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勇氣爆發-同人短篇】不管了,這就是我給你的答覆啦!爆發吧勇氣!

大理石 | 2024-04-08 12:38:29 | 巴幣 7382 | 人氣 1317


※完結了......騙人的吧,《勇氣爆發》竟然已經完結了......



----------《不管了,這就是我給你的答覆啦!爆發吧勇氣!》

  以勇氣、愛與羈絆之名,朝日行動迎來了奇蹟般收尾,而後ATF向全世界宣佈,死亡飛艦已被全數殲滅,人類親手收復了地球、扭轉了一度陷入破滅的未來,然而夏威夷的破曉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開端,失去布雷棒的人們才正要為真正的勝利付出千百倍的努力,因為死亡飛艦造成的系統性破壞幾乎讓國家一詞搖搖欲墜,在人力、物資與交通系統全面缺損的狀況下,復興之路漫長無邊,戰亂的狼煙也隨之飄盪。
  
  勇氣,如今地球的諸位仍未理解勇氣的真義、仍未從朝日的輝光中獲得大步邁進的力量,因此ATF的職責雖然結束了,繼承布雷棒意志的英雄們仍將繼續奮鬥下去——目標,戰後復興!
  
  「但ATF就以這樣的形式保留下來了啊,太亂來了吧。」身穿私服的理央三尉對著夏威夷的海灘喃喃低語著,而後她交疊的雙腿換了個位置,沙沙作響的藤椅訴說著白晝獨有的愜意氣氛。
  
  理央三尉那身落落大方的輕便衣著與花襯衫巧妙地凸顯了她姣好健美的身材,她對時尚的熱情與那份陽剛的軍人氣質正巧達成了近乎理想的平衡狀態——瀟灑而美麗,這是所有過客都會不自覺浮現的形容;而相比於理央三尉的氣質,坐在一旁享受罐裝酒的加藤下士就顯得有些遺憾了,儘管她有著不輸給理央三尉的甜美樣貌,其稚嫩的臉龐充滿了高中學子特有的活潑感,然而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僅能用大叔二字形容,如果不是理央三尉幫她挑選外出服的話,加藤下士甚至可能直接穿著那套沾滿油污的工作連身服就出門逛街了。
  
  此時她們正坐在無人的露天酒吧區中休息,周遭打理乾淨的方桌與陽傘說明了店家已經做好了重新開張的準備,而在正式開張前,店主特別招待了包括理央三尉與加藤下士在內的所有ATF成員做為試營運賓客之一,至於免費酒水就當是一點小小的慰勞,畢竟沒有ATF的話夏威夷老早就淪為廢墟了,更況且他們還阻止了世界末日。
  
  致勇氣。店主如是說。這句話已經成了人們朗朗上口的精神口號了,盡管俗氣歸俗氣,這樣倒也挺符合布雷棒的品味與期待。
  
  雖然說死亡飛艦帶來的傷害仍歷歷在目,好在它們行動的目的終究是為了製造適合的死亡舞台而非殲滅人類,所以儘管各國的首都與軍事重鎮都不可避免地都遭遇了系統性的破壞,但反過來講,無關這兩種性質的偏郊地區所遭受的損害都遠比預期中的要低,就好比說歐胡島東北端的卡內奧赫,該地充其量只是受到了零星的火炮波及,屋子都沒倒幾間,而檀香山部分的災損則以是希卡姆聯合基地為中心向外擴散,縱使居民區因此炸了垮幾棟樓、燒了幾塊街區,但倒也沒陷入行政機能崩潰的狀態,這當然也多虧了布雷棒的救援才沒讓災情持續擴大。
  
  「吶,響,我們這樣坐在這偷懶真的好嗎?」加藤下士用著略帶憂慮的語氣問道。
  
  「這是上頭的指示,好好休息才有體力作事,更況且在完成人事調動前我們留在基地裡也沒事幹啦!」
  
  「ATF......唉,好想快點回日本啊,夏威夷什麼的已經受夠了啦......」
  
  「要是川田少將被授命留任在ATF的話我們搞不好還得在外頭多待個半年呢。」
  
  「自己國家都忙不過來了還要幫別人清瓦礫堆啊......」語畢,加藤下士猛灌了一口罐裝酒。
  
  「誰叫我們還掛著ATF與布雷棒的名號,榮譽總是伴隨著責任而來啊,美優小姑娘。」
  
  「啊,是說布雷......我是說史密斯中尉,他的檢查報告出來了嗎?」
  
  「出來了,總之就是百分之百原汁原味的路易斯.史密斯,如果真要講有啥大狀況的話,那也就只有眼睛顏色變綠這件事吧。」
  
  加藤下士一邊點頭一邊露出欣慰的笑容。「嗯嗯,這樣碧三尉也能放心了。」
  
  理央三尉似乎是對放心這個詞有些意見,她的視線忍不住翻了個半邊天。「比起史密斯,勇的狀況比較讓人煩惱啊。他笑起來好噁心。」
  
  「嘿欸?開朗點不是更好嗎?而且碧三尉的現在評價可是比以前還要好上好多唷?」
  
  「該怎麼說呢,我總覺得有種看到布雷棒的錯覺......真是的,每次都這麼勉強自己,又沒人規定英雄一定也得像個直爽的笨蛋一樣才行。」
  
  「是說,史密斯中尉就是布雷棒這件事果然......」
  
  「嗯......」
  
  「吶,我問你喔,響,你覺得布雷棒怎麼樣?」
  
  「布雷棒嗎......」理央三尉滿腦子想的都是當天布雷棒和大家一起拿勇的排泄方法當話題的景象,只是記憶中布雷棒的金屬面容已經換成了史密斯的那張成熟俊俏臉龐了。
  
  就算是個帥哥,拿那種事侃侃而談也未免太變態了吧。理央三尉嫌惡地下在心中了這般結語。
  
  「果然啊......」
  
  「果然?」
  
  「......果然......很令人羨慕吧......」
  
  「嗯?」
  
  「......雖然!雖然我知道講這種話很糟糕、很不會看氣氛......畢竟史密斯中尉可是死過一次了......拿死掉這件事開玩笑......」加藤下士又喝了一口酒壯壯膽,「......但是史密斯中尉真的太狡猾了吧,我也想好深入體驗那種由未知進化路線自然演化而成的精密金屬結構組件的運作原理,而且擁有自我修復能力與難以解釋的材質強度,既非電容驅動也和已知的化學動力能無關.......地球科技在布雷棒的存在面前簡直比一顆藍綠藻還不如,難不成就因為他們的存在被定義為生命體所以才會展現出如此異端的特性嗎?這就是機械的未來?智機文明?要是能變成布雷棒.......要是可以更加深入的研究,要超越地球科技這種事簡直......簡直!......響,我真的覺得自己好骯髒,我玷汙了人倫道德與身為地球機械技師的驕傲......啊,酒......」
  
  加藤下士的雙手在空中茫然地揮動著,進入微醺狀態的她沒能力立刻意識到高舉那罐酒的人正是理央三尉。
  
  「喝太多了,美優。禁止禁止。」
  
  「讓我放縱一下吧,響——我可是加班了整整三周啊!明明已經沒有死亡飛艦了,但為什麼還要進行突擊裝檢呢?我怎麼可能會知道XM3雷神奧爾托斯的紙本操作說明書扔去哪了?他們應該要問研發部或橫須賀基地的人才對啊!更況且這種一開始就不存在的東西......到底要我怎麼生出來......響——理央三尉,請可憐可憐我這個小士官吧.......」
  
  「剛才好像還有人不太想放假呢。」
  
  「對不起,我錯了。我好想放假。」
  
  理央三尉看了一眼滿腹委屈的加藤下士,隨後又瞄了瞄她手中那罐水果酒的酒精濃度。
  
  3度,這東西也能醉嗎?理央三尉心裡納悶著。「真是的......拿好。」
  
  「啊,接好接好,嘿嘿......」取回至寶的加藤下士突然一頭栽進了理央三尉懷裡,「......響,其實我這次有帶泳裝來喔。」
  
  「反正一定又是土到爆的連身泳裝。」
  
  加藤下士露出壞笑,她敢保證自己已經掌握了時尚的精隨。「等夏威夷重建好之後我們再來觀光一次吧,到時還要找碧三尉、史密斯中尉、穗乃香、妮娜、希洛、奧德蓮小姐、三島小姐、羅蘭小姐、佐竹隊......不行,那個官階太大了,很有壓力啊......校階以上禁止參加由加藤下士發起的夏威夷戰後重建特別考察行動唷!」
  
  「佐竹隊長真可憐。」
  
  兩人不約而同地放聲低聲竊笑,笑聲穿過了搖曳的棕櫚樹葉,混進了清澈的海風中。如今夏威夷州用著不疾不徐地的速度重拾了生機,本地的重建工作也已經由ATF移交至夏威夷州政府手裡,一度混亂的組織在居民與政府單位的互助合作下再度走上正軌,儘管就如同美國本土抑或世上的任何一個角落,死亡飛艦為這個世代留下了不可抹滅的陰霾,然而這份憂愁將會成為人們放眼未來的動機,死者的遺志、生者的思念,雙倍的重量加諸如人們的雙腳,亦使之屹立不搖。
  
  (「響!美優!」)遠在飯店另一端的露露高聲大喊,隨後她扔下了陪在一旁的奧德蓮中尉先一步跑到了理央三尉與加藤下士身旁。
  
  理央三尉打趣地問:「這個時代的夏威夷跟未來相比是不是落後很多啊?」
  
  「這個嘛,」露露歪頭深思了一會兒,「露露也不清楚到底有什麼差別。」
  
  此時緩步走來的奧德蓮中尉不經意地說著:「唉......露露這性格簡直和我們家的牛仔差不多活潑,真不愧是準父女嗎?」
  
  露露用燦爛的笑臉與一段機械語回應了奧德蓮中尉的誇獎。
  
  父女一詞讓加藤下士精神為之一振。「史密斯中尉下定決心了嗎?」加藤下士問。
  
  奧德蓮中尉回答:「是這樣沒錯,但史密斯中尉知道怎麼照顧孩子嗎?那個大男孩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了。」
  
  露露以為奧德蓮中尉是在懷疑史密斯是否有領養孩童的資格,於是她急著說:「是露露要照顧史密斯才對......畢竟未來的美優也是露露在照顧嘛!只要有露露在,史密斯一定能過上幸福又美滿的家庭生活!」
  
  理央三尉說:「講的好像你是要跟史密斯結婚似的。」
  
  一旁的加藤下士雙手環胸,一副面有難色的模樣。「未來的我......竟然要讓孩子來照顧嗎?真是太沒面子了啊,未來的美優......話說史密斯中尉現在在哪啊?我以為他會第一時間跳出來跟大家講這件事呢。」
  
  奧德蓮中尉想了想。「他今天一大早就離基地了,而且看起來很急的樣子。」
  
  理央三尉猜測道:「難不成是和人有約?」
  
  奧德蓮中尉的情報讓加藤下士想起了前天傍晚發生的奇事,當時加藤下士在機庫中替勇的新式TS烈華機進行定期保養,勇則在簽屬確認文件後正準備朝著訓練場前進,結果好巧不巧,史密斯就的出現在格納庫的大門附近,看起來一副裹足不前的模樣。
  
  現在史密斯在基地中的地位著實有些尷尬,雖然死而復生是值得慶祝的好事,但布雷棒作為史密斯的化身,那台巨大的機械英雄曾作過的事情理所當然地必須由路易斯.史密斯負責解釋。
  
  當然,金古上將並不打算追究布雷棒在那段期間的各種越矩行為,其中包刮了破壞軍事設施、竄改與竊取軍事機密資料、在無授權的狀況下占用航空母艦中的特定區域作為私人嗜好品的儲存空間等等,畢竟身為拯救世界的英雄之一,他確實擁有權也有資格執行以上動作,比起究責,操作布雷棒之身的史密斯中尉更值得一份記功嘉獎,只是布雷棒的真身終究是ATF禁止外傳的機密情報,所以目前史密斯中尉僅僅是以誤報死訊的名義重新恢復了軍籍,這是第一個尷尬的狀況。
  
  第二個尷尬的狀況是以勇與史密斯為中心的ATF成員幾乎都知道這個秘密,而大夥一想到那個親切熱情的史密斯中尉竟然用了布雷棒的身分作出了如此之多的異常行為,心裡都不免有些疙瘩,因此在感動的相逢結束後,眾人都不約而同地迴避了史密斯好一陣子。遺忘需要時間,更況且這種事根本想忘都忘不了,而令史密斯中尉的人格分數正走在潰防邊緣的真正原因,那還要屬大家懷疑他道理利用了布雷棒的超級機能搞出了各種滿足私慾的行為,其中有九成九都跟碧勇三尉有關。有點噁心啊——這樣的評語不脛而走,想必史密斯本人也為此深深反省過了吧。
  
  第三個尷尬的狀況毋寧說是自作自受,總之勇又不願和史密斯相見了。詳細原因勇沒有透露,不過根據理央三尉從露露那得到的情報指出,勇似乎是很不高興自己一直被史密斯耍著玩,他雖然也明白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事情都不是史密斯的問題,論情勢、論立場,史密斯都不是有意要瞞著勇演一齣英雄布雷棒的戲碼,但勇需要時間與空間來消化自己內在的情緒,這段消化期結束前史密斯最好不要出現在他面前。也許勇最初只是打算沉默的一兩天,但隨著ATF的業務轉型與救災任務的增加,最後忙於職務的勇與史密斯幾乎有一個月沒有說過半句話了。
  
  綜合以上種種,史密斯選在放士氣假前跑來自衛隊的格納庫前守點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內的結果。
  
  「碧三尉......」加藤下士喃喃自語。
  
  在場的女子團立刻意會了加藤下士的說法,這倒不是因為他們也見證了勇與史密斯的二次破冰,而是大家老早就知道他們是那種關係了。布雷棒、或說史密斯,他對勇的濃烈情感是眾所皆知的事實,而勇對史密斯的關切也已經遠遠不僅止於同袍戰友了,唯一的問題是他們倆從來沒把這件事講明過。
  
  理央三尉不經碎嘴了一番:「史密斯那傢伙可終於動起來了啊,真是愚蠢的男人。」
  
  
  
  就如同加藤下士所預料的那般,史密斯中尉前去赴約的對象正是碧勇三尉,兩人相約在明日汽車旅館碰頭,相約過程一切順利,只是勇的反應遠比預期中的還要平淡就是了。
  
  假如此刻的史密斯還是布雷棒之身的話,他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奔向約會地點,更直接地說,如果是布雷棒的話,他絕對不會把話留到第二天,那台機器巨人會在相見的剎那就急切地向勇傾訴自己累積已久的渴望,但史密斯終究不是布雷棒,那股永不停歇的勇氣僅止於他擺脫路易斯.史密斯這個身分的當下,而一旦回復了原本的身體,史密斯也跟著膽小了起來。
  
  理性是史密斯用來逃避的藉口,實際上他不像表面上那麼的充滿夢想與熱情,史密斯想成為英雄、同時又否定英雄存在的可能性,他試圖用樂觀的言語照耀眾人、自己卻總是想著最壞的結果,史密斯會用虛偽一詞來形容自己,所以他才會對勇的直白如此著迷。
  
  不再是布雷棒的史密斯比約定時間還早出門,他開著車漫無目的地在歐胡島區四處遊蕩,其綠色的瞳孔正代替著布雷棒前去檢視這片恢復活力的城市,他看見閃爍的號誌燈將秩序帶回了歐胡島,烏克麗麗的輕弦再次描繪出了屬於這塊汪洋樂土的慵懶與歡愉,群眾攜手合作、仇敵歡談明日,綠眼的主人相信這樣的理想景色將延續到永遠,但史密斯不相信這種事;偶爾那雙綠眼會在廢墟的牆面上看見有關布雷棒與勇的塗鴉,兩位救世英雄的形象深植於民心,它們帶來的希望隨著朝陽走遍了世界,然而史密斯不禁有些吃味,因為陪在勇身旁的終究不是路易斯.史密斯。
  
  我不是英雄。史密斯一邊想著一邊把頭埋進方向盤中,不知不覺間他也已經把車停到了汽車旅館旁的停車場了。
  
  過了一會兒後,史密斯又對著自己低聲鼓舞:「但我還是想要陪在你身旁。請原諒我的自私,勇.碧......勇氣、爆發。」
  
  語畢,來自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路易斯.史密斯中尉打開了車門,跨出了勇氣的第一步。
  
  首先他得先確定自己正準備走入何處。眼前那棟充滿佛州風情的兩層樓磚木造建物看起來像是衝浪客會喜歡的下榻處,那充滿盛夏氣息的淡粉色外觀與襯托藍天的黑色瓦頂打造出了中庸但不至於廉價的風格,一年之後要是這家店還開著,肯定它會生意欣隆,只是史密斯沒想到勇選擇這個地方作為私會地點,雖然夠偏僻、夠隱密,但他本來還覺得對方應該選在大島的海灘處,畢竟那地方更有紀念價值,最少值得他們倆舊地重遊;穿過藍色的百窗木門後,以紅磚地與木構件打造而成的小廳堂留下了讓人困惑的筆跡,相比於外觀的簡潔,複合了觀光品販售區的前檯顯得異常混亂,夏威夷式的各種符號全部濃縮在這不足七坪大的空間中,史密斯就算不是個旅遊評論家也能清楚地猜到眼前的設計顯然是店主基於過度樂觀而創造的景象,往好的方向想,至少特色是有了,缺點就是有點擠。
  
  「帥哥,這次不帶妹妹過來了嗎?」坐在櫃檯前的老婦人問道。
  
  「不會吧......」史密斯低聲呢喃。史密斯的確想過顧店的員工可能會是當地人,但他沒料到自己會以這種形式碰見另一間當地汽車旅館的老闆。
  
  「別訝異別訝異,我不過是來打個工罷了,沒人說過自己有店面就不能幫別人打雜吧?再說啊......下次開店可能還得再等上個半年呢,唷呵呵——」老婦人開心的笑著,完全沒把自家旅館被布雷棒壓毀這件事放在心上。
  
  史密斯就不一樣了,尷尬的汗水浸著他心頭發寒。「哈、哈哈......」
  
  「啊,我記得你不是藍眼睛?怎麼突然變綠色了?這難不成也是家族遺傳的特色?」
  
  「狀況有點複雜......總之先別管這個了,我跟人相約要在這碰頭。」
  
  「是一個日本人對吧?畢竟今天也就他和另外兩組情侶入住了。明明是旺季卻只有這麼一丁點人,沒想到度過末日危機後的日子還是那麼的不好過啊。」
  
  「沒錯,所以請容我先一步.......」史密斯比了個手勢示意自己要往裡面走。
  
  「他是你的什麼人啊?這下總不會是家人了吧?」
  
  史密斯一改剛才的輕浮,他誠懇地回應著:「那個日本人,他是我一生的摯愛。」
  
  「唉,年輕啊,」老婦人做了個誇張的頭昏演出,「令人羨慕的青春。記得別搞得太誇張,因為我看那頭黑獅子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呢。」
  
  黑獅子,真是豪氣的外號,很有英雄的感覺......不過勇如果未來有打算留長頭髮的話,他真的得好好注重打理才行了。史密斯在心中暗付。「別擔心,一切都在我的場、場控,我是說,在我的掌控之中。」
  
  「最好是啦。快去吧,在398房......別在這邊對我乾瞪眼啦,我又不是沒看過兩個男人相好!吶,這個送你。」
  
  老婦人將一條皮革製的幸運繩扔給了史密斯,上頭還掛著一枚海龜造型的金屬飾品。
  
  「海龜......?」史密斯露出微妙的表情。
  
  「你需要的運氣可遠遠不止這一點,但有總比沒有好,是吧?歐巴桑我也只能幫到這囉。」
  
  「......沒關係,不足的地方就用勇氣填上吧。謝了,美麗的女士。」
  
  收到了旁人的祝福,史密斯總算有了衝到底的決心了。雖然史密斯不是布雷棒,但布雷棒無疑是史密斯的一部分,既然作為機械英雄的他有勇氣付諸行動,那作為平凡人類的他也沒理由猶豫不決了。
  
  勇,等著我熱烈的擁抱吧。史密斯想著,他挺起胸膛邁動雙腳,其威武的形身此時更顯得雄偉巨大。
  
  
  
  五分鐘後,史密斯跪坐在398號房的地板上,他委屈的背影就好比一隻做錯事的大型犬,而聳立在史密斯面前的是一位有著雜亂黑髮、身穿坦克背心與綠色軍服褲的健壯男性,其名為碧勇,是隸屬於日本陸軍自衛隊、特殊機甲群第一中隊的軍官三尉,現在的他依然很生氣。
  
  「路易斯.史密斯!」勇用相對宏亮的聲音傳喚道。
  
  「是,我在。」
  
  「......雖然我那天晚上就已經隱約察覺到了。」
  
  史密斯聽了之後雙眼為之一亮,他就知道自己和勇果然是心有靈犀的靈魂伴侶。「勇......」
  
  「但是你有考慮到我的感受嗎?在這之前還有之前的之前,你用布雷棒的身分......對我做過多少毫無廉恥的事情......你在我無法觸及的地方跟在我面前各死了一次,這些難道是能一笑置的事情嗎?路易斯.史密斯!」
  
  「不要生氣,勇,我能解釋......」
  
  「我沒有生氣,我現在很冷靜。」
  
  「是。」
  
  「......路易斯.史密斯,你難道覺得你死了就沒人會傷心嗎?」勇說完這段話後就陷入了漫長的沉默。他還有數之不盡的話想說,趁著那股氣勢、趁著殘留的英雄氣概尚未消散,勇想把這段期間遭受的委屈與不滿全都一股腦兒的宣洩出來,但這些話最終都成了無聲的呢喃。
  
  隨後勇蹲下來將史密斯抱入懷中。在他懷中的是一副活生生的、炙熱如火的壯碩軀體,那名來自美國的金髮男性在經歷兩次死亡後重新回到了勇身邊,他依然那麼的溫柔與熱情,彷彿朝陽般引領著勇走出夢魘。
  
  老實說勇一開始只是把史密斯當作救命恩人,因為當所有人都將他遺忘在囚籠中時,只有史密斯願意在第一時間伸出援手。勇不怪自己落得那種下場,他深知自己不夠成熟、不夠合群、也沒有能保護戰友的力量與判斷力,在那個生死關頭,沒人會希望戰場上再多一個無用的膽小鬼,而且大夥或許還覺得因為有布雷棒做保證,所以勇不會遭受虧待,那麼勇被忽視、被折磨,這些都是無理當然的結果,但史密斯馬上就注意到其中的不對勁,只有那個男人願意再給無能的他一次機會。
  
  雖然勇很生氣史密斯騙他重新坐上布雷棒,同時在知道了布雷棒就是史密斯後的現在,勇對那段回憶的感想又添增了幾分羞恥與惱怒了,原來不管是人類之身或機械之身,史密斯的存在就是為了證明勇的悲哀之處,他不是英雄也沒有成為英雄的資格,像勇這樣的人除了獻出這條命之外已經沒有任何能回應眾人期待的方法了,到頭來這是為了拯救世界還是拯救走入絕境的自己?然而這樣的勇始終卻被史密斯與布雷棒全心全意地相信著,他們試圖讓勇明白自己不是選為祭品的人,而是唯有他才能回應獨屬於史密斯與布雷棒的熱烈情感。
  
  他的喜悅、他的熱情、他的理解與關愛。勇之所以能成為英雄,既不是因為他持有對抗死亡飛艦的唯一戰力、也不是因為他被命運賦予了名為英雄的職位,勇之所以是英雄,是有人相信勇就是英雄——對方相信,並願意不計代價地等待勇回應那份真誠的信任。
  
  儘管過去的勇從來就不期待自己被認同過,他的人生沒有遠大的目標,成為軍人、駕駛TS、熱衷於訓練,這些只是自然而然的發展,但自從史密斯出現後一切都不同了。
  
  「史密斯,看到我難過你會很開心嗎?」勇低聲耳語。
  
  史密斯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嚇了一跳,而後他意會了這個提問的用意。「......對不起,勇,我只是想成為像你這樣勇敢的人。」
  
  「渾蛋,成天把勇氣掛在嘴邊的人說要像膽小鬼一樣勇敢?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啊!」
  
  「勇,你是個勇士,你是個明知自己害怕死亡卻依然會奮勇上前的英雄;你相信著我不願相信的事情,做到了我做不到的偉業......勇,你是個很勇敢的人,我的勇氣遠遠不及你的勇敢來的耀眼。」
  
  「渾蛋、大笨蛋。」
  
  「當我作為布雷棒存在的時候,不安佔據了我無盡的夜晚,我害怕自己在達成約定之前就會迷失在鋼鐵之軀帶來的異質感中,我也害怕若是輕易地改變時空將會導致你我不再相遇......這樣的我是不完整的、殘缺的存在,若是不裝的無所畏懼,我就無法騙自己繼續前進......在這種狀態下,只被你操作的瞬間,我才能再次感受到自己仍舊存活的事實,只有你的勇氣才能將我帶離那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淵,是你讓我想起自己還是個人類......謝謝你,勇,謝謝你願意陪在我身旁。」
  
  史密斯展開雙臂回抱著勇顫抖的軀體,因為勇的體溫,史密斯也才意識到活著是多麼的幸運。他們解除了末日危機、拯救了所有人,但如今是不是眾人的英雄也已經無所謂了,重要的是他們還活著,他們是彼此的英雄。
  
  兩人在沉默中相擁而泣,熾熱的淚水浸濕了彼此的肩頭。
  
  「......我回來了,勇!我活著回來了!......我回來了!回來......回到這裡......勇,我回來了......!」史密斯大聲喊道,他試圖用音量掩蓋自己的哭腔。
  
  「歡迎回來,史密斯。」勇回以同樣的音量回應,而他那張哀愁的勇士面容在那片無法遏止的淚水中綻放出了笑靨。
  
  勇氣,小小的弦音環繞之下,勇氣說出了它的本質之一,那不是為了大我而捨身奉獻的無私、也不是意圖以小我征服困境的鬥志,駕馭強大的TS、駕馭無敵的異星機甲,獲得強大的力量不代表當事人有實踐未來的能力,真正的勇氣是你能毫無保留地去相信與愛一個人,同時也被他人回以同樣的情感,接著勇氣充盈之人就成了英雄,而在超越勇氣之後,佇立在彼端的將會是一對熊熊燃燒的靈魂火焰。
  
  那永恆的片刻是如此美妙,千萬繁星都不如它的一絲火花來的燦爛。

創作回應

X樣忠實粉絲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4/282eb6b9ce3f704b495e7b9cc99e257c.JPG

https://twitter.com/yonakioyster/status/1776943966904332727

嗯嗯互相救贖與治癒好甜啊!!!但是啊史密斯.......懲罰應該還是要吧?諸如控射、禁用雙手、不准動之類的? XD
2024-04-08 13:49:31
大理石
太色情了><!
2024-04-08 13:51:17
大理石
但是也不是不行喔......^^
2024-04-08 13:53:23
戴著黑框眼鏡的御刃堂忠實粉絲
打這麼多……我看完了。

所以激情交流的部分勒?(伸手
2024-04-08 20:29:01
大理石
整天就想要色色><
2024-04-08 21:05:33
愛梨
道理我都懂,但為什麼最後場景要在旅館呢,是要接主角發情回嗎? (伸手
2024-04-09 19:11:46
大理石
懂得都懂,不方便說太多><
2024-04-09 20:53:54
派瑞公爵忠實粉絲
怎麼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不見了,對,就是那個被打馬賽克的那個!
2024-04-09 22:38:21
大理石
整串留言的性慾快要爆發了......><"
2024-04-09 22:42: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