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二十六章-"Hive Emperor" Part. 2 『蜂帝』.下

K.I | 2020-11-26 11:00:02

完結.《蜂群狂潮》
資料夾簡介
「兩名反恐特勤幹員,為了阻止萬民景仰的市長政治陰謀,涉及了搶劫銀行、破壞古蹟、核電廠爆炸等,比恐怖份子還恐怖的行為……」

  「那晚,我在餐廳樓頂展示給你們看的夜景,你們似乎沒能理解。」吳光和他左右兩名持高階突擊步槍的護衛,瞄準著陳曉與朴子澤。「整座城市、整個國家的人們都是奴隸,他們以為自己能追尋任何自己想追尋的真相,以為他們能夠為自己的人生成就。但事實並不是那樣,是我們在操控他們,我們是貴族,他們是奴隸,那天我想要邀請你們和我成為一樣的階級,踐踏那些無知的奴役往上爬,但你們卻選擇繼續讓枷鎖綁困,多麼可笑的選擇。也罷,畢竟能夠主宰蜂群的帝王,只有一個人,而那個人就是我,吳光。」

  朴子澤的皇家守衛指著吳光,陳曉左手的MP5衝鋒槍指著左邊的護衛、右手的深紅鷹爪指著右邊的護衛,兩人完全繃緊神經的盯著敵人,眼皮動都不敢動。

  「坦白說,有時候我會不大喜歡『蜂巢』這個名字,因為在中文裡,他和流行的『風潮』是同一個發音。但風潮是會消退的,而我的蜂巢帝國勢必將盛久不衰。」吳光手指已經伸入板機扣裡,他隨時就要開槍。「正如同我的地位一樣,不論是我在政壇還是商業界,我都是人民將永遠記住的國家英雄,我的地位亙久不變!」

  「說完了?」陳曉憤怒的打斷:「你想證明什麼?你是在告訴我們你每次在媒體面前說你多愛這個國家、多愛這個地球、想為人民和土地做事的愛全都是虛情幻意?你讓我噁心!你只敢在沒鏡頭的時候說實話,和我們的總統和政客一個樣,所以你他媽說完了沒?說完就開槍啊!你以為你是誰,正面對決打得贏我們兩個受過專業訓練的特勤幹員?你以為特種部隊都吃發霉的馬鈴薯泥長大的?」

  吳光咧嘴一笑:「你如果要對我生氣,你真該為這全球各國所有的政治家和企業家生氣。少裝清高了,捫心自問吧!如果你有機會,你也會奴役這些愚民,不是嗎?」

  陳曉即答:「給我閉嘴,要就快點開槍──」

  「正如我所想,你逃避了問題。」吳光笑得更是陰險:「反正我相信你們聽過好幾次了,那就是你們的結局早已注定,只有完蛋這條路。」眼見他就要開槍。那一頃刻,蒼鷹二人都屏息凝視著他那大口徑手槍的彈道。「不過,也是時候喚醒你們的美夢了,永別了,兩位英雄。」扣下板機前一瞬間,陳曉與朴子澤雙雙側身閃開。

  萬萬沒想到的是,那槍口射出的竟不是子彈──震耳欲聾的聲響和氣爆般的震盪同時發生,讓兩人被噴得摔倒於地,當場陷入失去平衡的暈眩。

  「那是……」整個人幾乎迷失方向感的朴子澤迅速思考,他想出了唯一一種可能,那就是吳光他發射的是『超距力』的衝擊波。

  只要有空氣作為介質,就能以短距離大範圍的方式震得敵人喪失戰鬥能力。

  「尤影為我特製的『蜂帝』可是現今國內火力最強大的單發式重型手槍,一發子彈 100 公尺內只要擊中人體,絕對能致人於死地,就是幾千頁的字典恐怕也防不住它一發。當然,除了火力強大外,這特別加裝的衝擊波更是能彌補槍法上的劣勢。」吳光隨即揮手示意左右護衛可以開火:「現在我連武力方面都沒有任何弱點了,我是名符其實的王,在天堂夢醒時,記得好好欣賞我在人間繼續高成高就吧──開火。」

  就在這時,他們的無線電傳來緊急通報:「報告市長先生,有其他入侵者趁設備失靈時闖入基地了,是一台裝甲車,它現在正衝入您的樓塔!」

  「什麼?」就在吳光和他的護衛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分心的一瞬間,陳曉即使尚未從暈眩中恢復,仍挺身朝門口瘋狂掃射。「嘁……」吳光又發射了一陣衝擊波,把陳曉彈得撞上監視螢幕牆,原本要再補一發子彈,但朴子澤也趁機跟著掃射擊中護衛的腿腳。見左右兩名護衛都被其所傷,他選擇暫時撤退,「沒想到你們居然還有同夥……沒關係,今天我就把你們全都一次解決!」

  見吳光撤離此處,朴子澤才對護衛補上幾槍,隨後連滾帶爬的過去扶持陳曉起來。將近一分鐘過去,陳曉才從強烈衝擊的昏眩中慢慢恢復,他的平衡感也復原了,第一句話就問:「他往哪跑了?」

  「聽說有人也入侵了,他應該會留下士兵然後自己逃跑。」

  朴子澤與他攙扶並小跑出中控室,隨後他立刻往一旁的窗口往下探,在塔外下方從裝甲卡車裡出來的,居然是先前不久才和他們道別的余茅台。

  「是他!他怎麼也跑來這了?」

  陳曉也很意外:「他一個人來?白癡嗎!這裡全部都是軍人耶,他一個中年危機的大叔來這邊做什麼啊!」

  兩人馬上想往下層移動,卻見上來用的垂吊繩裝置已經被撤走,但一旁的電梯也無法使用,附近唯一能用的只有一面鎮暴盾牌,他們只能從緊急逃生梯往下移動。一路上滿是埋伏的士兵,但朴子澤利用那鎮暴盾牌掩護陳曉讓他在後方開槍,兩然就宛若一枚高機動性的自走砲彈,一路狂吼又瘋狂開火的直衝往樓塔下。

  一樓大廳中央沒有敵人,大門因為電力故障而死死緊閉。這時,余茅台拿著一把不知哪來的步槍,從窗口爬進來,他一見到蒼鷹兩人便高呼:「吳光人呢!你們怎麼在這?」

  「我才想問你在這幹什麼!」陳曉更大聲的吼,可他很快意識到這沒意義。「聽著,剛才他把我們擊退後就逃走了,他手上有非常強大的武器,你沒有見到他嗎?」

  「沒有,但我帶來了當地警察,他們得知這裡未經申報就經營私人軍營,現在開始調查了,現在外面士兵可有得忙了。」

  朴子澤注意到他的衣物破爛得露出未結痂的傷口,馬上問:「你的防彈背心呢?你沒有任何裝甲?」

  「其實我連頭盔都戴了,但我開車撞進來的時候那些該死的士兵射擊有夠準,把車窗射碎後連著我的頭盔和裝甲都打個稀巴爛,刺進皮膚了所以我脫掉了。放心,老子才不會死在這。」

  「不,你會。」聲音從背後傳來,陳曉下意識的直接轉身開槍,可他還沒把槍架好,那氣爆衝擊波又再次把他和朴子澤震退到余茅台腳邊。

  是吳光,他站在中央保全櫃後方,舉著蜂帝,一臉得意。

  「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你這條喪家之犬。」

  朴子澤馬上也要舉槍,但吳光再一發衝擊波把他震到連槍都握不住,余茅台也感受到那股難以言喻的力量,他退了一步便舉起步槍要狙擊吳光。

  「余前市長老先生,你是可以對我開槍,但請注意你面前倒下的兩人哦。」

  吳光毫不畏懼的說完,按下另一手上的遙控,整個大廳周圍發出機械擺動的聲音,他們三人抬頭看去,發現那些理應被電磁脈衝損毀的監視器居然又動了起來,還全部轉向他們。

  「以免你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那不是監視器,是我的『雷紅驚眼』。正如我所預料,這裡就是我打算親自處決你們的地點。它的電力是額外接上獨立發電機供應的,所以你們的垃圾EMP沒能傷害到它,至於它的功能,他能夠發射水刀一樣的高壓毒液,所以不用火藥也可以像子彈一樣把你們的肉體摧毀哦。」他的蜂帝沒有放下,只是從陳曉身上轉向余茅台:「現在,我可以一發子彈就把你打死,同時按下手上的按鈕就能讓雷紅驚眼把他們倆射死。醒醒吧,別做什麼伸張正義的美夢了!」

  余茅台愣了一會,但他的眼神從進到來現在都沒有變過,他渾身髒兮兮,身上夾克滿是彈孔和塵土便說明了一路從遠處闖進來的艱辛。

  他瞪著吳光,聲音顫抖的說著:「王八蛋,我確實是來送死的!我沒打算活著逃出去,因為我騙不了我自己,我騙不了我恨這個國家,這個提拔我、養育我的地方。我他媽是犯錯了,是,我當時是想靠不該嘗試的方式想把你弄下來,對你這個人渣的恨意讓我連危害了大眾我都還沒自覺。監獄的日子我反省的很痛苦,很他娘痛苦,最後我的良心過意不去,所以我來了。我沒有要將功贖罪或洗滌我的罪名,相反,我是做好決心要犯大罪幹掉你,和你同歸於盡才來的!」

  吳光歪著頭:「真是感人,差點讓世界多一場災難的大罪人,居然在我這拯救地球環保的英雄面前,說得自己像正派一樣。可惜的是,下地獄的人只有你一個!」他揚起嘴角,按下了遙控器上的啟動鈕。

  余茅台見天花板角落的雷紅驚眼已經發動,眼下只有兩個選擇,一是直接對吳光開槍,但那兩個年輕小夥子就完蛋了;二是把他們倆人往後拉,但蜂帝可是指著自己的。

  兩者間的選擇只有一瞬間,余茅台賭上了包含性命在內的一切,他決定將所有籌碼注入在自己真正信任的人身上。
  他將步槍一拋,立刻將還未恢復意識的朴子澤和陳曉揪住並往身後拉:「你們倆臭小子不能死啊啊啊──!」沒想到在讓兩人脫離危險的同時,雷紅驚眼轉向了自己。

  「蠢貨,你誰都救不了。」

  兩台驚眼的噴射孔筆直無情的射出毒液,兩道紅光毫無偏差的貫穿余茅台的肺部與手腕:「嗚喔──!」伴隨高壓毒液一起流出的還有鮮血,余茅台頓時感到呼吸困難,左腳膝蓋噗通一聲的便跌落於地。

  陳曉和朴子澤回神過來,看到的是余茅台即使單膝跪地,依舊張開雙臂,在為他們掩護擋彈,「老頭……你……」

  「呵呵……我救了能拯救百姓的人,所以我也算拯救百姓的人吧?真天殺的可笑,反正我沒打算洗白我的罪……」

  「茅台先生──」朴子澤也訝異的瞪大雙眼。

  「用我這條老命……換你個老狐狸用陰謀建立起的王國,我就是死……也值得!」

  「閉嘴、我的地位你這種小蟲子永遠無法動搖!」吳光扣下的板機不再是衝擊波,這次確實是火藥子彈了,而正如吳光先前所言,蜂帝的火力在這樣的距離下被擊中,絕對是致命一擊:「死吧!」

  蜂帝超越音速的子彈,在槍聲雷響傳入余茅台雙耳前,提早貫穿了他的身軀。

  蜂帝的威力伴隨毒性的發作,余茅台中彈後,無法再多支撐任何一秒便直接倒下。

  也許,他真的早做好死亡的準備了。

  倒下的同時,他的雙眼欣慰的看著陳曉和朴子澤身上的蒼鷹徽章,口中有氣無力的,唸出最後一句:「國家……交給你們了……」倒下的瞬間,他的瞳孔漸漸放大,最後一口氣吐出,不再有任何生息。

  「余茅台──!」陳曉大吼著那不再能夠回應的名字,把他的軀體立刻拖開;朴子澤也難忍悲傷神情,卻因現況必須舉著槍繼續面對吳光。

  「一個早就該死在監獄的垃圾居然浪費了我寶貴的秘密武器,也罷,反正接著就是你們兩人了。」他不屑的把槍口轉向朴子澤。「換你了,你的遺言呢?也是什麼憂國憂民的屁話?」

  朴子澤的內心頓時湧現一個想法,余茅台愛這個國家,但他的方式錯了,最終也為其罪行付出了代價,而且是他整條性命。但眼前的吳光相反,他是為了私利能散播病毒傷害無數百姓,迫害無辜弱者不計其數仍怡然自得的惡人,可他現在站在的卻是全民愛戴的顛峰之位,多麼諷刺又真實的現實。

  「我仍是蜂群的帝王,奴役的你們永生永世不會改變!」蜂帝上膛後就要再次發動,吳光的雙眼只剩下完全的殺意。

  朴子澤見後路大門緊閉,左右兩側沒有任何能躲避或防禦的物體,他靈機一動的迅速卸下防彈背心,將背心兩面疊起並擋在自己的臉至胸前。待蜂帝毀滅性的爆裂子彈發射,依舊無情的是貫穿了兩層防彈背心並擊中朴子澤的胸腔下方:「嗚──!」壓倒性的威力使他口噴鮮血,不幸中的大幸是兩層背心的防護確實減少了些微火力,沒有貫穿肉體,可仍把他重創得將近休克。

  他倒下了,下一個就是陳曉,他看見朴子澤也面色痛苦的倒下,擔心的大喊出聲:「老澤!」

  「不要過來……」朴子澤傷口和嘴裡都不停湧血,可他眼神仍然堅定的看著陳曉:「和他拚了,士兵就快要能進來了……相信你自己……」

  看見為自己犧牲的余茅台,中彈倒下的朴子澤,陳曉的怒意已燃燒到最極致。

  他決定使用最後能刪除的三秒,和吳光就此決一死戰。

  「陳曉!我不准你再輕舉妄動。現在你要是投降,我還能饒朴子澤一命。」吳光姿態高傲狂妄的說:「還有你的妻子安真,不要忘了尤影還在國內,如果你敢再違抗我任何一個指令,我難保她不會在家發生什麼事哦。」

  「事到如今,你以為我還會怕你嗎?」陳曉將深紅鷹爪上膛,腳步開始走向吳光。「你就是個令人作嘔的人渣……利用毫不知情的他人,傷害毫不知情的他人,一切都只為了你自身的利益與權力,我對你……只剩下憤怒和噁心!」

  吳光見他怒不可遏,便再次架槍制止:「你越靠近我,死的機率越高,就算我不直接用蜂帝的子彈射你,不要忘記我還有能把你震暈的衝擊波。」

  「你能用?用給我看!」陳曉撕裂嗓子似狂吼,氣勢竟能壓迫到吳光:「我已經看穿了,你的衝擊波只能連續發射兩次,兩次後就必須要充能才能再次發射,所以你在中控室才沒再開第三發然後把我們徹底幹掉。」

  吳光的眼神動搖了——他說的是對的,陳曉竟然看穿了蜂帝的性能。

  「你還說你要用子彈?少唬我了!火力那麼可怕的半自動手槍,一個彈匣能填裝多少子彈,五發?六發?別忘了還有衝擊波裝置減少了彈匣的空間,所以你現在只剩下大概一到二發吧?而我還有整整三個彈匣共39發子彈,隨便一發就能把你打死,你想和我比?」

  「不許再接近我了!我說過安真會有危險,難不成你想讓你無辜的妻子受害麼?」吳光確實失去先前從容不迫的氣場。

  「你和我談條件?不管你有多少威脅、多少利誘,你都不能阻止你這王八蛋的結局到來!」

  陳曉發動了時間刪除儀,倒數三秒後效果就要發動,這一刻他將步伐邁得更大,幾乎是全速朝吳光正面衝刺,除了往他腦袋的致命爆頭,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能停止他。

  「三秒後的結果,你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你再也沒機會傷害任何一個人了──」

  吳光果然是無法開槍的,剛才擊中朴子澤的其實是他的最後一發,他必須要換彈匣,可衝擊波的充能還要約兩秒,他自己都不確定有信心能夠在時間被刪除的前一刻開槍震飛他。

  「你不開槍就是我開槍……」

  陳曉馬上就要開火,吳光隨即蹲低躲過,可在蹲下的剎那他發現自己中計了──他給了陳曉更接近自己的機會。等到他驚覺而挺起身子時,時間刪除儀已經要發動,而他深紅鷹爪也已經舉到他面前:「受死吧、吳光──!」

  「混帳啊啊啊──!」蜂帝反射性的舉起,吳光只能豁出去的將板機瘋狂連扣。

  那一瞬間,劇烈的超距衝擊波和深紅鷹爪的連續射出的兩枚子彈相互發射,同時,時間刪除也發動──子彈打碎了吳光的肋骨,而衝擊波正面震盪到陳曉的眉心,當場將他比先前都更加嚴重的擊暈過去,而吳光也立刻噴出鮮血:「呃啊……嗚──」

  碎裂的肋骨插進體內器官,吳光痛的快要喘不過氣,即使他成功打倒陳曉了,他也沒有力氣填裝子彈馬上將其擊斃。

  身負重傷的朴子澤用起殘存的力量爬起,「陳曉……」皇家守衛在無力的手持下緩緩舉起,非常不穩定的想指向吳光,可最後他也沒能開槍,自己因為疼痛與失血而昏迷過去。


  「我可是吳光……」

  此刻,吳光扶著周圍櫃台,口中喃喃自語。

  「我可是人間光明面的主宰、統治你們這些蜂群的帝王。我是董事長、也是市長……我是唯一在巔峰的男人,怎麼可能會……而且居然是你們……」




  *蜂巢百科──

  .名稱:「雷紅驚眼」
  .使用者:吳光
  .外型與功能:型如球形監視器,打開防護罩後能夠噴射高壓的毒液,威力能夠穿破金屬表面,而毒性能夠使人體於三分鐘內休克死亡。


208 巴幣: 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