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深淵的新娘

風靈草 | 2024-04-07 16:30:04 | 巴幣 3016 | 人氣 485

◇ 短篇小說
資料夾簡介
各種短篇的放置處




《深淵的新娘》

  在上古時期,生命還不存在,神剛創造了天界、地界與人界之時,深淵就已經存在了。

  深淵位於地界的邊緣,是一片暗元素濃郁,光線無法照入,從外面看起來像是黑霧瀰漫沒有邊際的所在,最初的地界和深淵一般並無生物,如今的地界由於人界魔法時代的終結和神明的作為,遷入了許多對於人類而言只存在於神話傳說的生靈,但即使是地界的居民,包含各種鬼、神、妖、魔等等,都不會靠近深淵。

  因為生命本能地從靈魂深處,對那一片照不進任何光,彷彿並不受神明偉力影響的黑暗之地感到畏懼。

  但最初的深淵其實沒有意識,是某一天造物神明的心血來潮,覺得地界僅有深淵一處,任何生命都無法觸及實在太沒意思了。於是神明賦予了深淵靈魂與智慧,於是那一大片廣袤無垠的黑暗就有了生命。

  不過即便有了生命,深淵也還是始終待在地界的邊緣。因為有了靈魂的深淵仍然不像有形的生物那般擁有實際的形體,而是靈體一樣的存在,對於其他生命而言,深淵靈體看起來就像是一團不斷湧動的黑暗,令人恐懼而心生畏怖,有了智慧的深淵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的靈魂一直都宅在深淵之中沒有出門。

  直到有一天深淵突然想到,其實很多地界生物,比如龍、菲尼克斯,獨角獸等等,原形態根本就不是人形,但是為了方便跟避免驚嚇其他非同族的生靈,前往精靈、妖精、惡魔或者是人類鬼魂的城鎮時,都會幻化成人形,那他想出門也幻化成人形不就好了嗎?

  既然想了就做,深淵馬上嘗試幻化出了一個人形,變成了一名身形高大的黑髮男子,眼睛則是血紅色——受限於深淵與生俱來的黑暗屬性,深淵沒辦法變成淺色的髮色跟瞳色,所以他就參考了惡魔的模樣,變成了黑髮紅眼,身上服裝則參考了惡魔們常見的打扮變成了西服。

  這樣就萬無一失了吧,深淵這麼想著。

  隨後他便前往了距離深淵所在有段距離的憤怒魔王領地,畢竟深淵可以感覺到,他的新娘就在那裡。

◎  ◎  ◎

  想必會有人感到疑惑不解,深淵怎麼會有新娘呢?這就要說到人界凡人的深淵信仰問題了。

  從深淵被神明點化,賦予智慧跟靈魂以後,從某方面而言深淵也算是成為了神明,但深淵本身極度不喜外出,身為被高位階神明直接點化的先天神,本身對於信仰也沒有需求,從來沒有像是其他神明那樣去宣揚神蹟跟向凡人傳教,然而不知從何時開始,深淵就在人界有了一票信徒。

  舉凡發生各種天災人禍,都有凡人會覺得這是因為深淵神不開心了,所以才會發生災難,也因此會對深淵神獻上祭品,可能是牛羊豬雞,也可能是人類,不如說,多數時候的祭品都是人類,有段時期通常是老人、孩童,而到後來則通常是年輕女性,總之凡人自有一套邏輯,認為深淵神會比較喜歡這樣的人類。

  深淵神雖然幻化的人形是男性模樣,但這不表示他本身對人類有什麼興趣,通常的情況下他會放著那些被送來的祭品在深淵中自生自滅,畢竟會被送來的人類,不是被家族拋棄的人不然就是孤身一人,就算送回去人界他們也無處可去。但是偶爾深淵也會發發善心,把那些還很年幼的祭品送去精靈的城鎮,因為在地界之中,相對於惡魔,精靈還是對人類比較友善的,尤其是幼小的人類,他們可以在地界開始新的人生;除非對方看起來已經完全沒有求生慾望了,不然看到幼小的祭品,通常深淵都會把他們送走。

  而面對年輕的女性祭品,其實一開始深淵有試圖把人留下來當他的新娘,但她們總是對他十分恐懼,即便他幻化出人形也沒辦法降低她們本能對深淵的恐懼感,所以後來深淵也是比照對於孩童祭品的處理方式,把這些年輕的女性人類送去精靈的村莊,再給予精靈們一些深淵特產的稀有藥草跟金錢作為補償——畢竟他一直麻煩精靈們收留這些他根本不需要的祭品嘛。

  一直到某一天,深淵收到了一個很不一樣的祭品,那是一名青年男性,而且從穿著打扮跟身上具備的光明屬性來看,應該是屬於點化他的神明的祭司。

  深淵感到十分驚奇,就用法術回溯了一下這個祭品來到這裡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原來是他有一批膽大包天的信徒,綁架了這個倒楣祭司,把他當成了祭品送了過來。

  這個人類該怎麼辦呢,深淵思考著,他用黑霧凝聚成的觸手戳了戳青年的臉頰,好軟好可愛喔,可以留下來嗎?神明會不會不高興他把這個祭品收下啊,於是深淵打了個電話給造物主。

  「喂,凡人送了一個你的祭司給我當祭品耶。我可以把他留下來當我的新娘嗎?我覺得他很可愛。」那個青年在暗元素瀰漫的深淵中竟然還能夠引來光元素的純正光明屬性,讓深淵神非常印象深刻,而且詭異地覺得青年帶來的那份光芒非常可愛。

  「可以啊。」神明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您不介意這件事情?」深淵反而感到意外了。

  「又不是你去綁架了我的祭司逼他嫁給你,既然他被人送到你身邊,想必那也是命運的安排。所以沒關係的。」

  深淵聽出來神明並沒有在說反話,就高高興興地跟神明說了再見掛斷電話,決定去關心他的新娘了。

  青年已經醒了,他剛醒來時還搞不太清楚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後來才回想起來自己似乎是被人從後方敲了一棍昏過去,然後被一群蒙面的黑袍人圍著魔法陣獻祭了?那個魔法陣的圖案好像是獻祭給深淵的意思,所以這就是為什麼這裡一片漆黑幾乎看不到光的原因嗎?但總覺得好像有微微的光線,所以他可以稍微看到周圍跟地面。

  青年看左看右看,然後終於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那個微弱的發光源,就是他自己,原來光明屬性在深淵還能有這種照明效果啊。

  深淵神作為深淵的化身,自然是青年醒來的瞬間他就發現了,不過他沒有化成人形,而是用原本的形態,伸出了黑霧狀的觸手碰了碰青年的手,算是打招呼。

  「咦,深淵裡居然有蛇?」青年很驚訝,畢竟他聽聞深淵裡是沒有動物生活的,因為深淵之中沒有任何光線,地理環境究竟適不適合動物生存也是一個未知數。

  深淵也很驚訝,青年怎麼會覺得他是蛇呢?然後深淵想起了,人類看見深淵的原始形態時,會隨著心情呈現不同的樣貌,如果心懷恐懼,深淵就會變成他心中最害怕的事物,而如果心情平靜,則一般會呈現出該名人類心中比較喜歡或是親近的動物形態——所以身為光明祭司的青年居然喜歡蛇嗎?蛇這種被許多人類認為是惡魔常用的動物化身,而普遍遭受排斥的動物?

  「是黑色的大蛇耶,真可愛。」青年摸了摸他眼中的黑色大蛇腦袋,全然不知道自己做出了碰觸深淵神靈體的大不敬行為。

  「我是深淵,你要當我的新娘嗎?」

  「原來是深淵神明大人啊。抱歉,我剛才的行為有點太失禮了。不過,您說要我當新娘是認真的嗎?」

  「當然是認真的啊。」

  「也不是不行,但你能帶一束花給我嗎?在我的家鄉,求婚的那方,要準備花束送給新娘。」

  深淵同意了,他親自收集了深淵裡獨有的花朵,並且細心的只揀選了對人類無害的那些組成了花束,把花束帶給青年。

  「謝謝你。」青年收下了花束,看著那些人間不曾見過的奇異花朵組成的美麗花束,露出了淺淺的微笑,「那麼我願意嫁給你。」

  「你不再考慮一下嗎?」深淵疑惑了,他覺得青年跟青年侍奉的造物神明一樣,散發著讓他捉摸不透的氣質,「其實你拒絕我,我也不會怎樣,畢竟我已經被許多作為祭品送來的人類女子拒絕了無數次,而我也只是送她們離開而已。如果你想,我也可以送你離開深淵。」雖然會有點遺憾就是了。

  「你為我帶來的花束我很喜歡,而我決定接受,那樣……不可以嗎?」

  「當然可以。」

◎  ◎  ◎

  深淵與他的新娘,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歲月。可惜人類的壽命相對於神明終究是十分短暫而有限的,所以深淵最終仍舊不可避免地失去了他的新娘。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深淵都沒有透過靈魂印記感受到他新娘的氣息,多半是他的新娘轉世的地方不在地界——這也很正常,畢竟人類的靈魂轉世為人的機率,總是比轉世成精靈或惡魔這些生活在地界的奇幻生命機率高很多,而人類不出意外都是生活在人界。直到最近深淵神才又一次在地界感受到了,他的新娘的靈魂轉世氣息,而且還是在憤怒魔王薩麥爾的領地中。

  但是靈魂的印記雖然相同,可是總覺得這次他的新娘靈魂的感覺好像不是人類?深淵神感到很疑惑,但這無法阻止他想見青年的心情,即便他很清楚轉世後的青年不會記得他,他還是化身成了人形態,用黑髮紅眼的男性樣貌,踏入了魔王薩麥爾的領地。

  「深淵大人,您遠道而來,怎麼不先打個招呼呢?」魔王薩麥爾感應到了深淵化身的氣息,當即從宅邸趕到了領地的城門口。

  「我來找我以前的新娘,你,」深淵看著薩麥爾目光有些困惑,「你身上為什麼會有他的味道?」

  「您是指風的味道嗎?因為他是我老婆啊。啊,我先說,我可是比您早認識他喔,只是他的那一世我還來不及去人界找他,就被人當成祭品送去深淵了。那時他已經成為您的妻子,我也不好意思過去搶人而已。您莫非沒發現他的靈魂上有我的記號嗎?」深淵確實有注意到青年的靈魂上有別人的印記,但他沒在意,也不曉得那是薩麥爾的,只是又壓了自己的記號上去,畢竟像青年那樣擁有純正光明屬性的靈魂遭到惦記也很正常,而神明或惡魔對人類的靈魂打印記通常沒有結婚意圖只是作為標記,因此他也沒有多想。

  此時此刻深淵看著薩麥爾,薩麥爾看著深淵,兩個大男人相顧無言瀰漫著尷尬的氣氛。

  深淵想說薩麥爾綠了他,但是從邏輯上來看,其實應該是他綠了薩麥爾,所以深淵把這個念頭收了回去,只是微微地嘆息。

  「伊凡,不,他現在是叫做風吧,他的伴侶,除了我之外,是不是還有別的神明?」深淵現在在薩麥爾的領地內,即使風不在現場也已經距離風非常靠近了,所以他可以很清楚地看見,風的靈魂上除了他跟薩麥爾的印記,還有別人的,且更像是屬於神明的印記,而不是惡魔的。

  「嗯,我的兒子耶夢加德也是風的伴侶,但是他沒有打印記的能力只有跟風結契,風身上應該是還有兩位神明的印記,一位只是為了觀察才打的,但偶爾也會寵幸風,另一位則是看上風強行結了契,所以算是風正式的伴侶。」薩麥爾如此回答,「您如果覺得這種關係太過複雜想要退出,我可是非常樂意喔。」對薩麥爾而言,跟他爭奪風的競爭者當然是越少越好。

  「我才不會退出呢!反正你們惡魔那麼容易變心,我等得起!」至於那位偶爾會寵幸風的神明,深淵不予置評,他認出那是哪位神明的印記了,但是他惹不起那位。

  薩麥爾只是微笑,啊,還好深淵神很好講話,畢竟深淵神算是少數願意溝通,也不太常用神力壓人的神明,不然如果真的要動武,薩麥爾他自認是沒可能用武力說服對方的,雖然魔王也相當於神明,但畢竟跟深淵這樣的高位階先天神明相比,在力量上還是有落差的。

  「您知道為什麼風看見您的魂體會認為是大蛇嗎?因為我跟我兒子的原形都是大蛇喔。」

  「你不要跟我炫耀啦!」深淵恍然大悟青年看他是蛇的原因以後,又覺得有點心虛,畢竟他好像從來沒跟青年說過,他的原形根本就不是大蛇。希望青年不會介意他的欺瞞啊。

(完)


插圖(由本人自行繪製)


作者碎碎唸:
這篇其實我已經寫完一段時間了,也檢查錯字跟修稿完畢了,原本打算早點貼的,但是發生了很多事情,總覺得沒有心情發表創作。

等心情比較恢復了才貼出這篇。

世事無常啊,總覺得人生就是一直在離別。

創作回應

養樂多多
可以當看護工的神明(
2024-04-16 08:18:14
風靈草
owo
2024-04-16 10:21:02

更多創作