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勇氣爆發.同人短篇】火裡來、水裡去

大理石 | 2024-01-31 02:01:44 | 巴幣 3118 | 人氣 1710


  夏威夷時間十八時十一分,勇狼狽地摔出了布雷棒的駕駛艙,原本他可以用更理想的方式從那處接近三公尺高的平台回到地面上,無論是縱身一跳抑或沿著布雷棒的機殼緩緩下降都行,然而勇卻選擇了讓自己摔進了地面,其理由只是為了避開布雷棒出於善意而出手搭起的機械手掌雲橋。
  
  狼狽、愚蠢且悲哀,同時也十分契合他渙散的神情,任誰都無法想像碧勇三尉一度被喻為大太中隊的王牌,結果此時此刻的他竟是如此脆弱又無力,混著泥塵的淚痕與嘴角的沫漬描述了那個男人最為難堪的一面,儘管同袍們肯定會說就算王牌也不可能對付的了超乎常理的怪物,縱使技巧再強大,你也不可能用玩具水槍在鋼板上鑽出一個洞,但勇真正不能諒解的是自身的膽怯。他是個懦夫。
  
  『勇!你沒事吧?』布雷棒以接近吼叫的音量問道,它那功能原理與結構不明皆屬未知的類人臉龐展現出了深刻的憂慮情緒。
  
  勇對此默不吭聲,他已經放棄跟布雷棒進行有效溝通了。
  
  『......哈哈哈!真不愧是勇,還是那麼地勉強自己啊!』布雷棒爽朗地下了結論。
  
  此時勇回頭看了一眼布雷棒的全貌,至今他仍不敢相信眼前那架不聽人話的鋼鐵怪物是真實存在的物體,一分鐘前勇還駕駛它的軀體大殺四方,在那個瞬間,勇被力量沖昏了頭,連思考都顧不得——直到現在,離開駕駛艙的他才感受到那份深藏在激情之下的黑影,那是對未知的恐懼、對力量的卻步,而布雷棒刻意為之的熱絡語氣與避重就輕的態度更加深了勇的不安,他不經懷疑這一切是否只是個惡劣的玩笑,抑或只是一場用於娛樂天外之物的喜劇。
  
  你是誰?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關於勇問這些問題,布雷棒一概以顧左右而言他的方式做應對,勇隱約覺得那架自律型機甲並不具有真正的人工智能,對方只是按照安排好的程序對環境產生反饋,不過若說布雷棒只是按照劇本演出,它的反應又太真實了些,就算說它是一個身著機械裝甲的巨人也不奇怪,而這種落入恐怖谷中的未知正是勇最難以接受的現實,更甚者是那身超出地球科技範疇的精緻與兒戲般的紅白烤漆,布雷棒彷彿是從勇者系列動畫裡走出來的浮誇角色,如果就連這份形象都是刻意塑造出來的產物,那它和那群入侵者來訪的目的是否只是為了愚弄落後的地球人?
  
  於是勇一拐一拐地跑走了,他朝著困住響理央的那堆廢鐵急忙離去,無論後頭的布雷棒如何天真地發問都不予理會,反正不管布雷棒打算說或問些什麼事,結論終將空泛的毫無意義。
  
  「勇你是笨蛋嗎?......嗚......」卡在TS駕駛艙中的響理央對著趕來幫忙的勇一陣調侃,「......剛才不都要你趕快離開了嗎?結果你卻傻楞楞的僵在原地動也不動,這是鬧哪出呀?一會兒竹佐隊長肯定又要生氣了啦!」
  
  勇沒有回話,因為他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
  
  不久後,響在勇的協助下脫困了,隨後兩人便自發性地開始在殘破的機場跑道中尋找需要協助的倖存者,盡管現場一片狼藉,坑洞與掀起的混凝土塊嚴重干擾了搜索進度,所幸他們沒有花太多功夫,畢竟當前也只剩下兩種人還留在外頭,一種是頭破血流但仍四肢健全的活人,其中就包括了他們的竹佐中隊長,另一種則是無從辨別身分的肉塊,敵人的高能量雷射束就算沒直接把出動的TS給擊毀,伴隨而來的高熱與衝擊也有很大的機率將TS的機身變成烤箱,所以大家都盡可能不去想像那些焦黑的機殼內部到底還殘留了些甚麼東西,至少不是現在,那不是他們的首要任務。
  
  『勇?勇!讓我來幫忙吧!勇!』緊追其後的布雷棒略顯興奮地高聲自薦。
  
  竹佐隊長抬頭看了一眼那架古怪的巨大機甲,雖然他姑且能確定對方不帶有敵意,但也說不上是甚麼值得信賴的存在,而要是放任它隨處走動,就怕會引起更大的騷動,於是他回頭向勇下令:「碧三尉,你留在這。」
  
  勇聽了有些不服氣,因為他可能是整個戰場中狀態健康的人了,而在這人力極度短缺的當下,他到底有甚麼理由不加入救援?
  
  「碧勇三尉!留在這!」突然間,竹佐隊長又用更加嚴厲的口氣下達了同樣的指令,這一聲喝令讓勇展現不出以往的反骨,等竹佐隊長確定勇把這個命令給聽進去後,他才接著補充道,「......看好它,看好那架來路不明的機器,別讓它造成不必要的混亂。」
  
  「......是的,隊長。」勇的答覆聲充滿的挫敗感,那是響跟竹佐隊長都未曾見過的、卑微又悔恨的碧勇三尉。
  
  「勇,這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懂嗎?」
  
  「我了解,隊長。」
  
  『勇的伙伴都是溫柔的人呢。』布雷棒自顧自地說著。
  
  竹佐雖然明白布雷棒的發言沒有惡意,但把這種應對稱之為溫柔也未免太過諷刺了。「......但願你是真的懂......還有,以後別再幹那些蠢事了,這裡是戰場,不是演習場。響,把殘存的TS中隊成員召集到三號格納庫前,優先執行救助任務,其他的事情交給整備班的人處理。」
  
  理央回答:「是、是的,隊長!......唷,是史密斯嗎?你們那狀況還好嗎!」
  
  站在遠處的史密斯以手勢表示:沒戲唱了。
  
  「哇,美軍那也這麼慘烈......」理央喃喃低語,而後她一邊跑向史密斯一邊喊道,「史密斯,竹佐中隊長下令以三號格納庫為集結點進行救援整備!你們那ok嗎?ok?」
  
  正當理央前去召集現場人力的同時,竹佐則朝著總部奔走而去。如果早先拉普曼士官長告知的訊息無誤,那做為倖存TS部隊指揮官的他恐怕得忙翻天了,無論如何,竹佐至少得先確定現在聯軍到底還殘留多少可動用的載具與兵力,最差的情況是就算對付不了下一波攻勢也得擬定出能讓傷員安全撤離的方案,此外他還趕緊向總部匯報有關碧勇三尉與那名來歷不明的協助者的事情,若是不馬上找個名分安置他們,就怕高層會直接把這場戰役的救星當作是入侵者留下的殘黨來處置了。
  
  救人是事實,可惜事實不比現實來的硬。
  
  轉眼間,勇就這麼被獨自留在了原地,當負傷的同袍們都汲汲於救災的當下,勇只能像個傻子一樣動也不動,那是他應得的結局;動盪的白晝落入太平洋之底,傷痕累累的歐胡島迎來了它哀愁的夜晚,太多的煙硝、太多的死亡,眾人皆參與了那場慰靈之夜,唯獨勇有如局外人般佇立於黑影中。他是個怯戰者、是懦夫。
  
  此時布雷棒仍在一旁自顧自地侃侃而談,但那些話語不外乎就是一些空泛的情感之論,比如說敵人、來自外星的威脅、抑或它對英雄言行的看法,而講了這麼多,布雷棒無非就是希望勇再次走進它的駕駛艙。
  
  『勇,如果你現在還無法接受的我話,我願意繼續等下去,但敵人早已在地球上伺機而動,我們必須盡快和這裡的高層討論策略......這可是事關人類的存亡的危機啊!勇!你了解嗎?』布雷棒激昂地說著,為了描述這份情感,他甚至握緊了那雙鋼鐵巨手。
  
  可惜布雷棒越是熱情,勇就越是憤怒,對方莫名的期待壓在勇的肩頭,其激勵的言語宛如剃刀般將他的假面具刨得一乾二淨。
  
  爾後夜幕降臨。
  
  「日本自衛隊特殊裝甲群第一中隊TS駕駛,勇.碧三尉,」傳喚者將自己的喝令聲與戰術手電筒的強光打在勇的身上,「我們有事情要問你。」
  
  對方是一名西裝革履的白種人男性,他的語氣充斥著審訊意味,而盡管強光讓勇幾乎無法睜眼,但他很快就察覺到站在傳喚者身旁的人是竹佐隊長。
  
  「隊長......」勇低聲呢喃,那顫抖的聲音帶有一絲求救的意味。
  
  傳喚者其實對勇沒有什麼興趣,他真正在乎的其實是留在勇身後的那架外星機甲——仔細一看,那對安置於頭部的環境接受器與其說是具備某種特殊功能性,不如說只是在單純模仿人眼的配置方式,此外鑲嵌在對方臉龐上的機械零件也幾乎是按照人臉比例進行組合搭配之後的產物,用途不明的頭冠狀裝飾品更明確寫下了浮誇一詞——就一架機器而言,它的品味與仿生外貌都顯得太過無謂,甚至有點可笑,但那種可笑的東西卻偏偏擁有人類難以企及的科技力量。
  
  難不成外星人也喜歡變形金剛嗎?人類竟然在這種地方取得初步勝利,這也未免太諷刺了吧。傳喚者以他的冷笑道盡了一切。
  
  『喔喔——請問你們找勇有什麼事嗎?』布雷棒問道。
  
  「這純粹是人類內部的問題,還請見諒。」
  
  『勇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
  
  布雷棒的躁動激起了傳喚者的緊戒,而勇這也才注意到附近已經被一群士兵給團團包圍,只要稍有不慎,勇跟布雷棒隨時都會被當作敵人處裡掉。
  
  「你們夠了,」竹佐隊長出聲喝止,「把槍口放下,我的部下不是你們的嫌疑犯。」
  
  傳喚者冷淡地回答:「當然,只要他能證明自己沒有問題。」
  
  竹佐瞪了對方一眼,而後他走到勇面前說道:「......碧三尉注意,川田少將同意配合美軍進行內部調查,所以若你有聽聞或發現到任何相關線索,請務必如實交代。至於機器人先——」
  
  『是布雷棒,我的名字叫做布雷——棒!』
  
  「......布雷棒先生,我知道你非常信任勇,那你能否也同樣信任我們其他人呢?」
  
  『這你們大可放心,我正是為了幫助人類而來的!』
  
  沒有肯定或否定。竹佐隊長想著。「現在碧三尉必須離開現場接受調查,調查的具體流程未定,我只能說不對花太久時間,另一方面,我們的長官非常想聽聽你對於本次外星勢力入侵的看法,為此他們邀情你出席明天召開的緊急作戰會議......請問以上安排你都同意嗎?」
  
  『如果這樣能解除你們的疑慮,那就來吧!』
  
  竹佐深鎖的眉頭稍微舒緩了些,他希望這將會是走上正軌的第一步。「碧三尉,解除誤會後就立刻歸隊,切莫耽擱,這是命令。」
  
  勇立正答覆:「我明白了,竹佐隊長。」
  
  竹佐隊長的叮嚀稍稍舒緩了勇的罪惡感,而且布雷棒既然同意與高層會面,那就表示他不一定非得要與勇合作,未來那架天外救星將會成為人類的王牌戰力,至於勇本人,他會回到自己的TS駕駛艙中,繼續為他的夥伴奮鬥。
  
  就算不依賴那個可怕的怪物,我也能......。勇的思緒中斷在那份可笑的期望中,實際上他也說不清楚自己還能幹些什麼事,在絕對的力量面前,身為普通人的他除了送死之外還能有其他作為嗎?至少是死得好看一點吧,不是嚇傻在敵火前、也不是獨活於某場奇蹟之中,勇會死在那,死在某個無法回頭的絕路中。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