顆巨大的血色光球逐漸成型。

「殺了你……嘿嘿……殺了你……」戰神詭笑,身體竟在凝聚光球的過程中慢慢化成光點。

戰神,竟然憤怒到瘋了,要犧牲生命發出一招毀天滅地、即便魔全盛時也難以承受的一擊!

週遭的空氣突然開始乾澀起來,彷彿也在恐懼這一擊之下的灰飛湮滅。

魔努力撐開眼皮,天空上那顆光球耀眼的如同小型太陽。

肯定難逃一死,死在這種驚天動地的神招下也不算屈辱了。

魔滿意地閉上眼睛,終於要從長久以來的虛無中解脫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去死吧!什麼神啊魔的都去死吧!」在瘋狂的笑聲中,戰神完全化作光點,融入了巨大光球之中。

巨大光球,開始朝魔的方向墜落。

空間開始粉碎,天空更是留下一道長長的紅芒,好似連天空都被這一擊給擦出血來。

勁風撲面,光球已經朝魔臨近……



「魔!」

一聲叫喚,令魔等待死亡的意識甦醒過來。

睜開眼睛,只看到一道身影。

他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看著魔籠罩在光球威壓下,妙音不顧一切跑來,臉上滿是驚恐與淚水。

「怎麼會……」魔瞪大雙眼。

妙音一路跌跌撞撞,搶在光球落下擋至魔身前,張開雙手。

光球轟落,髮絲黑光大盛。

足以毀滅世界的力量,瞬間消耗光了髮絲殘餘的魔力。

被抵禦掉大部分力量的光球轟擊在妙音身上。

鮮血噴灑,天地無聲。

魔怔怔地摟著懷中逐漸失去溫度的身體,臉上都是妙音的血……

突如其來的震撼、突如其來的失去,面對瞬間而來的生離死別,魔的雙手,不由自主顫抖了。

妙音閉著眼睛,嘴邊鮮血滿佈,強烈的能量衝擊瞬間粉碎了她的心臟,竟是一句遺言也無法交代的遺憾。

但嘴角卻是上揚的。

能夠為了魔付出生命,她很滿足。

看著妙音緩緩流失生命力的笑容,魔試著想做出一個悲傷的表情,但臉上卻是面無表情。

除了面無表情,還是面無表情。

魔不能明白,倒在懷裡的不是自己最在乎的人嗎?為何自己竟然沒有一點悲傷,也沒有絲毫痛苦?只有一陣沉重到難以呼吸的陰霾籠罩在胸口。

陰霾。

無邊無際,壓碎身體的陰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嘶吼。

雲湧,雷閃,風嘯,雨落,降灀。

這是「魔」的聲音。

魔音,引動了大自然的呼應。

即便嘶吼的如此哀痛,眼框裡還是……

無一滴淚水。

原來無法悲傷,是比悲傷更沉重的悲傷。

魔再也無心他事,他只想靜靜地抱著妙音,陪她走完這一程。

啪搭。

突然,一個藍色的小布包從妙音身上落下。

魔撿起,打開一看。

裡面,只有一串發黑乾癟的糖葫蘆。

原來,妙音根本捨不得吃掉魔第一次送給自己的禮物,一直貼身保存到現在……

傷勢已經逐漸復原,但心的缺口卻是越來越大。

此時,他的心裡彷彿有個東西瓦解了……



「謝謝你救了我,我叫妙音,你叫什麼名子?」

「你……很可憐。」

「感情,是人類最珍貴的寶物,是造物者賜與我們最豐盛的禮物,可以笑,可以哭,能夠感到開心,也能體會悲傷。因為有感情、有慾望,人才會有活下去的目標,一個人如果失去了感情,那跟傀儡有什麼兩樣?」

「雖然我不明白你存在的理由,也不清楚你為何沒有感情,但是我相信,沒有人是為了終結他人性命而存在的。這點我能跟你保證。」

「那代表著,我的歌聲能夠觸動你所遺失的感情。只有在你身邊,我的歌聲才有意義,才有存在的價值,如果你不願意相信我的歌聲,那它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你真的是魔鬼!而且是貪心的魔鬼!大不了……大不了我在死後把我的眼睛送給你!如何?而且,我也可以替你找到你所失去的感情!」

「我相信你,不管我身處何處,只要我需要你,你就會來到我身旁。」

「正好相反!」

「我要你用生命好好保護它!你活多久,它就要在你手上多久!」

「那,我們來打勾勾。」

「就是小指勾小指,然後再把我們的大拇指貼在一塊兒,很簡單的,這代表我們之間的約定絕不能打破!」

「我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你!」



回憶,如潮。

魔默然。

一滴透明水珠,滴落塵埃。

「我也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你……」



在山谷最高處的草皮上,一名身著黑袍的俊美男人坐在一座半人高的墳墓前。

低著頭,看著左手小指發呆,日日夜夜如此。

坐過無數個冬。

坐過無數的秋。

坐到連男人自己也早已模糊了時間。

數千年?

數萬年?

也許太久。

也許更久。

不過這幾天,暗處有一雙眼睛窺視著自己。

那人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渾然不知魔優越的聽力可是將他的腳步聲聽的清清楚楚。

又過了幾天,那偷窺的人似是忍不住了,竟走到男人身後約一公尺處。

「對不起……我看你在這裡坐了好幾天了……是不是遇上了什麼不能解決的難題,所以才意志消沉坐在這?你……可以試著說出來,會好過一點喔!」是個有點侷促的女孩嗓音。

坐了也許有數萬年的男人站起,轉身。

女孩看見男人有雙湛藍的眼珠。

男人卻沒看女孩的臉,他的視線,停在女孩的左手小指上。

那裡,有著一圈黑色胎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057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神隱
真悲劇

11-17 17:31

Cure
個人認為悲劇會比較有共鳴@_@
11-17 19:04
kevin9852012
真是好看阿[e13]

06-02 00: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kg412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魔... 後一篇:[達人專欄] 【操邪弄惡...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