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奇幻】魔音 Chapter 3 佛音

作者:Cure│2012-10-20 08:52:43│贊助:20│人氣:403
3.佛音


菩提伽耶,相傳為佛門創始者釋迦摩尼的悟道成佛處,與藍毗尼園、鹿野苑、舍衛城、桑迦施、王舍城、毗舍離、拘屍那揭羅並列佛教八大聖地,其中菩提伽耶位於北神州的印之國,每年朝聖之人不知凡幾。

之所以朝聖者眾多,靠的不只八大聖地之一如此響亮的名稱,因為每五年,德高望重,被冠上「佛門第一智者」之稱的聖尊者也會在其中的金剛寶座塔為信眾解惑。

而今年,正好趕上五年一次的解惑大會。

印之國離落櫻村大約三十日的路程,若以魔對空間移動的造詣來說,一秒便足夠他往返了,但妙音堅持使用步行。

「旅程並不是只到達目的地就算了,過程也很重要。」妙音這麼說,魔也不反對。

比起魔悠久的生命,三十天猶如一
眼。

這三十天內,早上魔陪妙音趕路,晚上妙音休息時,魔便會去尋找強者廝殺。

也許不能說廝殺,因為那些對手根本連魔的一招也擋不住。

劍皇東方夜、刀聖暮秋、開膛手西蒙、重錘李燁戈、飛刀知秋、鷹眼月隱……等北神州雄霸一方的高手都被魔給殺了乾淨。

而每回魔回來時,妙音便會唱歌。

與初遇時輕快的曲調不同,這些天妙音的歌聲哀怨悽涼,令魔聽了感到胸口似乎被一塊大石堵住。

「為什麼最近妳的歌聲那麼的……」在到達菩提伽耶的前一晚,魔忍不住問道,一時之間卻不知該如何形容。

「為什麼那麼悲傷嗎?」妙音蓋上魔的黑袍,這件衣服現在成了她每晚的被子。

魔點點頭,也許這是最好的形容詞了。

「因為我還沒能完全走出傷痛。」妙音閉上眼睛,翻了個身︰「用說的大家都會,但真正做到……需要很長的時間。」

魔沉默,咀嚼著妙音話裡的意思。


印之國比妙音想像的熱鬧太多,也許是碰上聖尊者每五年一次的解惑,今年的朝聖人數又翻了數倍,想一睹勝尊者的尊容恐怕不排上一日是不可能的。

「好多人啊!從來沒看過那麼多人聚集在一起過呢!」妙音興奮的滿臉通紅,放眼望去一片無際的人海。

街道上充滿了朝聖的和尚、武者跟遊客,還有許多賣小吃的攤販。

在封閉小村子的她從來沒看過這麼震撼的場面。

妙音東張西望,眼神落在賣糖葫蘆的小販上,喉嚨滾動。

「妳想吃?」魔問道。

妙音大力的點頭,她可從來沒吃過糖葫蘆。

於是魔大步走向小販,指著妙音,說︰「她想吃。」

「好的客倌請稍等。」那年輕的小販拔了一枝遞給魔,道︰「一共十文錢。」

「什麼十文錢?」魔困惑。

妙音忽然發現大勢不妙,以魔的實力自然是不需吃喝拉撒這等身外之事,他恐怕連向別人交易必須要用錢這種基本常識都不知道。

既然如此,魔的身上怎麼可能會有錢!

「沒錢就別想吃,滾!」小販伸手便想推開魔。

唰!

就在小販的手即將觸碰到魔的一瞬間,一道黑光閃過,小販放聲哀嚎,右手竟是齊肩而斷。

「嗚哇饒命啊!大人饒命啊!」那小販痛的眼淚鼻涕直流,不停在地上打滾。

鮮血如噴泉般自小販的斷臂處四散,濺了滿地。

「呀!」四周響起了尖叫,人群一陣騷動。

「魔……我們還是快走吧!我不吃了……」妙音焦急地拉拉魔的手。

「跟我來,我也想見那名聖尊者!」魔卻反握妙音的手,以強大的氣推開人群,硬是開了條路。

「搞什麼!」

「喂!你做啥推我!」

「不是我啊!我也是突然被擠開的!」

突然被推開的人們大聲怒斥,卻一時之間找不出罪魁禍首,想往前一步,竟發現一股無形氣勁將自己往後推開。

感受魔掌心傳來的那股冰冷,妙音不禁有些後悔。

也許在武的方面魔是一等一的專家,但是面對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他卻顯得幼稚不堪。想要的強取豪奪,想殺便直接動手,不明常理,視道德為無物。

原本妙音是想藉由佛理,以宗教的力量來尋求魔失去的感情,但沒想到聖尊者還沒見到,魔竟然就在菩提伽耶,佛教聖地裡直接動武!

眾所皆知,佛教的地盤全面禁武,違者等同向佛教最高主宰——佛之主挑釁!

饒是佛之主再怎麼慈悲,也不可能容忍這種正面賞巴掌的事吧?

就在妙音後悔不已時,金剛寶座塔內的聖尊者,正為一干信眾解惑。

塔內氣氛莊嚴肅穆,隱隱可聞佛經低誦之聲。數百名信眾盤坐於聖尊者之前,各各表情虔誠。

「請問尊者,如何才能不受五欲六塵之擾,專心至志於佛法?」一名修佛者誠心問道。

坐在蒲台上的聖尊者一身白衣,面容俊秀,一頭白色長髮瀑地。身後,站著兩名負責保護尊者安危的大阿修羅,不怒自威。

聖尊者帶髮修行之事早已不是秘密,那一頭留了二十年的長髮不但沒為他沾染一絲塵俗,反而顯得格外純淨。

一臉祥和的聖尊者開口,聲音如金石之鳴︰「學佛而不能成,是以五欲六塵所擾,為何被五欲六塵所擾?無非是貪著。看的破,便能清五欲;忍的過,便可淨六塵。」

那修佛者聞言恍然大悟,連忙道︰「謝尊者!」

就在另一名修佛者想起身發問時,金剛寶座塔的塔門轟的一聲爆裂開來,兩個守門的金身羅漢從門外摔了進來,口嘔朱紅。

遠方,令人窒息的恐怖陰影籠罩而來,散發一身黑色氣息。
 
「這種魔氣……」聖尊者起身,一臉駭然。

與此同時,兩名保護聖尊者的大阿修羅擠身至聖尊者面前,表情凝重。

「尊者,來人實力高出我等太多,恐怕難以誅殺,我等為您爭取時間,您快從塔後的密道離開!」

「不用了。」聖尊者搖搖頭,苦笑︰「我武藝雖然不高,但悟佛者天生對魔氣邪氛自有一套感應之法,來人魔氣之高乃世間罕見,以這等實力若他想置我於死地,一里外足矣,不必大費周章走到我面前……你們還是退下,靜觀其變吧!」

兩名大阿修羅聞言一臉震撼,只好退至聖尊者身後。

聖尊者的心沉到了谷底,他沒告訴兩名大阿修羅的是……當年佛之主召喚他時,他在佛之主身上感應到的浩然磅礡之佛力,甚至遠不如這個還未現身之人的魔氣!

相比於聖尊者的戰戰兢兢,還不知大禍臨頭的信眾們卻是起了幸災樂禍之意,在他們眼裡,佛的威嚴不可輕瀆,歷史上凡是冒犯佛的大逆者都沒有好結果,他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那位侵入者的下場了。

「你,就是聖尊者?」一道冷冽的聲音傳進,雖不響亮,卻刺的聖尊者心頭一驚。

門外,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步入,魔與妙音。

魔的表情如萬年不化的寒冰,冷的驚人;妙音滿臉焦急,湛藍的雙眼幾乎要留下淚來︰「魔,拜託你別殺人,好嗎?」

「我盡量。」魔低語,示意妙音待在原地,自己大步走向聖尊者。

兩名大阿修羅因聖尊者的意思並未阻止,但底下的一干信眾卻不樂意了,其中數十名武藝稍高的信眾跳上前來,圍住了魔。

「大膽!尊者這等身分的人豈是你這種隨意傷人的邪魔所能見的,退下!」一名短髮的信眾怒喝。

魔連看他們一眼都懶,他隨手一揮,這些信眾們就像突然被奔馬撞了一般,一個個飛了出去,口中鮮血狂噴。

見到這一幕,兩名大阿修羅臉色一陣慘白,他們的實力在佛門裡算是一等一了,但雙拳難敵四手,若是讓他們對上這麼多信眾,不死也得落到重傷的下場。沒想到眼前這黑衣煞星竟然一揮手就讓數十名信眾身受重傷!這是何等恐怖的修為!

見魔並未下殺手,聖尊者嘆了口氣,道︰「謝施主手下留情,不知施主來此有何要事?」

魔走至聖尊者面前,眉毛一揚,說出了令在場眾人難以置信的話。

「我,是來論佛的。」

此話一出,別說一旁的妙音目瞪口呆,就連沉穩的聖尊者與兩名大阿修羅都被這話給驚的嘴巴張大。

太……太荒謬了吧!

聖尊者不是沒想過眼前這位不速之客的來意,無非就是想綁架他,或是毀掉金剛寶座塔內的寂滅舍利不壞金身,再甚至,他想破壞菩提伽耶的地脈,給佛門一個慘痛的打擊。

但絕對沒有料到,對方竟然是來論佛的!

聖尊者自嘲一笑,沒想到自己竟也有與魔論佛的一天︰「……你想論佛,那便開始吧。」

魔沉吟了會,問道︰「什麼是佛?」

聞言兩名大阿修羅互看一眼,沒想到對方一開口便是如此直接。

妙音更是好奇的竪起耳朵,想聽聽聖尊者如何解答。

聖尊者雙手合十,道︰「一心向佛,便是佛,佛於心中覓,莫向身外求。」

魔點點頭,又道︰「我來自一殺戮之地,手上沾染的靈魂不下於萬,業障沉重,那我能否成佛?」

「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若你肯放下心中殺念,便可成佛。」

「我無喜、無悲、無情、無念,殺戮不為惡,也不為正義。我心中無殺念,卻依行殺戮之事,那我可是佛?」

「這……」聖尊者遲疑了會,道︰「佛雖追求五蘊皆空,但為佛者不可殺生,一開殺戒,離佛遠矣。」

這時,妙音感到十分諷刺與悲哀。佛教追求五蘊皆空,即是脫離五感;而魔所追求的,卻是與佛家恰好相反,以取得感情而活下去……

「再問,魔是什麼?」魔雙眼深沉。

「魔之根本,是為惡。惡之根本,是為貪、瞋、痴。魔從心起,還從心滅,佛也魔也,唯一心之隔。」聖尊者答道。

「我說過,我無悲無喜,也無慾念,更無向佛從魔之心,那我……到底是什麼?」

魔向前踏出一步,邪風狂起,在場眾人如至冰天雪地。

聖尊者身子一震,也不知是被邪風影響,還是被魔的問題震懾住。

他閉上眼睛,沉默了許久,才說出這難以啟齒的一句話。

「我……我不知道。」

底下的信眾們傻了,竟會有「佛門第一智者」也無法解答的問題!

妙音也不禁感到一陣失魂落魄。連聖尊者……號稱無所不知的聖尊者都無法回答魔對於自身最大的疑惑,那這世上還有人能替魔解答嗎?

妙音自己可沒這個信心。她不敢看魔的表情,她害怕魔的臉上充滿令人絕望的失落。

但悲哀的是,魔並無「失落」這種多餘的情緒,他的表情一如往常的古井無波。

「這是我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我現在要殺你,你所信仰的佛救得了你嗎?」

話語間,魔抬起右手,體內邪力流竄,在掌心凝聚成一顆黑色光球。

感受到那光球散發出的壓迫感,聖尊者毫不懷疑,若是它砸在自己身上,肯定是落得灰飛湮滅的下場。

「惡魔住手!」事情演變至此,兩名大阿修羅再也忍不住了,他們將聖尊者護至身後,一舉掌便要向魔出手。

「不可!」聖尊者急道,但武藝不高的他卻無法阻止什麼。

在聖尊者心中,學佛是為己,更是為眾生脫離業障苦海。為了這個目標,他所下的努力比起佛門裡那些半百的長老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也是為何他能夠在短短三十年內得到「佛門第一智者」稱號的主因。

三十年來,聖尊者沒有答不出的問題,現今,無法替求解之人求得答案,以死謝罪也無不可,不過是賤命一條罷了!

即便求解之人是魔又如何?魔也是眾生之一啊!

「你們,還不配我下殺手。」

魔足尖輕點,黑色氣勁擴散,將兩名大阿修羅震開,摔落人群之中。

再也沒有人敢阻止了,信眾們個個眼框泛紅,彷彿已經預見聖尊者死無全屍的下場。

而聖尊者自己也閉上了眼睛,平靜地等待最後的歸宿。

「可恨啊!」

大阿修羅雙目赤紅,一手努力想撐起自己重傷的身子,另一手叫喚著已經昏死過去的同伴。

「魔……停手吧……」

就在魔正要動手之時,身旁突然傳來一聲輕柔的呼喚。

天下間,唯有妙音的聲音能夠左右魔的思緒。

僅僅一聲平淡無奇的呼喊,卻令魔躁動不已的心平息下來。魔不解,為何毫無感情的自己,竟會對這個聲音在乎到如此地步。

在乎到……願意為了聲音的主人而改變自己。

「你運氣好。」魔面無表情,手一握,黑色光球消散於無。

聖尊者睜開眼睛,驚愕的看著魔。

無視於愕然的聖尊者,魔轉身便走,一
眼便走出了塔外。

「不好意思,為各位添麻煩了。」妙音深深鞠了一躬,也跟著魔離開了。

直到兩人離開自己視線,聖尊者才驚醒大吼︰「謝施主不殺之恩!此恩我來日必報!」

塔外無回應傳來,聖尊者不由得苦笑,想來對方性格孤傲根本不屑於自己的報答。

無論如何,這一日佛門將會永遠記住,一個渾身散發恐怖邪能惡魔般的男人,以及另一名,能夠阻止惡魔的女孩。


能夠在佛門聖地傷了人後,還大搖大擺拍拍屁股走人的恐怕只有魔這個煞星了。

兩人離開菩提伽耶時,甚至沒一人敢攔住他們。

「你……真的很過分!」

離開菩提伽耶約一里路時,妙音突然大聲斥責魔。

「別人想推你你就斬斷他的手!到了金剛寶座塔砸了人家的場子也就罷了,人家回答不出你的問題便要殺他!天底下有像你這麼霸道的人嗎?如果你是如此的囂張濫殺,那你跟屠了我村子的洛有什麼差別!」

妙音一口氣吼了出來,眼淚止不住狂湧。

「我今天不唱歌給你聽了!如果你不肯改那我以後都不‧唱‧給‧你‧聽‧了!」她特別加重後面幾字語氣。

魔看著淚流不止的妙音,若有所思。

「等我。」魔說,突然消失了。

大約五分鐘後,空間一陣扭曲,魔的身子浮現在妙音眼前。

「幹嘛?你以為表演戲法我就會原諒你啊!」妙音雙手環胸,鼓著腮幫子。

「給妳。」魔遞出手上的東西︰「聖尊者完成了對我的承諾。」

看著自己眼前的東西,妙音說不出一句話來。

她害怕一開口,本來已經收拾好的心情又再度崩潰。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是這麼愛哭的女孩。

魔拿出的是一串糖葫蘆,一串價值聖尊者一命的糖葫蘆。

更是,妙音一輩子也忘不掉的糖葫蘆。

「請妳,今天唱給我聽好嗎?」魔專注的看著妙音。

「才不要!」妙音轉過頭,偷偷擦掉不小心掉出來的頑皮眼淚,但嘴角揚起的一絲笑意卻出賣了她。

但死腦筋的魔卻當真了,他認真問︰「那妳還要幾支?」

「噗哧!」妙音破涕為笑︰「你真是大笨蛋!」

這真是
自己收過最珍貴的禮物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757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g412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 ...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
❤ 奇幻小說 每日更新 長篇連載 克蘇魯的敵人 真氣&魔法的世界 感謝踏入小屋逛逛的每一位巴友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