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二十五章-"Hive Emperor" Part. 1 『蜂帝』.上

K.I | 2020-11-25 21:26:48

完結.《蜂群狂潮》
資料夾簡介
「兩名反恐特勤幹員,為了阻止萬民景仰的市長政治陰謀,涉及了搶劫銀行、破壞古蹟、核電廠爆炸等,比恐怖份子還恐怖的行為……」

  沙漠之國,日夜溫差極大。乾旱的砂塵大地中,一陣風吹來便讓肌膚與嘴唇的水分都被剝奪掠走。

  前幾天還在悶熱潮濕的叢林裡的陳曉與朴子澤,一下來到這樣乾旱的地方,一時間有些水土不服,可已沒有時間適應和休息了,他們循著獵手追尋的位置,騎著荒野越野車來到這網路衛星地圖上都沒能顯示的神祕基地。

  這是軍營,裏頭有軍隊守候、甚至有坦克車與直升機,外圍的圍牆刻意漆成破爛老舊的模樣,讓人以為這就是個遺棄的軍營或恐怖份子總部,故此,人們稱此地為「沙漠遺跡」。

  陳曉和朴子澤將越野車停在丘坡上,必須從這麼遠的地方用望眼鏡探才能確保自己不會被監視器發現,否則警報響起,一切便提早結束了。

  「沒想到我們居然來到這了……」陳曉突然感嘆。「一開始我們只是想調查失蹤的科學家,現在居然走到得刺殺一開始命令我們的人,世事難料啊。」

  「是啊,以前在其他城市,還以為他就是個幸運到能成為大企業家又是市長的人,後來我們還和他親自接觸,現在甚至要互相廝殺,當初沒有人能料到。」朴子澤也說。「不過再往前一點,一但真的和他正面開戰,基本上我們倆就是死刑跑不掉了,如果幸運殺死他的話,或許好一點會有人向法官陳情,最後只要坐個幾年牢就好。」

  「我沒那個想法,我寧願和他同歸於盡也不會坐牢,至少,我還有安真在等著我,你回去後也想和吳繆約會吧?哼哼,我的泡妞技巧之後會全交給你的,放心。」

  朴子澤一邊用獵手嘗試駭入沙漠遺跡的系統,但其防備過深,花了好一段時間都沒能成功:「這一仗會很硬,我們喪命的機會是前所未有的大,連獵手都派不上用場,他們的系統保密是私人駭客等級的強。」

  於是他又拿起望遠鏡探,與獵手得到的極少資料核對,看來基地的中央系統控制在那高立的樓塔中。而樓塔裡控制的幾乎是這座基地的所有防備,包括閉路電視、紅外線感應、甚至坦克砲擊都是。

  「吳光本人目前應該就在基地裡頭,我有計畫了──我們必須先想辦法潛入這座沙漠基地,登上那個塔樓的中控室,想辦法使其癱瘓後再找出吳光。」他說道:「丁惡骨先生給的 EMP 電磁脈衝彈,還有剩吧?」

  「最後一顆,我會讓它成為打響決戰的號角,也是吳光的蜂巢崩塌的鑼鼓。」

  找出一個所有監視器都找不到的死角,範圍非常小,大概只有一個小孩的體積這麼小。陳曉只能側身靠近,並且用事先準備好的鋁熱發焰裝置,將金屬牆面燒出一個小洞,足以讓他和朴子澤鑽進去。

  至此他們已經達成第一步,接下來只要繞過所有士兵,前往中空樓塔即可。

  只是再下一步便困難重重,他們倆始終是善於大型攻堅的反恐幹員,沒有夥伴、沒有情報、沒有事先偵查,隻身潛入敵營這樣的任務,他們還真沒怎麼執行過。眼見路上到處有人巡邏,第一道正面入口就有足足六名重甲兵持槍守護。

  在這艱辛時刻,他們注意到基地東邊有一片無人的空地,那似乎是射擊練習場,只是現在完全沒有人,而練習場旁邊有一座電閥開關設施,朴子澤心想,這就是大好機會,只要能過去就能暫時切斷這座基地一部份的守備能力。

  卻在他們要經過那片大空地時,宛若地震般劇烈晃動伴隨堪比隕石衝擊的爆裂巨聲響,地面砂石如沙塵暴一般驟然揚起,陳曉與朴子澤都被嚇得不清。直到炙熱的焚風將沙塵迷霧帶走,他們才看見,正在瞄準他們的是一台坦克車。

  這一刻,他們才知道原來自己早就暴露了。

  「跑啊啊──!」陳曉驚慌的大吼並與朴子澤一起捨命狂奔,坦克砲擊接著數發連連響起,有幾發甚至距離他們倆不到三公尺,即使沒有擊中也被震得頭暈腦脹。「電子設備就在前面了,快過去關掉他們!」

  「把你的電磁脈衝彈丟出去!我沒辦法跑到那,我們會被坦克轟死!」朴子澤幾乎是撕嗓狂吼才能在砲轟下讓陳曉聽見。

  「不可以!他只能用來破壞中控樓塔,萬一那個電閥就是故意要騙我們用掉EMP怎麼辦?」陳曉也是大吼否決。
  「那萬一他能關掉大部分的電力設施呢?說不定把那兒毀了我們就能更輕鬆地抵達樓塔!」

  「絕對不行、這就是吳光要我們這麼想的!」陳曉不得已,他想出了一個幾乎是玩命的戰術──他轉身往反方向跑,朴子澤差點愣住。「我來吸引他們注意,你快點過去把它關掉!」

  「你……」朴子澤知道沒有別的選擇了,或許陳曉說的對,EMP 不能浪費在這裡,於是他也把命豁出去的死命奔跑,而陳曉的分散戰術也的確奏效,敵人一時間不知道到底該打他,還是奔向電力設施的人。朴子澤在跑到電閥設施前約10公尺時先打開電磁掃描鏡確認那確實有電力反應,才更加速的全力衝刺,到達設施前便敲開鎖蓋,毫不猶豫的把電源開關往下拉:「熄燈──!」

  一瞬間,周圍十幾台的監視器立即停止作用。

  也因為朴子澤和陳曉所在的空地為坦克車的視線死角,少了視野,他們也不敢恣意開砲。


  失去信號的畫面,螢幕藍光倒映在吳光祖母綠的明亮瞳孔,他盯著那已失去訊號的畫面,漸漸露出了微笑。

  「我很慶幸。」吳光自言自語的唸道:「我很慶幸當年我投入政壇的決定,我在商業的統治力、尤影增添的軍事力,我才能夠看透人類的內心,學會操縱民眾、政客、甚至高官各種不同人的理,像是駭客一樣,駭入人類的內心──像一名,心理駭客一樣。」

  面對蒼鷹二人的入侵,他完全不顯意外或慌張,又或者說,這一切都在他的算計內。

  「這是一場為你們準備的鴻門宴,我知道,只要我一離開國內,你們就一定會追出來想和我決一死戰,這就是我想要的。一切都要結束了,『正義的伸張』要畫下休止符了。你們的夢,也該醒了。」

  吳光輕輕按下一個青綠色的重啟紐,所有畫面都再次恢復視野,雖然陳曉和朴子澤已經不見,但他卻非常清楚兩人的動向。

  「蜂群們只得盲目跟隨,而我蜂群帝王的地位亙久不變。」


  此刻陳曉和朴子澤已經到達中控樓塔面前約 200 公尺,已經脫離恐怖的坦克轟擊。但這裡每三步一名步槍兵、每五步一名機槍兵,隨便一個戰鬥力可能都比他們倆加起來還強。

  不行。不能直接硬碰硬,但執意潛入也不可能完全不被發現,對方人數太多了,此處的監視器也不知道是否有關掉。朴子澤還是只能想出那個辦法:「陳曉,這次真的需要你用 EMP,只能用它封閉那些士兵的電子瞄準鏡和監視器了。」

  「我說過不行,」陳曉再次否決:「它是最後一顆,只能用來破壞中控室。」

  「但現在不用的話我們根本沒辦法通過,先用它把監視器和士兵槍上的瞄準鏡炸壞,等我們到了中控室,就能慢慢把所有機關給關閉了。」

  「不可能,吳光一定會在那做很多防護措施。我再說一次,EMP 只能在那時候用,只有在中控室!」

  朴子澤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只得繼續找方法:「那時間刪除呢,趁他們恍惚之間,衝到中間那個軍營宿舍的屋簷下躲著應該可以吧?」

  陳曉思考了一會:「可以,但躲得過士兵、躲不過監視器。」他心裡也很想用那顆電磁脈衝彈快速解決,「這顆電池也是最後一顆了,所以我們能刪的時間只有十秒,從這到那安全起見也要七秒。」但為了更長遠的計畫,他最後還是比出「突進」的手勢,示意要一起向前跑。

  他們倆先對空鳴槍吸引營內士兵注意,等看見第一個士兵發現他們,陳曉發動時間刪除並與朴子澤再次拔腿奔馳,忍著深陷槍林彈雨的恐慌與危機,直到第五秒時間削除才發動──受影響的士兵不知為何自己突然移動位置,眼前的方向也改變了。等到他們發覺兩名入侵者正在奔跑時,他們已經要躲到軍營宿舍的庇護下。

  「入侵者在那、開火!」,「射擊!快點射擊!」但已來不及,敵方開保險的時間被陳曉削去,很多士兵一瞬間還以為槍枝故障,甚至陣腳亂得差點對自己人擦槍走火。

  「就是現在、再刪除兩秒──」深紅鷹爪與皇家守衛雙槍合璧,一同對敵兵方向聯合掃射,這段期間陳曉再刪除兩秒,趁隙躲到另一棟大型建築後方遮蔽,這回已經沒人能知道他們在哪。


  吳光仍看著這一切,這次他是用平板電腦監視,這魅影產的保全監視畫面還真是清晰,他心想。不過他已經收起笑容,表情逐漸嚴肅,他從桌上拾起了一把比常規D50沙漠之鷹稍微更大一些的重型手槍,也就只拿了這把武器,他的白袍中已經穿戴好防彈護甲,縱使他身旁的護衛兵全是頭盔加重甲,他仍有信心能輕鬆戰勝那兩人。

  因為他的左手正緊握著一支遙控器,一支不知能操縱何物的遙控器。


  現在陳曉和朴子澤距離中控樓塔僅有 100 公尺不到。

  詭異的是,這條路上乾淨得不像話,沒有監視器、沒有坦克車、甚至沒有任何巡邏守衛兵,好像吳光刻意迎接他們而為他們「開路」的一樣。

  「他是在挑釁我們?」陳曉狐疑的說:「不可能,那老狐狸怎麼可能這麼大意……要不那門裡面有更多敵人埋伏,要不就是他料到我們會想入侵中控樓塔,所以在裡面放了一堆炸彈,就等我們進去再引爆!」

  「不對,這刻意的太明顯了,這不只是單純的挑釁,還是挑釁中帶著誘餌的倒鉤。」

  朴子澤想到了一個可能性。他打開電磁掃描鏡,往那表面除了砂與土外什麼都沒有的地面照去,果然,地底下有大量電磁運作反應。

  那些是『半主動導引式地雷』。簡單來說,那是可以透過無線開關決定「當有物體在地雷上面時,是否要引爆」的特殊地雷,它也可以像遙控炸彈一樣,主動遙控引爆。

  「有兩種可能……一、他知道我們有電磁掃描鏡,深知我們會利用掃描躲開地雷位置,慢慢走過去,但等到我們走到路段中央,無法前進也無法後退時,完完全全無路可避時,再主動引爆地雷炸死我們;二、他一樣知道我們有掃描鏡,一樣猜到我們會我們躲著地雷走,不一樣的是,由於普通的掩埋式地雷是『沒有』電磁反應的,所以他可能在沒有電磁反應的地方安置了普通地雷,也就是我們以為安全的地方,踩上去就會立刻粉身碎骨。」

  「媽的!這不就代表我們怎麼走都會被炸死嗎……」經過那麼多場生死戰役,陳曉第一次覺得自己徹底被對方玩弄在掌心之間,吳光果然是吳光,那個算計深不可測的吳光。「沒辦法了……我丟 EMP 吧,至少我們這樣才能走過去……」

  朴子澤無奈的點點頭,卻在陳曉從腰繫袋中取出那枚脈衝彈時,又伸手制止了他:「不,這次反而不行,我覺得這一次才是騙局。」

  陳曉頓時不悅:「你在耍我嗎?要丟也是你、不要丟也是你、說這條路危險也是你、說騙局又是你!」

  朴子澤心裡也急,畢竟整座基地的士兵仍獵捕著他們,可他強行讓自己冷靜,試著分析:「如果我是吳光,我也會用這招來對付我們……他一定在某個地方看著我們,像獵豹凝視著小鹿一樣,等待適當時機,再用那兩種方式的其中一種弄死我們。」

  「你說這些有用哦!沒聽到那些士兵已經要追到這了嗎?我不管、我要丟出去了……」

  「慢著、我知道了!」朴子澤突然轉身朝後方開了幾槍,陳曉一看,他把監視器打壞了,卻也因為槍聲吸引到敵兵的注意。「現在我們就要等,等到他以為我們走上去為止。」

  「什麼意思?」

  「主導權回到吳光手上了,現在他必須主動,他必須要猜我們什麼時候會真正的走上地雷路,才把地雷引爆。」朴子澤汗水直流,眉頭也緊皺。「我們得等,一定必須等,和他賭一把,看是我們先走上去,還是他先主動引爆。」

  這時士兵們循著槍聲來到附近了,他們不只一個人,甚至是一個小隊:「剛才槍聲從這附近傳出來的,那不是我們的步槍槍種會發出的聲音,所以他們就在這附近,快搜!」

  陳曉聽到後放低音量,但神態更緊張的低呼:「我們要被包圍啦!而且你剛才不是說他有可能埋了普通地雷嗎?如果是那樣,那他根本沒必要主動引爆呀!」

  朴子澤的腳也顫抖了起來,他抓住陳曉的手,象徵鼓舞彼此的說:「我原本就是這麼想的,但因為他是吳光,所以我決定逆著我原本的想法──」

  敵方士兵的聲音逼近:「剛剛最後看到他們在宿舍附近,第一棟和第二棟都要查,他們一定沒走遠!」而且不只是他們的喊聲,連軍靴踏在砂土上的沙沙聲響都能聽見了。

  「快點讓我丟出去啦!萬一根本不是那樣,我們就要像白癡一樣在這乖乖送死了……」

  「再等一下、再一下就好……」

  連朴子澤的信心都在消磨,或許這一切才是吳光所希望的,讓他們在自己的猜忌下,被一般士兵捕殺,而且還是待在原地痴痴的等待時被抓住的。

  這對一路闖過無數難關的兩名特勤幹員,是再好不過的羞辱了。

  想到這,朴子澤開始後悔,他驚覺自己似乎中了更深的圈套,但他還是沒有放棄,他仍然沒有讓陳曉把最後一顆丟出去,他還是想賭那微乎其微的機率,吳光會聰明反被聰明誤的主動引爆地雷。

  可是,他們沒有時間等了。敵兵已經看見他們倆了:「找到你們啦!所有小隊注意,入侵者就在第二棟宿舍的後門屋簷下,全員立即開火!」

  這一刻,即便丟出電磁脈衝彈、或發動時間刪除,全都來不及了。

  陳曉和朴子澤,他們陷入極端的絕望。

  而絕望的盡頭,是希望的點燃。

  轟──!

  與方才坦克砲擊相比的巨大爆裂聲,宛若有條伏地魔龍從沙土大地中驟然竄出──引爆了!那條路上的主動地雷果然引爆了!

  朴子澤預測的是對的,而陳曉對他的信任最終也沒有被辜負,眨眼前還是一片平地的地雷區現在已是一片砂石濃霧,一張開眼皮,沙子便會成吸乾眼球水分的吸血鬼。

  「幹!什麼情況……」
  「為什麼地雷區炸開了啊!」
  「敵人在哪、什麼都看不見啦……」
  「不准開火、會誤傷自己人──」

  「他真的引爆了,我們賭對了!」朴子澤興奮的高呼,同時也立刻摀住雙眼。

  「你小子算幸運!快走吧、中控樓塔就在前面……」隨後陳曉拉著朴子澤,趁著所有士兵都被地雷引起的沙塵干擾時,往他最後記得中央樓塔的方向奔去。


  進入樓塔後,不搭乘電梯也不走樓梯,直接使用準備好的垂吊繩裝置,一路直登樓頂中控室而不被任何電梯口的埋伏攻擊,等到他們透過監視器和無線電的報告知道兩人已經入侵時,他們已經站在中控室門外。

  陳曉率先踢開門,舉起深紅鷹爪高喊:「蒼鷹小組、不准動!」裏頭卻只有一個身材肥胖,穿著襯衫西裝褲的中年管理員,陳曉判定他不是軍人,只是負責在這管理監控,便讓朴子澤將他綁起,並以軍用手勢表示不會傷害他。

  這是一個伎倆,如果他看得懂,就代表他必須死,幸運的是他慌張的模樣透露出他真的不知道,朴子澤也就放心的把他趕出去了。

  最終,兩人終於迎接到這一刻,陳曉走到中控室的主電力機房中,像自由女神高舉火炬那樣,將丁惡骨賜予的第六枚電磁脈衝彈打開開關並高高舉起,朴子澤就在一旁,看著脈衝發出的青藍光線、聽著電磁緩緩運作的聲音。

  直到它真正引爆,一瞬間,沙漠遺跡成為有太陽高照的黑夜……一切畫面都變得漆黑,一切設備完全失去供電。

  整座基地霎時成為名副其實的「遺跡」,內部與外部剎那間都便得一樣破爛。


  陳曉感嘆:「好了,我們現在可以找出吳光了……」

  「哦,現在才想要找我嗎?」

  那站在門口,背對著窗邊透入的陽光,右半身明亮顯露、左半身沉浸暗影,身後兩名重裝兵,正手持特製重型手槍指著他們的,就是蜂巢企業董事長、N市市長,吳光。

  「蒼鷹三號、陳曉;蒼鷹五號、朴子澤。歡迎來到──你們的葬身之墓。」
176 巴幣: 14
依玥
www.facebook.com/groups/2739452772969776

FB小說社,看大大有沒有興趣加入,裡面的管管會不定時辦比賽,可以和很多小說家一起努力競爭(如果大大不要的話可以把我刪除喔
2020-11-26 22:39:3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