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Unholy 第四章:審判(2/5)

黃勤(金絲眼鏡) | 2024-03-18 23:08:12 | 巴幣 254 | 人氣 1064

連載中第二部:Unholy
資料夾簡介
在19世紀中葉的倫敦,初出茅廬、但早已背負黑暗過去的亞伯拉罕‧凡赫辛醫生將在疾病與犯罪橫行的暗夜霧都獵捕超自然怪物,而他的命運也因此與宿敵再次交會。

這個月開始學開車所以進度整個亂成一團,大概又要一路拖到4月去了嗚嗚

上半部請見此→Unholy 第四章:審判(1/5)

同步更新於艾比索


~*~

   「你有殺死威廉男爵的理由?」紅袍女人從寶座緩緩起身。

   「是的……」亞伯拉罕從伏拉德懷中艱難爬下,踉蹌站回地面,失血過多使他差點跪倒。「請你們……聽我解釋。」

   「這是場審判,我們當然洗耳恭聽。」她攤手說,然而立刻翹起眉毛。「但我好奇一件事情。你期望你的解釋能帶來什麼樣的結果呢,凡赫辛醫生?」

   亞伯拉罕無助地望著她。

   「我只希望在場所有生靈能夠知曉,那一晚究竟發生何種慘劇。」

~*~

(阿姆斯特丹,1841年夏)

   亞伯拉罕腳踏輕快步伐向同學們告別,朝那棟爬滿常春藤的屋子前進,人聲、樂聲與酒食香氣在他轉動門把時從門縫溢出,伴隨商賈彼此炫耀財富的嘈雜聲響。僕役們倉促問候歸家的小少爺,個個都像蜂巢中的蜜蜂四處打轉著。

   人們似乎早已忘卻發生在花園裡的慘劇。

   「你終於回來了!」亞伯拉罕的父親正忙於招呼出席餐敘的同行。「你的母親要你去見她!快上樓吧!」他催促道。

   「好的!」他爬上樓,穿越長廊,輕敲母親的房門,但應門的卻是個陌生少女。「妳是誰?」

   「她是我僱來的褓姆。」亞伯拉罕的母親從閱讀椅起身,坐在窗邊的海倫則是沉默地注視他們,懷中女嬰發出開心的咯咯聲。

   安娜。

   他與海倫的孩子。

   誕生自亂倫而需被隱藏身份的孩子。

   但謊言究竟能繼續存活多少時日?

   「妳雇用的……褓姆?」他呆愣詢問。

   「我和你父親要提早一個月前往巴達維亞(Batavia)。」她向亞伯拉罕解釋,視線飄向少女。「莉莉‧施密特會提供你們協助,她是應徵者之中最優秀的。」

   「原來如此……很高興認識妳,施密特小姐。」亞伯拉罕尷尬地向她問好。

   「很高興認識您和您的手足們,凡赫辛少爺。」灰綠色雙眼不帶情感地注視水藍雙眸。

   爬滿常春藤的屋子在男女主人遠行後頓失不少生氣,然而對亞伯拉罕來說,這份難得的寧靜讓他無比放鬆,讓他有更多時間在花園踱步,在曾經有著園丁小屋的稀疏草堆前沉思。

   直到他注意到草堆裡有扇燒焦活門隱藏其中。

   那顯然是死去的老園丁存放工具的地下室,恐怕沒啥值錢東西在裡頭。一位僕役如此回答。

   過不久我們就會填平它。另一位僕役這麼說。

   他決定查看。

   他在一天深夜帶著鏟子挖開活門,踏下黑暗階梯進入地下儲藏室,在凝滯陳腐的空氣中舉起油燈探尋。

   他發現一個箱子。

   他沒花費太多力氣就撬開箱子。感謝班尼迪托在說故事時一併傳授亞伯拉罕的各種冒險必備伎倆,他很快便撬開鎖打開箱蓋,在裡頭找到不少拉丁文舊書卷。

   巫術。

   惡龍。

   狼人。

   吸血鬼。

   每面書封彷彿都藏有一場場偉大冒險。

   他露出微笑。

   海倫難以置信地望著亞伯拉罕髒兮兮地捧著書卷返回房間,當他試圖擁抱自己時輕輕推開對方。「你去了哪裡?」

   「花園。」他愉快地答腔。「我從地底挖出班尼爺爺沒被燒掉的舊書。」

   「我能理解你為何如此開心。」她瞄了搖籃一眼。

   「我以為我永遠失去了他。至少這些書能讓我感覺他依然陪在我身邊。」

   「你不會失去他,亞伯拉罕。」她悄聲說。「因為你一直惦記著班尼爺爺。」

   「是啊。」他回以悲傷笑容。「而我現在只剩下妳們。」

   「別忘記正在前往巴達維亞的姨媽和姨丈。」

   「是是是我知道,我只希望我們有一天能不用活在爸媽的庇蔭下。」他躺進枕頭埋怨。「我不喜歡這棟房子、這座城市、這種生活。我想帶著妳和安娜遠走高飛,一同經歷更多驚險萬分的日子,找到一個寧靜愜意的地方共度餘生然後看著我們的孩子長大。」

   「但人們會怎麼看待我們?」海倫問他。

   他決定不去思考這問題。

   「安娜開口說話了嗎?」

   他選擇反問對方。

   「……還沒。」

   她搖頭。

   亞伯拉罕闔上眼睛前聽見不熟悉的腳步聲從門外響起,這讓他警覺地下床查看,幸好只是莉莉‧施密特捧著水壺經過長廊。

   「晚安,凡赫辛少爺。」她恭敬地問候。

   「……晚安,早點睡吧。」

   「感謝您的關心。」

   他關上門,一股無來由的不安使他徹夜無眠。

   接下來的夜晚他更難以入睡。他說不出原因,但班尼迪托留下的舊書舒緩了他的焦躁,讓他得以在睡不著覺時透過閱讀鬆懈思緒。

   然而他更常在深夜聽見莉莉‧施密特的腳步聲。

   「是什麼事情讓一位褓姆不需要照顧嬰兒時還能疲於奔命?」他在入秋前的夜晚開門詢問,發現莉莉正在用手帕擦拭沾染眼角的血跡。「老天,妳還好嗎?」

   「只是在廚房跌了一跤。」她仍未放下手帕,但亞伯拉罕能從布料未及覆蓋的血痕推測那並非跌倒所致。他曾挨過揍,知道那會留下何種殘局。

   「看起來像是有人揍了妳一拳。」

   她有些驚訝地瞪視水藍雙眸。

   「需要我幫忙嗎?」他連忙偷瞄房內一眼確認沒有吵醒海倫和安娜。

   「我能搞定。感謝您的關心,凡赫辛少爺。」她倉促離去。

   不安感再度使他無眠。

~*~

   「莉莉‧施密特?」紅袍女人打斷亞伯拉罕。「那位少女的名字是莉莉‧施密特?」

   「是的。」他點點頭。「她是個吸血鬼。」

   伏拉德注意到管家施密特越漸坐立不安。

   「她對你們做了什麼?或是說,你認為威廉男爵命令她對你們做了什麼?」

   「她被威廉男爵派來尋找獵物。我們成了他的獵物。」

~*~

(阿姆斯特丹,1841年秋)

   亞伯拉罕有股不祥預感。

   爬滿常春藤的屋子異常寧靜。

   他扔下書包推開門,眼前所見使他差點尖叫。

   屍體。

   到處都是僕役殘缺不全的屍體。

   「海倫!」他絕望大喊,四處尋不著海倫與安娜的身影,衝進房間時險些被傾倒的搖籃絆倒。「安娜!不!」

   他快要無法呼吸。

   「他們帶走了海倫和安娜。」

   滿身血的莉莉‧施密特從窗簾後頭走出。

   「妳……」亞伯拉罕驚恐地倒退。「這是怎麼回事?」

   「有人抓走她們。」過尖犬齒從她的唇後探出。「我無法阻止。」

   不安感再度侵蝕他的所有感知。

    他們有好人,當然,也有不少壞人。要分辨吸血鬼是好是壞永遠困難至極,因為人類無法用吸血鬼的方式思考,就連胖神父也無法篤定自己不會看走眼。

    班尼迪托笑著說。

   「妳是個……這不可能……」他感覺自己快瘋了。

   「我是個什麼?」灰綠色雙眼緊盯水藍雙眸。

   「妳是個吸血鬼!」他衝向書桌抽出拆信刀。「是妳做的對吧!妳這個吸血鬼!妳對她們做了什麼!」

   「我說過了,凡赫辛少爺,我無法阻止事情發生。」莉莉朝亞伯拉罕逼近。「快逃吧,這裡已經不安全了,趁你還能拯救自己前快點逃走。」

   「不!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我要救出她們!」亞伯拉罕對她怒吼,快要無法抑制來自四肢的顫抖,快要無法握緊手中的拆信刀。

   「你會被殺死。」

   「我不在乎!」

   「你只是個孩子,這不值得,你的手足們恐怕早已遇難。」她搖了搖頭。

   水藍雙眸閃爍起絕望。

   「她們不是我的手足。」

   莉莉疑惑地皺眉。



~待續~



這兩段字數都比較少,後面三段大概又要爆字數惹ˊ_>ˋ

之前在這篇雜圖有提過莉莉,這章就會透過吸血鬼眾之口帶出她的真實身份囉~

創作回應

水墨靜
各個都像蜂巢中的蜜蜂四處打轉著。(個個:偏重多數人的一致性。各個:強調差異性。)
2024-03-21 10:54:32
黃勤(金絲眼鏡)
感謝糾錯QwQ
2024-03-21 15:29:34
Reineke
亂倫在血族社會中也是驚世駭俗的嗎?
2024-03-21 16:52:00
黃勤(金絲眼鏡)
不要太近就不會,亞瑟就是個例子,他在得知自己身世前和名義上的堂姐妮姬塔結婚,而他也曾透露過他的養父母是近親通婚的產物。
2024-03-21 17:15:08
Reineke
我記得海倫和亞伯拉罕就是堂姐弟吧?所以血族應該不會太吃驚
2024-03-21 17:17:21
黃勤(金絲眼鏡)
表姐弟,血族會訝異的點應該是年紀太小ˊ艸ˋ
2024-03-21 17:20:33
Reineke
喔喔,原來如此(看太多青少年亂倫故事的我早就麻木了XD
2024-03-21 17:26:42
黃勤(金絲眼鏡)
原來XD
2024-03-21 17:30:04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再不走莉莉可要咬你囉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819/07.png
2024-03-23 16:49:54
黃勤(金絲眼鏡)
莉莉的各種頭大ˊ艸ˋ
2024-03-23 19:46:2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