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奇幻】魔音 Chapter 5 神音

作者:Cure│2012-11-14 18:05:24│贊助:102│人氣:183
5.神音


碎琉璃手垂地,象徵他的生命隨著這最後一擊一同逝去。

但意識,卻跟著那劍,進入了魔的識海。

化為一縷意念的碎琉璃,難以置信的瞪著魔的意識空間。

一個字形容,無。

魔的意識裡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空無、虛無,宛如黑洞,只瞧上一眼,碎琉璃僅存的意念竟差點崩潰——雖然崩潰只是時間問題。

這夾帶了碎琉璃意念的巔峰之劍,超脫了物理,直攻精神層面,若是意志弱於他的人,識海就會被毀的一踏糊塗,反之,則被對手輾壓,意識崩潰。

很顯然,魔的意志堅固到無物可催,碎琉璃不敢相信一個活著的人滿腦子想的竟然只有……而且還拼了命的想達成!

「在你的意識消散之前,我問你,神州上,可還有比你強的武者?」黑暗中傳來魔的聲音。

這聲音震的碎琉璃意識渙散,幾乎要消失,他只剩下一句話的時間。

「……沒有了,現在的你是真正的天下無敵,你腦子裡的目的也無法達成……若說還有最後的可能……大概就是虛無縹緲的神了……」碎琉璃語氣呢喃,語調越來越低。

屬於碎琉璃的意識徹底消失,回歸於無。

一代劍界最強者,碎琉璃,終究塵歸塵、土歸土。

「神……」

從意識空間醒來,魔咀嚼這個不是第一次聽到的字。

「魔……你怎麼了?」妙音輕喚,她對方才魔腦海裡發生的事一無所知。

「沒事。」魔回過神,最後看了碎琉璃一眼。

碎琉璃這三字,他會永遠記得。



神……

這個字,代表著人類精神的最終寄託。

幾乎每個人都是如此,在遇到無論如何都無法解決的難題時,都會在心底默默祈禱自己所信仰的神。

但真正見過神的人有幾個?

魔聽過神,他所在的西神州便是由神所親自放逐的隔離區。

但那已經是數萬年前的傳說了,別說見過神的罪民,甚至連有關西神州為何被神拋棄的原因都無人知曉。

唯一能夠證明神真的存在的證據,恐怕只有西神州外那一片綿延數萬公里的「神之屏障」了吧?

說到神之屏障,那真是所有西神州罪民共同的惡夢。

遠遠看,神之屏障就像一匹朦朧的美布,充滿溫暖的色調。

只有親眼見識過的人才知道它的恐怖。

凡是觸摸到神之屏障的人,都會在一瞬間炸成一團血霧。

數萬年來,總有許多不信邪的罪民想穿過屏障,逃到外面的神州。

無一例外,這些傢伙都變成一團又一團的血霧,刺激著旁觀者的視覺。久而久之,也沒人敢嘗試穿過神之屏障了。

直到魔這個逆天般的存在出現,才讓罪民們重新燃起了打破神之屏障的希望。

但魔並沒有如他們所想的那般摧毀神之屏障,而是直接穿過它,到達了北神州。

神之屏障對魔的穿越毫無反應,就這麼任由他經過。

魔當時並未細想原因為何,但此刻,有了個充分的理由讓他重回神之屏障前。



「我想去挑戰神。」

是夜,妙音剛為魔唱完一曲。

她靠在魔的肩膀上,雖有點僵硬,但很厚實。

「是嗎?神真的存在嗎?」妙音笑笑。

其實妙音根本不相信神的存在。當她的親人被洛虐殺時,神在哪裡?當她要被壞人抓走時,神在哪裡?神州無時無刻都有悲劇上演,當這些悲劇發生時,神又在哪裡?

就算神真的存在,祂也絕不像聖堂所說的那般仁慈無私。

魔才是她的信仰,她唯一的神。

「如果……神不存在的話我該去哪尋找對手?」魔皺起眉頭。

妙音很喜歡魔皺眉的樣子,那看起來像是一種有感情的表現。

「那打敗了神之後呢?如果連最厲害的神都被你擊敗了,你要做什麼啊?」妙音好奇地問。

「我會一直聽妳唱下去,直到妳死亡那天。」魔毫不猶豫地說。

妙音的眼角濕潤了,魔的毫不猶豫讓她明白,對魔而言,自己已經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我!」妙音緊緊抱住魔,心裡的話再也壓抑不住︰「我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你!」

愣住,這突如其來的擁抱,蘊含著他從來未曾感受過的東西。
 
不只是喜歡,妙音的感情早已昇華成愛,那是一種他不能理解,也無法明白的東西。
 
「喜歡,是什麼樣的感覺?」魔輕拍妙音的背。
 
「喜歡上一個人,會想一直陪在他身邊;他想要的,會完全滿足他。不想看他哭,只想看他笑。會在乎他所在乎的,也會為他改變自己……這就是喜歡。」
 
像小貓一樣,妙音縮在魔胸口,羞的臉都不敢抬起來,要不是被魔的那句話感動,她才不會頭腦一熱把告白說出來。
 
「如果妳說的那些舉動就是『喜歡』,那麼……」
 
魔將妙音的俏臉勾起,直視她的雙眼︰「我也喜歡妳。」
 
 
 
想要見到虛無縹緲的神,恐怕只有這個辦法了吧?
 
魔運氣提能,邪力澎湃湧動,伴隨強大的威能,他高舉雙手,托著一顆巨大的黑色火球。
 
「魔之焰。」魔推出黑色火球,目標正是——

神之屏障!

魔之焰轟出,黑色邪火夾帶無邊魔威,直擊神之屏障。

屏障劇烈震動,空氣激盪,只聞一聲巨響,神之屏障難承魔之焰的力量,粉碎了!

阻隔西神州萬餘年的神之屏障,被魔全力一擊轟垮,再也不復存在。

就在神之屏障粉碎的那瞬間,離此地極遙遠的空間夾縫,以及幽幻海底下的秘密洞穴,兩名神州最古老的存在同時臉色一變。

神之屏障破了!

「是『他』嗎?」空間夾縫中的古老存在眉頭一皺,撕裂空間重回神州。

「難道……『他』出現了?」神秘洞穴中的古老存在猛然站起,破海而出。

神之屏障粉碎所造成的天地晃動,震撼了西神州的罪民們。

「怎麼了?地震嗎?」

「你、你們快看北方,神之屏障粉碎了!」

「天啊!我不是在作夢吧?由神所設下的屏障竟然粉碎了!」

「屏障粉碎了!可以前往其他神州了哈哈!」

「哈哈哈哈!沒想到我能活著離開西神州啊!」

瘋狂了,所有西神州的罪民一股腦地衝出來,朝北神州狂奔。

這數百萬罪民奔跑時所產生的力量,令大地為之騰動。

地面晃動,魔扶著妙音,冷眼看著這些狂喜到失去理智的罪民們。

他刻意隱去自己與妙音的身影,罪民們全然沒發現他們兩人。

魔的目的只是想引出神,至於這些罪民會給神州帶來什麼樣的麻煩,他並不在乎。

不一會,西神州便空蕩蕩的,毫無人煙了。

「妳去遠點的地方看,我與神之間的對戰,絕對會造成空前絕後的破壞。」魔現出身形,對妙音叮囑。

「放心吧!我有這個呢!」妙音得意地揚起左手小拇指。

「還是注意點,它能承受的力量也有極限。」魔表情認真。

「了解。」妙音點點頭,蹦蹦跳跳去尋找好的觀戰地點。

天空無雲,只餘風。

魔不由自主抬頭,望著北方。

毫不矯飾的威壓,自北方席捲而來。

魔腳下一沉,方圓數百里內的土地竟被這股威壓給壓得下沉。

「神……果然這才是我要的。」

這次真的不一樣了,光靠這股威壓判斷,魔明白「神」是與自己同一層次的敵手。

遠處,一道飄逸身影自天邊降下,居高臨下,眼神睥睨。

飄逸身影足尖落地,西神州又是一陣震爆!

金色長髮飄揚,神擁有世上最完美無缺的面容,俊美似妖,身上每一部份像是精心設計,無可挑剔。

「你……」神看著魔,臉上的表情驚訝︰「你不是『他』,你是誰?」

「問的好,我也想知道。」魔舉掌,不由分說一掌轟出。

這一掌來的快極,神眼神一凜,一抬手接下了掌氣。

強撼的力量衝擊,氣流旋爆,神竟是毫髮未傷。

「這種力量……你是神!你也是神!」神瞪大雙眼。

本欲繼續進攻的魔,在聽到這句話後停了下來。

你是神。

這三字,定住了魔腦海裡的所有思緒。

行走神州兩千餘年,為了什麼?

不就是想獲得感情,與尋找自己究竟是什麼嗎?

「魔……是神?」遠處,妙音怔怔地聽著。

「我……是神?」魔緩緩開口。

「哼,看來你什麼都不知道,無知的神。」神冷笑︰「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無人可敵,想尋找可與自己批敵的對手?是不是覺得,舉手投足間所產生的力量無比巨大?是不是覺得,只是輕輕揮手,便足以撕裂天地?」

「因為我們是神。凌駕神州之神,睥睨人類的至高存在!」

神的語氣嚴峻,看向魔的雙眼滿是敵意。

魔一點也不在乎,又問︰「那神又是什麼?」

「神,是億萬人類意念的集合體。」神耐著性子解釋︰「人類有意志力,一個人不算什麼,但若是數億人的意念加起來,足以創造出我們——神。」

「神,是人類精神的寄託,人類需要我們,所以我們便從他們意念中孕育而生。我,破壞神,便是億萬人類的破壞慾望所誕生的集合體!」

原來如此。

魔閉上眼睛,心裡卻毫無一絲得知真相該有的解脫。不過比起這個,他更在意的是……

「同樣是神,為何你擁有感情,而我卻毫無感覺?」

「你讓我想起了『他』。」破壞神身上突然雷光閃爍︰「一個令人討厭的傢伙。」

魔豎起耳朵,這個「他」不是第一次從破壞神嘴中提到。

「你可想過,好好一塊神州為何要大費周章的分成東西南北四塊?在萬年以前,加上我,總共有四個神,我們分別掌控東西南北的神州,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因為他,導致了神州一度將近毀滅,並且讓我身受重傷!」破壞神的眼中閃過深深的厭惡。

「你廢話不少,他到底是誰?」魔隱隱覺得,破壞神要說出的名字與自己為何沒有感情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

「他……」破壞神緩緩唸道︰「是死神。」

「死神,他是誰?」魔問,盯著破壞神
金色瞳孔。

「一個與你相同,明明有超越其他神的力量,卻拘泥在『為何自己沒有感情』這種白痴問題裡的可悲東西。」破壞神冷冷道。

「四個神,除了我破壞神,還有戰神、太陽神跟死神。死神誕生在西邊,也就是現在的西神州,他常常漫步於西神州中,使的西神州的生命、植物、水源,因他身上自帶的死亡氣息而枯萎腐敗。他走遍了西神州後,那片土地已經成了一塊不毛之地,甚至連原住的人類也因為長期沉浸在死亡裡,而變的殘忍嗜殺。」

「若是他乖乖待在西神州不出來也就罷了,但是他偏偏不遵守四個神共同立下的規矩,硬是要到其他神州尋找什麼『他所沒有的感情』。哼!感情這種可有可無到東西究竟有什麼好執著的?」
「於是便開戰了。難以置信,我跟戰神還有太陽神三人聯手,竟然抗衡不了死神!三個神,我被他擊碎胸口重傷、戰神引以為傲的雙角被折斷了一支,而太陽神……更被他的鐮刀砍下腦袋,吸走了靈魂!」

「那場激戰,令整個天地幾乎要破碎,神州上至少有一半的人口因外溢的能量衝擊而死亡。戰敗後我與戰神逃走養傷,等到五千年後傷勢完全恢復,我跟戰神再回到此地,卻只看到那一片他設下的神之屏障,而他本人……則不知所蹤了。於是我們兩人各自在屏障上留下印記,只要屏障一毀,我們便能隨之感應。」

「但是我趕來後,見到的不是死神……而是你,新晉的小神。」

破壞神雙手微抬,強憾的雷氣朝四面八方掃射︰「告訴我,死神在哪?否則……即使你是神也要殞落!」

任由雷電掃過,魔淡淡地說︰「死神不是失蹤,而是……死了。」

「你親眼所見?」破壞神雙眼微瞇。

「擁有感情的你們,是不會懂的。」魔舉掌,如猛虎般衝出。

已經不必要再談了,想知道的都已經明白了,剩下的,就用鮮血來寫下吧!

「你以為你勝的了我嗎?」破壞神冷笑,身影疾閃,在空氣中留下一道殘影。

彼此同為神的層次,兩人毫無保留,均以十成的功力出手。

「魔之焰!」

「雷之盾!」

兩人雙掌互擊,空氣中傳來一聲沉悶的炸裂聲。

爆炸!

劇烈的能量衝擊,兩人在接掌的一瞬間又被反作用力狠狠推開,地面裂出一條長達數百公尺的黑縫。

第一掌,兩人勢均力敵,不相上下。

「你的實力,也不過如此。」魔連退數步,腳用力一跺,將力量引導至地面,這才停了下來。

「哼!」破壞神冷哼,體內的雷電將轟進身體裡的能量中和。



此時,遠處觀戰的妙音卻有了不詳的預感。

並非畏懼魔打不贏破壞神,而是……魔怎麼會知道死神已經死了?

魔根本不認識死神,甚至到今天他才聽過死神這兩字。既然如此,那魔為什麼能夠像一個彷彿認識了死神多年的好友一般,判斷死神早已不在人世

隱隱約約,妙音覺得魔不斷挑戰強者似乎還有著一層更深的涵義。



戰鬥中短暫的停歇,兩人飽提內源,醞釀著下一次的攻勢。

破壞神不急著搶攻,畢竟他知道戰神也正在往這裡趕來,拖的越久,對他而言反而更有利。

忽然,地板一震劇烈晃動,一道岩漿自黑縫中噴了出來,遮蔽了兩人的視線。

嗖!

魔與破壞神同時消失。

再出現,則是噴出的岩漿之上。

半空中,兩人掌對掌猛擊,出手速度甚至超越了音速,引起層層音爆。

眼間,兩人已經朝彼此轟出了數百掌。

炸開、炸開、再炸開!

魔的每一次攻擊都附帶了黑色業火,而破壞神的每一掌同樣也是雷電湧動。

每一次對轟,狂暴的能量朝四面八方擴散,恐怖的力量粉碎了西神州附近的群山,將其徹底夷為平地。

妙音所待的地方也不能倖免,雷光與黑火掃過,大地荒無,盡成死寂。

「啊!」妙音驚叫一聲,左手小指發出懾人黑光,擋下了迎面而來的攻擊。

魔的眼神一移,看向了妙音的方向。

「哼!竟然敢分神!」破壞神冷笑,雷電在指間凝聚成劍,由上而下疾掃。

魔本能地向左一動,堪堪躲過這把雷劍,但頭髮卻給削掉了一撮。

破壞神沒有給魔喘息的空間,一舉掌,如電般出手。

這一掌的攻勢犀利,正好卡在魔躲開雷劍的瞬間,來不及反應,這雷氣奔馳的一掌貼在了魔的胸口。

雷電自魔的背後直奔而出,而魔咳了一口黑血後,同樣一拳掃出。

破壞神身形移閃,躲過了這一拳,黑色火焰將空氣灼的幾乎要燃燒起來。

「雷之雨!」破壞神雙手一攤,金黃色的電氣瀰漫在外,他的金色頭髮跟衣袖一併懸浮著。

雷電匯集成針,密密麻麻,數萬道雷針以落雷的速度射向魔。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魔只來得及以魔氣護住腦袋,身體便被無數的雷針貫穿。

雖沒有痛覺,但這些雷電麻痺了魔的身體,讓他再也無法維持在飛行的狀態。

魔朝地面下墜。

「再一擊,結束你的生命。」破壞神趁勝追擊,用比下墜更快的速度追上魔。

右手凝聚一團雷電,破壞神朝魔的腦袋轟出。

即便是神,腦袋碎了也得魂斷九泉。

然而,這逼命一瞬之間,魔的身體驟然散成一團黑霧。

「什麼?」破壞神驚吼。

黑霧在破壞神身後重新凝聚為魔,魔一掌印在破壞神的背脊。

破壞神金色鮮血狂吐,墜落地面;而魔也在這一擊後氣力盡失,同樣墜地。

大地揚起兩團巨大煙塵,魔的,破壞神的。

「魔……」妙音看的心臟幾乎要停止。

煙塵逐漸散去,煙沙中兩道身影依然站立。

都沒有倒下!

「除了與死神的那場對戰,你是第一個令我傷重至此的神。」破壞神胸口裂了個大洞,金色的雷電正修補著這駭人的傷口。

不愧是神!

魔吐出一口雷電直竄的黑血,半跪下來。

這絕不是魔的實力不如破壞神,而是雷的麻痺效果太顯著了。

「你輸了。」破壞神冷冷道,雙手雷電凝聚︰「既然你誕生在西神州,那也魂斷此地吧。」

「雷之束!」

破壞神左手雷束率先射出,魔舉起右手硬接,豈料雷束威力驚人,竟將他的右手掌整個炸開。

「還沒完呢。」破壞神右手的雷束再射出!

下意識地,魔抬起左手便要接招。

但,朦朧的視線中,他的眼角餘光瞄到了左手小指上纏繞的那圈髮絲……

雷束臨近,魔竟垂下了左手,用胸口承受了這一擊!

嘶啦!

雷束貫穿胸口,黑血四射,魔卻面無表情,沒有痛覺的他只是平靜地看著破壞神。

「白痴,明明能用手接,為何還用胸口承受?雖然神被貫穿胸口也很難死,但你遇上的是我,另一個神,所以你必死無疑。」破壞神嘴上不饒人,握著貫穿魔的雷束,一步一步走到魔面前。

「魔!」妙音哭喊,朝戰場奔去。

「人類,卑微的存在。」破壞神朝妙音一瞪。

被這麼一瞪,妙音腦海瞬間一片空白,竟是動彈不得。

僅僅一個眼神,就讓妙音感到在神面前,人類渺小若螻蟻的恐懼。

「新晉的小神,再會了。」

解決這個小插曲,破壞神另一手凝聚雷劍,朝魔的頭顱斬去。

雷劍在空中劃出一道金色軌跡,死亡,逐漸臨近魔……

「魔之爆!」

魔突然出招,將蓄力已久的魔之爆釋放!

這次的魔之爆非同小可,從他墜地的那時起,魔之爆便開始醞釀了。破壞神的「雷」招式速度太
快,與其硬拼只會落得滿身傷,於是他故意承受好幾次攻擊,就是要讓破壞神接近自己,然後再用魔之爆徹底消滅他。

「這怎麼……」破壞神難以置信,話還沒說完,無邊的魔力直貫入體,把他撕裂。

左半邊的身子被魔力吞噬,破壞神瘋狂催動體內能量修補破碎的身子。

僅一招,便將勝與敗的位置逆轉!

強憾魔威震盪,已經脆弱不已的西神州大地再次崩壞,下沉了數十公尺之多。

魔奮力站起身子,慢慢地走到支離破碎的破壞神面前。以居高臨下的角度。

「你……」破壞神瞪大雙眼,眼中流露出名為驚恐的物質。

此時的他受傷沉重,身子也還未修補完全,要是魔朝他腦袋輕輕一點,這個幾乎與神州歷史同壽的神就會在此消散於無。

魔蹲下身子,將僅剩的手放在破壞神的頭上,像父親鼓勵孩子那般的放。

然後,破壞神的七孔噴出了黑色的火焰,將整個腦袋燒成了骷顱頭。

破壞神,殞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028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神隱
好威

11-17 17: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kg412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魔...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