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Unholy 第四章:審判(1/5)

黃勤(金絲眼鏡) | 2024-02-28 23:15:18 | 巴幣 70 | 人氣 862

連載中第二部:Unholy
資料夾簡介
在19世紀中葉的倫敦,初出茅廬、但早已背負黑暗過去的亞伯拉罕‧凡赫辛醫生將在疾病與犯罪橫行的暗夜霧都獵捕超自然怪物,而他的命運也因此與宿敵再次交會。

終於在2月結束前開始連載了,這次會分成五段刊出

歪七扭八的上一章番外篇請見此→Unholy 第三章番外篇:夢

照之前慣例,歷史背景和翻譯會整章結束時再放

先放上推薦搭配這章閱讀的BGM,後面有點吵就是了


附上私心覺得跟故事很搭的歌詞→[翻譯] [歌詞] Bad Omens - Nowhere To Go (2022)

同步更新於艾比索



第四章:審判

The truth is rarely pure and never simple. ─ Oscar Wilde,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
真相鮮少純粹,且絕非簡明。─奧斯卡王爾德,《不可兒戲》

(阿姆斯特丹,1838年冬)

   細雪仍不斷從傍晚的天空飄下,灑落在林地、屋頂與渴望歸家的人群之上,像條了無生氣的厚毯覆蓋曾經蓬勃嘈雜的街市。班尼迪托抱著麵包和乳酪走進花園,在園丁小屋前停下腳步,抖落帽沿的雪花後進屋。他摀起嘴咳嗽,沾染手掌的血絲使他感覺寒意加劇。

   「你病了。」布萊克伍德倚在窗邊說道,灰色雙眼流露愠怒。

   「不該在你來訪時讓你看到我這副狼狽樣。」他努力擠出笑容。

   「你知道你的時間所剩不多。」

   「我知道。」

   「別告訴我你想以人類之身死去。那不值得,小班,那毫無意義可言。」

   「但如果這就是我的選擇呢?」他定睛注視吸血鬼醫生。

   「你依然相信祂?那個虛無飄渺的上帝?在你經歷這一切之後?」

   「我從未停止相信。」

   布萊克伍德握緊拳頭。

   「你真是個冥頑不靈的……」

   「班尼爺爺?」男孩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亞伯拉罕?」班尼迪托連忙擦掉血跡。

   「我們會再見面的。」布萊克伍德跳出窗框。「老友。」

   「下次再見。」他點點頭,接著為男孩打開門,憐惜地掏出手帕擦拭沾染雪花的雙頰。「今天在學校過得如何?」

   「一如往常地無聊。」亞伯拉罕注意到敞開的窗戶。

   「因為老師們教得太簡單?」他關上窗。

   「大概吧。沒任何東西比你說的故事更有趣,雖然海倫總覺得你的故事很無聊就是了,哈哈。」

   「被你稱讚真讓我受寵若驚,但學校課業還是很重要啊。」

   「我想要四處探險,走遍全世界,就像綠騎士與胖神父一樣。我不想再待在這個死氣沉沉的地方。」水藍雙眸在燭火下閃爍著期盼。「我想要你和海倫跟我一起去冒險。如果我能這麼做,你能一直陪伴我們嗎?」

   倘若上帝願意多給我一點時間。

   班尼迪托感到語塞。

   「答應我,班尼爺爺,答應我你會一直陪在我身邊。」亞伯拉罕握住他的手。

   「我……我會的。我向你保證,亞伯拉罕,我會的。」

   此刻,他感到更加寒冷。

~*~

(議會,尼爾巴托爾,1854年11月)

   暗紅光暈從地表亮起,旋即化為刺眼強光。亞伯拉罕踏上石砌地板時幾乎無法站穩腳步,暈眩感使他快要無法握緊手中的李斯頓刀。

   舉目所見全是血紅雙眸。

   無數渴望鮮血流淌的血紅雙眸。

   他看見威廉男爵的管家施密特、紫夫人,和瓦爾尼,他們已在高聳成層的坐席中就位,與族人們狠瞪著他。

   他像是具被推進解剖劇場的死屍,即將被噬血怪物生吞活剝。

   「就讓審判開始吧。」

   端坐寶座的紅袍女人宣佈道。

   「我不會對你們這群怪物坐以待斃!」亞伯拉罕舉刀怒吼,毫無餘裕留意來自伏拉德的拳頭,這讓他只能慘叫著倒地。

   「宰掉那雜碎!」身穿華服的托加公爵尖聲吆喝。

   「解決他!」更多吸血鬼跟著附和。

   「不然就讓我們親自動手!」

   「那暴君無權這麼做!」一些族人高聲反駁。

   「別讓兇手逃過法律制裁!」

   「用不著你們多嘴。」伏拉德低聲咒罵,輕而易舉地甩開撲向自己的年輕醫生。「給我安份點!」

   「你這個騙子!」

   「這句話還是留給你自己比較好,凡赫辛醫生。」他變出長劍擋下對方攻擊。「你早該說出實話。」

   「我不是兇手!」亞伯拉罕吃力地倒退。

   「我也希望如此,但顯然事與願違。」

   「你們只不過想要一個代罪羔羊罷了!我不會被你們審判!」

   「那就死吧!」他再次予以痛擊。

   「噢!」亞伯拉罕再次被揍倒在地,但立刻從外袍掏出一把銀粉朝伏拉德的方向撒去。

   「混帳!」伏拉德憤怒地打下響指,土石構成的尖刺成群從地表爆出。

   「嘖!」亞伯拉罕只能狼狽地閃躲。

   「你打算在審判前就殺了他?」紅袍女人一派輕鬆地詢問伏拉德。

   「全看他的造化。」伏拉德聳肩回答。

   「如果凡赫辛死在你手上,議會和主戰派恐怕都不會太開心。」

   「那麼我很樂意讓大家都不開心。」他將長劍插進地板,一根巨大尖刺轟然竄出,從背部刺穿亞伯拉罕將之高高舉起。

   鮮血從亞伯拉罕口中湧出。

   李斯頓刀自失去生命的年輕醫生指間滑落然後鏗鏘墜地。

   歡呼與不滿噓聲同時淹沒聽覺。

   紅袍女人不為所動地觀察眼前所見,狡黠笑容隨後從她的嘴角揚起。

   「你真的不是個好演員,瓦拉幾亞暴君。」

   「愚蠢的觀眾不需要好演員。」伏拉德從縮回地底的尖刺上抱起亞伯拉罕的屍首。

   所有雙眼驚駭地瞪視理應斷氣的年輕醫生倒抽口氣動了起來,被尖刺刺穿的巨大傷口轉眼間便被新生血肉填滿。

   「他媽的騙子!他們簽了契約!」托加公爵氣惱地尖叫。

   「我……我還活著?」亞伯拉罕眨了眨眼。「這就是契約的力量?」

   「沒錯。」伏拉德忍下搓揉金黃髮絲的慾望。「很痛嗎?」

   「已經痛到毫無知覺了。」

   「可以想見。」

   「但我確實殺了威廉男爵。」

   他的話語讓所有聲響靜了下來。

   「……什麼?」伏拉德無法置信地瞪視他。

   「是我殺了他,伏拉德,我有理由這麼做。」

~*~

(阿姆斯特丹,1839年春)

   他想說服這只是場惡夢。

   班尼迪托死了。

   他多希望這只是場惡夢。

   亞伯拉罕在日出時分與眾人佇立於園丁小屋的灰燼前,無語地注視著,無法阻止淚水不斷從雙頰滾落。

   「多麼可怕的意外……」小女僕啜泣起來。

   「他是多麼善良的老好人……怎麼會……」馬車伕摘下帽子低下頭,沒有勇氣直視眼前景象。

   「聽說班尼迪托已經快病死啦。」幾個好事的僕役交頭接耳起來。

   「肺癆嗎?我聽說是肺癆?」

   「廢話。我整天聽見那老頭拼命咳嗽。」

   「有沒有可能是他病到想不開才……」

   「噓!別再說了!」

   或許是傾倒的燭火,或許是只有上帝知曉的原因,園丁小屋昨夜燒了起來,但沒有任何呼救聲傳出。僕役們急忙取水來滅火,但無法阻止小屋陷入火海。隔日,眾人只能聚集在燒毀的房舍前低聲議論,躺有病重老園丁的破床在火舌肆虐下坍塌崩毀,只剩焦黑遺骸散落其上。

   「他是個好園丁。」亞伯拉罕的父親評論道。

   「別哭,亞伯拉罕。」亞伯拉罕的母親輕撫他的肩膀。「班尼爺爺已經不再被病痛纏身了。」

   「但他死了!死了!」他頭也不回地衝出花園。

   海倫沉默地望著他的背影。

   「我希望你們能用最快的速度清理這片狼藉。」亞伯拉罕的父親命令成群僕役。「別讓我兒子一直見到這可怕景象。」

   亞伯拉罕在班尼迪托的葬禮當晚躲進閣樓,當海倫找到他時,他仍未停止哭泣。

   「我會陪在你身邊。」海倫將他緊摟懷中。

   水藍雙眸絕望地注視她。

   「別離開我。」

   他親吻海倫。

   海倫將他抱得更緊。

   他們滾入舊家具之間。

   他不知道這個吻會把兩人帶向何種結果。

   但時間過得飛快。



~待續~



凡赫辛在各種意義上都挺失控的,先幫跟他有感情戲的角色們默哀一分鐘ˊ_>ˋ

(布萊克伍德:這就是所謂的一個鍋配一個蓋="=)

(伏拉德:你他媽在公三小@皿@)

(作者:反正大家遲早會知道你的私心啦ˊ_>ˋ)

(伏拉德:欸)

(凡赫辛:我感到屁股一陣惡寒)

(伏拉德哭著跑掉)

(班尼迪托:所以我是被火化了嗎=H=)

(作者:很顯然ˊ_>ˋ)

(班尼迪托:但我是個神父耶ˊHˋ)

(布萊克伍德:怎樣啦我就是想用燒的Q"Q)

至於班尼迪托與布萊克伍德的最後談話,就待之後的段落揭曉囉QwQ

創作回應

Reineke
可憐的班尼迪托……
話說天主教神父死後不能火化嗎?雖說死於火災不等於火化就是了
2024-02-29 08:23:16
黃勤(金絲眼鏡)
可以確定班尼迪托不是被活活燒掉,不然就太慘了QwQ

亞伯拉罕宗教(基督教、猶太教、伊斯蘭教)是土葬為主,19世紀以來光是在這些信仰為主流的地方推行現代火葬就是個大挑戰啊~
2024-02-29 13:16:29
Reineke
話說回來怎麼一下就到審判了,我感覺好像跳過了不少劇情啊
2024-02-29 08:24:29
黃勤(金絲眼鏡)
第三章結尾伏拉德告訴凡赫辛指紋的事情後有先跑去其他地方才到議會,之後的段落會提到~
2024-02-29 13:17:12
Reineke
話說開頭的這齣猴戲是伏拉德想出來的吧?他只是想修理亞伯拉罕而已吧? 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25.gif
2024-02-29 12:07:05
黃勤(金絲眼鏡)
伏拉德與他的學徒(X)耍猴戲伙伴(O)
2024-02-29 13:18:39
黃勤(金絲眼鏡)
修理他一頓+測試契約有沒有生效,非常符合伏拉德的行為模式(這
2024-02-29 13:23:12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2024-03-02 11:38:21
黃勤(金絲眼鏡)
感謝支持<O>
2024-03-02 11:55:52
ilwiKAMINA
所以,吸血鬼用的火葬,只能燒成炭,不能燒成粉或舍利子?
2024-03-02 14:56:51
黃勤(金絲眼鏡)
可能燒的時候一堆人衝來滅火造成溫度不夠高(這
2024-03-02 21:04: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